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玄后 > 第372章 吾主
    任何人在见到陌生人的第一眼的时候,都会生出些许微妙的感觉。

    有的亲切,有的喜爱,有的厌恶,有的反感。

    大家将此感觉称之为,眼缘。

    但姜羲作为姜族,不会以为眼缘就单单只是眼缘。

    它或许也是稍纵即逝的灵光,但姜羲却抓住了这抹灵光。

    姜羲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以来。

    此时,灵越夫人正提裙朝她走来。

    萧红钰跟萧北秦都愣在了那里,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他们亲眼看到,北地威名甚远的灵越夫人,一步一步走到了梅树下的白衣少女身前,俯下身,颔下首。

    “灵越见过吾主。”

    “白塘城灵越夫人?”姜羲握住她的手臂,顺势扶起她,低声在她耳边道,“我听南桑大长老提及过你,说你是在北地隐藏得最大的一支姜族势力,今天堂而皇之地来这里找我,想来,是我的行踪已经暴露了吧。”

    “吾主聪慧过人,果然万事皆在了然之中。”

    “外人面前,就唤我九娘子吧。”姜羲顿了顿,眉目深深地看着灵越夫人,“我现在正化名作,尹九娘。”

    灵越夫人愣了一下,旋即低头下去,应了声是。

    风雪梅影中,两道白色的女子身影,一个风韵多姿,一个婀娜清丽。

    两道侧影,像是凝霜而立,天地清光皆汇聚在此,惊艳了山河众生。

    乍一看,两人的眉眼之间还有几分相似模样。

    “九娘子,你与我灵越姨这是……”萧红钰困惑极了。

    灵越夫人率先答道“九娘子是我们家族的少主,我灵越便是她的属下。之前听说红钰你对少主多有关照,灵越姨在这里谢谢你了。”

    “哪里,哪里,是九娘子照拂我才是。”萧红钰懵懵懂懂地回答,仍然没能及时接受姜羲这个身份转变。

    相对于萧红钰的惊讶,她身旁的父亲萧北秦想到的东西更多。

    白塘城灵越夫人,自从出现在北地起,便谜团重重,包括她的来历也是一个极大的谜团。有人说她形单影只,也有人说她背后有着强大势力,但归根究底都不过是神秘二字,因为神秘,所以未知,而未知则让人恐惧。

    从来摸不清虚实的灵越夫人,是第一次主动承认,她背后还有一个家族,而这个家族之上还有主人。

    到底是什么家族,竟然有着灵越夫人这样的属下。而灵越夫人的势力是不是这个家族势力的全部?抑或是只是一部分?

    萧北秦稍作猜测,便觉得后者可能性更大。

    这灵越夫人与这尹九娘,显然是初次见面,说明这个家族的少主之前还没有接触过灵越夫人这部分势力。如此算来,这个家族隐藏得到底有多深,他在朝堂以及北地多年竟然从未听闻过……

    对了,尹九娘,竟然就是这个家族的少主。

    萧北秦想到之前的恶言恶语,忽然觉得头疼。

    北地的情况已经很不好了,他可不想在此雪上加霜。

    念头流转,萧北秦已经迅速向姜羲拱手“九娘子,先前不知身份,多有得罪。实在是小女身边恶意甚多,不得不防,没想到竟是怠慢了你。”

    “镇北侯几遭变故,心浮气躁,出言过分些也能够理解。放心,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姜羲笑吟吟地回答。

    萧北秦意外地看她一眼,不再多说。

    萧红钰急促地往姜羲跟灵越夫人的方向跑了几步,脸色焦急“灵越姨,你说这次来也是为了见九娘子的……难道说,你们是打算离开了?”

