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第四百三十二章 迫在眉睫的危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着暴龙王巴卡尔大快朵颐,吃的满嘴鲜血到处流油的样子,凌默心中的感觉……怪怪的。*随*梦*小*说 WwW.suimeng.com

    从来到这片大陆开始,除了头几年孱弱不堪的时候,他一直都是处于食物链顶端的存在,从来都只有他吃别人的份儿,还从来没有被其他生物吃的经历。猛然间看到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被一头龙撕裂,挑瘦捡肥的吃,还真是有点不太适应。尤其是秽土凌默的头被扯下来填进巴卡尔的嘴巴时,头骨和脸部在锋利牙齿的摩擦下变形的那一瞬间,凌默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脑海里飘过好些莫名的思绪。

    大概是凌默的目光过于灼灼,即使隔着屏幕隔着网线,都让巴卡尔感觉有些不舒服,他停止进食,抬起头看向魔眼精灵的镜头,犹豫了一下问道:

    “呃……你是不是对被吃有什么忌讳?实在别扭的话,我不吃了成不成?”

    “……”

    这个问题问的,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啊!

    凌默被结结实实的噎了一下,挥了挥手,做了个自便的手势,便沉默下来。见他不介意,巴卡尔也毫不客气的低下头,再次撕扯着进食。直到它吃到尾声,喷出一口火焰,把秽土凌默的骨头烤脆掰开,吸食里面的骨髓时,凌默终于按捺不住,挠了挠头开口问道:

    “那个,咨询你一个问题。我……好吃吗?”

    “……咳咳、咳咳咳!”

    大哥你这个问题刁钻啊!

    这次轮到巴卡尔被噎住了,一截骨茬子从他张大了的嘴里溜了进去,差点没把他卡死。可怜巴卡尔几千年的寿命里,吃了不知道多少杂七杂八的生物,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刁钻的问题!好不容易顺匀了气,巴卡尔想了一下,最后还是照实说道:

    “不好吃,不烤熟的话肉又酸又硬,根本嚼不烂;烤熟必须用猛火,口感又特别的柴,就好像嚼一点也不香的川味老腊肉,吃起来感觉和煮皮带是一个菜。至于骨头就更不必说了,连烤带掰的废了老鼻子劲,结果里面骨髓根本没烤熟,倒不进嘴里!”

    “……”

    “这评价有点过分了吧……”被巴卡尔给了个这么低的评价,凌默有些郁闷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

    “讲道理,我记得肉食性魔兽都挺喜欢吃人,一旦在荒野里捕食到人类,就会特别高兴!那些魔兽都是守在人类的残尸边上哪也不去,每天只舍得吃一点,吃的特别的珍惜,直到尸体高度腐烂实在没法保存的时候,才大口大口的吃完。所以说根据我的经验,人类应该挺合魔兽口味的不是吗?”

    凌默描述起这些画面时,讲的有鼻子有眼,好像不知道多少次见到这种情景了似的。事实上也是这样,那么多年的荒野生活,他见到过太多自信满满进入魔兽雨林,最后死在不同魔兽口下的冒险者。能救的他一般会救一下,但绝大多数情况下,凌默只能发现一具残尸或者骸骨,然后他再根据旁边的脚印,去推断这位冒险者生前遭受了怎样的厄运。

    (这里笔者唠叨一句,千万不要独自进山!哪怕是熙熙攘攘的旅游区,也千万不要因为贪便宜逃票,或者觉得野山风景秀丽,就走非旅游线路。笔者曾在小兴安岭见过被熊瞎子啃过的干尸,身上几乎完好,头脸和内脏都不见了,做了三天的噩梦。)

    “……守望者大人,你是不是对我们魔兽的这一习性有什么误解?”听完了凌默的话之后,巴卡尔面色古怪的解释道:

    “我承认确实有很多魔兽喜欢吃人,但那不是因为你们人类好吃,而是因为你们人类过了很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肉质比较松散,浑身都是滑嫩的脂肪,肌肉少嚼起来不费牙的缘故。不光是植食性魔兽牙齿很珍贵,我们肉食性魔兽的牙齿也非常珍贵,一旦关键牙齿松动或者脱落,马上就会面临饿死结局。因此,你们人类是中老年魔兽的最爱。”

