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第一一八四章 天池老怪,太憋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白胜并不是一个喜欢废话的人,他之所以在动手之前和天池老怪对话,是想要借以试探那位神佛高手的心理。?随?梦?小说 WwW.suimeng.com

    事到此时,他已经差不多可以断定这位其貌不扬的金国武士是来自西天了,一方面是因为铁扇公主一早就告诉过他,说观音菩萨去了雷音寺;另一方面,刚才这位高手硬怼完颜宗贤、他也是听见了的。

    他只是有些想不通,来的这位似乎跟菩萨的理念不太一致啊,如果是完全遵从菩萨的意志,那就应该帮着金国人灭了大宋才是,至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三万金军被灭而无动于衷吧?

    只不过也正是如此,他才觉得压力更大,因为他隐隐感觉到这位极有可能是一个听调不听宣的主儿,什么叫听调不听宣?那就是承认归你领导,但是你要安排我做事之前必须得征求我的意见,不是你说让我干啥我就一定会干。

    这也就是说,来者在西天也是一个很有分量的人物,或者地位崇高,或者本领极大,总之不是红孩儿和黑熊怪可以相比的存在。

    你想什么时候动手呢?想怎么对付我?是杀我一人还是灭我全家亦?这是他最迫切想要知道的问题。

    而他更想知道的问题是,这个神佛高手的弱点是什么?长处又是什么?对这些他几乎是一无所知,只知道刚刚自己借用洛丽妲的身体打出去的三招没能沾上此人的一片衣角。

    所以此时他所能做出的所有准备,都是以传说中的孙悟空为参照物来进行的——他记得吕洞宾曾经警告过他,说若是他执意灭亡西夏,那么佛门就会派斗战胜佛来收了他。

    估计这一回西天要派人来杀自己,大概得派出一个跟孙悟空差不多的人物,会不会是孙悟空呢?想起孙悟空那七十二变,觉得有这个可能。

    事实上在他杀戮三万金军的过程里,时刻都没有停止过对这个神佛高手的猜测与分析,但是很无奈,直到他站在了天池老怪的面前,用眼角余光再次打量这个其貌不扬的金国武士之时,他仍然没能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不仅如此,就连龙雀神刀都无法给他提供进一步的参考资料,就在刚才,在他走向糟老头子的过程里,为策万全,他向神刀发出了询问,想知道来者是谁。

    然而神刀表示他也看不出来,只是告诉他来人神通广大,切不可冒险与之一战,连尝试都不可以,同时建议他尽量依靠铁扇公主的芭蕉扇来保命。

    他对神刀的回答很不满意。没错,铁扇公主的芭蕉扇自带无敌防御,但是这防御只是赋予铁扇公主本人的,如何均分过来给自己?

    或许藏身在铁扇公主的怀抱之中能够沾上点光?可是那怎么能行?让我钻到铁扇公主的怀里去求生,那还不如直接死了。

    “少废话!今天要么你杀了我,要么我杀了你,咱们新仇旧恨一起涮!”天池老怪回答了,一口汉语说得并不标准,带着一股大碴子味。

    前文说过,天池老怪既是完颜闍母的师父,也是金兀术的师父。原本这老怪物正在长白山闭关修炼,说来也巧,正好赶上他出关那一天,就接到了完颜阿骨打派去的信使,要求他前往燕京助战。

    完颜阿骨打要求天池老怪助战,是考虑到辽国拥有耶律大石这样的武林高手,但是还没等天池老怪到达燕京,完颜宗望先带着红孩儿和黑熊怪去了。有神仙助阵,还要什么武林高手?

    天池老怪赶到之时,正好阿骨打分出一支兵马去突袭大宋汴京,索性就把天池老怪派给了完颜宗贤,总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就去大宋收获功勋和财富吧。

    就这样,天池老怪来到了汴京,只不过自从金兵围城开始一直到今天下午,他这个女真族公认的金国第一宗师并没有获得出手的机会,不是完颜宗贤刻意雪藏他,而是大宋的守御实在太过稀松,直到占领全城也没有遇见什么像样的抵抗。

    幸好的,入夜时分有这个叫做狄烈的冲入了白樊楼,这才让他得到施展拳脚的机会,而在此之前那两个冒充李师师和赵福金的宋国女将则根本不配他的出手,只轻轻一拂就隔空成擒了。

    只不过在他与狄烈对战的过程里却发现,原来这姓洛的和姓水的两个女人竟然不是弱手,不仅不弱,而且是异常强悍,杀人都不用第二招的!