    姜羲转头看了灵越夫人一眼,没有否认这个事实。

    “这次,我恐怕真的要离开了。”

    按照灵越夫人的意思,她在庆州的行迹已经暴露了,那些叛道者必然闻着血腥味儿跟鲨鱼似的追来,恐怕庆州里里外外都聚集得有叛道者的人。先前一直没有出现,现下一朝爆发,却是麻烦了。

    如若不然,灵越夫人也不会选择最张扬的方向,来到她身边。

    无声的硝烟已经在燃烧,姜羲不能继续留在镇北侯府,或者说留在萧红钰身边,给她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在她看来,萧红钰这个小娘子,已经足够可怜了。

    谁知道,萧红钰听了姜羲一席话,竟然紧紧拽着姜羲的袖子,用行动无声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她不想让姜羲离开。

    短短时日,她对姜羲依赖至此,怕也有对赵夫人的移情作用吧。

    “给我一些时间,让我跟红钰说说吧。”姜羲侧头对灵越夫人道。

    灵越夫人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她与萧北秦暂时离开了萧红钰的院落。

    而萧红钰闺房中的那些妇人们也暂时离开,临走之前还刻意地向姜羲表达了善意,全然忘记她们刚进这个院子,看见姜羲在侧时,那种横眉冷眼的挑剔刻薄。

    “九娘子,你能不能留下来?”萧红钰一直拽着姜羲的袖子没松手,“北越那边的事情还没了解,要是没有你的帮忙,我心头难安。”

    姜羲默了默,最后还是对她说“红钰,北越的事情,恐怕已成定局了。”

    萧红钰原本还抱着侥幸,姜羲此话一针戳破她的薄弱希望。

    “这一战真的在所难免吗?”她喃喃着。

    “北越厉兵秣马百年,对大云的觊觎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这次五王子的死不过是一个时机,你也不要太把错过怪到自己身上。”姜羲顿了顿,说起自己的另外一桩担忧,“还有,红钰,北越一定会拿你丢失的半截枪头大做文章,消息传出去,不论是长安的皇帝,还是北地的百姓,恐怕他们都会怪罪于你,因为他们分辨不清历史的原因,他们不会去看北越的狼子野心,只会习惯将罪孽加在一个人的身上。所以,你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会很艰难。”

    萧红钰抿着唇角,垂着长长睫羽。

    “我知道的,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姜羲伸手,紧紧握住萧红钰的肩头。

    “我要告诉你的是,这段日子你一定要好好待在镇北侯府,整个北地,这里才是最能保全你的地方,不管你阿爹与你有多少矛盾,也会在皇帝面前护住你的。所以关键在于你自己。记住,不管天下悠悠众口怎么说你,你都千万不能放弃你自己。不论在怎样的境地,你都要活下去,不管是为了你,还是为了你阿娘。”

    “我会的。”萧红钰斩钉截铁地应着。

    萧红钰不知道,为了这句允诺,她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咬碎了牙,打碎了骨头,拼了命地挣扎才在绝境中撑下去。

    姜羲也不知道,她与萧红钰的再见,会是在那样的境地之下。

    她只是说

    “若有缘分,我们总有一天会再见。”

    而这一天,注定不会太久。

    ……

    姜羲随灵越夫人走出镇北侯府,她感受到暗处有无数阴恻恻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就像是伺机以待的恶狼,磨砺牙爪,恨不得立刻冲上来将她撕碎吞噬。

    姜羲有的时候也很佩服那位黑袍。

    身为叛道者之首的他,给姜羲的感觉更像是一个传销头子,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手段,偏偏就是能洗脑这么多人为他生为他死,甚至以一套歪理邪说,自以为粉饰得辉煌地迷惑住所有叛道者的眼睛,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冠自由之名,行奴隶之事。

    他们总说姜族是鸟笼,束缚住了他们的灵魂,把他们变得奴隶一般。却也不冷静下来好好看看,到底谁才是奴隶。

    “哎。”

    姜羲没由来的一声叹气,让灵越夫人以为姜羲是吃惊于这些密密麻麻包围着镇北侯府的叛道者。

    “这些叛道者,在北地搜寻了巫尊一番未果,又在天梯前失去了巫尊的踪影,后来不知道从哪儿得来的消息,竟然直奔庆州而来。巫尊自从踏入庆州之后,他们就盯上了您,好在您一直在镇北侯府内未曾出去,他们忌惮镇北侯府兵权又不敢乱闯,这才安分了几日。就是越积越多,到今日已经跟虫子似的填满了这个庆州城,就等着巫尊您现身。”

    “哦?这么说,他们知道我会来庆州不成?”

