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修仙别看戏 > 第四百二十九章 事了(上)

第四百二十九章 事了(上)

    华琅真的很懵,一个转头就背了好大一个锅。

    他承认自己是卧底,一开始就抱着剿灭乱党,拯救圣脉的想法来的。

    被对方抓住往死里凌虐,他并不意外。原先来这里就抱有十足的心理准备。

    头儿也跟他说过这件事,再三强调此次任务十分危险。若是有所顾忌,自会派遣别的自愿者前往。

    但华琅年轻,心气高,他内心有着超乎常人的志气抱负。若此刻退缩,那他将永远无法达到那个高度,因为胆怯而失去机会,就连他自己无法原谅。

    这才来到这里,今日才会站在这里,浑身血污,死亡将近。

    但问题是他真的不知道那些圣脉去哪里了,人也不是他救的,他还没来得及救人啊

    华琅第一次感到这么憋屈。

    若是他救到人还好说,自己选的路爬也要走下去,就是死也甘愿,结果呢,给他来了这么一出,平白被人暴打了一顿,叫他都有些怀疑自己撑不撑得到那群死鬼的到来。实在是令人火大!

    是谁叫他背了这么大个黑锅?!

    躲在小黑箱的宁夏重重打了个喷嚏,双眼不眨一动不动盯着眼前的动态。

    王子徐气得要死,这家伙还敢嘴硬。他就知道贪狼锏的家伙都是又臭又硬的石头,抬又抬不动,踢了又脚疼的坑货。

    老半天功夫都没能收买几个眼线,还都是边缘地带作用微乎其微的小卒子。直到前些日子,他才花大价钱撬动了一个贪狼锏的大人物。

    没想象到撬的人没用上,倒是吃了一个大亏,这一批的剑奴都弄丢了。哦,宁夏这个充话费送的完全没被他放在眼里。

    在这个还没寻到帝王剑的当头,最怕就是出错了。万一他们要找的家伙就在这一批里头,岂不气死?

    总之,找回丢失的剑奴势在必行。想到这里,王子徐手下的动作又重了些,强大的灵压直把华琅锤得伤口迸裂,鲜血直流。

    “我改主意了。既然你这般忠心,我自是要成全你的,也算全了你这一生。”

    王子徐松开踩住对方的脚:“来人,抬来。”

    华琅这会儿已经完全抬不起头来,浑身都很重,内腑好像要被挤压出来,浑浑噩噩,分辨不出眼前的景象。他不知道这个男人要做什么,反正也没打算让他好过,他只知道内腑一团混乱,外来灵力四处游走,纠缠着他的紫府,他要废掉了。

    看着那群人抬着一个类似于十字架的东西过来,宁夏心里有些发寒。看起来,情况不太妙啊。

    王子徐屈膝,用指尖勾起华琅的头,悠悠然问道:“如何?现在说还来得及。”他的语调轻柔而舒缓,竟像对情人爱宠说话般亲昵。

    可怜的人此时已经血肉模糊,根本就无法支撑头颅的,还得靠着敌人的力量才能抬起头颅。

    王子徐直直望向那双此刻已经显得混沌朦胧的眼睛,良久。手毫无预兆突然一松,任由他狠狠摔落在甲板上,鲜血直喷,落到了他的袍角,染红了一大片白色衣料。

    “可惜了。”王子徐眉宇间满布阴霾。他还意图从对方的眼里找到一丝一毫的软意与退缩,可最后却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片死寂。宁可死……也不肯说么?

    华琅就这样被四肢紧绑,挂在十字架上。这人显是已经伤到骨头了,即便有十字架强行支撑,也只得软软地挂在上边,连头颅都软踏踏地歪斜在一边。

    若不是对方微微抽搐的手脚筋跟起伏得极微的胸脯,宁夏都以为这家伙已经是个死人了。

    情况不妙啊。黑暗中,宁夏食指抽紧,微微抽搐了下,喉头也一阵发紧。

    这个人似乎是来救那些“剑奴”的。一个立场疑似是正面的家伙,就要死了。

    这已经不是宁夏第一次看见人死去,也不是她第一次间接害了别人。每一次的每一次,宁夏的心都会硬一些,虽然不可避免还是会难过与愧疚。

    她出生自高度文明的现代社会,在那儿人命是这个社会最不可触碰的铁律。但她来到了这里,一个修者为尊的社会,在这里人恰恰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自她修真以来就一直见证着无数生命流逝,或死得轰轰烈烈,即便死了也仍然有人惦记着他为他杀尽天下。或死得异常卑微,他的死亡比一颗尘埃还不如,无人知晓。

    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是死得那么不可抗拒。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或者会遭遇,修真界是个比之所有地方都要变化多端的地方。稍有不慎,任你位高权重,修为通天,亦有可能一朝横死无人知。

    宁夏很幸运,她有小黑箱,即便她并不想依赖它,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东西拯救了她,使得她比任何人离死亡都要远。但这就意味着她要看着别人死亡,敌人的,同伴的,陌生人的……她救不了他们,她从来都是知道的。不然死的就是她了。

    到现在,如今,她仍是不可避免的为一些事情感到心发颤,难过,愧疚。但她的心也日益强大,坚硬。

    她知道,面见死亡是无法避免的。除非死去的是她,那她将永永远远不用面对死亡了。

    直到今日,又一个人,即将在她面前拉下帷幕。她垂眸,神色黯淡,却无能为力。那样的力量,她出去也只能随着对方一起化为齑粉,那没有意义,也不值得,她终究是个自私的人。

    她也只能暗暗期望,快一点,再快一点。如果真的有真神的话,还请稍稍抬起眼皮保佑眼前这个人。

    “碰”回应宁夏的是一次更剧烈的震荡。这回似乎比上次还要厉害,摇晃间整只船都往左侧翻转,最后因为船只的浮力才险险稳住。

    “不是让你派人去修补吗?”一个没稳住退了几步的王子徐怒气勃发地喝道。太多太多的情况了,叫他无比暴躁,失了昔日的冷静。

    浑身,显然从船舱下边上来的九洋几欲要跪下来了,他浑身发抖,颤颤巍巍的,苍白的嘴唇抖动得厉害,仿佛下一刻就要昏过去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