    要知道布置在白樊楼大厅的八十多名勇士可是从十万大军里挑选出来的最强者,几乎个个都具有女真皇帝阿骨打年轻时的本事——单人毙虎猎熊,达不到这个水准的就没资格进入白樊楼品尝宋朝的珍馐美味,只能留在外面喝西北风。

    然而就是这样的八十多人在洛水二女的手下竟然根本使不到第二招就被击毙,这说明什么?说明洛水二女已经是当世的顶尖高手!

    宋国哪来这么些顶尖高手?而且还是俩女的?还这么年轻?就是当年的李秋水和天山童姥在年轻时也没有这么猛啊!

    天池老怪也是见多识广的,昔年曾经和天山童姥、无崖子以及李秋水逍遥三大弟子发生冲突,交手时以一敌三最终落败,并且被逼的发誓归隐长白山再不进入江湖,直到后来听说逍遥三老均已死去才算没了禁忌。

    想不通洛水二女的武功为什么这么高也就作罢,想不通就想不通了,接受事实也就罢了,但是在发现洛水二女武功奇高的同时,他觉得此前被这两个女娃给耍了,这才是丢面子的事情。

    所以他很想亲手擒住这洛水二女之中的一个,当然若是能够擒住两个就更好,以解被耍之恨,但是没有想到狄烈的武功竟然比洛水二女更高,一度压得他只能后退无力反攻,缠斗之下根本腾不开手去做别的事情。

    所以他就横下一条心打算先杀了狄烈,然后再说其它。

    也不知为何,或许是狄烈的内力不继,接下来的战斗里,狄烈手中那柄长剑给自己造成的压力小了很多,之后双方的攻守形势就发生了逆转,狄烈开始节节败退,一直退到了白樊楼外。

    这眼看着就可以一鼓作气将狄烈杀死在白樊楼前了,可是对方居然换人了,感觉是又被这些宋国的武者耍了一次。

    带这么玩的么?

    天池老怪的鼻子都气歪了,却又没有办法,因为白胜已经挡住了他的去路,要想杀狄烈,必须先杀白胜。

    盛怒之下,哪里还肯跟白胜多说一句?就是一句话都不等说完,抬手就是一记翻天掌拍向白胜。

    话说这套翻天掌,在几百年后的福州林家就是花拳绣腿的存在,但是在今夜天池老怪的手里可就是惊人的武功,原因无他,内力决定一切。

    正是天池老怪的这套翻天掌,此前狄烈依靠白胜心授的独孤九剑破气式才勉强压得住,足见其厉害非常,此时老怪盛怒之下全力攻击白胜,气势上就更显雄浑壮阔,手掌尚在白胜身前一丈开外,掌风便已吹得白胜的白袍猎猎而起。

    “兄弟,要不要剑?”在一旁给白胜观敌掠阵的狄烈关切地询问,因为他想不出白胜若是不用剑将会采用什么武功来应对这般凶猛的掌势。

    “不用,大哥你放心,我先让他一百招。”

    白胜的回答很淡定,狄烈听了便即放了心,他知道他这兄弟从不吹牛,只要说了就一定有把握,但是他也想不明白,既然你有让这老怪一百招的实力,为何要拖延这么久?

    说话间老怪的手掌已经拍到了白胜的身前,却见白胜摆出了一个奇怪的防御姿势,左臂上扬,斜指苍穹,关节曲折有致;右臂下弯,回旋腰间,似有无穷深远,这是什么武功?

    狄烈不认识慕容氏的最高武学,城头上的李碧云却是双目一亮,暗叹我这徒儿真是了不得,这一招斗转星移也不知跟谁学来,却比慕容家的任何一代使得都好!

