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第三十四章 潜意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完导演的分析和要求,王谦元过来轻推一下丁巍:“你也觉得有些刻意了?”

    丁巍没有点头:“你说实话,最近都干嘛去了?怎么没做功课吗?”

    他跟王谦元相识于杨亚洲的电视电影剧组,那时候王谦元还给丁巍讲怎样走位,怎样做人物小传等功课。◢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com

    现在嘛,不客气的说丁巍明显后来居上反超王谦元一大截。

    王谦元的两个动作都有些刻意,放在这里就有些用力过猛的突兀。

    听见丁巍有些诘问的意思,王谦元摇摇头,欲言又止。

    丁巍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一猜就中:“你跟汤薇闹别扭了?”

    王谦元没点头也没摇头,摸了一下自己的右耳垂。

    丁巍皱眉,不应该啊,这俩人进组前还好着呢,怎么才过了几天就闹别扭了?

    他有心帮忙,可人不说,他也无可奈何。

    难道,文艺女神注定是韩国的?

    第二次拍摄,王谦元勉勉强强的过了,老曹还是不满意,给丁巍留了面子,让王谦元好好想想,毕竟王谦元是丁巍请来的。

    他们去隔壁拍另一场戏。

    等所有人都走了,丁巍看一直杵在那儿有些不知所措的王谦元,摇摇头:“你是不是被人拒绝了?”

    这个也有可能,那姑娘眼光高着呢。

    毕竟不是每一个女演员都能找一个有才气的导演的。

    王谦元揉了揉脸,双手没放下来直接摊在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只不过声音有些怏怏不乐:“不是人家的问题,是我的错。”

    咿,一听就知道这是个痴情的男人。

    丁巍转身就走:“你调整下状态,实在不行明天拍都行。”

    他是一点儿都不想听这种痴男怨女的感情故事,也不想给灌鸡汤。

    隔壁拍摄的是万国饭店灯火辉煌众多食客的简单场景,群演的戏,晚上还要拍几个这样的镜头。

    一直到群演的戏拍完了,王谦元都没调整过来,倒是越发蔫蔫的了。

    老曹无奈,只得宣布中午放饭,休息一个半小时。

    这个万国饭店就是专门搭建用来拍戏的,这里面根本住不了人,也吃不了饭。

    真实的万国饭店是在海河去那边,现在是老干部疗养院了,不可能让你拿去拍电影。

    不过,韩三品还是走了走关系,允许老曹拍摄几张照片和外貌镜头的。

    宾馆那边开车送来午餐,剧组中午吃饭。

    俞老师今天也有戏份,就在下午的拍摄计划里。

    下午的重头戏就是,大悲跟着甄一嘉去了他妹妹的理发馆,然后大悲见到了迥异与任何姑娘的哑妹。

    俞老师挑挑捡捡的把肥肉划拉给丁巍,看丁巍也心不在焉的望着树底下的王谦元,俞老师拿筷子点点丁巍的饭盒,顺便再捞去一朵油麦菜:“他怎么了?”

    王谦元身边没有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树底下,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就是四个字,味同爵蜡。

    丁巍回过神来:“估计分手了,还是挺让他难堪的借口,不然不会这么打击。”

    演员一般不会把私人问题带进剧组,尤其是拍戏的时候,不能有一丝一毫的不专注不专业。

    王谦元今天确实拖了大家的后退。

    裹着米饭将肥肉咽下:“今天这回锅肉有水平,老黄亲自掌勺了吧。”