    “应是如此,反倒是我我接到消息的时候,晚了一步,不得已之下,只能大张旗鼓地进镇北侯府迎接您。巫尊,是不是应该在镇北侯府多留几日,等我们的人到得更多些了再走?”

    “不必,明天就是赵夫人出殡的日子,镇北侯府为送葬必然会府中守卫空虚,也会成为叛道者们瞄准的时机。与其给他们主动突围的机会,不如把主动权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上。”

    看姜羲言辞凿凿,已经有了主意,灵越夫人也就不再多话。

    两人都像是没有察觉暗处人存在似的,闲适自然地登上了灵越夫人的马车。

    灵越夫人不愧是北地富可敌国的大商人,她的马车豪奢得不可思议,铺着皮毛,陈列金银,就连马车棚顶都坠着四颗拳头大的夜明珠,鎏金灌注的兽首顶更是精美无比。

    姜羲迈进马车之后,立刻感觉到北地的酷寒冰雪被拦截在车壁之外,车内温暖如春,令人不免昏昏欲睡。

    姜羲喜爱得很“待会儿要小心看顾这马车,可别被那些没轻没重的叛道者给毁掉了。”

    灵越夫人却轻描淡写地说“无妨,这样的马车白塘城还有十来架,若是巫尊喜欢,我可以帮您造一个比这更好的。”

    姜羲这土豪做派……她喜欢!

    四匹马拉力,沉重的马车在白雪铺道的路面上压住深深的两道轱辘印,往城门的方向前行。

    区区一辆马车看似单薄,实则暗中也有无数灵越夫人带来的守道者在藏匿,与叛道者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对峙。

    一直到踏出庆州城门之前,这种局面都没有被打破。

    姜羲反而觉得这样更好,与叛道者这应是最后一站了,介时若是血流成河的,吓到了庆州城里的无辜百姓,那该多不好。

    还不如换个荒郊野岭!

    最终,也如她所愿。

    马车行到一片荒郊野岭处,那些叛道者按耐不住率先向马车放出了攻击。

    而同样藏身的守道者不甘示弱回击。

    原本荒凉的雪原平野,瞬间多出了无数厮杀的身影。

    叛道者着黑,守道者着白。

    白与黑,光与暗。

    泾渭分明,又彼此不容。

    从寥廓茫茫的天际往下俯视,就是白雪黑山之外,另外一种白色与黑色的不断碰撞、厮杀、撕咬、吞噬。

    直到这两种颜色外出现了第三种颜色,血色。

    “叛道者的人太多了,看来黑袍这次是真的压上了所有筹码啊,真是疯狂的赌徒。”姜羲摇头感慨。

    灵越夫人却从旁微笑“他也不能不疯狂,若是以前,他的那些歪理邪说还能有一些站稳脚跟的余地。但是,只要巫尊您出现,他的所有努力都会成为泡影,还能不奋力一搏吗?”

    “说得也是,就是不知道黑袍自己会不会来。”

    “他来不来我不知道,我看那幽影之首,倒是来了。”

    姜羲沿着灵越夫人的视线看去,果然见那平野的边缘,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曾与她一起喝酒聊天,一起放肆玩乐的身影。

    也曾与她划清界限,以一剑了解两人感情的身影。

    栖梧,幽影之首,是他来了。

    姜羲幽黑的眼眸忽的像是被沁凉的冰水流淌而过,所有的温度骤然消失,只剩下冰冷。

    灵越夫人也是听过姜羲与栖梧之间事情的。

    她问“巫尊可恨他?”

    “恨?”姜羲笑了笑,“爱与恨,互为反义词,爱有多深,恨有多深。所谓恨,其实便是一种爱而不得。至于我,没有什么不得的,那一剑不过是让所有东西都烟消云散罢了。”

    若他只是栖梧,她也许会恨。

    但他不是栖梧,而是幽影之首。

    既不是她的朋友,何来恨字一说?

    灵越夫人听得轻轻一叹“的确,爱和恨都不算什么,只有遗忘跟漠视,才是世间最大的惩罚。巫尊——他朝着您来了。”

    姜羲静静盘坐。

    等着他来。

    ------题外话------

    自我反省,明天起真的要恢复两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