    李碧云的武功造诣自然极深,而且她对慕容氏的武学了若指掌,绝非别派高手可及,只一打眼就能看出白胜的境界之高。

    最令她叹服的是,白胜这招斗转星移已经超越了慕容家北斗七星的框架,只看他那回旋的右臂,就不再局限于北斗的斗身,而是隐然有了星云的气象!

    如果说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够感觉出白胜这一招的气象万千,那么这个人当非李碧云莫属。

    李碧云的感觉十分接近真相,白胜的斗转星移是结合了太极宇宙的存在,模拟的乃是整个宇宙星河的运动过程,甚至契合了每一颗星球的诞生、成长和灭亡!

    于是,接下来的一幕即便是李碧云也看不懂了,她很清楚斗转星移的运作流程——把敌人的攻击力收容下来,再经过沉淀、转换,最后翻倍输出,即所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但是白胜在接下了那糟老头子的沉重一击之后,却似乎并没有把这股力量加倍反打回去,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白胜的斗转星移只是练了一个架子,徒具其形而无其神?

    耳中却听见白胜在笑“嗯,寻常武者三百多年的内力,不错,不错,比完颜闍母高很多,你不愧是完颜闍母的师父。”

    这话在别人听来不免悚然而惊,寻常武者三百多年的内力是什么概念?即便是李碧云,吸人内力吸了一辈子,也就合成了三百年的北冥真气,然而白胜却说这糟老头子身具三百年以上的内力!

    北冥神功也是有瓶颈的,不论怎么吸,也不论吸谁乃至吸多少人,三百年北冥真气就到顶了,再也无法寸进。如若不然,北冥神功便可以荣膺天下第一神功,世间再无任何功法可以与之抗衡。

    ——若是北冥神功的修炼者可以没完没了的吸且永无止境的增长真气,岂不是能够蓄积千年万年乃至亿年的内力?在这个内力为王的武林里,一亿年的内力都可以打爆星球了,谁还能与之争锋?

    即使狄烈也是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回想刚才自己单人孤剑冲进去,若不是白胜及时给予内力补充,且心授了那有进无退的重剑剑法,自己只怕已经死在这糟老头子的手上了。

    三百多年的内力,是一个人能够修炼蓄积出来的么?

    人人都在震惊糟老头子的内力之高,然而白胜这话听在天池老怪的耳朵里却觉得忒不是滋味,你这不是骂人么?没错,我是有三百多年内力,可是我这内力打在你的身上泥牛入海了啊!

    天池老怪年轻时也曾纵横天下,只除了金台、逍遥子,万象仙子等寥寥可数的几个高手没有遭遇过,其他诸如南侠展昭、北侠欧阳春、双侠丁兆兰丁兆辉以及陷空岛五鼠乃至洪云长老等等都没放在眼里。

    而在惜败逍遥三弟子联手之后,回到长白山苦修一生,以长白山天池的浮石作为增长内力的捷径,更在机缘巧合之下获得武学奇书《拳经》一部,这次再出山时,他觉得他肯定是天下无敌了。

    即便是与他年龄相仿的逍遥三老死而复生再联手,他都不再畏惧,就连少林寺里那个被人传得神乎其神的扫地僧他都没放在眼里,不就是金台的师兄弟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他甚至打算在结束了这次战役之后前往华山,去找一找传说中那位不死的神仙陈抟老祖,请教一下对方的红拳,验证一下自己的实力究竟到了何等地步,若是找不到陈抟,只怕世间再无一人能够测出他武功的境界高到哪里。

    但是这番老骥伏枥的雄心壮志却在这白樊楼内外一再受挫,先是被两个丫头片子给耍了,再又被狄烈给磨得没了脾气,直至发了狠心打算把白胜打成肉泥时,这三百多年的内力竟似打在了空处,这也忒特么憋屈了!

    他心里的憋屈自然没法对别人诉说,一掌没看出来怎么回事,自然而然地就攻出了第二掌,倒要看看这个后生小子究竟有什么鬼门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