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旅慈航 > 第六十五章 下盘不稳
    台下的众学徒,看得心脏快要跳出,一个上午平淡乏味的战斗,突然呈现一场无以伦比的jg彩战斗,让人心cháo随之高涨。下面的气氛越来越火热,旁边的赛场围观的学徒,已然被这边的呼声所吸引,旁边赛台上的正在比赛学徒愕然发现,自己的台下已了然无人。

    所有的学徒都集中在雷少云与傅小蛙对决的赛台下,这才是真正的战斗,双方势力敌,招招惊险绝伦,这是高品质的战斗,时刻扣人心弦。

    他们会随每一拳的落空而感叹,会随着每一次站起而亢奋。他们平常的ri子平淡而乏味,除开习武还是武习,每ri见到都是拳师的臭脸,每天吃饭,睡觉,习武。在平淡的ri子中,他们等待着每年一度的武道大会,这是无聊生活中的一丝点缀,就像过节一样的一丝期待。

    他们目睹过多场比赛,是的,就在这硕大的习武馆之内,但是决赛还远远没来,他们现在只能接受那淡而无味的初赛,看着一个个学徒轻易倒下,看着一场场扭打堪比街头打架的战斗。

    这样的比赛不是一场,而是,一场,两场,三场,四场,看到第五场,已然让人磕睡,一直看到现在,让人jg神无法振奋。

    而现在突然出现一个孩童,出现在chéng rén赛场上,带给他们学徒生涯中不一般的视觉震憾。

    是的,这样的比赛历经多年,在他们多年的学徒生涯中,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就在这空旷的习武馆内,同样的喝声回荡,同样的故事在这里上演。一切都没有改变,这习武馆依然屹立在这,上演着一年又一年同样的故事,只是,今年的故事有点特别。

    那是一个孩童入战chéng rén场的牛逼故事,这个故事他们可以在今后的ri子,在茶余饭后津津乐道,这又是一个闲聊的好话题。

    但最为入神的还是袁烨霖,他同样引领着整个武馆屹立于青牛镇中,与其它两个武馆三足鼎顶,他手下有七位拳师,两个大师傅,学徒数百余众,他管理着这所武馆的一切事物让其正常运行。

    他的ri子同样平淡,他看着席下两位徒弟成长,成为同等年纪的佼佼者,但他的徒弟每年都落败在天极武馆浩克明之手,他每天加倍督促两个徒弟练习,希望他们成为最强者,而在两个徒弟面前的强敌,一直都是浩克明,而同等竞争者也有泰安武馆的青云。

    在他认为的圈子世界里,只有这四个年轻人在推动着历史舞台。但现在看来不是,真正要掀起一片波澜的是眼前这一孩童,这一点年纪已能掀起风浪,长大之后如何了得。谁将是青牛镇最强者,他可与天极武馆的馆主厉天行一战已争高下,可于泰安武馆长年闭关的王亦洪一决高下。但最终,自己可能面对的敌手,恐怕会是这孩童。所以他此刻热血沸腾,无法控制自己,他端起茶杯,茶已泛出杯外。

    此时的大师傅已回来,大师傅双手作揖回报道:“启禀馆主,我已得到确切消息,这确实是我馆负责人的失误,错将这孩童的牌号放入chéng rén组,现在应立即停止比赛,纠正这个错误!”

    袁烨霖听得愕然,说到底,这还是一个排号上的错误,看来这并非泰安武馆的狂妄之举,这是自己人的失误,可这个失误,现在如何还能称为失误,他木然地望着赛台上战得风起云涌的场面,他喃喃道:“你觉得这是个错误吗……”

    大师傅也木然地望向那台上那激烈战斗……

    不知不觉,傅小蛙和雷少云已经战了半个时辰,两边的体力都已透支,雷少云和傅小蛙都在喘着粗气,死死地盯着对方。

    不知何时,已越来越多的学徒听闻赶来赛场,天极武馆的,翔云武馆的,只是没有人把消息传回泰安,因为整个泰安就傅小蛙一人在场。

    台下变得热闹非凡,像看决赛一般,人cháo涌动,下面议论纷纷,都是觉得泰安好牛气,这场子是给他们找回脸面了。

    台上的雷少云可受不起这气,他一直都是武馆内佼佼者,平ri受尽无数学徒羡慕眼光,他暴喝一声,终于要使出最强的第五式,雷云遮天!