    老黄是剧组请的大厨,早几年在国宾馆当过厨师,退休了回到天津这边给小儿子的饭馆儿帮忙。

    后来剧组找上门问做不做剧组餐卖,老黄就重新出山了。

    前两天,有剧务人员反应米饭里有沙子,丁巍还专门去问过,说了几句狠话的。

    没想到老黄今天亲自掌勺了。

    在剧组最受欢迎的就是快餐盒饭,白皙皙的大米饭,油汪汪的回锅肉,香腻腻的鸡腿,最能给人踏实。

    尤其是对群演来说。

    戏大过天,那是那些拿着上万片酬的演员来说的,对于他们,群头大过天。

    剧组其实就是个小型社会,等级森严,壁垒分明。

    比如,很少见到哪怕任何有多没架子的导演跟群演打成一片,除非这个导演有金手指恰巧发现群演里有个宝强。

    也很少见到哪个场务一休息就往组里哪个大明星大演员身边凑,除非场务是一本小说的主角。

    群演聚在一起,导演副导演制片等聚在一起,剧组各部门的指导老师聚在一起,明星演员大咖……各有各的休憩处,很少聚在一起。

    《浮屠》剧组算是很和谐的剧组了,没有大牌,没有带尖儿的带刺儿的,导演尽管是新人,可深得投资方的信任,被老资历的指导师欺负的可能性都没有。

    唯一有问题的就是演员状态的起伏。

    先是王谦元因为心里有事影响了状态,接着却是俞老师跟丁巍两人,迟迟入不了角色。

    并不是两人没有演员素养,而是任何人在镜头下亲热,都会拘谨放不开。

    拍摄本片重头戏,大悲跟哑妹的亲热戏份的时候,丁巍跟俞老师早就没了晚上角色扮演的劲头了。

    组里对这一场戏都比较……爱看。

    首先这场戏有特殊的含义,一是大悲命运的转折点,二是哑妹内心活过来的起点,三是推动剧情发展的第一个情节点。

    情节点是推动故事发展的重要支点。

    一般来说一个剧本分成三大情节,有两个情节点。

    情节点一放在第一情节的末端,跟第一情节的部分差不多重合。

    情节点二放在第三情节的开头部分,跟整个故事的点重合。

    这场戏还有个看头是,看戏外是男女朋友的公母俩在戏内如何表现。

    丁巍跟俞老师在一起后,两人都没有遮遮掩掩欲盖弥彰,大大方方的在一起,尽管没有时不时秀恩爱撒狗粮,可全剧组上上下下包括大厨老黄养的狗都知道了,这俩人就差领证了。

    丁巍的戏份拍了好几场了,大家都能看出来这人的演技水准,平淡中见压抑,爆发里露控制。

    不少群演一开始还没什么感觉,只觉得丁巍扮演的大悲看着舒服,却有些熟悉的奇怪。

    可私下里一打听,李成儒冯源征都点头了,尤其是李成儒,给冯源征说的时候一针见血:“嘿,这小子要不是比你好看些,你俩肯定会被人认为是同胞兄弟。”

    冯源征尽管对丁巍还是心有芥蒂,但在演技上不得不承认:“唔,他这个角色确实跟我演的幻真很像。哎,本子里没有写出来,你说老曹是不是想把这个角色写成幻真的儿子之类的?”

    李成儒略一思索摇摇头:“那样讽刺是够讽刺的,可有些刻意了,终究没有这样含而不漏高明。”

    哑妹为什么被大悲强办了之后还会主动接触大悲,原因很简单,大悲的精气神确实跟她深深记恨的幻真假和尚极为相似。

    她一方面有把这人当做幻真的亲人(最好是儿子),有报复的心思;另一方面,她想让大悲爱上她,听她的话,再找机会当面报复幻真。

    最后大悲果然替她杀了幻真,就是她特别想知道幻真临死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大悲到底是不是幻真的儿子?

    没能知道这个,确实有些遗憾。

    回到这场亲热戏。

    老曹尽管很想写出具体细节,可老板老板娘坚决没同意,只得写了“香肩半露,酥胸一抹,红锦玉芒”这样的词句。

    别人是浮想联翩,可真要让丁巍和俞老师演,那就考验他俩了。

    第一遍,两人都放不开。

    老曹尊重两位主演的意见,清场。

    尽管不是真露“酥肩”,但这么多人看着,就是两人亲个嘴都有些胆怯。

    因为含义重大,老曹据理力争,认为不能简单糊弄。

    大悲第一次见到哑妹的时候,内心就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个女人注定是他的。

    在万国饭店后厨帮忙的时候,听了些让人面红耳赤心内挠痒的扯皮话,而后大悲在老周的言语撩拨下,心一横,噔噔蹬的来理发馆了。

    正好哑妹这边有两个小流氓混混故意撩拨哑妹,大悲怒不可遏的上前帮忙打跑了那俩路人甲,哑妹给大悲处理手上的伤口时,大悲就用强了。

    前面拍摄的时候挺好的,动作戏没有正规的指导,完全是丁巍跟那两位群演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设计演练拍摄的。

    至于丁巍手上的伤口,这个简单的很,化妆师给弄点儿红墨水兑的“鲜血”撒上,镜头里看起来很像。

    开始拍摄的时候,俞老师低着头,一手拿了蘸了酒精的棉签,一手控制住丁巍的左手,小心翼翼的擦拭着。

    剧本中写着,大悲坐在床上,哑妹跪坐在地上,角度的关系,大悲能看见哑妹胸前的细腻。

    拍的时候,丁巍是啥也没看见。

    不过他有方法。

    丁巍喉头动了动,右手两次从床上撑到半空中,然后再放下。

    他的下颚有个用劲咬合的动作,右眉一挑,眼神里自然而然漏出些许……兴奋。

    老曹很喜欢长镜头,姜闻给说了很多次,老曹都不听。

    现在姜闻走了,他还不可劲儿的使用长镜头撒欢儿?

    镜头里明显看出丁巍有些燥热,可哑妹安稳如山低着头,柔柔弱弱的。

    丁巍重重吸气缓缓吐出,哑妹抬头。

    她就看出大悲不对劲了。

    大悲看着素面淡眉的哑妹,终于没忍住。

    他一把抱起蹲在地上的哑妹往床上一扔,就像在水里捞起一条鲜嫩肥美的胖头鱼一样,食指大动味蕾炸裂。

    然后一伏身子,压了上去。

    一手已然往哑妹的下身摸索过去,眼里尽是疯狂。

    俞老师真的被吓了一跳,丁巍此时眼里没有任何往日的温柔,鼻尖儿浸出了细汗,整个脸都看起来扭曲了,兴奋,占有,以及疯狂到变态的……欲望。

    老曹抽了口气,看看左右,咳嗽一声喊了停。

    俞老师猛推一把丁巍,眼神复杂。

    丁巍反应过来,喘着粗气,眼神躲闪一下俞老师,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俞老师收拾一下自己的衣服,有心想说些什么,到底也没说出口。

    丁巍忽的起身,低头撂下一句出去透透气,出去了。

    他刚才猛的进入了不受自己控制的状态,他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这是拍戏,但他就是头发丝都不受控制,就像……梦魇。

    据说人的潜意识行动完全受大脑皮层控制,并会根据记忆调整人的行为。

    刚才,丁巍似乎就是这样!

    难道,他的潜意识就是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