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旅慈航 > 第两百零七章 小蛙得莲

第两百零七章 小蛙得莲

    ()    巨大的冰棱洪流,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冲击一切,傅小蛙嘶吼着在洪流中承受一切力量。全身的衣服都被撕破变成布条,无数的血痕出现身上,血液混着狂风在飞舞。

    傅小蛙体内的镇元丹,溶化成无尽的气元之力,通过那些已经残破不堪的筋脉,在这超出常人想象的冰雪剑气中顽抗。

    攻击终于停止,风徐徐吹过,舞动着傅小蛙的发梢。黑sè苍茫的苍穹,焦黑的地面,还有傅小蛙一点一滴滴的血落下。

    傅小蛙静静地屹立,终于动弹少许,从口中涌出几口鲜血,腿一软,整个人瘫倒下去。

    王勃然徐徐地从空中落下,望着地上的傅小蛙,摇摇头道:“一个破中注穴的蝼蚁,竟然能在这一招存活,值得你夸耀一辈子,不过,你没机会了,因为你现在就要死!”

    王勃然沉下脸,拖着手中长剑,一步,一步向傅小蛙靠近。

    傅小蛙咳嗽着,全身已无气力,就连那镇元丹的力量,都已耗完。他只能眼前见,王勃然一点一点的靠近,带着死亡的气息。

    突然间,一个身影从后面冲击王勃然,猛地将王勃然抱住,朝着傅小蛙吼叫道:“快,蓝凌剑!”

    傅小蛙猛然地一摸旁边,正是那蓝凌剑,现在的他可以祭出里面的小剑,他望去,那正是骆新绎帮主,正紧紧地将那王勃然抱住。王勃然暴吼着,全身的肌肉膨胀开来。死命的要挣开,骆新绎已经拼死抱住,身上发出咯咯的骨胳寸断声。

    傅小蛙将最后的气元灌入蓝凌剑中,那符文催动,只见数把小蓝飞上天空,那是蓝sè的死亡光点,在天上绽放着异彩。

    “快点,快,我快要撑不住了!”骆新绎吼叫着,那抱住的王勃然竭尽全力的挣开。气元力卷动起四周的冰雪飞舞。

    “可是。可是,您也会,也会……”傅小蛙泪眼望着,那两个人死死缠在一起。这蓝凌剑的穿透。两人必死。

    “不要让我死不瞑目。让这一些恩怨从蓝凌剑而来,就让他由蓝凌剑结束吧!”骆新绎通红着双眼吼声,肋骨手骨在全数断裂。

    “不。帮主,我下不了手……”傅小蛙紧紧握着蓝凌剑,手不住地颤抖,他不能,也无法亲手杀死骆新绎帮主,是的,他不能。

    “快,不然我们两都要死!”

    ” ” 王勃然暴怒,吼叫道:“去死吧,你们都去死吧!”

    气场再一次加强,骆新绎已经狂喷着鲜血,血,染红了衣裳,染红了地面,他已经奄奄一息,只剩最后的意识紧着手臂,死不放开。

    傅小蛙的心在撕裂,眼泪从眼眶中飞流而出,他紧紧闭上眼睛,吼叫着,像是倾泄着心中的所有。

    天上的蓝sè飞芒,如同箭雨一般,从空中折shè,轰然冲刷而过。

    一切,都平静了……

    淡淡的风,飘过。

    骆新绎的手,终于松开,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王勃然瞪大着双眼,缓缓地,摸向自己的胸口,望着手上的鲜血,他不甘心,他还有那么多的雄心壮志,他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但一切都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两个人缓缓地瘫落在地上,血流淌,慢慢的浸迹四周……

    傅小蛙的剑也掉落在地上,他喃喃地望着,两眼无神,他跪倒在地上,仰首长啸。

    他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更强大的力量,非要用这种方式,结束一切。

    他紧握着拳头,眼泪从眼角流出,他抽泣着,怨恨着,在这无法控制的一切。

    这个时候的巧如烟跟凌苑杰,也从黑暗中奔杀出来,望见地面的傅小蛙,望着这一切。

    三个人,都来到骆新绎帮主身边,巧如烟痛哭着,望着这个曾经救过她命,带给她第二次生命的帮主,她痛哭着,但这一切都不能用哭泣挽回。

    骆新绎还有最后一口气在,他颤颤地望着这些手下,在他临死之前,还能见到这些手下,他的脸上充满幸福,这些便是他生命中的所有,这些年一直陪伴他的所有。

    他颤声道:“傅……傅小蛙……以后……以后青狼帮……便交……交给你了!”

