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楚怀王 >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援军至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援军至

    项君慎来到吴城的第七天,这一日,他再次心急如焚的走进城守府询问了唐昧动向。

    这一问,项君慎顿时勃然大怒道:“什么,柱国得到求援的消息后,并没有返回吴城,而是继续东进去了鄞县?”

    留守吴城的文雀点头道:“不错,柱国得到消息时,巡视的队伍已经到了鄞县外,而鄞县正是这次巡视的最后一个地点。是以,柱国说为了震慑江东,同样也不欲打击江东将士的士气,所以柱国还是去了鄞县,完美的将江东所有地方全都巡视一遍,以定人心。”

    “去了鄞县”项君慎绝望的问道:“柱国从鄞县归来,所需几日。”

    文雀张了张口,然后沉默一下,应道:“鄞县距离吴城有千里之遥,算算距离,如果柱国快的话,应该要走半月。”

    项君慎闻言,语气冰冷的问道:“那柱国从吴城率军去淮北,又需要多长时间?”

    “”文雀在项君慎的血红的目光中应道:“快的话,大概也需要半月吧。”

    “一个月时间!”项君慎怒吼道:“君以为令尹能坚持一个月吗?”

    “”

    鄞县县衙。

    此时,唐昧的副将唐林向唐昧禀报道:“柱国,吴地的楚军来报,我们的七万大军,已经化整为零,脱离了各国探子的视线,成功转移到吴城外海的岛屿上。现在只需柱国一声令下,七万大军便可立即直接登船,然后从海路北上,直扑淮北。”

    “好,历时数月,总算避开了齐魏宋三国以及本地贵族的耳目,完成了大军的转移。”唐昧大喜,接着又吩咐道:“你立即给本将准备好一只快船,稍后本将就直接从鄞县坐船,经海路前去与大军会合。”

    “诺。”

    “还有,请大司农许子前来一见,本将有重要事情与他商议。”

    “诺。”

    唐林离去后,唐昧不禁转头看向北方,轻声嘀咕道:“此时正值南风盛行,我大军从海路前往淮水,一路昼夜兼程,顺风顺水的情况下,只需五天便可赶到淮阴。然后从淮阴急行军前往淮北,就算到时淮水两岸大雨未停,也只需五日便可赶到战场。

    算算往年淮北的雨季结束时间,说不等大军赶到之时,本将还有一两天的休整时间”

    不久后,唐昧与许行共同在县衙中宣布,他们二人正式宣布,巡视江东各县的活动完美的结束了。

    接着,唐昧亲自宣布,他将会率军先行返回吴城,而跟随巡视的江东贵族,则随大司农许行缓行。

    得知这一消息吴越贵族,顿时松了一口。

    之前五国伐楚,然后齐魏宋派出大量的探子说客前来江东游说贵族,并在江东中到处煽风点火,试图扰乱江东,并拖住江东的楚军。

    结果,江东人心浮动之际,镇守江东唐昧连同大司农许行共同宣布,他们将率五千楚军巡视江东各县。

    江东的吴越贵族本以为唐昧此举是为了震慑江东,却不想,唐昧每到一地,就将当地贵族拉入巡视的队伍中,美其名曰与众同乐。

    吴越贵族本以为唐昧此举是要杀鸡儆猴,就跟几年前楚王在江东做的一样。

    结果,直到唐昧巡视完江东最东南部的鄞县,知道巡视活动结束,他们也没见唐昧杀人。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知道唐昧将他们拉入巡视的队伍,不是要杀入,而仅仅只是要控制他们,防止他们趁机起事。

    对此,不少江东贵族都在暗暗嘀咕:这唐昧也太小心了一些。

    而就在唐昧宣布回吴城的消息公布后不久,齐魏宋三国派来江东的探子也随后得知了这个消息,接着他们便严密的监视起鄞县的楚军来。

    巨阳城西部齐军军营中。

    匡章拿着田达送过来的江东情报,顿时皱起眉头:“前去求援的项君依旧滞留吴城,每日都在询问唐昧的下落,而唐昧已经结束了巡视江东之旅,此刻正率领楚军一路疾行返回吴城,九天时间,算算距离,此刻唐昧应该快到吴城,或者已经到了吴城。

