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黯淡的中世纪 > 第二十五章 伯爵的小黄鱼(下)

第二十五章 伯爵的小黄鱼(下)

    随着陈肖下跪,红巾营的各将校们,也跟着跪倒在地。

    他们大多数人只是为了手里的这一盒金条而来,关于三皇子悄悄跟陈肖说的话,他们可是一点都不知道的。

    陈肖知道自己犯了大忌,黄公公身为监军太监,而自己居然有事情瞒着他,就算这里面掺杂着三殿下,但毕竟于制不符,事情如果闹大了捅到京师,自己的脑袋可是保不住的。

    “算了。”

    黄公公看着战战兢兢的陈肖,轻轻挥了挥手,他知道这陈肖跟在萧关手底下多年,从来都是直来直往、不看场合的臭脾气,这件事情他也不是故意瞒下来的。

    “都起来吧。”

    黄公公站起身来,走到了案前道:“陈将军,你并没有瞒咱家,何罪之有啊,起来,都起来吧。”

    “是……”

    陈肖站起身来,已经冷汗淋漓,但看到黄公公案前摆着的那一份空白的奏折,又觉得心惊肉跳。

    自己要是晚来一步,奏折发到京师,日后一旦追究起来,那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陈将军和诸位既然信得过咱家,那咱家自然也信得过你们。”

    黄公公提起笔来,看着陈肖说道:“陈将军,你认为咱家这份奏疏,该怎么写呢?”

    “回禀黄公公,末将以为……”

    陈肖刚欲开口,只觉自己的衣摆,被身后的一名小校用力一拽,这才猛然醒悟过来。

    黄公公写给陛下的密奏,就连萧将军都无权过问,又哪里是自己这个级别的人能够指手画脚的。

    “末将……全听黄公公做主。”

    “嗯。”

    黄公公点了点头,这个陈肖虽然直,但好在还不傻。

    “好,那咱家就做这一回主。”

    黄公公点头道:“那个希爵爷到底是什么个意思,咱家也不好猜测,但毕竟他救下了三殿下,于我大魏有功,就这样以莫须有之罪杀之,恐怕会寒了那于阗国主的心。”

    黄公公这一席话,就直接把三皇子悄悄告诉陈肖提防希什曼的事情,给轻轻掩了过去。

    陈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躬身道:“那黄公公的意思是……”

    “咱家的意思?”

    黄公公皮笑肉不笑道:“咱家能有什么意思,当然是如实禀报,难道还能瞒着陛下吗?”

    如实禀报?

    陈肖心中一紧。

    “放心吧。”

    黄公公看穿了陈肖的心思,笑道:“咱家不会瞒皇上,但陛下日理万机,有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不用呈到御案上了。”

    陈肖如释重负,单膝跪地道:“末将叩谢黄公公。”

    “小事情,陈将军不用这么紧张。”

    黄公公挥手道:“今儿个你们就把东西都留下,咱家差人连着密奏,一起加急送到京师去。”

    几名红巾营小校听到这句话,轻咬牙关,将手中的木盒往身后挪了挪。

    “不知死的玩意儿!”

    看到这一幕,上一刻还面带微笑的黄公公突然翻了脸,指着一群红巾营的将校怒道:“咱家真不知道怎么说你们,在玉门关呆久了,都忘了规矩了吗!这种外水也敢拿!朝廷短过你们粮饷吗!”

    陈肖见状,立刻站起身来,朝着自己带来的将校怒斥道:“都给老子交出来!哪个狗日的敢私藏一根,老子就把他手砍下来!”

    “是……”

    一众红巾营将校被骂得面红耳赤,捧着自己的木盒,一个个地放到了黄公公的案前。

    黄公公看着这群红巾营将校恋恋不舍的模样,心想这镇西军远离京师,萧关虽然治军有方,但西边常年无有战事,这军纪比起以前终究还是差了一些。

    但也仅限于红巾营这样的部队了,如果换做萧关费尽心血培养的宿卫营,是绝对不会发生这种,得了外水还想私吞的事情的。

    “咱家也不是为难你们,这金子是个好东西,谁又不想要呢?”

    黄公公看着案前堆积如山的木盒,打开了其中一盒,拿出了一根黄灿灿的金条,借着油灯仔细端详着,说道:“瞧瞧这成色,九成九的足金呐,咱家不是圣人,也想往口袋里揣几根。”

    众红巾营将校看着黄公公手中的金条,纷纷默然不语。

    “但是你们可别忘了,这金条你们吞得下去吗?”

