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第十八章美酒波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含元殿。?随?梦?小说 WwW.suimeng.com

    酒香弥漫。

    闻之口腔生津,来不及下咽。

    不禁流到衣襟上斑斑点点,真是失态。

    人人盯着这坛松花酒,窘态满面,李世民环视魏征等人的模样,不禁咽下一口口水,暗恨这酒真讨厌,侧眸秦琼说道:“你酿酒的方子…”

    “启禀皇上,酿酒的方子尤为特殊。

    虽然酿酒的原材料并不稀缺,但是需要修炼草木内劲,以内劲拍入松木之内、逼出松香。

    再搭配草木过滤、净化水流之后的草木灵水。

    以特殊的方式酿酒,方可酿出松花美酒。

    据说这种酿酒的方式,在无量上人手上挥手可酿。

    这源于王浪军失去的那枚海螺瑰宝吊坠的神奇功效。

    吊坠现已被无量上人所得,他可以随意的酿酒。

    除他之外,唯剩下王浪军一人可酿此酒,浪军曾经佩戴海螺五年之久,直到前不久才依仗海螺修炼出草木内劲。

    如今,浪军利用草木内劲勉强可以酿出松花美酒。

    独一有二,皇上明鉴。

    皇上也曾习武,自知内劲因人而异,亦可用内劲疗伤。

    但以内劲替人疗伤,极其耗费心神。

    轻则调养可复,重责自伤根基,一生难复,甚至于折损寿元。

    皇上只知皇后娘娘被浪军以草木内劲暂时治愈了顽疾。

    但不知浪军为此损伤了寿元。

    因此,浪军当时昏迷不醒,遂被他所救的奴仆背走了。

    导致皇上生疑,恳请皇上明鉴?”

    皇上妄想明抢酒方,秦琼偷眼打量皇上流露出一份恨意,豁然觉得说假话不怎么难受了。

    为了还浪军的人情,秦某添盐加醋的替浪军圆谎脱身,也不知道行不行?

    若非浪军暗中在第一坛酒里注入了大量的草木精华,喝过之后清除了常年征战受伤、余留在体内的暗疾。

    身体不会变得这么通泰,似是年轻了十岁?

    最大莫过于救命之恩,这份情太重了。

    真是…秦琼回想浪军把那坛酒收走了的情景,心如明镜,初次违心的替浪军向皇上圆谎。

    这秦琼从不说谎,面色…李世民盯着秦琼公事公办的脸,不信其言,又找不到理由反驳秦琼,蹙眉不悦的问道:“你可知道那救他的人姓甚名谁?”

    “姓肖名天,为救师妹姜婉婷被人利用。

    不得已前去掳掠狄家小姐,但被王浪军擒获后收为奴仆。”

    采花贼的主谋就是肖天以前的主子,秦琼点到为止,抱拳行礼说道,

    即回答了皇上的问题又暗射皇上包庇人犯,恬不知耻。

    难道是真的?李世民回眸逼宫篡位事件前后的情景,有些迷糊了,遂不甘心的问道:“你献酒可有要求?”

    “请皇上赐松花美酒为上品贡酒。

    授权私坊酿酒,进贡上品,售卖中下品松花美酒。

    利润除去成本,六四分成,皇上占六成,请皇上圣裁?”

    也不知道浪军的法子行不行?秦琼见李世民阴晴不定的面色,心里直打鼓,咬牙和盘托出。

    该死的小崽子,真狡猾…李世民恨急执笔御赐‘御酒松花’字样说道:“准奏,你去办吧。”

    “谢主浓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就成了,怎么这么容易?秦琼一头黑线想不通了,这位爷可是把浪军恨入骨髓啊,竟然答应了。

    这不是做梦吧?

    谁能忍受自家的女人被人亵渎…

    这事说出去都没人信。

    不行,赶紧走,免得这位反悔不认账。

    什么金口玉言?

    那都是骗人的。

    只要可以封口,他杀再多人都要追悔回来。

    无情无义的东西…秦琼想着心思,托起御赐批文,转身小跑出含元殿,余下几双怪异的眼神瞅着他离去。

    这忠义的家伙不开窍啊。

    不申冤,不解释,只说事实,还不沾别人的因果,只说自身经历过的一面。

    就像皇后出宫之事,明明是袁天罡纵容而成事的,可是这家伙只字不提。

    他是忠义了,可是让皇上怎么去责问袁天罡?

