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第六十六章 捕快师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个好朋友自然有很多话要说,这一顿酒也直接从中午喝到了大晚上,但是神奇的是三个人都没喝醉,倒不是另外两个人酒量有多好,实在是好朋友聚在一起吹牛,那感觉比喝酒好多了。◢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com

    “痛快!今天真痛快!要不是家中还有事要处理,我绝对要在这里住上几天。”宴席终究是要散的,安世豪已经在跟两位好友告别。

    “那你就先回去忙,咱们之间就不要客套了。”经过这一天的接触,莫忧也跟这个小胖子混熟了,本来就是容易交朋友的年纪,再加上有以前君莫忧的记忆在那里打底子,他现在竟然隐隐有一点舍不得。

    如果论感情的话,安世豪肯定没有他和王鳌的深,关键是这人跟莫忧比较对脾气,他也不像王鳌那样假正经。

    一个连辣么小的小妹子都不放过的人,能正经到哪里去?但是家世毕竟摆在这里,装正经时间长了,也就真的正经了。

    “君大掌柜,没有其他事儿,那我就走了。”安世豪在门口拜了拜,然后转身离去,又转身回来,“对了,我还想求你一样东西。”

    “就咱们这关系,还什么求不求的,你就直说吧。”莫忧对安世豪的感官很好,拍着胸脯答应下来。

    安世豪也不再客气,钻进王鳌的房间将包好的牙刷取了出来,“也不要什么值钱的,这个我要带走。”

    莫忧有点小意外,心里暗叹真不愧是做商人的,眼睛真毒,眼光也好,“这还不值钱?你可别想蒙骗我,顶针用的人多,这个用的人更多。”

    “哎,这你可就说错了,不是富贵人家才不会用这个,不过嘛,值钱是真的。”安世豪又摇摇头,“不白拿,不白拿,我岂是那种白拿的人?”

    “行了,天色已晚,那我就先走了,你们就不用送我了。”话虽然这样说,三个好朋友还是依依惜别了许久,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毕竟不一样。

    ……

    兄弟俩回到屋里也没再继续吃喝,莫忧琢磨着赖了这么长时间,也该走了,“你最近先别回我那儿读书,我正准备改造一下,估计需要一段时间。”

    赵三郎一直没过来找莫忧,王鳌就知道肯定又在研究什么东西,要不然他恨不得每天屁颠儿屁颠儿的蹲在大哥的身边,“可是又有什么新发明?”

    莫忧摆摆手,“发明倒是谈不上,只是想借着你读书的名头把家里翻修一下,那房子说起来也很多年没有整理过了,我就想着好好整理一下。”

    王敖愣了一下,盯着莫忧的脸,嘴角泛起一抹神秘的微笑,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懂,我都懂,大哥这是相中谁家的小娘子了?咱们兄弟之间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莫忧被王鳌神奇的脑回路搞蒙了,赶紧解释道,“咱们说的根本就不是一码事,你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王敖继续拍打莫忧的肩膀,“行了,别说了,我懂,大哥是不好意思嘛。”

    莫忧还想说些什么,王鳌却不再给他机会,一路大笑着回了自己的房间,关门的时候还故意加了力气,木门发出“咣当”一声,显然是不打算让莫忧跟进去解释。

    莫忧摇摇头,“这叫什么事儿啊!”

    不过说实在的,装修房子和结婚这两件事儿确实很容易牵扯到一起,从古至今都是这样的,也难怪小弟会想差。

    ……

    莫忧在前衙没看见君捕头,只能叫了两个相熟的捕快帮忙,“小安,帮我把这些礼物盒一起搬到我家去。”

    莫忧在衙门相熟的人不多,小安和老吴自然是首选,而且他们师徒两个平时好像也不怎么忙。

    “交给我就行了,哎,师父你就别搬了,放那吧,还是让我来。”小安对老吴十分孝敬,一看见老吴伸手帮忙,赶紧出言阻止。

    被小安一说,老吴更不干了,两只手都拎满了,一副不服老的模样,“说的好像我有多大年纪似的,别看我头发都已经有点发白了,那也比你们能搬能抬,一天天病怏怏的。”说着还好笑的看着莫忧。

    莫忧:“???”

    什么事都能扯到我身上,再说了,身子弱是我的错吗?

    ……

    安世豪送的补品都是精致玩意儿,光看盒子就很值钱,看起来也很多,但是却不是很重,三个人一路上十分轻松,有说有笑的。

    放好礼物盒,莫忧冲着师徒两个拱拱手,“我就不留你们了,今天桌喝的有点多,身子有点儿乏力。”

    小安拱拱手就要告辞,老吴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他贼兮兮的看了看摆在桌上的礼物盒,“不就是想偷偷看看都有什么东西吗?说出来好了,我又不会笑话你。”

    莫忧皱皱眉,狠狠地白了老吴一眼,“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不是这个样子,现在怎么这么,唔,这么皮了呢?”

    老吴一仰头,认真考虑了一会儿,“嘶,好像还真是哈,不过这应该问问你自己,自从你来了衙门之后,好像整个衙门都不太对劲了。”

    莫忧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义父也不整天板着脸了,君捕头也能时常开开玩笑了,就连着老吴现在话也多了,难道真的是受自己的影响?

    小安也若有所思,最后肯定的点点头,“还真是被君公子影响的,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大家都活的轻松很多。”

    老吴一改没个正形的模样,很是认真地问了一句,“你真的觉得这样很好吗?”

    小安点点头,“我感觉这样才像一家人。”

    “一家人……”老吴嘴里轻轻地呢喃着,短的三个字,差点把他感动哭了。

    是啊,一晃都已经十几年了!

    莫忧给小安使了个眼色,他点点头扶着伤感的老吴一起离去,“师父,我从小就是你养大的,我一直把你当亲爹看。”

    “别,别,别,千万别这么说。”老吴有点惶恐,“师父就是师父,怎么能是爹呢?”

    小安抓着老吴的胳膊,“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跟爹有什么区别呢?”

    值了!

    老吴仰起头不想让小安看见自己的眼睛,嘴角微微颤抖发出平缓的声音,“你终究是要认祖归宗的。”

    小安静静的跟着走,认祖归宗这个话题,他们师徒两个几乎每年都会提到,但是每一年又都无疾而终。

    都十几年了,哪儿有那么容易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