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长灯载夜行 > 第一百零一章 鬼窟夺宝(2)

第一百零一章 鬼窟夺宝(2)

    他深吸了口气,将苏毓秀往身后一拨,横剑当胸,“我管不了你的伟大爱情,但他叫我照顾你!又有那种东西来了!这里面还住着十几万人民,别给我捣乱!不然我不介意把你绑起来!”

    周围围观的战士:“……”这操蛋的狗血爱情剧!

    苏毓秀被拨的恼火,还没等她发火,刘正邪居然就又道:“再不进去,我就给你贴傀儡符!”手上还拿出一张黄色的符来,神情狠厉。

    苏毓秀抬腿就走。

    刘正邪哼了哼,随手将那符贴在身旁的一个战士身上。

    “驱邪符!别浪费!”

    ……

    s市,被那些人类标记为四号禁区的一处联排别墅内。

    三尾狮子印就浮在半空,一圈劝阴魂可见的黑气朝着四周溢散而去,那原先紧闭的狮子眼睛已睁开了一半,露出森冷的黑色光线。

    这处联排别墅已彻底成为s市最强的无人区。

    但在联排别墅远离狮子印所在的一处角落,还蜷缩着一个鬼。

    一个被不讲理的主人赐名美人的男鬼,原本他正津津有味的坐在无人区的外缘墙壁上看戏,反正苏毓秀只叫他守住三尾狮子印,又没说不叫他乱跑。

    那三尾狮子印本身就是个能镇邪的顶级存在,哪还用的着他守,诸邪躲避还来不及,没哪个蠢东西敢上去找死除非是大牛。

    嗯,不巧,他刚刚就观察了一波,那应该是个有点气候的旱魃,一个干巴巴看起来就很缺水的高瘦青年,上来就硬夺狮子印,还好被个同样古怪的男人挡住了。

    刚才,他们还在这片地区开战来着,那黑色的锁链铺天盖地的响动,让他都有些发怵,不过看起来那人好像跟他是同一个体制的,那旱魃也强悍的让他心惊,几乎瞬间就将整个地区的水分抽干,身体连那能直击灵魂的锁链都伤不到。

    “唔,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这种等级的高手来抢宝,那些鬼尊怎么都不动呢,盘踞了这么长时间,难道真的甘心只做一个守护兽?”

    他坐在墙上晃荡双腿,手上还把玩着一个白色圆筒那是地府先发明的锁鬼利器,他们鬼差人手个一个。

    之前那个人的黑色锁链与他手里的圆筒里藏着的东西有些类似,但比他手中的这东西厉害多了,不知道他是从哪领的?

    美人正对月慨叹,却见远处又出现一道黑影。

    哦,是个人,

    今晚上,活人比鬼稀罕。

    美人挑了挑眉,大咧咧的继续偷窥,毕竟作为守护宝藏的最后一只“恶龙”,他最近的生活很是枯燥。

    他眼睛微微眯起,总觉着那活人有些眼熟,他手在墙壁上一按,人已迅速飘起。

    距离迅速拉近了30米,他脚步停驻认出来了,他家暴力“主人”哭成泪人后,就是去向这人求助的。

    当时,这人貌似在做诡异的健美操?!

    ……

    白唐显然不知道他被偷窥了,他此刻满心满眼都是怎么穿过这片无人区,还不能跟里面驻扎的鬼尊级大佬闹翻。

    他循着那

    冥冥之间的感觉从遥远的s市边缘来到这里,那股如芒在背的视线也更强烈,仿佛想通过那种视线告诉别人它在这。

    到了这片禁区门口,白唐感觉受到了更多的注视,那股莫名的吸引力也让他心情浮躁。

    但他还是强硬的将脚步停在了那四号禁区外,刘正邪的手机上将这一片地区标上了深红色,按照手机里的地图说明,有这种标志的含义就是极度危险。

    他不想贸贸然进去做炮灰,他需要更多的信息。

    脚下的土地已经开裂,一种干旱数年的干渴感扑面而来,这让他心存疑惑,还有周围建筑上不可避免出现的锁链痕迹。

    白唐对墨赦那条锁链的熟悉程度比对住在他身体里的白汤圆还熟那绝对是锁链暴走后抽出来的,只看痕迹,就能看出那种凌厉和暴虐。

    四号禁区的外围也围满了阴魂,他们都在无意识的游荡,却始终不离这处联排别墅,而且这阴魂里还参杂着许多活人,那都是被附体的人,每一个躯体里都住着一个阴魂。

    “锁锁!”白汤圆比白唐的动作更迅速,自从来到这座城市后,它就表现出了强列的吃食,仿佛已经饿了几年一样,一点都不见涨腹,此刻却从白唐胸口钻出来,指着地面叫道:“这是锁锁!有人在这里埋伏锁锁和墨墨。白白,咱们去帮他们。”

    白唐看着地面龟裂的程度,心里也捏了一把汗,当即也没多说,径自出手画符,提取方才这里的战斗记忆他见过墨赦这么做,那影像真跟亲眼所见一模一样,活灵活现。

    但那个符,好像有点复杂,他拍着脑袋,尽量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一点,回忆墨赦当时的笔法。

    他的手情不自禁的移动,按照脑子里浮现出的痕迹绘符。

    那繁复的符文成型之时,空中立马显出一副残影,然后瞬间湮灭。

    白唐:“……”

    太糟心了!真的就是闪了一个画面,他都没看清那什么东西的说!

