随梦小说网

第1856章 防长卡宾斯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伊万也越来越厌恶卡宾斯基,深深望了一眼谢尔琴科,目光当中的含义,跟谢尔琴科是一样的,认为卡宾斯基实在不称职。<随-梦>小说щww.suimeng.com

    不过,大伊万跟谢尔琴科可不一样,谢尔琴科的喜怒明显表现出来,大伊万不到最后时刻不会流露真实想法。

    谢尔琴科非常讥讽的对卡宾斯基说道:“很显然你并不称职,我建议你还是辞去防长职务,去做点别的工作吧。”

    “你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卡宾斯基很是不满:“谢尔琴科,你曾经是联邦安全局局长,但现在已经不担任任何职务,没有权力提出任何要求。就算你是联邦安全局局长,你也不能领导国防部,我们的级别是一样的。”

    谢尔琴科讥讽的质问:“你真的没有自知之明吗?”

    “我要什么自知之明?”卡宾斯基一个劲摇头:“我在防长职务上的去留,应该有总统阁下来决定,而不是你。”

    谢尔琴科继续讥讽:“我的意思是说,你真的没有意识到,自己完全没有能力担任防长职务?”

    卡宾斯基不跟谢尔琴科继续犟嘴,转而问大伊万:“阁下的态度呢,也认为我不称职?”

    “我建议你们还是暂时停止争吵。”大伊万并不明确表态:“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找到虎鲨号在哪里,然后确认北极事件跟我们是否有关,诸位,这可是会引发世界大战的危机,如果华夏和国真的开战,我们的西伯利亚地区将会毁于一旦。”

    “总统阁下,我知道你对我有责怪,没有及时掌握核潜艇的动向……”这一番话表明其实卡宾斯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但我希望你明白,我作为防长,职权也很有限,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由我一个人决定。那么多事权部门,那么多权力官员,我无法知道他们每个人都在做什么,如果他们私底下做了些什么,我也没有能力干涉。”

    谢尔琴科听到这一番话,没有办法反驳,只有无奈的看了一眼大伊万。

    关于e国的事情,我们已经说过很多,相信细心的人应该已经发现,e国的权力构架非常复杂,权力部门众多且权力人物众多。

    而且所有这些权力部门和权力人物,权责并不非常明晰,因而经常互相制肘,扯皮和推卸责任。从最高层掌权者的角度出发,当然希望下属互相牵制,但这样一来也造成一个后果,就是如同当下这种局面,大家都知道出事了,但说不清楚谁是始作俑者。

    事实上,所有大国都是如此,并不如小国那么易于管理,眼下就只说e国这边。卡宾斯基的话其实也没错,联邦武装力量最高领导者当然是总统,表面上在总统之下的国防最高官员是防长,实际上卡宾斯基这个防长管不到所有武装力量。就比如一再提到的联邦安全局,有自己下辖的武装力量,还有自己的指挥体系。在谢尔琴科还当局长的时候,联邦安全局就不服从国防部的统一指挥,如今也一样。卡宾斯基如果想要调动信号旗或者阿尔法,要看联邦安全局局长的心情,局长愿意给面子就出动这些特种部队,如果局长心情不好就是不出动那么卡宾斯基也没辙。

    卡宾斯基固然才具有限,不过换做其他人的话,在这个位子上也很尴尬,大家全都是权力争斗的参与者,同时也是牺牲品。而且,卡宾斯基的主要工作,是协调各个方面之间的关系,这也是大伊万委任他做防长的主要原因,真正涉及到国防的工作还就不太多。

    卡宾斯基见谢尔琴科不说话,又道:“既然现在没有外人,我可以把话说得更直白一些……从前苏联时代开始到如今,我们内部一直存在严重的走私行为,空军动用飞机,海军动用舰艇。尤其是当年驻扎西德的那帮人,大量走私奔驰和奥迪轿车,还有家电、冰箱、录像机等等,到后来干脆连自己的武器装备都偷着卖掉。以至于外界评价说,我们的主要工作是走私,其次才是作战……”顿了一下,卡宾斯基继续说道:“苏联解体后,经济一度非常困难,不但薪水发不出来,连后勤补给都成为了问题,部队经常连饭都吃不上,走私活动更加猖獗,一直到如今都是如此。我作为防长,理论上应该整顿一下,但我敢整顿谁呢,每一起走私的幕后,都牵扯到莫斯科的某位要人,整顿走私就是给自己树敌。我当然不能不管,但要是管得太多了,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二位,我的工作其实很难做,如果你们认为我不称职,可以把这个位子换其他人,看一下是不是能做的比我更好。”

    大伊万叹了一口气:“你先别激动,我知道你的难处,目前国防系统存在的种种问题,我是知道的,但整顿起来需要时间。”顿了一下,大伊万又道:“先不说这些问题,当前最重要的问题仍然是,虎鲨号到底去哪里了。”

    大伊万话音刚落,头顶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轰轰”声,有经验的人一听就能明白,这是直升机螺旋桨发出的声音,而且从密级程度判断至少有五架以上。

    “怎么回事?哪来的直升机?”卡宾斯基愣住了:“基地没有飞行任务呀!”

