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旅慈航 > 第两百三十九章 藏经阁行

第两百三十九章 藏经阁行

    ()    傅小蛙清咳一声,泰然地往里走,果不其然,那士兵一抖长枪喝道:“你这个死乞丐,胆儿也太大了,不知你怎么混进去的,饶过你也就罢了,还敢大摇大摆的进城,我看你是活腻味了!”

    旁边的商客都投来看热闹的眼光,见那傅小蛙道:“大哥,我可不是乞丐,我现在可是天都学院的院徒!”

    那士兵不屑地道:“就你,你要是天都学院的院徒,我就把鞋子吃下去!”

    “大哥,您的鞋子可是有好几个月没洗了,您可想清楚!”

    “霍,小小乞丐竟然拿老子开涮,看来你真的是不想活了,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话说着,那守城的士兵抽枪拍去,换一般乞丐,挨这一下,没半个月可起不来床。レspades思hearts路cbs客レ却见傅小蛙只手迎下,一手抓住枪棍,那士兵觉得如同铁钳一般,抽不回也戳不动。

    “发生什么事?”

    正在这时,一队巡逻的士兵行过,领头的是一个着重甲的中年领队,骑着关外枣红大马。发现这边在吵闹,便带队行来。

    傅小蛙手一松,那士兵突然脱力不由得往后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在上头面前显得有些洋相。

    “启,启禀教头,属下发现一个乞丐想要混进城中,正是要拦下,发现这乞丐竟然武力抗拒,属下正是要给他一个教训!”那士兵抱拳道。

    皇城的禁军,个个威武严肃。重甲加身,装备jg良,整齐的树立在一旁。那马上的教头闻声回望那士兵口中的乞丐,却见衣裳确是褴褛,那教头冷哼声道:“一个乞丐你都无法解决,真是个废物!”

    那士兵焉焉地退下,不敢再作声。

    傅小蛙抽入话道:“您误会了,我不是乞丐!”

    那教头冷眼扫过,眼神让人感觉掉入冰窖之中:“识相的速滚,我不是很有耐xg!”

    “我是天都学院的院徒!”傅小蛙再次申明。而且还想要把腰间的木牌取下。

    而那禁军教头确实是没有耐xg。只有一个字:“滚走!”

    “你看,这是我的腰牌!”傅小蛙赶紧摸索着木牌要递上。

    那教头伸手取过旁边禁卫军的长枪一抖,顿时呜地一声,这便是他耐心的极限。那教头沉声道:“那就吃我三枪棍。还能走就让你进去!”

    “您看这个。看这个!”傅小蛙就是要把牌号给过,以免去一场争斗。

    那教头枪头一甩,木牌便被打飞一旁。声音依然冷漠:“功夫比腰牌更能证明,先吃一棍再说!”

    话说着,那长枪作棍击,劲道十足,舞过空中呜地一声,跟那士兵所挥出来的力量效果完全不同。这一记下去,换作普通人便是要剩半条命。

    傅小蛙骇然地见枪棍击来,这教头的功夫绝对不弱,他可不敢像刚才那样硬接,用手掌接下,估计都会被打断。傅小蛙经验实足,对付枪棍也有过殊死战斗,知枪棍缺优点。枪棍为中距离的王者,但是超近身就难以发挥全力。

    所以,他全力避过棍击,潜身来到马下,往着那马腹就是一个肘击,顿时那关外大马嘶声烈叫,扬蹄而起,让那马上的教头身形大乱。

    “好小子,看不出样你真有两下子,吃我第二招!”

    这教头浑身都是杀人的招儿,沙场的功夫跟武馆学的不一样,沙场上磨练出来的功夫没有太过花哨,却是专门取人xg命。只见那枪头如灵蛇般,随着棍身的舞动而弯曲改变方向,让人琢磨不透要从何方袭来。这是杀招,本那教头不想取人xg命,所以开始用棍击,而他发现对付这小子无法留手。

    傅小蛙见那枪棍竟然弯成一个接近圆的孤形回刺,这是需要多强大的惯力才可以,这个角度通常会让人意想不到,而傅小蛙对任何情况都有提防,他曾经见过用铁长棍作为暗器,还有什么想不到。他的招式也极为简单,把复杂的长恨拳简化为成最适应此时,也最实际化的攻击,这就是他长期以来的战斗经验。

    他一跃而起,枪头从跨下穿剌而过,跳起来正好在那马上的教头面前,却见他右拳出击,苍劲有力,轰然向那教头胸口击去。这教头在沙场上混迹多年,怎容得这傅小蛙这般轻易得呈,却见他放开长枪,以掌相迎,拳掌在空中相触,嘭地一声巨响,两边都往后退去。

    傅小蛙落于地上,向后滑行少许,拳势依然架对着,jg惕地望着这个近远都没有弱点的高手。他需要的是快速的占据主导地位,他感觉得到这个高手更善长掌法,而并非枪法。

    他就是冲刺上前,却见那教头伸出一手掌唤停道:“打住,别再过来了!”