    虽然他跟墨赦的实力有差距,但这个符也忒不给面子了吧!就真特么给他一个残影!

    白汤圆眨巴着眼睛,挽救了一下他的自尊心,道:“……还是有画面的!我看清了,唔,墨墨,‘嗖’的一下就飞走了!”

    白唐抹了把脸,选择遗忘刚才的事,他刷的从口袋里掏出几根棒棒糖,大方的递给白汤圆,贿赂的意思不言而喻。

    白汤圆摆了摆尾巴,十分老练的收了贿赂,并表示此事绝不会有第三人知道。

    “唔……万分不巧,我刚好路过……”一个幽幽的声音腼腆的从背后响起。

    白唐与白汤圆默契十足的回头,一人一蛇都警惕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人准确来说,是鬼。

    那鬼脚不沾地,虚虚的浮在半空,短发寸头,一身干爽利落的白色西装制服,制服衣领上绣着谛听纹,手上还转着一个精巧的白色圆筒。

    扑面而来一股十分温润柔和的气息,白唐不动声色的打量他,同时绷紧了身体,力量都蓄在了双腿上,时刻准备打不过就跑!

    不是说这个人散发的气质多危险,

    而是他的出现,本身就诡异的让人脊背发毛。

    那个鬼轻飘飘的飘近了,在他们身前一米站住,一歪头,“你果然能看见我。”

    白唐谨慎的问道:“你是这一片的鬼尊?”

    那鬼笑的温文尔雅,用一种天真无辜的口气问:“那是什么东西?啊呦,咱们要讨论的不是这个,嗯,我刚刚看见了。”

    白唐一阵无语,将白汤圆的蛇头摁在自己怀里,然后感受到自己衣服湿了一片白汤圆果然流口水了!这小崽子捕食根本不看敌我差距,特么刚刚眼睛都放绿光!

    他平静道:“你想怎么样?”那个鬼一直悠闲而无害的站着,仿似一点威胁都没有,但白唐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看不透对方的实力。

    那鬼上前一步,笑盈盈的抬起手,拇指和食指搓了错,对着白唐微笑,“懂了么?”

    白唐只觉那一步仿佛踏在了他心口上,心里暗骂这孙子阴险,居然悄无声息的用气机锁定了他,面上却依旧不露分毫,伸展身体也似耸了耸肩,“一纸讼状书怎么样?鬼差大人?”

    谛听是地狱镇狱神兽,能用它做衣服绣图的,除了地狱公务员,不做他想!之前没留意才当他是这片的片主鬼尊,仔细一看,绝对不是。

    一个鬼差,虽然不知道级别,但居然公然索贿,怎么看都是脑残一个!

    那鬼眉头动了动,仿佛强忍着什么也似,丝毫不在意他的威胁,笑道:“这么说的话就伤和气了,看来你也不太在意刚刚的事传出去啊,再再不巧的是,刚才那一幕,我录下来了,我们地府的手机啊,那是功能强大世界驰名,要不先给你欣赏一下?”

    白汤圆在胸口扭动的厉害,白唐都要压不住他,实在没心思跟这鬼废话,眼珠微转,四周情况尽收眼底,手指一松,胸口红影一窜而出,他整个人也出笼猛虎样扑过去。

    墨赦说过,鬼差不能随意伤人,巧的很,他是个人!

    “卧 槽!怎么是这个德性,先礼后兵你特么礼呢?”那鬼差咆哮,一手死命掰扯咬住他鼻子不撒口的白汤圆,一手挥舞白色圆筒,抵挡突然冲上来的人类。

    白唐速度极快,刀如匹练,不言不语,专心打架。

    “尼玛疯狗啊!老子叫人了!鬼尊!”

    刷一道黑色阴气刀闪电般切至面前。

    “我特么是鬼差,就是,要点零花钱!你至于这么不依不饶的吗!老子要怒了!”

    “嘶~”“砰!”

    无数道细如蛛丝的阴气线从白唐五指间涌出,拐着弯的将鬼差捆了个结实,重重摔在地上。

    白唐居高临下,笑容发寒,“你一个鬼兵级别的小鬼差,谁给了你信心让你来这种禁区蹦?还索贿!”

    即便现在表现的云淡风轻,但白唐心里知道,当这鬼差表现出并不怎么样的实力时,他大大松了口气。

    叫美人的男鬼内心各种崩,真的,当年他做人的时候从来不知道人类可以这么彪悍,他郁闷的道:“我是文职,道法不强多合理!你,你知道我是鬼差,还敢这么对我?等你死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