    傅小蛙哭喊道:“不,我不要,我不要帮您带领青狼帮,青狼帮只有您才能带领,您不要死,不能死!”

    “别……别说傻话……我……我在死前……能将青……青狼帮交到你的手上……便是最……最让我庆幸的事情…   ””…我相信……相信……你能把青狼帮带到……带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答应我……你答应我……”说着骆新绎紧紧地抓住傅小蛙的手,那是他最后的交托,将他所牵挂和在乎的一切。

    傅小蛙泪眼点点头:“有我在的一天……便有青狼帮的一天……我绝对不会让它倒下!”

    骆新绎露出欣慰的点点头,他坚难地转向凌苑杰跟巧如烟道:“苑杰,如烟,你们,你们听好了,以后,傅小蛙便是,便是青狼帮的帮主,你们要,要好好协助他!”

    巧如烟抽泣着道:“是的,帮主,我们一定会是他最好的助手!”

    骆新绎徐徐地伸出手,抚摸着傅小蛙的脑袋,回忆着那一场相遇,那一场木偶戏,那一个臭味相投的孩童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手,在傅小蛙的头上滑落,带着为兄弟舍身忘己,带着他最后找寻到的大义,这一辈子所曾经失去的义,永远的,永远的离开人世。

    三个人,在骆新绎帮主的灵枢前,站立了很久很久……

    这一场的战斗。实在是太过惨烈,死去太多太多的人们,而这一切,都归究于人类的贪婪,人类的贪婪,更胜于毒蛇猛兽,死亡远远超过巨蛇所杀。

    只见黑暗中一道金芒飞上天空,不知那金莲从谁的手里被击飞,一群人向那边涌去。

    “哈哈哈哈,金莲。我终于拿到金莲了!”

    不知是谁。拿到金莲,而在背后却是一把剑的刺入。金莲的换手,却是由一条人命的价值来替换。

    不知这场争斗,结束是几时……

    这个时候。不知道是夜太黑。还是如何。这一片天空中,感觉着有一层迷雾的笼罩。在这黑夜之中,没人注意到这个小细节。

    傅小蛙突然感觉着。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对劲,仿佛是万蚁蚀骨一般。

    “咳咳咳,这雾,这雾有毒,雾有毒!”突然人们在嚎叫,他们在绝望的挣扎。

    不管是谁,都在这一片迷雾之中,无所躲避,就算是浓雾触及皮肤,都会浸入身体,就连那几个真人,都无从躲避。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是谁使的毒雾,好狠的心!”

    突然间,云端一阵剧烈的震动,突地一声,那条巨蛇再次冲破云端,将蛇头伸到数丈高的”仙旅慈航 第两百零七章 小蛙得莲”地方,这只巨蛇,再次渺视一切。现在的人类,已经伤伤残残,而且全部中毒。

    所有的人都已盘坐在地上表情痛苦,在死命的逼着体内的毒劲,这毒劲霸道非常,绝非是一时半刻之间可以驱走。

    而就在这时,最最危险的是什么,是那只巨蛇,那只凶猛无比的巨蛇。人们开始绝望,现在的这些人,如何还能对抗这只巨蛇,更紧要的是,他们现在连逃跑都不可能。

    战斗终于结束了,没想到,这场无尽的战争,最终还是由这条蛇来终结。

    那只巨蛇游走在云端,吐着血红的信子,那嘴里吐出的腥气远远都可以闻到。众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现在只能希望,第一个吃掉的,不是自己,这便是此刻临死前最后的心愿。

