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成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两日后,一群修者也不顾灵风岛的规矩,直接从岛外御空飞行而来,灵风城的防御阵法在这群修者面前如纸糊一般,一触即垮,一行十人便到了灵风宗上空。{随}{梦}小说 щww{suimеng][com}

    “来者何人?”早有防备的上官鸿等人,带着宗内弟子已然是来到了城门前,和空中的一行人对峙了起来。

    “上官鸿,灵风石准备的怎么样了?”为首一人身着月白色长袍,头发胡须皆是半黑半白,双手背后,朗声喝道。

    在他身后两个中年模样的修者,同样是身披月白色长袍,一脸冷漠的注视着脚下的灵风宗,对于三位金丹中期修者而言,只有一个金丹初期修者的灵风宗,根本就没有拒绝他们的底气。

    再之后的七位修者,清一色全都是半步金丹修为,这个阵势,在中型宗门之中已算是顶尖了。

    不过虽然实力碾压对方,但三位岛主也是颇为小心,并没有直接进入灵风宗宗门内,以免陷入阵法之中,尽管他们不认为上官鸿靠着阵法便能和他们一搏,还本着小心为上的原则还是停留在了空中。

    上官鸿飞身而起,彭斌和方逸则是跟随在上官鸿身后两边。

    “哦,原来还找了帮手。”为首的苏木宗宗主昊泽看了一眼彭斌,嗤笑道“一个金丹中期,够吗?”

    “还有一个筑基后期?”若说看到上官鸿只请了一位金丹中期修者作为帮手,让昊泽感到好笑的话,再看到方逸这种筑基后期修为的修者,也出现在这种场合,便觉得很惊讶了。

    “你们三位便是昊泽、程东明和韦寒青?”彭斌伸手指着昊泽三人,开口说道“就是你们三个想要七成风灵石?”

    “哼。”

    昊泽冷哼一声,并不理会彭斌,对上官鸿道“上官鸿,上次已经说过,我们无意灭杀灵风宗,不过你若一意孤行,我们并不介意让你这灵风宗成为历史,现在再给你个机会,成是不成?”

    “想要覆灭我灵风宗,你们是做梦!”上官鸿冷声道“彭道友,看你了。”

    “哈哈,他们这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啊。”刚才那修者没搭理自己,彭斌这会儿早就怒火中烧,射日弓突兀的立于身前,彭斌手中流星箭一搭,弓弦拉满。

    “找死。”昊泽面色一变,手一挥,顿时那七个半步金丹修者边向下飞去,欲要闯入灵风宗宗门之中。

    同时昊泽另一只手伸出一根伸手指向彭斌,从他的指间射出一道道金色针芒,铺天盖地席卷向三人。

    “我去解决那些半步金丹。”方逸一闪身,躲开那些金针,向那七个半步金丹修者杀去。

    昊泽身后的两人却是动都不动,在他们眼中看来,方逸不过是筑基后期修者,面对七位半步金丹,纯粹就是找死,反倒是对面的那个金丹中期修者让二人有些忌惮。

    按照早前定好的计划,上官鸿没有上前,而是回到了城中,将彭斌单独留在了昊泽三人对面。

    彭斌手握着弓弦,并没有急着松开,眼见数百道金针袭来,灵罗伞盖护住周身,任由那些金针攻击。

    数百道金针撞击在灵罗伞盖之上,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待响声一过,彭斌握着弓弦的手松开。

    “铮……”

    一声弓弦长鸣,流星箭似乎直接跨越了这一部分空间,昊泽就见彭斌手一松,那流星箭便已到了眼前,其中散发的威势另昊泽也有些心颤,只是瞬间,昊泽的体表幻化出一层银色铠甲,那流星箭轰在铠甲之上,将昊泽轰的倒飞出去。

    几乎与此同时,另外两只流星箭亦离弦,分别射向程东明和韦寒青。

    “宗主……”程东明和韦寒青见昊泽被一箭射飞,顿时惊到,但转瞬之间,眼角边瞥见另外两只流星箭袭来,他们身上没有护身法宝,只能硬以本命法器抵挡。

    “轰……轰……”两声,两人和昊泽一样,被流星箭轰的倒飞出去。

    足足倒飞出去数千米,三人的身形这才稳住,昊泽脸上一阵轻一阵红,体内气血翻涌,即便是铠甲挡住了这一剑,差一点也受伤吐血。

    另外两个金丹中期修者虽然准备的很充分,但是没有护身铠甲,修为又比昊泽弱了一筹,此时已经是喉咙发痒,一口鲜血已然是涌到了口中。

    见到彭斌牵制住了三个金丹中期修者,方逸则是杀入到几个半步金丹人群中。

    面对还未结金丹的修者,方逸连本命飞剑也不动用,只靠一百零八道锋刃便轻松绞杀了五个半步金丹,另外两个见势想要逃离,却被方逸的庚金剑气绞杀,七个半步金丹,片刻便全部陨落。

    “嗯?筑基期的修为,金丹期的实力?”

