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1318、七个半的傀儡师(第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西州、东州、南州大军已经尽数到齐,三路大军围着中间广袤的湖泊驻足不前,唯独北州始终没有出现,然而所有人都很清楚北州的那些妖魔才是最需要警惕的。<随-梦>小说щww.suimeng.lā

    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若不是有更大的图谋,恐怕现在所有人都要先联合起来把北州解决掉才对。

    内城城墙上吕树望着外面的烟波浩渺。

    “你们说,其他几路大军难道就放心和炼狱血妖一起攻城?这要是最终人类有生力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世界岂不是变成了炼狱血妖的天下?”张卫雨皱眉道。

    吕树冷笑:“那人怕是觉得自己只要从我身上夺取了星图,青空也就根本不用放在眼里了。”

    就像是大宗师能够分分钟吊打一品一样,吕神恶念现在哪管什么妖魔还是人,只要对方能够借助吕树的星图,从两宙境跃升到神王境,那青空又算得了什么?

    只不过问题来了,青空应该也很清楚吕神恶念在实力境界达到完美之后会掉过头来收拾他,这老血妖不知道等了多久才重获自由,怎么可能束手就擒?

    这其中有没有可趁之机?

    “等等,”吕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既然南州大军顺利抵达这里,那就说明其他几方打算开山放洪水淹南州的想法失败了,可是这南州大军停在外面都一天了,为什么还没人来找我们?”

    文在否既然嗷嗷叫着说要来勤王,怎么到门口就没动静了,难道不该是来内城汇合的吗?

    “文先生的想法不是我等能够揣测的,”张卫雨叹息道:“文先生当我们御龙班直教习的那会儿,就跳脱的异于常人……”

    吕树眉头跳了跳,这一个“异于常人”不知道说出了多少心酸往事,他好奇道:“说说他的事情,怎么异于常人了?”

    张卫雨看了吕树一眼,然后竟然看了明月晔一眼,结果明月晔先急了:“张卫雨你小子不要乱说话啊,你说他就行了!”

    吕树瞪了明月晔一眼,对张卫雨道:“你只管说。”

    “当年,明爷和文先生,并称神王宫二彪子……”张卫雨顿了一下:“明爷你瞪我干嘛,这是大王他老人家给你起的,你瞪我有什么用!”

    明月晔还准备说什么呢结果被吕树给瞪回去了,只能眼神威胁。

    张卫雨最终还是扛不住当面说坏话的压力,改口说道:“文先生那时候特别好赌,还喜欢乔装跑街头跟王城子弟打架。”

    吕树愣了一下:“他那个时候怎么也得是一品了吧,去跟纨绔子弟打架?”

    “大宗师……文先生是最早晋升大宗师的,您那时候夸他心思足够纯粹,”张卫雨感叹道:“那些纨绔子弟后来知道文先生的身份后也都迷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天天跟自己干仗的竟然是大宗师……”

    那些纨绔子弟知道真相后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和大宗师打过架,还天天打……难怪特么的打不过啊!

    那个时候吕宙历经千年战乱民风彪悍,纨绔子弟都是彪悍的纨绔子弟,可不像现在大兴文风。

    “等等,有个问题我很好奇,”吕树看向明月晔:“你是傀儡师的大哥,功法应该来自金色纸页吧。”

    “是的,”明月晔说道。

    “那文在否的功法来自哪里?”吕树好奇道。

    “也是金色纸页啊,”明月晔理所当然的说道:“我们一身成就都是您赐予的。”

    “那他为什么不是傀儡师?!”这才是吕树最好奇的事情,文在否作为吕神近臣,而且功法都来自金色纸页,为什么文在否不是傀儡师?

    当年的傀儡师有七人,明月晔第一,诡术第二,云倚第三,虎执第四,择梦第五,庆无第六,泪诀第七,庆无死在了离开吕宙的路上,其他人都已经对上号了。

    这里面并没有文在否的名字啊!

    明月晔拉开衣襟让吕树看他脖颈上的白色火焰印记:“这就是您的奴隶印记啊,当初金色纸页飘进文在否的身体以后,他得到了功法,但是这白色印记竟然随手就搓掉了……所以严格意义上讲,文在否并不算是傀儡师,只能算半个。有时候我们会开玩笑说傀儡师其实有七个半。”

    吕树倒吸一口冷气,文在否这是什么天赋,竟然连吕神的奴隶印记都能随手搓掉?!

    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种天生永不为奴的体质……

    原本吕树还有点担心吕神恶念偷袭文在否,将用在孙修文身上的手段故技重施,结果现在他发现自己真是白担心了,文在否这二货根本就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奴隶啊!

    想到这里,吕树也不由的松了口气,不然就真的举世皆敌了吧!

    吕树看向张卫雨:“你继续说。”

    张卫雨说道:“当初文先生好赌,您老人家为了让他戒赌就扣他俸禄,让他没钱去赌,结果他每天早上就抱着宫里的一个摆件大摇大摆的出门,每天都是神王宫、当铺、赌场三点一线。不光是摆件,有次您回屋睡觉,发现自己的枕头都没了……”

    “你们不拦着他吗?!”吕树无语了。

    “我们也拦不住啊,大王,他是大宗师啊……”张卫雨无奈道:“不过您把他赶出王城后,他就说要戒赌了。”

    “戒掉了吗?”吕树好奇道,这要真是因为被赶出王城就戒赌,说明文在否此人对吕神确实非常重感情。

    张卫雨:“没戒掉……”

    吕树:“当我没问。”

    然而就在此时,北方山脉之中忽然一阵轰鸣声响起,吕树豁然看向北方,那边出现了恐怖的能量波动!

    什么情况,那边不是只剩下青空一方了,算了一下时间,炼狱血妖大军恐怕也就是这个时候抵达了,谁在和炼狱血妖动手?

    等等,吕树连同着整片水域的精神意志忽然发现,水流竟然开始快速的向着北方流动,这说明有人在北方泄洪!

    这肯定不是青空自己干的,那会是谁呢?

    吕树终于知道文在否去哪了……这是窝在北方山脉里面坑青空去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