    黄公公扫了一眼众人,说道:“平白无故一夜暴富,咱家就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萧将军那一关你们过得去吗?就算你们侥幸瞒过了萧将军,那户部和三法司呢?”

    “就算户部和三法司的人全瞎了眼,那最后还有钦天监呢!活到现在,你们见过有谁收外水,瞒得过钦天监的眼睛吗?”

    “监正大人眼睛虽然是盲了,但心里可是比谁都敞亮,朝中那么多大员都不敢伸手,就你们那点手段,不是找死吗!”

    黄公公一顿训斥,喉咙发干,端起茶盏润了润嗓子。

    “黄公公教训得是,末将铭记在心。”

    陈肖虽然知道黄公公骂的并不是他,但挨骂的人毕竟是自己的手下。

    手下生出这种混账心思,陈肖作为主将,也觉得面上无光。

    “好了好了,咱家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提醒一下诸位而已。”

    黄公公揉了揉眉心道:“咱家该寻思寻思,这密奏要怎么写了。”

    陈肖现在是听懂了黄公公的话,立刻应道:“那就有劳黄公公了,末将等告辞。”

    黄公公挥了挥手,陈肖带着一众红巾营的将校走出了房间。

    正觑着这个空档,那小太监忽然偷偷摸摸地走了进来,跑到黄公公身边谄笑道:“黄公公,这些盒子,奴婢帮您收起来?”

    黄公公扭头,看着这个跟了自己多年的小太监好久,直到看得后者都觉得心里发毛了,这才开口道:“小东西,你刚刚就站在门外,咱家对陈肖他们说的那些话,你都听见了吧?”

    “是的都听见了。”

    小太监眼珠子机敏的转了一圈,随即笑道:“黄公公,这萧将军从来不过问您的事情,户部和三法司的职权也只针对百官,至于钦天监,也从来没跟宫里的人过不去……”

    “嗬。”

    黄公公笑道:“你还真是聪明啊。”

    小太监连忙笑应道:“不敢,不敢,都是黄公公教诲得好。”

    “咱家什么时候教过你这些!忘了祖宗的东西!”

    黄公公说罢,一耳光扇在了小太监的脸上,那手劲虽然不大,但这小太监身子骨也不见得有多结实,竟是被直接扇翻在了地上。

    小太监吃了这一耳光,只觉天旋地转,但从小在宫里侍奉贵人的他,哪里会这么迷糊过去。

    只见这小太监虽然吃痛,但却立刻怕了起来,跪在黄公公的面前,连连磕头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小贱种,咱家当年把你从浣衣监提拔上来带到身边,就是看你有些机灵,跟在左右还算是个贴心的人。”

    黄公公指着跪在地上的小太监吐沫横飞地骂道:“这些年跟着我到玉门关,眼瞅着就要回京了,却想起了耍这种小聪明,西域的黄沙是不是把你的心给毒瞎了!”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小太监不知道黄公公为什么这么生气,只能连连叩头,只叩得额头血肉模糊,也不敢停下来。

    “忘恩负义的小狼崽子。”

    黄公公看着这个额头血流不止的小太监,恨铁不成钢地叱骂道:“停了!磕死了咱家懒得替你收尸!”

    小太监浑身发抖,还是眉头抬起头来,任由那额头的鲜血流了一脸,也不敢伸手去擦。

    “咱家且问你。”

    黄公公看着地毯上的鲜血,皱眉道:“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吗?”

    小太监连连点头。

    “你知道个屁!”

    黄公公斥道:“你知道为什么,咱家当年也只是一个刚进宫的小太监,偏偏就受到了陈公公他老人家的赏识了吗?”

    小太监这回不敢点头了。

    “这一是因为咱家当年马桶刷得干净,陈公公见我办事踏实。”

    在大部分人看来丢人的事情,黄公公却一点也不避讳道:“第二是因为,咱家当初宫里遭了贼,上面的公公平时手脚本就不干净,怕查到自己身上来,所以想要把这件事压下来,陈公公问到咱家的时候,咱家什么也没瞒他,一五一十地全部都说了。”

    黄公公看着小太监道:“这回明白了吗?”