    凌默:“……”

    “至于为什么要守在尸体旁一口口的吃,这也是有特殊原因的。”打开了话闸子,巴卡尔有些意犹未尽,继续说道:“主要是因为你们人类平时吃得好、吃的杂,体内的盐、矿物质比较丰富,每天吃一点补充各种微量元素,省得去岩壁上舔岩盐了……”

    “……也就是说,”听了巴卡尔的解释,凌默满脸都是蛋疼之色,非常牙酸的问道:“对你们这些魔兽来说,人这种猎物,更像是一种开胃的‘咸菜’,属于餐前点心的性质对吗?”

    “不然呢?”巴卡尔笑:“你们人类的身体不与魔法元素融合,根本就没有多少能量,靠你们人类吃饱的话,十几号人塞下肚还不够,又费事又危险。不过每次上火或者得了口腔溃疡,疼的死去活来的时候,就开始怀念你们人类那发黑的心肝了……”

    凌默无言以对,虽然自己的种族被当成了一种猎物,甚至说是一种‘菜肴’被其他生物品头论足,让他心里略微有点抵触。但他心里还是很明白,在诺亚法大陆,人类真的算不上食物链的顶端族群。

    两人说话的功夫,巴卡尔吞下去的秽土凌默残尸开始消化,所提供的海量能量,也在巴卡尔变态体质支持下,发挥出了恐怖的恢复力。首先是被扯断的心血管长了出来,然后一颗心脏从盘曲血管开始,逐渐扭曲成团状,分隔成三个腔体(蜥蜴类生物只有两心室一心房),最后外围的肌肉皮肤逐渐生长,将那个被破开的恐怖大洞逐渐填补了上去。

    这种恢复力凌默并不奇怪,他本人的恢复力要比巴卡尔强几十上百倍,整个修复的过程中,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巴卡尔体内那些银白色的金属,以及上面闪烁的各色指示灯上。待到对方修复完毕,凌默有些感慨的说道:

    “有的时候,我真想给金色要塞改个名字,叫它‘搞事要塞’!在大陆各处闯荡了那么多年,我总感觉好像各处各道都有它的影子,什么它都要管,什么它都得插上一脚!该死的,明明只是个排行大陆第二的破机器而已,怎么这么没有逼数,人家苍穹之影比它强得多,都没有这家伙有存在感!”

    凌默的话,一下就引起了耐萨里奥的共鸣,他一边点头,一边心有戚戚然的说道:“就是,破机器早该拆烂扔到熔火之城的回收炉里!想当年我刚晋升八级的时候,自以为天下无敌,还没来得及长啸三声发泄心头的喜悦之情,就被这机器降临到家门口一顿敲打,被教做龙了!我和你讲,当时我差点就被吓尿了,要不是看在打不过它的份上,它现在早就成一堆废铁了!”

    “……你们龙族说话,为什么一只比一只硌牙?”凌默稍稍纠结了一下,随后就死盯着耐萨里奥,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这么讨厌金色要塞,为什么还要让手下接受他的机械改造,和它穿一条裤子?大表哥,你可别摆出一副震惊的样子,然后说你巴卡尔被改造你不知情,你一直被蒙在鼓里之类的,那可就太侮辱智商了!

    我现在甚至怀疑,别说是暴龙王巴卡尔,就连你这个龙王,都接受了金色要塞的机械改造,一拔了鳞片就会露出下面的电路板。毕竟,你可是有用源质合金替换自己皮肤的前科,对这种事没什么抵触。”

    “我倒是想让金色要塞改造我,甚至说巴不得金色要塞那家伙把我改成一头机械龙,但很遗憾的是,金色要塞并没有能够成功改造八级魔兽的技术,不然它早就不顾一切的改造出大量的八级个体了。”听到凌默的话,耐萨里奥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语气很平淡、很无所谓的说道:

    “尽管我和你一样很讨厌金色要塞,但我必须要说的是,论到对整个诺亚法大陆的贡献,那破机器认了第二,就没有任何生物敢认第一!你们人类都多少年没有去过深渊战场了?哪里晓得那里是个多么残酷的环境,别说是什么机械改造了,只要能活下来,哪怕从一头龙被改造成一个人,也咬着牙认了啊!”

