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要怕,放着我来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爱死不死,和我们有毛关系

第一百八十六章 爱死不死,和我们有毛关系

    “李阳说的没错,死都死了,还能变成鬼来找我们么,管他为啥死呢,反正他是自己跳下去的。”吴旭带着冷漠的笑,说了一句。

    “行了,走吧,放学了。”李阳再次说到。

    “我心理不舒服,要不然,一起去他家看看,或者去殡仪馆看看?”小玲默默的说到。

    “看看又能怎么样,光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吴旭朝着地上呸了一口。

    “我觉得小玲说的对,我心里也不舒服,要不然,去看看吧,就当同学去送同学了。”赵启超说了句。

    “随便你们,老子反正不去。”吴旭背起书包转身就走。“回见了您嘞!”

    “李阳,你咋办。”

    “陆磊的死和我们没有关系,但是作为同学去送最后一程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应该看看班上其他同学去么,去的人多咱们就去。”李阳稍稍犹豫了一下,也没有着急反对。

    “我去打听打听吧。”赵启超说到。

    “我和你一起去吧。”小玲跟着说。

    李阳没有去,所以当下三人分开行动。

    晚上的时候,小玲在四个人的群里发了消息,说原来班上的同学组织一起去呢,因为是自杀,鉴定完毕死因之后,警察并没有阻拦陆磊的母亲给他操办后事。

    每年自杀的人一大堆,这次自杀也没有衍生出别的东西,不存在说死的时候还砸到别人啊,或者还引起别的什么后遗症,除了网络上沸沸扬扬的讨论了一段时间,陆磊的死,实际上对于当事人周围来说,影响并不大。

    陆磊的妈妈在所有人都以为会撑不下去的时候,很冷静的处理着陆磊的事情,办理的井井有条。

    没有让任何人帮忙,就自己在做,陆磊的遗体进过入殓师的化妆后,放在了殡仪馆的冰棺里,等待着最后的火化。

    第二天刚好是个周末,一大早,要去的同学就相约好了。

    其实对于这些学生们来说,他们并没有特别有感触,陆磊死了,感觉像是一个人去了外地而已,十几岁的高中生或者刚上大学的孩子,除非是经历过亲人的离世,否则,很难感同身受的去体会永远再不能见面的遗憾,他们这次来,是有悲伤,但是不至于多么难受。

    来的人包括李阳,小玲,赵启超在内,一共是六个人,天气也很应景,低沉的云朵如铅一样压在众人头顶,北风飞驰,落木萧萧,而火葬场和殡仪馆都在远离市集的地方,众人从公交车上下来,这种苍凉和悲怆,带着死者最后的不甘,游荡在身边。

    立刻,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从心里生了出来,说不上是恐惧还是疑惑,反正心里无端升起一种忐忑。

    六个人中,只有小玲一个女生,她来的时候带了一束菊花,其余的同学都是空着手。

    虽然是白天,六个人还是裹紧了衣服,缩了缩脖子,不由自主的相互靠近了点。

    殡仪馆装修的很庄重,也被打扫的很干净,整个装修以黑白为主,一些地方带着一点明黄,估计是为了不让这个空间显得太过压抑。

    这些孩子第一次踏入这种地方,只觉得这里面比外面更加的冷。

    “你们好,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一个有些冰冷的声音从一遍的吧台传来,清冷,没有感情。

    几个人吓了一跳,猛的回过头,发现是一个画着淡妆的中年女子,身体有些发福,头发烫着大波浪,穿着紧绷的制服站在半人高的吧台后。

    “我们来送同学陆磊走最后一程。”李阳站了出来,回答道。

    “哦,从左边这条路一直走,就是小礼堂,你们同学的遗体告别仪式就在那边。”这个工作人员淡淡的说到。“节哀顺变。”

    “谢谢。”

    李阳带着众人一起往工作人员指的地方走过去。

    明明地板很干净,是白色灰点的大理石样瓷砖,明明墙壁很光亮,是洁白的仿瓷漆,明明灯光很耀眼,一路走来都是明晃晃的灯管。

    可是心里,就仿佛被压着一个什么一样。

    走着走着,突然小玲打了一个冷颤。

    “好冷啊!”

    “是啊。这周围也没有窗户,怎么一直有风啊。”

    “我有点害怕了,咱们早点去早点走吧。”

    “大白天的,怕什么。”

    “这地方感觉怪怪的。”

    “废话啊,这不是给活人待得地方,肯定不舒服啊。”

    六个学生在那窃窃私语,走廊幽深而空阔,这窃窃私语被无限的放大,几个人的声音被交杂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合音,在众人周围飘荡,就像是有人在耳边小声的嘀咕着,听不真切,又确实存在。

    下一秒,六个人同时住嘴,可是这耳语般的嘀咕,过了几秒钟才渐渐平息了。

    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还好,小礼堂并不是太远。

    礼堂里摆满了鲜花,不光是菊花,还有康乃馨,百合等,陆磊的冰棺被放在最中间,花团锦簇,在寒冷的冬季,营造出一种春天的生机,只是周围一股香甜的味道弥漫着,闻多了,会觉得恶心。

    “阿姨,我们是陆磊的同学,来送送他,你节哀顺变。”

    陆磊的母亲,这会安静的坐在一边的休息区,有些出神,一直到李阳开口,她才反应过来。

    “哦,谢谢你们来送送他,你们有心了。”

    “都是同学,应该的。”赵启超回答道。

    “这里不让上香,你们看一眼就行了。”陆磊的母亲缓缓的说到。

    声音低沉,干涩,有点像极度缺水的鱼,有些无力的呼吸着,嘶吼着。

    “阿姨,你保重啊。”李阳安慰到。

    “谢谢,我没事。”

    他们也都不怎么会安慰人,这种情况下众人就陷入了沉默。

    李阳觉得这样的气氛有些不对,率先带着众人去陆磊的冰棺前,小玲将手中的菊花放在那一片鲜花之中,鞠了一躬就转身走了。

    “陆磊,你就安心的走吧,千万不要来找我们,我们就是和你开了一个玩笑。”赵启超不敢去看被殓妆师收拾过的仪容,只是低着头,悄悄的说着。

    李阳是唯一一个看向陆磊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