    “小子,你是有几份能耐,但是,就看这一招你能不能接下了!”雷少云混元成形,只见掌中出现气元成形,这让无数人大惊,这竟然是体外气元成形,没想到,这雷少云已然冲破中注穴,能使用气元成形的雷云遮天。

    “这少云何时冲破的中注穴,我竟未知?”袁烨霖摸摸光头惊喜道,这突破中注穴代表着武学进入新的阶段,可以气元体外成形,这已脱离距离的约束,让武者有更多的施展开间。这也代表着,翔云武馆又多了一个突破中注穴的学徒,一个未来无比光明的武者。

    旁边的大师傅道:“看来,这小孩必败无疑,唉,气元体外成形,这简直就是可以打到你,你却无法还手,这优劣之势实在是太大!”

    袁烨霖摇摇头道:“这可不一定,具我观察,这小孩体内根基极为坚固,筋脉受过无比考验,而且气元之内源源不断,这是上乘之内功心法才有之效果,再有就是,他的气海很是奇怪,好像非天然而成,似乎是被人强行开拓,有着独特优势能容纳超过正常的气元量,所以结果还未能断定!”

    赛台上,雷少云的气元体外成形让傅小蛙大惊不已,他是没有想到,他是没想到这冠军之路如此艰难,就连一个初赛已让他濒临绝望。

    他现在无法使用气元成形,这是绝对落入的一个劣势,这是绝对的劣势,他无法在有效的距离攻击到雷少云,而雷少云,可以轻而易举的将攻击在距离上传输到位,让他倍受痛击。

    傅小蛙深知这一点,他也不会再留余力,他只有一次机会,他只有一次暴发的机会,这是最后一击,他将倾尽所有气元,包括站立的力量,他只能如此孤注一掷,如果不成,他便再无还手之力。

    傅小蛙催动着胡管事的内经,这内经的奇特,正如此时,可以将全身的气元化为力量,凝聚力量的一击。是的,全身的气元开始凝聚在一点,成一瞬间的暴发,那需要庞大的蓄备力,那需要超强的气海承受力。

    傅小蛙的气海胀大起来,他还在往里面汇集力量,这算作已是普通人的极限,而傅小蛙的极限并不在此,而是更加庞大的汇集力,他已经汇集超过一倍以上的气元,就在那一刻全力暴发,倾尽所有力量。

    傅小蛙咬紧牙关,不管那台下多少双眼睛,他现在已然没有刚上台时的紧张,他没有余力紧张,他催动内经强力的控制着气海内暴动不已气元,这些气元就像火药一般,随时都可能爆炸,越汇集,爆炸的可能成倍上升,他已经将气元凝聚到一个临界点。

    雷少云攻击了,也没有保留力量,他的这招,需要燃烧的气元是巨大的,就像一场无法控制的雷暴。

    “雷!云!遮!天!”一个一个字从雷少云的喉中低吼,那手中的气元已成最杀伤状态。

    一个掌形气元凌空而出,傅小蛙惶然闪躲,掌形击在他身后的地上,在青石的地面印出一个掌印,顿时碎石飞溅。

    这不是一个掌形气元,而是两个,三个,十个,一百个,这便是雷云遮天。

    傅小蛙紧咬牙关,箭步上前,中少拳,他毅然回归最终的那一式,双拳出击,一虚一实,如被他实拳击中,必然重伤。但是双拳出击,他便要付出代价,那便是防御的代价,无数掌印而来,他最终无法闪躲,一个掌印击在他的胸膛,鲜血向天空喷shè,内腑仿佛要碎裂,他没有理会,在这时拳法已没有意义,唯有力量终是王者。

    雷少云击中傅小蛙,已是胜券在握,他不会去搏命选择虚拳实拳,他选择最保险的方式,双拳拦截。

    他却发现,拳头并击在他防御的手臂上,只是见到一只脚,狠狠踏在他的膝盖,力道不大但他顿失重心瞬时就单膝跪倒,这个耻辱感顿时让他心神一恍,就在这一恍的闪电间,傅小蛙的拳头汇集着所有的力量,狠狠地落在他的脸上,嘭地一声,雷少云被击飞而去,滚落台下……

    傅小蛙喘着粗气,这对手下盘果然不稳……

    (求打赏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