    看到下面发生的那一幕,昊泽等人顿时面色大变,一个可以以一敌三的金丹中期修者,还有一个不知深浅的筑基期修者,再加上灵风宗的宗主和护城阵法,他们此行显然是讨不到什么好处。

    “走!”昊泽三人各自摸出一粒丹药服下,转身想要逃走,却发现彭斌的三只流星箭再次射杀而来,与此同时,还有五道黑色气流包围而来。

    三人不知道那黑色气流为何物,却知道流星箭的威力,遂全力抵挡流星箭,仅仅分出少部分力量抵挡那黑色气流,却发现,那些黑色气流根本不用抵挡,似乎没有任何作用,穿过了他们布防的灵力,同时也穿过了他们的身躯。

    随着黑色气流入体,三人顿时觉得灵魂深处涌起一股冰寒,魂魄、神识和身体几乎同时失去了控制,黑色长刀刀芒穿过数千米,分别刺入了三人的丹田,彭斌身形一闪,先是来到昊泽身前,大手一张便盖住了昊泽的天灵盖。

    神识和身体的失控只是一瞬,但恢复过来的时候,昊泽便发现自己的丹田已经被毁,紧跟着,彭斌的身影便出现在自己身前,体内经脉丹田的灵力顺着百会穴快速奔涌而出,随着这些灵力逐渐消失的,还有自己的生机。

    “魔功……”生命的最后时刻,昊泽口中吐出两个字。

    程东明和韦寒青此时虽然恢复了神志,但是丹田被毁,灵力无法运转,还在空中的身体不断下坠,再看向昊泽被彭斌生生吸成一具干尸,顿时心生恐惧,但是无济于事,彭斌一把火处理了昊泽的尸体,以天地之力裹挟起正在下坠的程东明和韦寒青,拉扯到了自己跟前,也不听两人如何求饶,生生将两人的修为尽数吸收。

    两人在生命最后时刻,口中无力的喝骂诅咒,但终究无济于事,最后化作两具干尸被彭斌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上官鸿从远处看的瞠目结舌,三位半步金丹中修者,就这样被彭斌给轻易解决了,而且轻松的有点不像话,三人加起来,莫说反抗的余地,便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苦苦折磨了自己三月之久的麻烦,在对方手中竟如儿戏般解决了,让上官鸿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

    但最让上官鸿吃惊的事情,还是彭斌吸收了三人修为的功法,他这才明白两日前的警告究竟意味着什么,还好灵风宗的众多弟子都在城内,再加上阵法的掩饰,基本上除了他之外,再没有人看到彭斌施展的魔功。

    “我们即将结成亲家,所以心誓什么的我也不提,不过望上官兄对此事守口如瓶。”站在空中,彭斌看了一眼上官鸿,淡淡的说道。

    “彭道友放心,此事上官绝不敢泄露半个字。”上官鸿郑重向彭斌和方逸深鞠一躬,开口说道“上官代灵风宗上下谢过两位道友救命之恩。”

    “上官兄不必客气。”彭斌摆了摆手,说道“苏木宗的事情解决了,咱们是不是该商量下元杰和婉儿的婚事了?”

    “嗯,我看择个良辰吉日让他们完婚吧。”方逸也道。

    “我看三日后便不错。”上官鸿那张严肃的脸上,难得露出笑意,“到时候还望两位道友多喝几杯。”

    “那感情好。”方逸道“如此说的话,我们这便回去准备准备。”

    临行前,方逸又把之前准备另一件聘礼拿了出来交给上官鸿。

    “灵核精魄?”见到方逸拿出的聘礼,上官鸿惊喜道“这东西可算得上有价无市,等婉儿到了炼气期,我便找一位炼器大师帮她炼制一件本命法器。”

    “炼器大师就不用了。”彭斌指了指方逸,说道“这件事情方逸早有打算,到时候还要上官兄准备一些灵风石。”

