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第393章 无奈妥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要得罪于跃,否则他坑你会算计到骨子里。?随{梦}小◢说шщЩ.suimEnG.com

    这是宾书夫妇今天最大的感悟。

    妈的,请人吃饭,就因为谈崩了生气,把人丢那里,连单都不买的……

    “气氛怎么这么紧张?”

    上了车,于跃发现三人大气都不敢喘,笑着问道。

    三人闻言一愣,这家伙还笑呢?

    宾书发现于跃似乎没想象中那么暴怒,笑道:“老板摆臭脸,我们哪敢说话啊。”

    于跃笑道:“宾总果然是大公司出来的,察言观色确实厉害。”

    宾书道:“找个律师?”

    “找律师干嘛?”于跃问。

    “不是要打官司么?”宾书道。

    “打个屁,你以为ge真敢打啊?不过就是吓唬人而已,哪来那个尿性,真敢打他们就不来了。”于跃道。

    “他们不会违约?”于贵洁惊讶道。

    “怎么可能?他们傻啊?现在是啥当口啊?全球都在风靡psv,正是水涨船高的时候,怕死了负面新闻了,哪里敢真搞,那得损失多少钱你懂么?”于跃道。

    于贵洁微微一顿,道:“好像是哈。”

    “但h国那边确实有这种情况啊。”宾书道。

    “有归有,但他们不敢跟我玩,咱是华国的,难道就受他们法律约束?还是那句话,这么劲爆的黑料他们是不敢让我爆出去的,不然我黑死他们。”于跃道。

    “你的生气是装的!”苏菲终于开口了。

    于跃哈哈一笑:“还是苏老板了解咱。”

    “那你还骂的那么难听。”苏菲道。

    “生气是装的,但不骂人怎么能像呢,再说了,骂人多爽啊,骂h国人就更爽了,以前就小心翼翼伺候他们了,难得来个机会,我不爽爽都对不起他们的诚意。”于跃道。

    ……

    于跃当天回到春城,第二天就收到一个邀请,来自吴承志的,于跃心里一笑,知道这是派来缓和关系的。

    见面的时候吴承志哈哈一笑,一把握住于跃的手:“于总,跟他们生气是应该的,但可别带上我。”

    “哪能呢,老哥是自己人,再说我感谢老哥还来不及呢。”于跃笑道。

    吴承志先是一愣,接着恍然,是啊,要不是自己帮忙关注,哪里能签到psv这条大鱼。

    “不过老哥可和你明说,我可不单单是来帮你消气的,还充当了公司的说客。”吴承志道。

    “就冲老哥这个实惠,兄弟保证不发火。”于跃笑道。

    “哈哈哈哈,好好好,老弟你发火的时候忒吓人,我可受不了。”吴承志笑着道。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也不能怪我不是。”于跃道。

    “对对对,这ge确实不厚道。”吴承志笑着道:“要不是赚的还行,我早都特么不伺候了。”吴承志道。

    “哈哈哈,没事,不爽归不爽,偷着骂归骂,但赚钱是王道。”于跃道。

    “哈哈,就知道老弟是性情中人。”吴承志快慰道。

    “行,老哥说正事吧。”于跃道。

    “哎,其实说是当说客,一半也是出于关心,也想劝劝你。”吴承志道。

    “哦?”于跃静待下文。

    “李总是让我劝劝你,跟你讲讲h国的环境,其实就是他说的那样,h国的法律是给有钱人设的,所以这个官司打起来,咱们没有胜算。”吴承志道。

    “这个我知道。”于跃道。

    “你知道?”吴承志疑惑一声。

    “但第一,我不是h国的,第二,我也不在乎输赢。”于跃道。

    “不在乎输赢?”吴承志疑惑一声。

    “对啊,只是我敢打。”于跃道。

    “我知道你敢打,但不值得啊,你想想,华语这边赚的钱都给你,也是不小的一笔,稳赚的买卖,没必要去缠打什么官司啊,劳财伤神,还不如把精力用在关键的地方,这就是老哥发自内心想劝你的话。”吴承志道。

