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旅慈航 > 第两百六十三章 院师到访

第两百六十三章 院师到访

    ()    这一天的温博苍院师,又随着几名院师行于莲湖边上,却见那后面依然的跟随着一群院生,这些院生小心翼翼地求着指点,而且问的都是非常困难的问题,而绝非傅小蛙那种相较之下很小白的问题。

    几个院师也在随口解答着,却见闲聊之后,那牧院师奇怪道:“诶,我说好是奇怪,我去各个班组找寻了一下,就是没见着那怪不怪?”

    那个年纪稍大的高院师也抚抚白sè的长须道:“我也去打听过,负责应试的那老头儿,也不知道有这么一号特别的人物,只是听闻那十等天资,确实存在,已经被上面的老家伙收了去,现在我们能选择的,也只有许炎那个小子,许炎那小子,我见着了,功夫还不错,却也不见有什么地方特别出众,不过说是奇怪,太极天武堂来的学徒,来的时候都是各方面平平,后面发力越来越强,在学院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

    牧院师道:“我也见着了,确实如你所说,这许炎天资跟境界都不算怎么出众,而且一共来的几个太极天武堂的学徒,都是一般,怎么着的就是这般有潜力!”

    高院师道:“不清楚,所以我决定收许炎来看看,瞧瞧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牧老儿,你可别跟我抢,你有你的福源气海已经应付不过来了!”

    “你不是也有神脉要养,还说这些。说到是温老还没,不如让给温老吧!”

    温博苍指向自己的鼻子道:“我?你这肯这般大方?”

    “我们看你一个人也是孤独,所以商量了一下,如果你想要,可以让给你,别说我们两个老朋友不近人情!”那高院师道。

    其实这也是两个院师争来争去,都争不出个所以然,两个人这才决定,竟然得不到,谁都别要。要就让给温博苍。毕竟也都是朋友。这温博苍独行多年,席下也没有徒弟,不像两个人都招到心里所中意的徒弟,看在朋友的份上。让也让也算尽个朋友的情义。

    “你们两个有这般好心?”温博苍不信地道。

    那高院师撇撇嘴道:“不要拉倒。我们两个再继续抢。话说那个超级根基到底哪去了,难道人间蒸发了,到处都寻不见。如果找到正好,我跟牧老一人一个,不用抢!”

    牧院师也道:“就是,我要超级根基,高老要许炎,这不就结了,多好的事儿!”

    “是我要超级根基,你要许炎,你可以搞清楚!”

    温博苍压压手道:“好了好了,猪脚都没买回来,在争着怎么煮,你们两个无聊不无聊啊!”

    “噫,不知不觉到你府上了,怎么,不请我们进去坐坐,我们不吃你的宝贝果子,当真!”三个人走着,聊得起劲,发现已经来到温博苍的小院。

    顿时温博苍院师急起,忙道:“这个,几位回去不是还要教徒,还是快快回去罢,在我这里瞎磨蹭啥!”

    两个院师都觉得这温博苍的反应有猫腻,两个人眼神相对一下,一同点点头,然后对着那温博苍道:“今天让家里徒弟休息一下,正好我们两个没什么大事,坐一下也无妨!”

    温博苍拒绝道:“不成,我这里太久没打扫,到处都是灰尘,不太方便接待客人!”

    “打扫个啥,你家里一共都数不出五样东西,还扫什么扫,你全部家当也就那罡天尊跟火焰果树,都是老朋友,不要那么不近人情嘛,就是坐坐,又不吃你果子要你石尊!”

    “我说不行就不行!”

    这两个院师就像是杠上了,把身后的院生们都打发之后,两个人就是要往院子里走,却见那温博苍拦都拦不住,三个人叽叽嚷嚷地就挤进了小院。

    顿时,两个院师跟石桌下摆放饭菜的傅小蛙都呆住了。

    “好啊你个温博苍,你竟然私藏个徒弟,难怪不让我们拜访,我就说你这个老油头怎么反应这般激烈,原来是这样!”那高院师食指点点那温博苍道。

    温博苍道:“哪,哪里是什么徒弟,只是,只是我一个远房亲戚的小外甥,你们不要这般胡搅蛮缠,赶紧回去罢!”

    却见那傅小蛙扬起笑脸道:“老人家,都是你朋友?一起过来吃饭喂!”