    傅小蛙望着那条巨蛇苦笑,这突然出现的绝望,是如此的让人措手不急。事实那巨蛇,早已在暗处布放毒气,而这些人在自相残杀中,却没有发觉。

    巨蛇来到盘坐逼毒的众人面前,众人迎首望去,那近在眼前的死亡,确实是近在眼前。只见那巨蛇叼起一个最近的武者,只见那武者惨叫一声,被丢向空中,那巨蛇张大着嘴,等待着,只见那倒雾的武者掉进蛇嘴里,完成了他最后的任务,让蛇填腹。

    这望着众人心寒彻底,让人发身内心的绝望。他们开始后悔为什么要争斗,如果快快回去,还能分得一份好处,现在却相互算计,变成这样的下场。

    “张真人,看来你们都不相死斗了,现在下场都一样!”那血影盟明主莫影苍苦笑着对旁边的真人道。

    那张真人在运着内经强逼着毒气,而这毒气着实太利害,这个众人都拿之不下的怪蛇,其毒又怎能平凡。

    “没想到,我张悟道要死命在这里,或许这是天意,也罢也罢!”张真人终是放弃,盘坐着,抚尘左手之上,清空静念,感悟大道生死。

    就连那以炼丹为专长的竹云谷谷主,吃下数颗解毒丹药后也无果,轻叹一声,盘坐着等待着宿命的到来。

    却是那些傅小蛙之类的低修为之辈,却不放弃,在死命地想逼去体内的毒气,这结果却是可想而知。

    巨蛇游走着,从众人的身边过,是人感觉着这巨大的身躯从旁边游走,都会感觉到不毛而立。

    很可怕,很恐怖的经历,没有人会想经历第二”仙旅慈航”次,那种心底发毛的感觉,让人发自心底的想哭。

    又一个武者,惨叫一声被丢下空中,变成蛇的腹中之物。众人的都手心都冒着冷汗,不知这样的宿命何时到轮到自己身上,而最终都是要面临这样的命运。

    这个时候的巨蛇,朝着傅小蛙等人的方向而来,它每走一个地方,便要吃下一个人,这是众人一直在看到的惨剧。

    这个时候的傅小蛙,突然的感觉着自己的手被握住。发现是巧如烟的手,他转头望去,发现巧如烟淡淡的微笑。

    “巧堂主,你?”

    巧如烟笑道:“我今生最不幸的是遇到柏仁泽,而最幸运的,是遇到你,希望下辈子,依然有这么幸运的事!”

    傅小蛙顿时感觉不妙,他忙道:“巧堂主你要做什么?”

    巧如烟道:“我只希望,能听到你叫我一声如烟!”

    说着。巧如烟已经站起身来。朝着那巨蛇走去,那像是屹立于山岳般巨大的身形,带着她的毅然,她的坚决。她毫不畏惧地向前。走向那高达数丈的蛇怪。冷眼面对那巨蛇。而那巨蛇。也望着那巧如烟的走来,恐怖的蛇头张开,喷shè出阵阵腥气。它不会拒绝,也不会客气,这送上来的晚餐。

    而这时的傅小蛙一个箭步冲上前,超过巧如烟,在巧如烟的惊愕之下,只见傅小蛙一脚踏在那巨蛇身上,傅小蛙转过身来,不管那身后的巨蛇暴露,在张嘴狂然咬下,他朝着巧如烟微笑道:“如烟,这样叫着好别扭!”