    “没错,这个选择看起来是最好的,但老哥你忘了一个事。”于跃道。

    “什么事?”吴承志问。

    “这官司我敢打,但ge不敢接。”于跃道。

    “为啥?”吴承志不解。

    “他疯了?为了一个注定赢不了的官司,注定站不住的道理,惹上一身骚?ge是大公司啊,不要脸的?psv正当火的时候,这些负面丑闻爆出来对ge影响得多大?可不是分我一半的钱能弥补的损失,这明面上的合同就足以让他们失去人心,何况我还能再夸张几分,到时候把psv和ge一起弄臭,虽然不至于伤筋动骨,但肯定也让他们大出血一番,他们股东不傻,高层不蠢,就不会跟我正面刚,所以不用打官司,乖乖给我送钱就好了。”于跃道。

    吴承志听于跃分析的头头是道,不禁连连点头:“兄弟看的远呐!”

    于跃微微一笑,道:“所以,一分都不能少。”

    吴承志点点头,比了个大拇指:“兄弟厉害。”

    于跃又是一笑。

    “诶对了,你是不是早就看出来psv能火了?”吴承志突然问道。

    于跃闻言心里一惊,暗道不好。

    自己做的太明显了!

    是的,在鸟哥这个事上,自己太明显了,其他人不会知道,但吴承志肯定会警觉。

    “哈哈哈哈,吴哥聪明!”于跃道。

    “真的?”吴承志虽然早有猜测,但此刻也不由得大为震惊。

    “没错,我就是看出了他们的发展潜力。”于跃道。

    “你怎么看出来的?”吴承志惊讶不已,他和于跃一起这么久,当然很关注春风,对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操作也是佩服不已,但都没有这一下来的震撼。

    他居然能看出psv这个在国内并不如何出名的家伙能火爆全球,这简直骇人听闻。

    失恋n多天的投资,股票的选择,纵然再神奇,也能有几分道理讲,也能算有迹可循,但这个可完全不同了。

    于跃笑道:“这就是我的投资理念。”

    “哦?”吴承志疑惑一声。

    “遵循的是同样的道理,就像失恋n多天,就像投资股市,都一样,简单概括,就是出奇制胜。”于跃道。

    “怎么个意思?”吴承志还是不大了然。

    “其实很多有热度的东西是不值得投资的,尤其对于我这个刚起步的春风来说,一看就能赚钱那些东西,我进去了也拼不过那些根深蒂固的,所以只能取巧,而什么是巧呢?就是另类的。审美疲劳知道吧?在h国,火的一直都是帅哥、靓妹,其实h国娱乐业还是有点可取之处的,不全是俗不可耐的东西,这样一个市场,不会被一个主旋律一直占据,一定会有不同的风格起来,然后突然爆发,就像失恋n多天能火一样,人们看惯了国大片,也看惯了国内那些大导演的作品,所以就会喜欢看看清新脱俗的,所以失恋n多天就是这样的选择,同样,鸟哥也是,我之前就通过朋友了解了这个歌手,我觉得他没型又不帅,但唱歌方面还是挺特别的,所以觉得他或许能火一下,当然,我也没想到能火到外边去,只以为在h国能大捞一笔,尤其在知道这个江南范之后,更觉的像,因为这歌也不是主流,带着讽刺意味,又很欢快的感觉,综合两者一比较,我觉得有戏,所以就赌了,运气不错,我又赌对了。”于跃道。

    “天才!”吴承志拍案叫绝,激动的不要不要的。

    如果他知道于跃这番道理都是临时想出来的信口胡诌,他会觉得更天才。

    但不得不说,于跃说的很有道理,让吴承志信服了。

    当然了,不信服还能怎样呢?打死他也不会相信于跃能预知未来,更不可能知道于跃来自未来。

    两人吃喝谈笑十分愉快,临分手的时候于跃抢着买了单,吴承志心中不禁苦笑,妈的,上次的单是自己买的,好贵的……

    于跃知道,吴承志所谓的一半替自己着想也有逢场作戏的成分,也是在为ge献计献策,但他不会戳破,同样把自己的话说出来,吴承志一定会转达给ge,这样他们就更不敢和自己叫板了。