    “好喂!”两个院师不知从哪里学来的怪方言味。

    傅小蛙还以为是老人家来访的几个朋友,便高兴起来,再次进入厨房。

    却见两个人赤直直地就来到石桌下,也不见主家有没有足够的饭菜,就是坐下来。还好傅小蛙最近有买米菜,囤货还算充足,赶紧的加两把米,多下几个小菜。

    三个院师就坐在院外,就是那温博苍两个鼻孔在愤愤地喷着气。

    “嗯嗯,长得一般,体格也一般,说温老选徒也不是很挑剔嘛,看来这些年是咱们误会了!”牧院师望望厨房里的傅小蛙,然后摸摸下巴道。

    温博苍再次强调道:“都说了,不是我徒弟,你们咋么个就不信!”

    “这个,要我们看看再说!”两个老油头就是决定死赖下来。

    却见桌面的饭菜,都很普通,高院师奇怪道:“你不是戒斋很久了?”

    温博苍撇撇嘴道:“我就是想开开斋解解馋难道不行?”

    牧院师也道:“我发现你现在回家也越来越早,就是赶回来吃这些?”

    “我就是乐意,怎么着!”

    两个院师都不相信,微笑着摇摇头,然后等待着傅小蛙的出来,却见傅小蛙忙乎一阵子,端着额外两人份的饭菜出来,手在围裙上擦擦道:“好了,到这里就跟到自己家一般,各位不用客气!”

    两个院师见着,桌面都是粗糙之食,像是现在的院生,想请他们吃饭,请都请不到。如果他们赏脸,必定是在最昂贵的皇城食府,吃多jg致昂贵的都有。

    不过这些都是席外话,这两个院师不会很介意,也不在乎,他们只想是知道这温博苍的在搞些什么。

    “饭菜不错,对你师傅挺好的嘛!”那牧院师是机灵,拐着弯地试探道。

    却听见那傅小蛙道:“师傅?没有啊,老人家不是我师傅!”

    那温博苍才算松下一口气,然后嚷声道:“看到没,我说了不是,你们两个还不信,就跟这人那么的不值得信赖,这么多年朋友,这一点信任都没有!”

    傅小蛙咧嘴笑着,就坐下来,然后招呼着几位开吃,两位院师静坐着,仔细的观察,却是没发现这小伙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难道真的是像温博苍说的那样,是远房亲戚家的外甥?

    两个院师在树下的石桌前坐着,夕阳落下,微风徐徐,气温在降下让人觉得舒服。两个人只喝了一点莲子羹,觉得只有这个勉强可以入口。却见那温博苍跟那小伙,两个人闷着扒饭,对这饭菜完全不介意。

    “小兄弟,来这里多久了?”高院师不甘心地继续试探道。

    “俺来好一阵了,这不,帮老人家打理打理院子,扫扫地!”

    “哦,不去上课吗?”

    “上课?什么课?”傅小蛙奇怪道。

    “天都学院的授课啊!”

    傅小蛙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道:“俺不是天都学院的院徒!”

    温博苍觉得这般问下去就会露馅,便道:“都说了,不是我徒弟,上什么课,你们胡扯些什么!”

    却见那高院师有意打翻桌面的莲子羹,散到那傅小蛙的手腕上,便忙着道:“不好意思,来我帮你擦擦!”

    说道间,那高院师已经借机抓住傅小蛙的手,迅速地查看一下,结果发现境界只有破四满。他开始有点失望,看来这个小伙确实不是温博苍的徒弟,破四满,随便在哪个乡下武馆都能达到。

    见那牧院师望过来,那高院师暗暗地摇摇头,傅小蛙也忙着道:“不要紧不要紧,俺自己洗洗去!”

    傅小蛙甩甩手上的糖水,觉得粘腻得很,便离开石桌前去洗手。这一下,又剩到三个院师在石桌前。

    “我说,温老弟你是整哪样,放一个山娃在家里,让我们好不误会,还以为你藏了个徒弟!”那高院师不满地道。

    那温博苍终是算松一口气,还好都没有露馅,他斜一眼道:“都说了你们还不信,还死缠烂打的,这下满意了吧,该回去了吧!”

    牧院师啧啧地道:“搞得我们两个还怪好奇的,你有罪啊,温兄,不请我们吃果子也就算了,还般小气,坐下坐都不给!”

    “那你们现在吃饱喝足了,还想哪样!”

    那牧院师坏笑道:“当然是想吃些饭后水果!”

    温博苍气就不打一处出道:“你,你们,真是够赖皮的!”

    “难得来温院师家吃一顿饭,湿院师也不好好招待一番,难说得过去罢!”那高院师也舔舔嘴唇道。

    温博苍确是被两个打败了,他只想快快地打发掉这两个家伙,几个果子就几个果子,忍痛也罢,他狠下地道:“一人一个,摘了速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