    巧如烟泪眼望着,傅小蛙被咬着丢向天空,然后从高空中落下,一直落下,那下面是巨蛇的血盆大嘴。

    突然这时,一条小蛇,从后面撞上来,那巨蛇闭上嘴,回头望,见那傅小蛙从高空中一直落下,猛猛地摔在那云端上,好在云端比较柔软。

    那说是小蛇,也只是相对,竟然也有人腰般粗,那小蛇滋滋滋地在跟大蛇交流着什么,见那大蛇舞动着身子,盘身而起,没再动作。

    傅小蛙痛苦地挣扎着,然后抬头望起,只见那小蛇游走过来,这时他才发现,这小蛇没有两颗毒牙,这很明显是他在山下打掉的。傅小蛙这才想到,那冰火莲都没有异兽守着,为何那破人参会有蛇怪守护,那看是这小蛇溜下山,正好给他遇上而已。

    那小蛇滋滋滋地围着傅小蛙转一圈,然后转回巨”娱乐秀”蛇那里,接着叼着那朵金莲,丢在傅小蛙面前。傅小蛙发现这蛇要是没了毒牙,似乎看起来很好笑的样子。

    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情发现毒蛇的萌点,他望望地上的金莲,再望望那小蛇,那小蛇拱着金莲在地上转圈,最后将金莲拱到傅小蛙的面前。傅小蛙才明白,这金莲其实是小蛇的玩具,现在这小蛇要将玩具送给他。

    傅小蛙指指金莲,然后指指自己的胸口,确定一下,万一不是他又要被丢上天,然后进入蛇腹。那小蛇晃着脑袋点点头,然后溜回巨蛇的身边。那巨蛇见傅小蛙拾起金莲,也没有什么动作,像是默认,只要小蛇的同意就可以。

    傅小蛙拿起金莲,顿时感觉到一阵心境清明,体内的毒气竟然神奇般的在散去,他不由得大喜,现在所有人都有救。

    巨蛇环望一下,想要再吃一个人,傅小蛙忙着挡身在前拦着,那巨蛇望望,知会,便带着小蛇溜进云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有的人都望着这神奇的一幕,他们望着那个曾经完全不看在眼里的孩童,那一群修为低下的人,竟然是最大的赢家。

    现在,他们的命,都在傅小蛙手里,傅小蛙想让他们生,就让他们生,想让他们死,便让他们死。想到自己的xg命在一个破中注的孩童手中,都不由得苦笑。

    傅小蛙将自己边的人,都救过来之后,没有犹豫,拿着金莲,来到那张道人面前,将金莲放置道人头上,顿时张悟道真人感觉着全身的毒气都被逼走,真元再次回归身体运作起来。

    “孩儿,你不怕我恢复过来,再次抢你金莲么?”那张真人惊声问道。

    “难道,死的人还不够多么?”傅小蛙淡淡地道。

    张悟道轻叹,这一场夺宝确实值得么,死去的一个真人,都远远不止这个价值。这到底又是为什么,人类的贪婪,终是害人害已。

    傅小蛙依次把人都救下来,被救的人都佩服他的做为,因为这样做最危险的,还是他自己,要承担着这被人反夺的风险,谁又能说得清,这金莲对人们的诱惑,刚刚那一场相互反叛的恶战,便是最好的证明。

    终于来到那血影盟面前,这个,才是最危险,最无道义的黑暗组织。傅小蛙刚要救人,那云谷主唤住道:“别救,他们都是y险之辈,他们都是邪门歪道,杀人不眨眼!”

    莫影苍冷哼声道:“是么,最先反叛的可是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

    那云谷主冷笑道:“现在你可是中着毒,还敢这般嚣张,你可要知道,现在要了解你,可比捏死一只蚂蚁容易!”

    “那你来试试!”莫影苍不屑地道。

    “你……”那云谷主举起掌,便要动杀手。

    傅小蛙唤住道:“别杀了,今天,死的人已经够多了,我宁愿不要这金莲,也想换回帮主的xg命,可是,也换不回!”

    那悲叹的声音,震憾着人的心里,云谷主缓然地放下手。

    傅小蛙将金莲帮血影盟的人,驱去毒气,那莫影苍站起来道:“小兄弟,我佩服你,这是我莫影苍欠下你的,其实,要是我今天死在这里,你们每一个人都不会好过,我血影盟势力布天下,绝对会让你们所有人永世都不得安宁!”

    那云谷主回味着这句话这才醒悟,如果真的动手,那么竹云谷将受到的是血影盟无尽的报复,这血影盟,可不只是眼前的这一点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