    果然,第三天,h国的消息来了。

    转达的依然是吴承志,说ge愿意履行合约,只是这上半年的收入不急着打,年底一起结算。

    于跃笑道:“吴哥,你告诉ge,如果没有这档子事,我还能相信他们,但现在他们都跟我整这些了,我可没时间等,就一天,不到账就翻脸。”

    吴承志这个伙计确实很讨厌,但也只能无奈的答应转达。

    于跃没忘来公司把结果跟宾书分享,宾书闻言立刻建议派团队驻扎ge。

    “干嘛?”于跃问。

    “要盯着啊,防止他们做假账,还要了解h国的各种税收什么的政策,还要以春风的名义给鸟哥安排个经纪人。”

    于跃闻言一拍手:“聪明啊!”

    宾书笑道:“这次咱们可别被人钻了空子,不过也未必全能防得住,但作用肯定还是有。”

    于跃点点头:“起码那些活动的收益什么的有可能存在猫腻,但那些版权方面的应该不好作假吧?”

    宾书点点头:“比如下载什么的收入,都是公开透明的,做不了假。”

    “行,这些专业的就交给你了。”于跃道。

    “ok。”

    于跃笑道:“终于感觉你刷出点存在感了。”

    “我早就有存在感,要是再早点了解,旭日阳光跑不了。”宾书道。

    于跃笑道:“这个怪我,不过你要宏观角度看问题,旭日阳光不跑咱们哪有股市神话,就这个名声效应,非常重要的。”

    “嗯,别说,还真是,每次去和人谈声音,永远逃不过要被人追问咱们两大牛掰投资的故事,我都快说腻了,人家都很服气,无形中就增加了成功率,确实影响很积极。”宾书道。

    “是吧?这就叫因祸得福。”于跃道。

    “因祸得福的祸可以闯闯,但因祸得祸的祸求你控制控制。”宾书笑道。

    “哪有那种祸?”于跃问。

    “比如争风吃醋啊。”宾书说。

    “擦,说了好几次了,那是夺妻之恨,你咋还纠结呢!”于跃叫道。

    “关键是真闹心啊……”宾书苦笑道。

    “没事,加大点难度才体现你得厉害骂。”于跃道。

    宾书无奈一笑。

    “对了,鄂婉那边咋样了?”于跃问。

    “感觉现在也就到头了,想夺欢哥组内冠军是很难的,四强也不错,起码知名度是有了,对了,完事就着重打造?”宾书问。

    “不是节目组会安排一些活动么?”于跃问。

    “对啊,但到年底就没了,完事呢?咱们不得自己搞么。”宾书道。

    “完事就看情况,不用参加太多活动,精品的,曝光度大的搞搞可以,斟酌着来,不用太急功近利,另外多和那些写歌谱曲的联系,争取给弄个不错的作品出来,记住,也是宁缺毋滥,没有可以,但千万别搞那些一般般水准的充数。”于跃道。

    “行,我知道了。”宾书道。

    “嗯,总之走一步看一步,慎重点,也别耽误她学业,哦,如果要是欢哥那边给弄的,那不管啥都得给面子。”于跃道。

    “哈哈哈,这就不用你说了,不能作死不是。”宾书道。

    于跃笑着点点头,操心的是太多了,如果宾书这点道理都不懂,哪对的起工资啊。

    “鄂婉自己不会有意见吧?”宾书问。

    “她有个屁的意见,卖身状都签了,就得听我摆弄了。”于跃笑道。

    宾书不禁一笑,心想怎么的,你要潜也能潜?

    宾书的预估没错,当然也不全是猜测,也是根据内部了解的,最后鄂婉确实没能成为组内冠军,也没法登上巅峰之战的舞台,但总体来说成绩还是喜人的。

    鄂婉自己很满意,于跃也很高兴,毕竟名气出来了,也是全国范围内知晓的歌手了,这目的就达到了。

    鄂婉在学校本来就已经名气不小,而经此一战,稳坐学校头把交椅,在外边是上舞台,回学校也是大明星,被各种追捧,甚至有人开始在网上发起投票,要求鄂婉回在学校搞个小演唱会,以回馈大家的支持什么的。

    王又丁觉得点子不错,甚至有心替鄂婉操办,但于跃来了一句别奶死,只得作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