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旅慈航 > 第三百五十章 都还活着

第三百五十章 都还活着

    傅小蛙将绳子往下面一丢,然后自己顺着绳子爬下去。傅小蛙来到山谷底,然后大声喊道:“一二三组给我顶住,甲乙组掩护,红蓝两组过来,一个个顺着绳子爬上去,不要乱!”

    在山谷中的人在绝望中,听到那导师的声音,精神不由得一振,看到那通往山上的绳子。红蓝两组开始聚集过来,在其它人的掩护下,一个个往山上爬。

    傅小蛙也加入一二三组的战斗之中,他们需要帮红蓝两队争取时间,人数很多,所以时间要一些。接着是甲乙两组,甲乙两组撤离之后,一二三组失去远程支授,顿时面临数倍的攻击压力

    傅小蛙暴喝着,尽管他已经浑身是伤,依然顶住各种强大的异兽,三个小组强顶着,频频有人受到重伤狂吐着血。

    傅小蛙见甲乙两组已经撤完,他喝声对强攻组道:“你们怕不怕死!”

    “不怕!”强攻组在傅小蛙的带领下,已经有着血性的一面,满腔的热血在沸腾,每一个人都是战神般,脸上血渍已经掩住本身的容颜。

    “那就跟着我顶住,让二三组撤!”傅小蛙一声令下。

    “我们不走,你们先走!”二三组也是满腔热血沸腾,在这一刻视死如归。

    “妈的,快走,再罗嗦老子一脚踹死你们!”

    二三组含着泪,然后沿着绳索往上爬,他们往下望去,不忍地闭上双眼。那强攻队与导师,哪里还是在战斗,那是在异兽群里被撞击,用身体给他们撤离的机会。

    “好了,该你们走了!”傅小蛙回过头,望向薛凌香,声音反而平静,薛凌香顿时被这个眼神所洞穿到心灵深处,那是要独赴杀场的必死决心。

    薛凌香虽然好强,却只是从父亲那里听说当年在战场上遇到的件件往事。听说过那些英雄事迹。豪情万丈的情怀,她小从心就一直祟拜,觉得那样才是真正的男人。而现在她才懂得,真正的男人。没有豪情万丈。只有谈谈的一句话。和要去做的事情。

    “不,你要跟我们一齐走!”薛凌香嘶喊道。

    傅小蛙淡淡笑道:“那样我们谁都走不了,我说过。一个都不能少,好好活着回去,不要负我!”

    说完,傅小蛙已经跳入异兽之中,拧开瓶盖将康辰逸小师傅的加强丹药统统倒进嘴里,嘴里暴吼一声,抽取绿色戒指里最后剩下的气元量,全身经脉暴裂,如果地狱战神,头发飞扬,两眼通红,将所有冲杀而来的异兽,统统阻于拳下。

    最后的强攻组,最强的院士,最坚强的男人,都禁不住落泪,望着那异兽群中暴动的身影。

    “走!”兽群中傅小蛙撕吼的声音。

    薛凌香嘶喊着要冲过去,却被院士队长抓住,院士队长哽咽声道:“我们都救不了,不要负了导师!”

    最终,强攻组全部登上山谷,站在山谷上的众人,都静静地凝望着发生的一切,打从心灵深处被触动。有些人在抹着眼泪,有些人跪倒在地上,捶打着地面仰首向天撕吼发泄心中的痛苦。

    薛凌香跪倒在山谷边,她一直是好强的个性,从懂事开始,她就再也没有流过眼泪,而在这刻,眼泪却禁不住滚滚流出眼眶,她抓紧地上的泥土,痛苦地抽泣道:“你说过,一个都不能少,你骗人,明明少一个!”

    院士队长,默默地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之上,沉重地道:“这是我们的导师,就算他死了,也一辈子都是我们记在心里的老师!”

    太阳,已经从遥远的山际峰头升起,那一切都是那么美丽,划破所以的阴暗,所有的一切。但是没人欣赏此刻的美丽,他们站着,静静地默哀,致谢那位导师,也许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导师的名字。是这位导师,带领他们从异兽潮中脱出生天。能活下来的每一个人,都觉得这是在此生中最大的幸运, 三百年前的那上百个院士却没有如此好运,一个不剩地全部死在兽潮之中。

    这时,天际边飞来几道金色的光芒,顿时有人欣喜喊道:“是精英组,他们来救援了,我们有救了!”

    众人往那金色光芒望去,只见天空几道金芒闪过,只见从天空是落下几把飞剑,上面踩踏着几个身穿奇异院服的人,只见这些人的身上,法光大盛,身上异宝无数。

    众多踏剑而来者跃下剑下,望着这些辛存的学员,更是惊奇,只见一个身着八卦长袍的青年感叹道:“奇迹,真的是奇迹,尔等在兽潮熬过一宿,竟然还有如此多人辛存!”

    好些人已经泣不成声,见到这些人到来,这才正确说明自己已经脱离危险,这些人,便是天都学院最为顶尖的存在,天都学院精英组。

    “终于得救了,呜呜~~!”

    “我还可以活着回去,我还可以活着回去……”有人在一直重复着呢喃。

    但是每一个人都,自己能活着是有运气遇到正确的人,是他们的导师,将他们从死亡的边缘重拉回来,而他们的导师自己却没能回来。

    院士各个小队的队长,都站出来,作揖恭声道:“今日救命之大恩,我等永记在心,感谢众师兄们亲临救援!”

    那身着八卦长袍的青年道:“同门之间,何需论这些,救援也是我们份内之事,如不是我们在外,赶过来也能早些,还好你们都安然无恙,我们还以直以来你们已遭劫数,毕竟,这是兽潮!”

    一位院士队长叹声道:“如,如不是遇到一位恩师相救,恐怕,恐怕我们真的都已经遇难,连一个活的都剩不下!”

    “那可谓是大恩师,恩师何在?”

    众人不语,那八卦袍青年左右望望,发现众人面露都是悲痛之色,心已知晓几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