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抗联薪火传 > 第221章 悲催的谢老钻儿(一)

第221章 悲催的谢老钻儿(一)

    “怎么的?老子和你们游击军尿不到一壶去,老子带人走,你还想仗着你们人多强留住我们咋的?”谢老钻儿头一歪冷冷的说道。

    谢老钻儿这话说得很刁钻,他眼见着其他绺子都想跟的游击军打鬼子,可是他却不想,所以他在话里却是制造出一种游击军以大欺小的态势来,以激起同为山林队的其他绺子的同仇敌忾之心。

    当然到了此时一直在院子里的谢老钻儿也不知道雷鸣他们一共也就来了十一个人罢了。

    雷鸣静静的看着谢老钻儿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足足看了有几秒,才说道“谢大当家的你不需要给我还给现场的各位大当家的一个解释再走吗?”

    嗯?雷鸣这么一说,别人可就听出来这是话里有话了。

    “我需要解释什么?你们的人说没祸害老百姓那就没祸害!

    你就算说是我们绺子祸害的你们又没证据,如果说没有证据就说我们干的,那在场的岂不是都有嫌疑!”谢老钻儿不以为然的说道,可是此时却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是试图转移话题的。

    雷鸣笑了“你所说的苞米地的事那都是小事。”不过随即他的脸色却是变得冷竣了起来,“我想问的是,谁给你的权利在远处用这样的枪瞄着这里!”

    雷鸣一伸手,后面的小保子就把自己手中的狙击步枪递到了雷鸣的手里。

    于是所有大当家的在看到了那支狙击步枪后的脸色一下子就撂下来了!

    他们这些人参加过大战的有见过的,原来没有见过的可是看雷鸣手里拿了一支自然也会琢磨,他们一看到那瞄准镜自然也能体会出这支枪的可怕之处。

    原来看着象小土豆似的人脑袋在被放大成了一个香瓜那么大的时候,那射击的命中率自然是会提高的。

    无论当兵也好,还是当土匪也罢,那都是有忌讳的。

    而所有忌讳里最大的莫过于你身前有人拿枪指着你,可是再想想你并不知道三四百米外甚至更远的地方有这样一支枪在瞄着你脑袋能“砰”的一枪打死你却连谁打的都不知道的时候,这个可不可怕?现在知道起来后不后怕?!

    “说来呢,谢大当家的那几支这样的枪还是我们把鬼子毙了然后让你们捡走的。

    后来我一想,都是打鬼子,你谢大当家的是抗日救的人我是补充团的我也就没有要。

    可是,今天各大当家的在这里开会议事,你却派人拿枪瞄着这里这算怎么会事?

    你可千万别说你是知道我们抗日游击军来了,你是特意冲我们瞄准的。

    你要是这么说,我不信,其他大当家的也不会信。

    所以你不需要拿出来一个解释吗?请解释下为什么在远处用枪瞄着这里。”雷鸣说的很慢,因为他并不擅长这么长篇大论的讲话,他要尽量让自己的说话变得有条理起来。

    雷鸣这翻话说完,在场所有的那大当家的可就都看向了谢老钻儿。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这事是需要谢老钻儿给大家一个解释。

    “你说我的人拿枪指着这里就指着了?你少特么的给我扯犊子!”谢老钻儿很强硬的说道,然后便又向院外走去,可是他的心里却是已经在打鼓了。

    他为啥着急跑,他就是看到自己安排的那个枪手也进院子了才觉得奇怪。

    天地良心他安排人在远处用枪瞄着这里还真的不是想杀谁,他就是觉得那么好的武器不用白瞎了。

    既然有了那为啥不用上?万一和别的大当家的口角出现什么意外呢!

    他也只是抱着一种防患未然的心理才安排枪手在外面的,却没有想到那家伙却是被雷鸣他们发现了。

    其实那也就是他手下的那个人将枪那么一动,然后那狙击镜头便反光了。

    如果这事换成一般山林队的人根本就不会注意,就是看到那光也会以为是谁家小孩子在玩小镜子呢。

    可偏偏那道光被小保子看到了。

    雷鸣小队现在有三支狙击步枪,以雷鸣凡事爱琢磨的性子,大家自然是把那狙击步枪的很多方面都想到了,于是小保子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结果,那个三心二意的枪手就被雷鸣他们抓了个正着。

    此时雷鸣也把话说完了,见谢老钻儿还要走他却是不拦了就往旁边一站旁观了起来。

    那谢老钻儿只是才迈出去一步,就听院子里众人齐齐爆出了一声“谢大当家的请留步!”

    完了,谢老钻儿知道自己这回是真的走不成了,自己是犯了众怒了!

    “谢大当家的,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事你得给各位大当家的一个说法。”这时北风北上前说话了,“虽然咱们大家也不熟,但我们也相信你不大可能投了日本人。

    说你谢大当家的敢派人在那犄角旮旯冲我们开枪量你也没有那个胆量。

    但是,你拿着枪在远处瞄着这里你终究是要给大家一个说法的!”

    谢老钻转过身,这一刻他自己都搞不清看到了多少双和自己一样杀过人一样冷血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他想摸枪,但他不敢,非但他不敢,就是他身边的那几个手下也不敢。

    如北风北所说,大家都是明白人,他要是敢摸枪,那他绝对会被乱枪打死!

    他和雷鸣耍无赖,说自己没有拿枪指着这里那都是扯蛋的话,自己的那支枪都已经被人家给下了。

    他就是怕雷鸣把这事说出来才往外溜的呢,因为理亏却是连那支枪都没敢要!

    闹哄了大半天的院子此时终于是静了下来,绝大多数人的目光都在看着谢老钻儿,等着他拿出说法来。

    敢拿枪在远处指着这里那不是你想走就能走得了的!

    “这事是我谢老钻儿做过头了,我并不是故意和各位为难,只是为了自己保命。”谢老钻儿服软了。

    那些大当家的听他这么一说却是一撇嘴,心道量你也没有胆子和我们这些绺子作对,否则你特么的还想站在这里吗?

    但光你认错这事可没完,刚才抗日游击军的人说了,我们是讨个说法,这个说法你光认错那是不行的。

    “雷小六子,这事我认了,你说怎么办呢?”谢老钻看向雷鸣说道。

    谢老钻儿他们和雷鸣小队有两次都闹得不愉快,双方自然都会找人问及对方的背景,所以谢老钻非但打听到了雷鸣小队,甚至连雷鸣是雷小六子都问了个一清二楚。

    此时这话在谢老钻儿说出来的是特别憋屈,因为谁都能看出来这个雷小六子实在是太年轻了,他这也就是抗日救击军的人,如果他要是在各绺子的话这岁数那真的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崽子罢了。

    但正因为雷鸣是抗日游击军的人,所以他哪怕只是个七八岁的孩子,他谢老钻儿也惹不起,至少在明面上是不敢惹的。

    雷鸣看了看身边这些各咎子的大当家的,这些大当家的自然已是把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既然是雷鸣发现这事的,那拿出个什么样的说法来,那还真得看雷鸣的了。

    “谢大当家的,你手头这样的枪还应当有四五支吧,你把那几支枪都交出来吧,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当然了,如果你不走还想继续和大家一起打鬼子我们抗日游击军也欢迎,但这枪你却得交出来。”雷鸣又慢慢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