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第471章 凶手其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众人看到她面不改色地教人如何下刀,个个全都用惊恐地目光看着她。{随}{梦}小说 щww{suimеng][com}

    变态,十足的变态,原来京城里的传言并不假,霍七七果然是个大变态。

    “一般来说,死人和活人的身体组织还是有不同之处。死人的血管中血液不能流通,但活人就不同了。这么多的试验品多好,一刀下去可以慢慢观察,然后再一层层的缝上去。因为人活着,所以肌肉在没有麻醉剂的控制下,会因为疼痛而跳动,所以很有趣……”明明是血腥的场面,可到了霍七七的嘴里,就变成了十分平常的事。

    有趣个头呀!听得人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他们不是哪个府中的死士,更不是国家培养出来的敢死队。

    他们中不是流氓地痞就是做一些见不得人的生意人,霍七七的恐吓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比衙门下的刑具还要可怕。

    “你们从中挑选一个进去试试。”李元白见霍七七说的神采飞扬,嘴角微微勾起,配合地下了命令。

    里面刚给死者缝好伤口的年轻人听到吩咐,立刻激动地出来,他的目光兴奋地在外面一群人身上打转。

    不要看着我!被看的人,差点儿惊叫起来,几乎个个都低下头下意识避开了他的目光。

    “进去。”可惜无论他们如何自欺欺人,还是有人被选中了。

    其他没有被选中的人立刻偷偷地松了一口气,被选中的人则傻眼了。

    这也是个年轻人,他眼睛发直呆呆地看着对面笑眯眯的人,一时居然不知如何反应。

    “挑得好呀。”霍七七笑眯眯地再开口,“细皮嫩肉,刀子沿着肌肉下去,手感会很好。来来,我给你标一下。”

    剪羽几个听了,立刻给霍七七拿来了笔墨。

    清风上前则将年轻人的上衣扒开,春季的午时虽然不算冷,但脱去外衣,年轻人浑身还是打了几个哆嗦。

    霍七七慢条斯理地拿着笔沾上墨汁,然后在年轻人身体上画,“心脏在此,这儿是胃……”

    软软的毛笔落在肌肤上行走,年轻人身上的鸡皮疙瘩全起来,他两眼发直,额头上全是汗水,顺着脸颊不住往下落,一双腿更是不听使唤发软。

    “千万别昏过去,晕过去下刀的话,痛醒过来的滋味更难受。”霍七七笑呵呵地好心提醒他。

    一股难闻的尿味散发在空气中,年轻人腿上的裤子一下湿了,当然尿裤子的不止他一个人。

    “我说,我说,别杀我。”没等年轻人说话,有人看着年轻人整个正面的人体示意图,已经吓得崩溃了。

    “不关我的是,是姚公子吩咐我这么做的。”有人提醒,眼睛发直的年轻人也很快地醒悟过来了,他发疯地叫起来。

    有人开口,剩下的人哪敢继续隐瞒,于是纷纷叫起来。当然,没有人是傻子,几乎所有人都选择招出幕后的指使者。

    根本不用上刑具,霍七七随手画的几笔,就直接让所有犯人招供了。

    事情的经过还十分离奇,准确地说,这件事还真的和霍七七有点儿关系。

    “这个人带进去。”等所有人招供以后,李元白指着敞怀的年轻人吩咐自己人。

    “不要杀我,我已经说了。”年轻人一下崩溃了。

    而事实上,李元白只是让人照着他前面的人体展示图画了下来而已。

    这个结果导致年轻犯人差点儿直接疯了。

    有了供词以后,李元白也没有急着去抓人,而是根据证人所提供的证词,去了外地去查明。

    霍七七功成身退,热闹也看了,她心里还不痛快了。

    “已经午时,一起去吃饭。”李元白淡笑着邀请,“去醉仙楼如何?我请客。”

    霍七七吃惊地看着他。

    李元白脸上只有淡笑,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怪。

    这个人入魔了,霍七七心里给他下了一个评定。

    “多谢六皇子,不过最近上火,我还是比较喜欢在家里吃。”霍七七懒洋洋地回绝。

    傻子都能听出,她实在敷衍李元白。

    按照李元白原本的性子,他绝对不会再纠缠霍七七。但李元白今日好像吃错药似的,“既然你如此,就当打扰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霍七七懒得想,直接带着自己的人走了。

    霍易沉瞪了李元白一眼后,和霍七七并肩一起走了。

    到了午时,李元白准时出现在护国公府中。

    “叨扰。”李元白很不客气地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坐在了霍七七身边。

    霍家……

    即使不高兴他的主动,但人既然上门坐下来,谁也不好将人赶出去。

    一顿饭,所有人吃得十分没滋味,但李元白却吃得津津有味。

    不过好在,这货吃完了,也没有在府中逗留,立刻回衙门去查案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霍易安惊讶地问。

    “有所图呀。”霍七七懒洋洋地回答,她倒是能猜出李元白的心思。

    “八成是想让七七给他带几个徒弟出来。”霍易沉也猜出了李元白的心思。

    护国公摇摇头,没有说话。

    “我自己都没出师,所以他想多了。”没等霍易安再问,霍七七就主动笑着解释。

    霍家人一致点头,也是,两府根本没有交情,凭什么让七七给他面子。

    几天以后,京城偷心恶魔终于被抓。

    凶手十分出人意外,满京城知道后,全都惊讶不已。

    姚尚书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因为凶手正是他的好儿子——姚墨。

    “老爷,你一定要救救墨儿呀。”清姨娘哭哭啼啼地跪在姚尚书面前。

    “救他?挖人尸体偷心嫁祸别人,人证物证全了,你让我怎么救?”姚尚书气得脸色铁青。

    姚夫人看到清姨娘痛哭流涕的模样,心里顿时觉得痛快无比,不过这种幸灾乐祸也只是一闪而过,因为此事闹得太大,陷害的对象又是护国公府的霍七七,审案的还是六皇子,所以弄不好,整个姚家都会受到波及。

    “爹,此事可不小,别说插手的是六皇子,就说皇上对此事也十分重视。如果爹再插手的话,只怕皇上和护国公都会迁怒于爹。”姚斌轻声提醒姚尚书。

    姚夫人在一旁听了,满意极了。有些话,她这个正室不好开口说,但儿子说就不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