    傅小蛙顿住冲刺的身形奇怪道:“不是还有一招么?”

    “咳咳,你确实是天都学院的院徒,而且资历还不浅,希望你下回不要再穿得这么让人误会!”那教头说话间,已跃下马来。

    “林教头,您没事吧!”旁边的一个下属关心地道。

    那教头摆摆手示意没事。

    傅小蛙抱拳道:“谢阁下手下留情!”

    那教头点点头道:“百闻不如一见,天都学院确实如同传言般,个顶个的都是jg英,小兄弟的拳腿功夫让老夫见识了!”

    傅小蛙笑道:“在下功夫拙劣,让您见笑了!”

    那教头道:“禁卫营很需要小兄弟这样不花哨,却很实用的拳脚功夫,如有闲空,可到禁卫营来坐坐,教教我那些不成器的手下!”

    “在下只是蛮乡之地学到的三腿猫功夫,实在上不得台面!”

    “你不用气化外放,也不用气元成形,能够将我逼落长枪,这就是沙场上最需要的功夫,战场上可没有那么多玄乎玩意,简单实用,即是王道,所谓不打不相识,小兄弟可经常到禁卫营来玩玩,跟老夫切磋切磋也好,老夫也有些沙场功夫,对你也大有好处!”

    “有机会一定拜,一定一定!”傅小蛙作揖着道。

    旁边的下属提示到:“林教头,时辰快到了!”

    那教头点点头,然后回过头来对傅小蛙道:“老夫有事先行一步,改ri有机会再会!”

    “您走好!”

    两边告辞,那教头再次跃上马,带着整齐森严的禁卫军队前行。

    傅小蛙清咳一声,那城门守卫的士兵顿时惊退少许,这个是货真价实的天都学院院徒,跟林总教头都拼得几招,他可不是菜。

    傅小蛙拾回他的腰排,那个士兵再也不敢造近,在一边胆胆怯怯地望着傅小蛙大摇大摆地走进城门之中。

    却见是在那皇城之外的一个巨大营地,一片广阔的平原,在烈ri炙烤之下,一片黑鸦鸦的铁甲禁军向远处延伸看不到边际,一声声吆喝震天传扬万里气势雄壮。那阅军台上,方才的教头在示范着,那正是一百万禁军总教头林源方。

    傅小蛙回到天都学院时已是下午时分,学院中依然是平淡而安宁,没有波澜。傅小蛙跑到饭斋帮忙,毕老板跟麻子都变得很客气。傅小蛙帮忙完后,收集到一些米粮车上的碎米,莲湖的鲤鱼又遭了殃。

    温院师不知道傅小蛙这一整天去干了啥,他也没有多问,不过他有一点比较想说,这莲湖里的龙鲤价格高到让人吐血,这个瓜娃知道会不会还这么泰然。

    藏经阁,天都学院中的绝对重要之地,里面号称帝国藏书之最,上括天文下至地理,无所不包含。而且众多的珍贵书籍都是原版,而非手炒本。重要的是,里面的武籍,也是帝国之最,许许多多的惊世秘典都归藏在内,当然,只有得到资格的院徒才有资格借阅。

    傅小蛙这一天,找到时间来到他梦想之地,站在藏经阁外面,却见在这烈阳之下,一座奇异的建筑座立在这硕大的学院之中。这藏经阁像是一个巨大的宝塔,非常巨大的宝塔,第一层至少能容纳万人,然后依次渐小往上。

    门口是古香古sè的雕龙刻凤的大门,没有人看守,傅小蛙也不知道,藏经阁如何才能控制院徒之外的人进出。

    院徒平时也有便装,也并非是清一sè的院服,所以傅小蛙特别的衣裳才没能让人感觉到意外。不过他的衣服也太破烂一点,却也是比较显眼。

    傅小蛙很顺利的进入藏经阁中,顺利得很人意外,他莫名地到处张望,却没有发现人检查腰牌什么之类的。其实他不知道,如果他身没有腰牌,就会被屏障之力隔在门外。

    傅小蛙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对这一切都感觉到新奇,进入藏经阁中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静,非常安静,里面的院徒们走动,动作都十分轻柔,避免发出响动。

    进入阁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沉香的味道,铜香炉中轻烟袅袅,更是烘托着一股沉静的气氛。只见无数的经卷放在架柜之上,向远处延伸,环绕着中间的一片桌椅阅读区。

    ````````(未完待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