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第562章 阴凤遗脉得归巢,龙族少主终回家(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常曦刚想抬手叫住心窍玲珑的狐族女子,流花宫宫主就已经匆匆带上门扉,他不禁苦笑道:“承蒙狐族仗义援手,却还把主人拒之门外,这道理走到哪都说不清啊。随-梦-小说 WWW.SUIMENG. com”

    凤族面目清冷美妇难得笑道:“常公子多虑了,知道的越少其实对她们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无形的保护?”

    美妇仍有些不可置信,她想不到身为凤族长老的自己竟能有一天和龙族中人同桌席坐。这种事说出去,谁会相信?

    常曦点了点头,见周围再没有其他人,挥手打下一道隔绝声音和神念的禁制,动作轻松写意的让眼力毒辣的栾乐心头猛地一跳,先前这常公子所妖化的百丈金龙视烬木布下的阵法如无物她就留意到了,如今这般近距离再看,想到之前他曾说过体内流有一半的人族血脉,心底有了大胆的猜测。

    这常公子该不会是人族中传闻的阵法宗师吧?

    常曦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底牌这么快就泄露了一张,在知道自己仅昏睡一日光景后,沉声问道:“浣花州的流花宫距离石泉荫并不很远,那白虎族几位长老虽然不可能立刻去而复返,但我等在此地疗伤,会不会波及无辜的流花宫?”

    栾乐瞧了一眼当初斩钉截铁要就近医治常曦的莘彤,摇头道:“常公子不必担心,我等已经将来过痕迹用秘术抹除,也已经与流花宫宫主交待过,不会让她们身陷囹圄的。”

    “如此一来甚好。”常曦轻轻吐出一口气。狐族是白虎族的附庸族群,事后必定会面临以烬木为首的一众长老问询,要是因为他们的不请自来而陷别人于水火之中,他必然会寝食难安。

    栾乐见常曦颇为健谈,又是个心系别人安危的通情达理之人,,犹豫半晌后终于吐露实情道:“不瞒常公子说,我们三人此次前来浣花州,正是为了接圣女回去补天岭的。”

    常曦置于案上的手掌微微握拳,继而松下,他心里非常清楚,凤族问询不远万里迢迢前来驰援莘彤脱身,目的正是因为莘彤身上已经在妖界彻底绝迹的阴凤血脉,身怀这等尊贵不下龙族王上血脉的莘彤,自然成为了重点保护目标。

    他之所以来来妖界,其一自然是为了要见见给予他第二条性命的老神龙,最重要的是为了能尽快赶赴回龙巢,寻找那可以让他跨过炼虚境这道门槛的机缘造化。

    但莘彤又何尝不是面临和他一样的处境?

    常曦吐出一口浊气,问道:“你说的圣女是什么意思?”

    人老成精的栾乐岂会看不出对面这位龙族少主几次天人交战中的拿起放下,连忙道:“所谓凤族圣女,就是同常公子您龙族少主的身份一般无二。圣女身怀的阴凤血脉的重要程度您应当也知晓一二,但这流落人界的阴凤血脉尚未完全觉醒,仍需要接受凤族最古老的传承灌注和仪式加冕。”

    常曦微微皱眉道:“凤族乃四神兽族,风光无限,难道凤族中至今还没有能够接替过圣女一职的大妖吗?”

    栾乐苦笑看向身旁美妇,后者摇了摇头叹气道:“这么多年来凤族一直挖掘更有潜力的年轻血脉,但凤族作为四神兽族中生育生产率最低的种族,血脉优秀者可谓少之又少。没了当初黑凤与阴凤两支扛起凤族顶梁柱的主脉,凭我们这些支脉无法承受传承仪式中的浩荡伟力,所以圣女之位多少年来一直悬而未定,直到莘彤姑娘出现,我们才看到希望!”

    一旁乖巧如小媳妇的莘彤紧攥手心,抬头直视常曦的眼睛,一字一言道:“我去。”

    常曦伸手捋过她的耳边青丝,捏住她嘟起的嘴角笑了笑,“我又没说不让你去,这么一脸严肃的模样做什么?”

    女子青丝生幽香,常曦在莘彤耳边似悄悄话般轻声道:“掌教和我说过,只有我成功迈过炼虚境的门槛,他才能放心的让我前去魔域后方蛰伏。届时我人在魔域,但也无法在短时间里阻止两族战争继续扩大。一旦昆仑不敌,九州战线节节败退,你若修为不够,我根本放不下心去远行。所以你必须强大起来,强大到可以保护身边所有人的才行。”

    莘彤掩嘴笑道:“那你可要小心,别以后被我这柔弱女子给超越了去,否则到时候你就要成为吃软饭的小白脸了。”

    常曦哈哈大笑,使劲揉捏起莘彤那张俏脸,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如果真的可以,我还真想试试做小白脸的感觉。”

    两人声音很小,但在座的众人最低也是化神以上的修为,听得那叫一个清清楚楚,刻意忽略掉两人的卿卿我我,栾乐连忙问道:“敢问常公子,您嘴中的魔域究竟是指?”

    常曦没有隐瞒,将仙界已陨和人间面临的危机如实道出,这下栾乐连同清冷美妇和阿云姑娘都面色为之一变。

    魔族凶残嗜血,她们在凤族悠久的记忆传承中有所耳闻,强者如云的仙界都在魔族的铁蹄践踏下山河破碎,那比起仙界战力远远不如的妖界,则可能也会面临魔界的入侵。

    没有人知道魔族的胃口究竟有多大。

    越想心底越寒的栾乐已经坐立不安,身为凤族大长老之一的她接触到有关魔族的秘闻非其他族人能比,她起身道:“常公子,且容老身冒昧,此事非同小可,我需尽早向族内禀告,顺便好带莘彤姑娘回补天岭觉醒血脉。”

    常曦也起身道:“无妨,择日不如撞日,我也要尽早赶回北域的龙巢了。”

    莘彤则是拉起青璇,一起看向栾乐长老,满脸认真道:“栾乐前辈,青璇是我最好的好姐妹,和我一直形影不离,我想让她陪我一起去补天岭,您看可以吗?”

    不负族长临行重托的老妪脸上咧笑出一道道温暖褶子,像宠溺自己孙女般得笑道:“只要圣女你高兴,什么都行。”

    常曦满意的点了点头,身形已经模糊着闪到殿外,除了像门神一般伫立在殿外的夙悠和弑天外,不出意外的在一株流香树下看到了正托腮发呆的流花宫宫主。不等她惊慌起身行礼,常曦已经笑着走过去,对自己一行的叨扰道一声歉。

    常曦瞧见这背后六条雪白尾巴急促乱舞狐耳粉红的宫主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哑然失笑,压下满腹底稿,伸手在旁边流香树干上取下一块实木,在手中雕琢成精巧的木牌,笑问道:“敢问宫主芳名?”

    “妾身…桃…桃翩跹。”这辈子见过最具权势不过白虎族长老的流花宫宫主如此近距离面对龙族少主,胸膛里那颗小心脏早已经小鹿乱跳,只恨自己一身修为不顶半点用。

    “桃翩跹,很美很有意境的名字,确实很适合你。”

    常曦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将这三字刻在木牌后,取下一缕漂亮的淡紫花絮串织在木牌上,塞进她的手中,沉声道:“我无法预计白虎族今后会不会就此事刁难于你们,但凡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就派人将这块木牌送去北域龙巢。无论是什么样的困难,我都会尽我所能的帮助你们。”

    木牌入手仍有独属于那人的温暖,桃翩跹刚想壮起胆子抬头言谢,却发现流香树下已经只剩下她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