    脑子里把耐萨里奥的话咂摸了两遍,凌默才明白他是要表达‘哪怕被改造成低级物种也值了’这个意思。这种被巨龙鄙视种族的行为,让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没等他组织好语言,耐萨里奥就挥了挥爪子,指了指巴卡尔说道:

    “本王好歹是八级,在深渊战场上还算有安全保障,还是让巴卡尔给你说说,当年他在深渊战场上遇到了什么,然后才接受了金色要塞的机械改造了吧。”

    凌默应了一声,将目光转向巴卡尔,对方此时正在剔牙,听到耐萨里奥的话之后叹了口气,说道:

    “小龙王刚才的说法,有点往我脸上贴金的意思了,事实上,不是我被动接受了金色要塞的改造,而是我第一次从前线归来以后,哭着、闹着、求着,就差跪在金色要塞脚底下,才让对方看了我一眼,不耐烦的答应了我改造的事情。”

    听到这话,凌默直接怔住了。他忽然发现,这些年来他一直是从人类的视角去看金色要塞,好像对这个破机器有很大的误解!在另外的、更高层次的位面上,对方好像是类似于救世主一样的存在!

    见凌默没有说话,巴卡尔自嘲一笑,继续说道:“果然,你也和那破机器的看法一样!在你们这些八级存在的眼中,我的资质根本算不上太好!知道吗,改造完之后,我的实力并没有达到金色要塞的预期,这个破机器当着我的面,嘟囔着‘亏了亏了’,还反复说了四遍,深深的伤害了我自尊!

    哈!我堂堂龙王,世间最尊贵的几个种族之一,居然成了吊车尾!这不魔法啊!想当年在青青草原,我可是抓了一头卷毛羊,出色的完成了任务,而耐萨里奥这个后辈只是抓了一头狼而已,凭什么说他的资质比我强?!”

    听到这里,凌默眼睛一突,瞠目结舌的问道:“你……你刚才说去哪?抓啥?!”

    “去青青草原,抓羊啊。”不明白凌默为什么这么惊讶,但碍于对方的实力,巴卡尔还是耐心的解释道:“我们巨龙族、凤凰族、元素族等几个生而强大的种族,都需要经过成年礼的试炼,通不过的话,哪怕一千岁、两千岁也是晚辈,不能说自己已经成年!而试炼的内容,就是去青青草原,抓一样猎物回来,证明自己的智慧和武勇。

    其中最好抓的生物就是青蛙呀老虎呀大象呀之类的生物,比较难一些的就是抓狼,再难的就是抓羊!四千多年来,只要我和凤凰族的上代女王完成了抓羊的任务,我记得我抓的羊名叫美羊羊,她抓的羊好像叫沸羊羊吧……”

    “……”沉默了许久,凌默有些崩溃的问道:“那比抓羊更难的呢?”

    “我记得好像传说之中,是抓叫做虹猫蓝兔的生物吧……”巴卡尔皱眉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恩,是虹猫还是蓝猫来着,我记不太清楚了……你问这个干嘛?”

    “没事没事,我就是问问,咱们还是跳过这个话题,说点别的吧。”凌默心中泪流满面,勉强镇定了神色:“我记得半机械化生物,是比纯机械进化能力要高一点,但还是无法和自然生物相比吧?你这么改造了自己,等于是断送了自己的未来,难道不觉得可惜吗?”

    “可惜?有什么可惜的?”巴卡尔嗤笑一声:“进化的前提条件是活下来!如果连性命都保不住,潜力再大不也是镜花水月?没这一身金属骨架,我早死了三次了!

    另外,守望者大人,有功夫担心我,你不如担心一下你们人族自己!我可以明确告诉您,上次从深渊战场撤下来,前线的大部分种族,对你们人类不参战已经很不满了!大家都在流血,却是一个躲在后面看热闹的种族收益最大,搁谁身上谁也受不了!

    是,我承认,你们上代人类对深渊战线做出的贡献极大,代价惨痛到了近乎灭族的地步,但你们人类有句话叫‘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你们新生代人类,别说繁衍了五代,五百代也有了!我说话难听些,希望你不要介意:大家已经给足了你们祖先面子,希望你们人族不要给脸不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