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谋杀魔法少女 > 39 荒神
    怪物,毫无疑问那就是怪物!

    在白音的内心当中,这般的想法不断地流出。

    她并没有办法找到对方不是怪物的理由。

    然而,她却没有办法说出口。

    理由的话她大概也是明白到底是为什么,因为在白音的眼中,这个面具的怪物就是自己。

    她自己也知道这个理由是很荒谬,而且完全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然而,她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去这样想。

    即使是用自己的双眼来见证着对方是怎样从那种面具变成现在这样的姿态也好,她也没有办法用自己的理性来证明对方是怪物的能力。

    因为她的理性,这种东西早就已经在看到对方变成这个样子的那个瞬间蒸发了。

    就好像是落入到火海之中的雨点一样,在疯狂的火焰当中,人类的意志和理性这种东西实在是过分地渺小。

    在白音的脑海里,这个怪物的信息完全地充满了自己的脑袋以及是精神,她已经没有办法再用冷静的思维去思考。

    但是,现在的话仍然有一件事是可以做的。

    那就是在自己完全疯狂之前,终如自己的生命。

    在自己还没有做出让清醒的自己完全地绝望的事情之前,至少她应该阻止自己。

    这种事情的话,现在也应该是可以做得到的,只要拥有着这样的觉悟的话,没有道理是做不到的。

    就算完全的精神是多么的弱小,在对方这种超越了人类,抵达到世界之灾害领域的怪物面前,她也是这样相信的--至少自己的觉悟以及是行动仍然是属于自己的。

    “可是,既然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你连一句否定的说话也没有办法说出来?”

    简单的提问,却又是直接命中了白音的心。

    她意识到了,自己的觉悟早就已经背叛了自己的内心。

    连逃走也没有办法做到,就只是能在这里接受对方给自己的世界观以及是看法观点的自己,现在说这些到底又有什么说服力可言?

    没有,这种的事情根本就是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她已经连自己也没有办法说服了。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白音说,她的声音已经开始听不出理性这样的东西。

    她似乎是在哀求着一样,又好像是想要否定什么东西一样。

    只是如果人类所希望的事情就一定会实现的话。

    那么,就再也没有需要希望得到「天堂」的回报了。

    “我是什么东西?你不是已经很清楚的吗?我的姿态,我的外表到底是怎样,那到底是代表了什么东西,这不是一见了然的吗?

    对,我是什么人,这种事情就只是看着我的外表就可以清楚了。

    我是安久白音,也就是你的本人。

    这是我的梦境,同样也是你的梦境。”

    胡说,胡说胡说胡说!

    白音在否定着,然而此时,内心的声音却又是无力,那甚至连响遍自己的心灵也没有办法做得到。

    就好像只不过是平常的杂念一样。

    然而事实并非是这样,这是她的内心唯一的念头。

    她连自己的心也已经没有办法再支配了。

    也许正如这个面具怪物所说的一样,这真的是一场梦境。

    如果这样想的话,那就代表了白音的灵魂距离崩溃已经不远了。

    普通的话语却有着对于心灵有着沉重的打击,那简直就是有着一种魔力,即使是在这个精神世界当中,那亦是拥有着宛如是魔法一样的法力。

    面具怪物的眼神很温柔,就好像是神父在注视着信徒一样的目光。

    “你相信,人与人之间是存在着引力的吗?”

    因为话题突然之间偏移得过分的关系,白音觉得这反而令到她可以拯救自己还要崩溃的精神。

    自己还没有败退,现在,我的心仍然还是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它还没有被异常所吞噬。

    现在白音真是希望自己在现实世界的身体已经被杀死了。

    这样的话,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完结了。

    她不是什么有着自杀倾向的人,她只是单纯地认为自己的生命并没有任何意义可言。

    所以,如果那可以创造出什么意义的话,就算是在这里死去了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后悔之类的心情,那是绝对不会感觉到的。

    基于他人的恩惠而可以活下去的自己,本来就不应该贪婪地对待自己的生命,更加不应该认为自己这样只能给别人麻烦的生命有着什么重视的意义。

    在正确的时候做出正确的事情,白音所相信着的,不过就只是这样单纯的道理而已。

    “就好像是星星之间存在着引力一样,强大的星星在吸引着弱小的星星,这令到它们变得更加闪耀,化为了美丽的星座。

    每一个人死去都会成为天上的星星,注视着自己的重要的人--这样的话应该是听说过的吧。

    每当自己重要的人死去的时候,只要看着星空的话,就可以发现到自己死去的友人,亲人的注视。所以在这里的大家都喜欢着星空,喜欢着繁星闪耀的天空,不是吗?

    正因为是这样,人类和星星有着相似的地方。

    人与人之间和星星一样,都会互相吸引。

    人生的轨迹会因为与人接触而产生变化,他人的引力最终会构成你的命运。

    正是因为这种引力,你认识了先知缪斯,同样也有着值得信赖的友人,拥有着可以为此而牺牲自己生命的觉悟以及勇气。

    明明是一无所有的自身,但是却感觉到圆满的错觉。”

    面具怪物就好像是可以看到对方的内在到底是在想什么东西一样。

    黑色的长髮在飞舞着,坚定的眼神比起任何人类还要像是人类。

    “可是,你不是被吸引的那个人,你才是创造引力的主星。”

    面具怪物又说。

    “正因为是这样,我才会出现。我就是你,同样,也是把这个世界引入乱纪元的「荒神」。”

    “你憎恨着这个世界,为什么从出生之后就没有发生过好事情,为什么因为火焰会熄灭的关系,所以自己就必需要受到折磨?

    就是因为这种的想法,比起任何的信仰还要强大的情感,与你体内的才能开花结果之后,一位神明诞生了。”

    “那就是你吗?你是想要这样说吗?”

    白音不相信,她不会相信的。

    因为这样的话不就是在说明一件事情--所有的不幸以及灾难都是因为自己而起的吗?

    这样的事情,她不会接受的。

    她是受害者而不是加害者!

    巨大的声音在她的内心里响起来。

    “还不足够吗?明明拥有着强大的才能,但是却把自己当成是弱者,把自己的梦想以及是希望都放在他人的身上,期望着有人伸出援手把你拯救出去,但是却没有想过要自己去拯救自己。”

    “白音,这样是不行的,你必需要拯救自己才行。

    除去了你自己之外,没有人可以拯救自己的。

    是生还是死,选择权是在你的手上。这是谁也没有办法夺取的权利和义务。

    伪装成为弱小之人,那并不能帮助你有任何事情的。”

    面具怪物说道。

    “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宛如是野兽一样的咆哮,白音终于可以控制自己的双腿。

    她选择了逃走。

    只要从这里逃走了的话……

    “那么,一切都可以回归到正常的世界!你是这样想的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想的话,那么就顺从于声音的指引吧!

    如同是星星给你的启示一样,寻找属于你自身的救赎吧!”

    面具如影随影地出现,不管是逃走到什么地方,白音也没有办法从这道声音逃走。

    她并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

    她简直就是要疯了。

    再是这样下去的话……

    她真的是会坚持不了的。

    已经……去到了极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