    而吴城那边,楚军早已集结完毕,只需唐昧一到,便可立即启程前来淮北。算算距离,如果唐昧一路疾行军,只需半月就可以赶到救援昭雎。”

    说到这,匡章一脸担忧的来到大帐门口,然后抬头望着不断挥洒雨水的天空,感叹道:“这淮北的雨水也太长了一些,竟然接连下了近二十天,也不见雨水停歇。”

    此时,田达笑道:“将军勿忧,这三天来,巨阳黄国两地在也没下过大雨,只是断断续续的下着小雨,甚至昨日还间隙间出了一小会儿太阳,这说明淮北雨季即将结束。而此时唐昧还在江东,等唐昧赶来,那时,恐怕也就只能给昭雎收尸了。”

    匡章闻言笑了笑,然后脸色一凛,正色道:“不可小瞧昭雎与唐昧,此二人纵横天下多年,不到尘埃落定,万万不可小瞧。”

    田达闻言心中并不以为然,但一看匡章面色,依然恭敬的应道:“将军说的是。”

    匡章点了点头,然后吩咐道:“立即派人再给公孙喜与苏贺提一个醒,告诉他们,大雨连绵,务必要将营地放在高地,防止楚人水攻。”

    “诺。”

    “多派探子,监视淮南各地,防止唐昧突然杀到。”

    “诺。”

    不久,淮南的一处齐军探子据点,十个探子一得到田达的命令,不由面面相觑。

    然后,其中一人道:“我五天前得到的消息,据说唐昧还在越地呢,就算给唐昧还有江东的楚军插上翅膀,这大雨天里,楚人也无法从江东飞到这里。结果,现在将军又让我们冒雨去查探敌情。”

    “是啊,将军也太小心了一些。”

    “不错,不仅太谨慎,而且还一点也不体谅我们这些士卒。”

    “是啊”

    接着,十人抱怨了一阵之后,其中一人开口道:“既然唐昧未来,而现在外面又下着大雨,不如我们等雨停了再出去打探。”

    “这我们已经有七天未出去打探了。”

    “我们才七天而已,据说我们隔壁的那什人,他们除了前面那几天还冒雨出去打探,现在,他们已经连续十五天没冒雨出去了。”

    “不错,既然之前的七天都没出事,那么今天也一定不会出事的。”

    “是极,是极”

    另一边,魏军大营中,公孙喜不屑的将匡章送来的信函仍在一边。

    “小心水攻,本将领军作战多年,难道这点事情还需要他匡章再三提醒吗?

    昭雎的军营在低地,而我魏宋两国的大营却已经早早搬迁到高低,且此处的地势也比淮水高的多,周围也无大河,如此情况,楚人如何展开水攻?

    水攻!果然人越老就越胆小。”

    公孙喜口中说着对匡章的不屑之言,然后抬头看了看依旧还下着小雨的天空,期待的道:“昭雎被围,巨阳黄国楚军被阻,唐昧此刻还在江东,天气不日就将放晴,这一战,合该本将名扬天下!”

    与此同时,楚营中,昭雎拿着唐昧的信函,大喜过望道:“好,实在是太好了,柱国已经到了么!而且,明日还会出现阴雨天气,后日则正式出雨季?

    嗯,柱国乃是我楚国首屈一指的天文大家,且常年镇守江淮,柱国的预测,本将自然是相信的。”

    说着,昭雎当即召来诸将,下令道:“本将近观天象,发现江淮雨水即将停歇,故而本将打算后日一大早便率领全军突围,请诸位立即回去做好准备,让士卒脱下皮甲换上更加坚固的木甲,趁魏宋两国不备,大军突围而出。”

    众人闻言,全都面面相觑,然后齐声应道:“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