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带着神丹混都市 > 第133章 千刀万剐
    出了魏青家以后,要走几个岔路口才能到有出租车的地方,萧俊走着走着,就看到几个年轻人在向路人打听着什么,而且他也感觉面熟,不由的就有些好奇起来。最后终于想起来了,这是那天欺负魏青媳妇的人。

    想到魏青不在家,家里只有小林和她的女儿,他不由地停下了脚步。于是,就过去,对穿着一件肥大短袖上衣额头上有疤痕的家伙的头摸了一下,接着转身就走。额头疤一看,立即认出了萧俊,于是,就大喊一声:“你给我站住!”

    萧俊并不理他,脚下加快了速度,继续往前走去。他要引开他们,不让他们以为小林就住在这附近,以后还会来骚扰她,影响到他们正常的生活。走着走着,就看到魏青和赵新正迎面走来。老远就听到魏青说:“兄弟,你这是要走吗?我和赵新去看车了,相中了一辆,拍了照片让小林看看,如果她看的行,明天就去付款提车。”

    萧俊不得已停下,说:“你看到后面跟着我的几个人了吗?他们就是在商场门口欺负小林的人。刚才在打听小林,被我引过来了。想出去这个地方,再教训他们。”

    魏青一看,萧俊的后面真有四个人,正晃晃悠悠的走着。他立即说:“兄弟,这次不用你劳神了,我和赵新就打他们绰绰有余。你愿意看会热闹就看会儿,不愿意看就走。这样几个痞子,交给我们就行了!”说着,就站在了路中央。

    萧俊放心的往前走,额头疤就匆匆地追,可是却被魏青和赵新挡住了路,额头疤就嚷道:“好狗不挡道,快点躲开!”

    魏青伸手就抓住了他的衣领,接着,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就抡起手臂,打在了他的身上,由于额头疤没有一点准备,劈头盖脸的一顿猛抽,他就晕头转向起来。

    那三个人一看额头疤挨打了,就要为他解围。可是赵新不同意,立即和他们交了手。只见赵新一对三,虽然被围在中间,但是却动作灵巧,游刃有余。一会儿的功夫,有个人就趴那里不动了。萧俊远远地看着,感觉这两个人还确实是有点真功夫。也是,如果没有点拳脚能耐,萧大宝也不可能聘用他们。

    四个人伤的伤,瘸的瘸,最后狼狈逃窜。魏青和赵新似乎还没有打过瘾,就要去追,被萧俊喊住了:“别追了。他们被打懵了,想不到要对我动手的,却被你们俩给打了。他们这碗饭也不好吃,还是算了吧。”

    魏青就让萧俊回家,让小林做几个菜,吃了晚饭再走,萧俊没有同意:“你们回去商量买车的事吧,我家里还有好多事,走了。”说着,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走了。

    直接回到了富源镇巧妹的家里,他回去的时候,装饰公司的人已经在洗手洗脸的准备下班,巧妹见他回来了,就说明天一上午就完工了,让他进去参观一下,看还满意吗?萧俊就拍了她的手一下,说:“你满意我就满意,不用看了。”说着,就拉她去客房。

    巧妹就笑眯眯地看着他:“你受什么刺激了,大白天的就去睡觉的地方?”她以为萧俊中午一过就能回来,正在为他担心,他就回来了,心里头正在窃喜,就故意这么说。

    “你想什么那,我有事和你说。”说着,他就转身往客房那里走去。

    巧妹被他拉着手一起走着:“小俊,你是不是已经得到了你想知道的结果?”萧俊不言语,拉着她的手一直进了客房,让她坐在床上,说道:“你听好,我知道我爸爸是被谁所害,是怎么死的了。”于是,就把从魏青和赵新那里听来的经过叙述了一遍。最后,眼里含着泪水说道:“我爸爸死的好惨。”

    巧妹听萧俊讲完,就伸出手把萧俊的头搂在自己的胸前,说道:“小俊,别难过。现在已经知道了凶手,给你爸爸报仇已经指日可待,等举行完婚礼,我就让你走。不过,你不能操之过急,他们既然有胆量害人,就一定是经过了精心的策划,是有所防范的。这些天就想些对付他们的办法。”

    萧俊抬起头,擦了一下眼泪,说道:“还想什么办法,直接的把这两个混蛋碎尸万段塞进郑千豪的棺材里,让他们自己埋葬自己!”萧俊的眼睛里,冒着仇恨的光,恨不得现在就把他们捏在手里掐死。

    巧妹抚摸着萧俊的头,又缓缓地说道:“小俊,你不要这样冲动,我就担心你报仇心切,没有把他们怎么样,倒把自己搭上,一定要想个万全之策才行。”

    萧俊从她怀里出来,站着说道:“我有办法,会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离开这个世界的。郑千豪用这么残忍的手段把我爸爸害死,又欺负我们孤儿寡母,一千五百块钱的棺材利滚利,还了他六千块,真恶毒!”

    “是呀,这个混蛋在我公公还没有咽气的时候,就整天盼着他死。那天我公公刚穿上寿衣,他就鼓动萧健的大伯定棺材。想不到你让我公公活了过来,说不定他早就恨死了你。”巧妹说。

    “对了,听魏青和赵新说,萧健的死,有可能也是他们所为。萧大宝打你的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和郑千豪勾结对萧健下毒手,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萧俊又咬着牙说:“两条命抵两条命,倒是他妈妈的不赔不赚。”

    巧妹听到这里,身体竟然一哆嗦,双手捂住脸说:“这、这也太可怕了?萧大宝为了祸害我,郑千豪仅仅是为了卖口棺材,就剥夺了一个鲜活的生命,说起来根本没有人会相信,他们真该千刀万剐!”说完,就趴在萧俊的身上哭了起来。

    这会儿,萧俊又开始安慰她了:“你也不要太伤心了,只要我回去,就一定能够弄个水落石出。只要是他们所为,就是死了,我也一定要再补上几刀。”

    一个是杀父之仇,一个是失夫之恨,他们的心中都燃烧着复仇的烈火。后来,还是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巧妹仍旧趴在他的胸前,说道:“萧健太可怜了,和我好了一回,名义上我们已经成了夫妻,可是,他竟然还没有和我行夫妻之事就走了。他太要强了,为了尽快的富裕起来,让我过上好日子,他也能被我家里人看得起,拼命地打工挣钱,我感到愧疚与他。”

    萧俊拍了她的后背几下,说:“别想这么多了,这或许就是天意,他如果活的好好的,我们也不可能举行婚礼,更不会走在一起。巧妹,往前看,先不要再去想那些不愉快了。”

    巧妹在他的衣服上擦了下泪水:“小俊,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咱们去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