    “方道友还会炼器?”上官鸿惊疑不定的看着方逸,要知道,炼器师在连云海域的地位可是极高的。

    “不用怀疑,他就是个怪物。”彭斌哈哈大笑了起来。

    “到时还望方兄弟出手相助。”上官鸿对待方逸的态度顿时变了许多,他也看出来了,虽然彭斌身为大哥,但事事都是由方逸做主,而且司元杰也是和方逸更加的亲近。

    “好说,元杰,你还不走?”方逸笑着客套了一句,拉了依依不舍的司元杰返回七星岛筹备大婚事项,灵风岛这边也在准备着种种嫁妆。

    就在当晚,苗山靠着一颗复元丹渡劫成功,成为了灵风岛上第二个金丹修者,可谓是双喜临门。

    七星岛上,柏初夏作为唯一的女性忙里忙外,指挥着方逸彭斌在内的一群修者布置婚礼会场,从周围小岛上买来的了大红锦缎铺满了整座四合院,大红灯笼也几乎挂满了每个角落,即便从空中远远望去,也能感受到这座院子的洋洋喜气。

    到了选定的良辰吉日,上官鸿和苗山带着上官婉儿来到了七星岛,方逸等人自然是热情迎接。

    “恭喜恭喜。”

    众人见面,互道恭喜,方逸等人则是单独恭喜了一番苗山,从此以后踏入另一片天地。

    卫铭城主持婚礼,祭拜过天地师长,将一对新人送入了洞房。

    院中依旧热闹,小魔王遵守诺言拿出了一坛酒。

    这酒坛盖子刚刚启开,立刻一股酒香飘满了院子,其中还混杂了一股淡淡的甘甜味道。

    无论是方逸彭斌等人,还是上官鸿和苗山,从来都没有喝过这种等级的美酒,酒水下肚,有一种源自灵魂的愉悦。

    这次,便连柏初夏都破例,允许方方喝起了灵酒,不过小丫头酒量有限,两杯酒下肚,小脸变的红润,眼神迷离,两只脚走路也不稳了,在院子中摇摇晃晃,嘴里蹦着一个一个连不起来的字,煞是可爱,惹得众人阵阵哄堂大笑。

    不过一坛酒并不多,每人只分到了两杯,让众人大呼不过瘾,纷纷要求小魔王再拿一坛出来,小魔王则是咬死不松口,只肯拿出普通的灵酒。

    喝过了玉泉宗那灵酒,再喝普通灵酒,便如嚼蜡般无味。

    夜深,小小一座七星岛,算上方逸在内,便住下了四位金丹境界的修者。

    转天清晨,四合院中,上官婉儿站在上官鸿和苗山跟前,眼睛微红。

    “婉儿,出嫁从夫。”上官鸿伸手拢了一下女儿的长发,语重心长道“出嫁了,便要遵从夫家的规矩,不能再耍小性子了,知道吗?”

    “女儿知道。”上官婉儿哽咽道“爹,苗叔,我舍不得你们。”

    出嫁之前,上官婉儿也只是觉得嫁给司元杰,也随时可以回到灵风岛之中,并未觉得有什么不便。

    可真正嫁过来之后,心中好像突然有了一种失落感,好像爹和苗叔都不再像以前那样亲近了,有种将要渐行渐远的感觉。

    因此当上官鸿和苗山即将返回灵风岛时,上官婉儿心中不舍,拉着两人说话。

    “想我们了就和元杰去灵风岛看看,回去后我安排一下,专门在七星岛上布置一座传送阵。”上官鸿安慰道,他身为金丹期修者,产下子嗣极难,对这个女儿也是宠爱到了极点,心中自然更加舍不得。

    “嗯。”上官婉儿点头“爹,那你可要说到做到,回去后立刻安排。”

    “好……”上官鸿道“有你苗叔作证,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布置传送阵。”

    再如何不舍,终有分别的一刻,上官婉儿矗立在原地,目送着两人御空飞行离去,直到不见了踪影,这才擦干了眼泪,换上一副笑脸。

    另一边,方逸也把卫铭城和司元杰叫到一边问道“卫哥,元杰,你们还打算继续留在七星岛?”

    “当然,这是我们好不容打下来的江山。”卫铭城挺起了胸脯一脸骄傲的表情。

    “现在已经不是你们两个人了。”方逸指了指那边,说道“若真有什么事,元杰,你保护得了的婉儿姑娘吗?”

    “我……”司元杰被问住了,以他目前的实力,好像的确保护不了婉儿。

    “卫哥,你能替元杰保护住婉儿吗?”方逸又问卫铭城。

    “总之我要留在七星岛,我觉得元杰和婉儿应该跟你们回去。”卫铭城没好气的说道“我不喜欢处处受人保护,要那样,我还不如回地球,在地球上我可是无敌的。”

    “我也想留下。”司元杰咬了咬牙说道“逸哥,我知道我们现在还很弱小,不过我们会成长起来的,只有我自己的实力强大了,才能真正带给婉儿安全。”

    “好吧。”

    方逸耸了耸肩膀,开口说道“既然你们执意如此,那我回去后,在这里布置一座和金鳌岛相连的传送阵,到时候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可以直接前往金鳌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