    连个证人都没有,还责问什么?

    袁天罡…长孙无忌一念生恨,转向皇上行礼说道:“启奏皇上,袁天罡心怀叵测,当杀…”

    “不可,袁天罡用推算之术为皇上招揽了不少人才,如今济济一堂。

    撇开功劳不论,这些人都记着袁天罡的引荐之恩。

    若是杀了袁天罡,恐怕后患无穷。”

    这是典型的公报私仇,魏征侧眸长孙无忌一眼,转向皇上行礼插话反驳,妒贤嫉能可不是好现象,此风不可长。

    魏肠子,灌香肠,不带拐弯的,长孙无忌侧眸魏征怒道:“魏肠子,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也不想想袁天罡损伤了皇后娘娘的凤体,有碍皇威。

    让皇上损伤颜面,左右为难。

    这种风气不可长,以免引人效仿,乱了纲常,当杀。”

    “一派胡言,你是担心长孙一脉就此失势,衰败…”

    “魏肠子,你血口喷人,本官明明是担忧皇上的社稷江山…”

    “二位爱卿不要争议下去了,朕自有对策。

    小德子,内房那边的审讯有结果吗?”

    混账,那小崽子乱了朕的江山,李世民环视两位大臣争吵的模样,顿时把王浪军恨入骨髓,转向右侧的小德子问道。

    这场合不合适…小德子示意二位大臣在场,迎来皇上怒目而视,遍体一激灵说道:“启禀皇上,内房传来消息。

    声称袁天罡这几日行踪诡秘,先后约见了皇后娘娘,秦琼,李淳风,郑,张李大人,狄家庄…

    但他与王浪军相处的时间最长。

    王浪军被其引入慈恩寺,爆发了逼宫篡位事件。

    袁天罡始终处在外围,不言不语。

    坐等王浪军救治了皇后娘娘,随后被皇后命令侍卫护送出寺。

    侍卫供认,王浪军的射术出神入化,有如神助,箭无虚发。

    而且在事先射出了皇后懿旨,导致逼宫篡位事件正式爆发,犯下了欺君之罪…”

    “行了,二位爱卿都听见了。

    这份来自内房的审讯结果与秦琼所言不符。

    而那秦琼死不招认袁天罡的言行举止。

    袁天罡至始至终都与王浪军混在一起。

    他们想干什么?

    谋反,还是戏弄朕?

    朕需要一个解释?”

    朕要灭了你们,李世民念及袁天罡所接触的人,皆与自己不同心,想到什么巡视二位爱卿问道。

    最可怕的是王浪军伙同袁天罡蛊惑太子,或是皇子逼宫篡位。

    但所提的条件太高,让这位主子中途退出了。

    导致逼宫篡位不攻自破,还必须装作救驾卖好的姿态,尽早结案求自保。

    以免追查到他们以前合作演戏、作案,审案等等戏码,暴露身份。

    真真假假,难以辨别。

    加上这个逼宫篡位的主子贪生怕死,不透真情,就变成了疑案,无法侦破。

    但暗潮涌动,毒瘤亦在膨胀。

    这怎么能行?

    “皇上圣明,下旨斩杀了涉案之人,即保全了皇家的尊严,又安抚了逼宫篡位的一干人心。

    免得他们狗急跳墙、继续作祟惑乱朝纲。

    缓其心,待查清内情一刀切…”

    那些人都该死,长孙无忌暗恨王浪军一伙人刻意颠覆长孙家的半壁江山,逼皇后退位,虐杀太子皇子,接下来就乱到长孙家…后怕的咬牙禀奏皇上。

    李世民深有同感,点头应和,却见魏征出班说道:“启奏皇上,这松花贡酒寓意深远。

    想必皇上已有所圣裁,请皇上示下?”

    “咦…”

    还真是…李世民一惊色变,想到什么站起身来说道:“魏爱卿从实道来,看爱卿所言是否与朕所想不谋而合?”

    “臣不敢妄攀圣意,比肩皇上说三道四,犯下欺君之罪,老臣……”

    这是陷阱,魏征一惊说道。惹得长孙无忌怒目而视,大声指责:“魏肠子,你烦不烦啊?

    皇上让你说,就是金口玉言,你遵旨照办不就行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