    小太监犹豫着,点了点头。

    黄公公又问道:“你明白什么了?”

    小太监害怕地看了一眼黄公公,声音颤抖地说道:“黄公公是教导奴婢,不要欺上瞒下。”

    “着啊,咱家就说你是聪明的。”

    黄公公语气忽然一冷道:“就是这聪明劲儿没用对地方。”

    小太监又磕了一头。

    “好了,不要磕了。”

    黄公公终于还是有些于心不忍,说道:“咱家再问你,来镇西军监军,这是好差事,还是苦差事?”

    小太监愣了半晌,不敢应答。

    “那咱家换个说法。”

    黄公公说道:“这是个要紧的差事,还是不要紧的差事?”

    小太监答道:“黄公公充当陛下耳目,节制三军,自然是极为要紧的。”

    “是啊,这是要紧的差事,而且还是个苦差事。”

    黄公公又问道:“你说这种差事,应该放给什么样的人去做。”

    小太监似乎恍然大悟,连忙答道:“自然是要像黄公公这种,忠于陛下,且能为陛下分忧的人去做。”

    “着啊,你连这些都懂,那怎么就不懂自己错在哪里呢?”

    黄公公轻拍案桌道:“钦天监,监正大人何等神通,就连军国大事,陛下都常向监正大人请教,六年前户部尚书贪墨银两,你是跟着我去查过账的,那账面漂亮之极,根本一点东西都查不出来,但监正大人还是清楚了这件事的始末。”

    “你以为我们在这里收了外国使节的好处,监正大人会不知道?”

    黄公公啐了一口道:“做你的春秋大梦,这世上有监正大人不知道的事情吗?”

    “监正大人是从来没有管过宫里的人收受银两,但你要知道,那不是因为监正大人不敢查,更不是因为查不出来,而是因为监正大人没空去管这种琐碎的事情!”

    “你以为宫里那些龌龌龊龊的事情,陛下和监正大人都不知道?”

    “如果真的不知道,当年宫里遭贼,那么多手脚不干净的家伙,他们人头是怎么落地的?”

    “陛下派咱家来镇西军节制萧关,就是陈老公公一力推荐的。”

    “陈老公公在陛下那边的说法,就是说咱家知晓进退,从不欺瞒。”

    “你现在居然想让咱家瞒皇上,瞒陈公公!”

    黄公公一拍案桌道:“要不是看你跟了咱家那么多年的份上,咱家早就让陈肖回来把你拎走,丢出门外一刀砍了,还费口舌跟你说这些!”

    小太监被黄公公这一席话说得整个人都傻掉了,跪在地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黄公公轻叹了一声道:“记住,以后任何事情,不要欺瞒陛下,不要欺瞒陈公公,更不要瞒着监正大人。”

    “是……是……”

    “你出去吧,让陈肖找个大夫给你治治头上的伤。”

    “是……”

    小太监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

    黄公公回过头来,抿了一口茶水,终于看向了桌上的密折。

    这个密折,该怎么写呢?

    黄公公看着一旁被打开的木盒中,那满满当当的金条,右手不自觉地朝着盒子里伸了过去。

    黄公公自幼进宫,无父无母,身为太监,自然也无妻无子,唯一能有的念想,就是这点身外之物了。

    贪财好色,人之常情。

    太监是没法好色的,所以大多数的太监,都只能去贪财,而且还把常人好色的力气,都用在了这贪财上面。

    黄公公手刚刚伸进木盒中,还没有摸到那金条,却浑身一震,像触电一样马上缩回了右手,盖上了盒子。

    要说这么多的金条,黄公公不动心是假的。

    但他不敢动这份心。

    刚刚的那一席话,黄公公也是从别处听来的。

    就是出自当年提拔自己的陈老公公之口,黄公公一直谨记在心,没有越过禁区。

    陈老公公说监正大人无所不知,陛下自然也无所不知。

    黄公公一直都没有试探过,这个无所不知,究竟是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就在刚才,黄公公第一次生出了试探一下的念想,但却马上退缩了。

    自己今年年底就要回京述职,这个时候万一栽了跟头,不值得。

    黄公公深呼了一口气。压住了心中的贪念,铺开纸笔,准备撰写密奏。

    自己这份密奏该怎么写呢?

    黄公公看着着一桌子装着金条的木盒,想到了那个进退有度的希爵爷,眉头微展,渐渐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