    伴随着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突然传来一阵短促的枪声,似乎还有人在高声喊着什么。

    “怎么回事?”卡宾斯基马上拿起电话,想要问一下基地负责军官,然而却发现电话根本打不出去。

    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卡宾斯基慌张的向房门看过去:“快点来人!”

    卡宾斯基希望把卫兵喊过来,片刻之后,门被撞开了,十几个士兵从外面冲进来,然而并不是基地卫兵,卡宾斯基看到他们的臂章就明白了:“信……信号旗?”

    进来的这些士兵正是联邦安全局的信号旗特种部队,联邦安全局接到大伊万的命令之后,派遣信号旗乘坐直升机赶赴符拉迪沃斯托克,在抵近基地的时候进行超低空飞行以规避雷达,结果基地这边完全没有觉察到。

    信号旗很清楚大伊万所在位置,直升飞机在建筑物上方,随后特种兵绳降下来,迅速接触了基地卫兵的武装。

    信号旗名不虚传,动作迅速,基地卫兵哪里想到会遭遇信号旗,根本来不及反抗,就直接当了俘虏。

    然后,一部分信号旗过来保卫总统,另一部分则赶往基地指挥中心,准备控制整个基地。

    卡宾斯基勃然大怒,质问这些信号旗:“谁允许你们来的?”

    大伊万淡淡然说了一句:“是我让他们来的!”

    “你……”卡宾斯基的脑子一时反应过不过来:“总统阁下你要干什么?”

    大伊万拿出一根雪茄,用雪茄刀切掉一头,然后用打火机烤了一下:“你被捕了。”

    卡宾斯基不理解:“为什么我会被捕?”

    这个问题是谢尔琴科回答的:“因为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你暗中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

    “我……危害国家安全?”卡宾斯基一个劲摇头:“你们开什么玩笑!”

    “没有开玩笑。”大伊万点上雪茄抽了一口:“你现在必须如实交代,虎鲨号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卡宾斯基终于有点明白了:“你们认为我隐瞒了虎鲨号的去向?”

    “没错。”谢尔琴科点了点头:“你作为防长,始终不肯说出虎鲨号到底在什么地方,我们怀疑北极事件可能给虎鲨号有关,也就是说,你隐瞒了很多重要事情。”

    卡宾斯基一个劲摇头:“我不知道北极事件到底怎么回事,但我是真不知道虎鲨号在哪里。”

    也就在说话的功夫,两个信号旗走了过来,没收了卡宾斯基的配枪,然后把卡宾斯基强行按在一张椅子上。

    信号旗的枪口始终对着卡宾斯基,卡宾斯基坐在椅子上根本不敢动,因为他知道这些信号旗真敢对自己开枪:“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我不是隐瞒了什么,是真的不知道虎鲨号在哪里。”

    谢尔琴科质问:“核潜艇归谁指挥?”

    卡宾斯基很尴尬的回答:“是我。”

    谢尔琴科又问:“虎鲨号的作训计划是谁制定的?”

    卡宾斯基嘴角抽搐了一下:“也是我……”

    谢尔琴科冷笑一声:“也就是说,是你把虎鲨号派往喀拉海的,然而你却不知道虎鲨号现在到底在哪里?”

    “我确实不知道……”卡宾斯基更加尴尬了:“虽然核潜艇的作训计划都是我制定,但实际执行并不是我,我不可能随时掌握每一艘核潜艇的动向,我也不知道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虎鲨号无论如何就是联系不上。”

    谢尔琴科冷笑着说道:“派遣虎鲨号暗中击沉华夏潜艇,挑起华夏和国之间的战争……这个计划听起来倒是不错,但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华夏方面发现真相,将会对我们有什么样的影响?”

    “你认为是我派遣虎鲨号击沉华夏潜艇?”卡宾斯基又是一个劲摇头:“难道我疯了吗,我可不想打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