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恶魔君王 > 第53章 夜深沉,月已圆,奈何,人不圆

第53章 夜深沉,月已圆,奈何,人不圆

    “萌萌别怕,爸爸在,爸爸在!”

    叶战天冲进萌萌的房间,看见女儿在床上,手脚乱踢,紧闭双眼,嘴里不停地哭喊着“妈妈,妈妈”,将其一把紧紧地搂在怀里。

    萌萌醒了,小脸蛋上有可怜的泪水,扑在叶战天的怀里,轻声呜咽:

    “你说了带我去找妈妈的,你说了带我去找妈妈的……”

    小家伙一直重复着这句话,渐渐地又睡着了。

    看着女儿这个样子,叶战天的心很痛。

    他何尝不想马上找到楚灵儿?

    可,楚灵儿到底被什么人带走了?

    她此时又在哪儿?

    周邦看到这一幕,没有说话,转身准备退出卧室。

    “传我王令,动用一切力量,范围扩大至全国,寻找灵儿!”

    叶战天沉声开口。

    “是!”

    周邦点头领命,转身离开。

    夜深人静。

    叶战天抱着萌萌,坐在床头,深邃的眼眸看向窗外。

    圆月当空。

    在漆黑的夜里,似乎给人的不仅仅是那一丝光明,还有期待和希望!

    只是,

    夜深沉,月已圆,奈何,人不圆。

    这,不禁让叶战天想,

    多少个深夜里,楚灵儿应该也是这样抱着哭闹的萌萌,望着窗外的月亮,思念着他吧。

    月缺时我想你,月圆时我念你,无论月圆月缺,我的心,如那恒古不变的月光,默默地等着你回来,永远等着你回来。

    我越来越不喜欢仰望夜空,即使有璀璨夺目的星星眨眼,也怕看到那一轮圆月,想到你不在身边,自己是那么孤单。

    或是怕看到一轮残月,会幻想团圆是何等的珍贵,亦是多么的奢侈,遥遥无期……

    人在伤感时。

    联想到的伤感句子,也会不断地从脑袋中跳出来。

    叶战天默不作声,轻轻用手拍着萌萌的背,让女儿能够睡得更加安稳。

    第二天。

    清晨。

    叶战天整夜未眠,一晚上都抱着女儿萌萌。

    直到天亮的时候,才将萌萌放到儿童床上,给她盖好被子,下楼做早餐。

    手机铃声响起。

    “君王,我刚刚接到消息,贡市的龙头刘波,联系我、南市的齐旭、庆市的张兆威,想要联合举办一场拳击赛。”

    “我感觉,刘波这是来者不善,想统一整个川省的地下势力,所以向您请示,该怎么办?”

    敖狂在电话的另一边,恭敬地汇报情况。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为恶魔君王效力,将会得到前所未有的好处,到时,他不仅可能成为整个川省地下势力的龙头,甚至是,成为整个华夏的地下势力龙头,也是极有可能!

    叶战天早就看穿了敖狂的想法。

    不过,镇守边关时,抵御外敌,弑杀无数,是保家卫国。

    此刻身在都市,整顿一下混乱的地下势力,免得危害社会和老百姓,也是为国效命!

    当然,如果发现敖狂有半点不忠的话,立刻会让他人头落地。

    君王主宰一切,任何人都休想耍花样!

    “以前你们这样玩过吗?”

    叶战天一边煎鸡蛋,一边发问。

    “玩过,但都是小型的拳击赛,无非赌一点钱。”

    “可,刘波说这次,输了的人,要把地盘都让出来,退出江湖!”

    “另外,还非常狂妄自大地说,他已经准备了三个亿给我们三人。”

    敖狂连忙回答。

    “看来,这个刘波是有备而来,一定是有什么依仗!”

    叶战天淡然一笑。

    “君王!”

    “贡市、川东市、南市、庆市、这四个川省最大的城市,几乎占据了,整个川省大半以上的地下势力,统一这四个城市后,就等于成为了全省的地下势力龙头。”

    “刘波,在我们四个当中,本来一直都是最弱的,这次竟然敢如此猖狂,一定跟您所说的一样,这家伙必定找到了大靠山!”

    这么大的事情,敖狂的确也不敢擅自决断,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就汇报给叶战天。

    “参赛!”

    “你将具体时间和地址,发我手机上。”

    叶战天说完话,就挂掉了电话。

    南市。

    一座独栋别墅的花园里。

    正中间摆放着一张太师椅,上面躺着一名光头男子,大概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嘴里叼着一根雪茄,双=腿两边,各自有一名妖媚的女人在按摩。

    唰!唰!唰!

    花园的空地上,有一名穿着短裤,赤=裸着上半身的壮硕男子,大开大合地挥动手脚,速度很快,拳脚的力量震得空气爆响,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

    砰!

    壮硕男子,一拳打在旁边坚硬无比的花岗岩上,厚达半米的岩石,瞬间爆碎,就像是被一颗炸弹给炸开,石屑横飞,场景恐怖。

    随后,这名壮硕男子将双手负在背后,满脸傲气,扫视全场。

    “好!太好了!”

    躺在太师椅上的光头男子,站起来鼓掌,大声叫好。

    旁边围观的手下,也连忙跟着鼓掌,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仅凭一双肉拳,就能够将最坚硬的花岗岩打得粉碎。

    这样恐怖的拳头,要是砸在人的身上,不死也得丢半条命吧?

    “田大师果然名不虚传,这次的拳赛有您相助,我齐旭必定大获全胜,一统川省地下势力!”

    光头男子高兴地大笑道。

    “齐老大过奖了,我田野的确有些实力,但,这个世界上藏龙卧虎,我也不敢说绝对能赢!”

    田野谦虚地说着话,可,脸上却傲气加重,并不是真的谦虚!

    “田大师如此强大,却又这般谦虚,真是难得。”

    “走,我们喝一杯去!”

    齐旭拍了拍齐旭的肩膀,尽力拉拢。

    庆市。

    在一座四合院里面。

    张兆威正双手端着茶杯,崇拜地向面前的一名老者敬茶。

    就在一分钟前,这名老者一拳打向旁边的鱼缸,只见,鱼缸完好无损,但,里面的鱼全部都是化为了血水。

    这一招,恐怖无边的“隔山打牛”之力,对张兆威这个叱咤江湖几十年的大佬来说,真的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极其震撼!

    同时,张兆威也在心中暗喜,有这样的高手助他,拳击赛的时候,一定可以击败其他三股势力的人。

    到那时,整个川省地下势力在握,无限风光,就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何老,这一次就仰仗您了!”

    张兆威恭敬无比地,将茶杯递给老者。

    老者一言不发,接过茶杯,眼中那目空一切,唯我独尊的傲气,十分强劲。

    而,在贡市刘波的别墅里。

    刘波正战战兢兢地站在邹通面前,微笑着汇报情况:

    “邹爷,真的是太好了!”

    “其他三股势力的老大,也都答应参加拳赛!”

    “这次,我们能够一统川省的地下势力了!”

    邹通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问道:

    “我喊你调查的事情呢?”

    “到底是谁杀了左泉太郎?要具体到个人,因为,这个人的脑袋,我必须割下来,带回去给左泉大恒,才能得到更多的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