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48章 让人眼红的礼物

第2148章 让人眼红的礼物

    门外那些人走了大半,剩下的都是无所事事,回家也只能呆坐的家伙。

    看到马车进去,这些人都跟了过来,想看看马车上面是什么东西。

    马车自然不可能开到后院的,所以直接在前院卸车。

    没有主粮,全是肉食和补品。

    光腌肉和鲜肉都有十多扇,而且有猪羊牛。

    “那是牛吧?”

    那么大的模样,瞒不过那些围观的人。

    现在吃牛肉不犯法,至少在官方许可的店铺内买的牛肉可以随便吃,你烧烤、炖、炒都行。

    可拿牛肉来做腌肉……

    “浪费啊!拿来烤,炒也不错啊!”

    是的,牛肉做成腌肉的话,会缩许多。

    可这是秉承了朱高煦风格的肉干啊!

    “那是什么?”

    有人看到了几个袋子。

    精致的袋子,一袋约二十斤左右大小。

    卸货的家丁很小心,因为里面都是细细的砂糖,在京城都是高档货。

    布料是一捆一捆的被卸下来,按照方家的人口,估摸着得用个几十年,弄不好方卓的孙辈还得继续用。

    一坛坛的美酒,家丁们一手拎一坛,就如同那些练臂力的一般,轻松的提了进去。

    “醒弟……”

    朱氏有些惊讶。

    不,是很惊讶,并震惊。

    那么多东西,不说值多少钱,就辛老七这帮子孔武有力的家丁们就让人心生疑窦。

    这年头家丁可不是谁都能养的,就算是豪商也不敢这般招摇,否则就是在给自己招祸。

    方醒一袭青衫,看不出身份。

    他的眉间平和,也不见什么矜持。

    他甚至还在笑,很简单的笑,就和街坊邻居一般的那种笑。

    “大嫂担心什么?”

    方醒看看道:“是个好天气,可见老天都给面子,那还怕什么?”

    外面那群人依旧在看热闹,不,是在艳羡,并不时叹息唏嘘。

    这是一种危险的情绪,后续发酵开来,大抵就是黑白两道都会知道方家来了个阔亲戚。

    朱氏觉得方醒既然能挣下这等身家,起码基本的判断力是不会缺失的,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来自于一个小地方。

    所以她顾忌着方醒的脸面,就问道:“醒弟是……从哪来的?”

    “北平。”

    方醒也看到了外面的那些艳羡,他甚至看到几个大汉在交头接耳,然后他就笑了。

    很开心!

    朱氏一愣,然后试探着问道:“醒弟,家里的庄子可还在?”

    “在啊!”

    方醒诧异的道:“那可是祖产,怎么可能不在。”

    朱氏的心中一松,觉得遮在方家头顶上的那片乌云总算是散了。

    从方鸿渐出事,到杨二回来报信开始,整个方家就处在漩涡之中。方鸿中的胆子本就不大,他以为方醒也完蛋了,所以一家子战战兢兢的,就等着哪天来一队官差,把一家老小都拿了。

    那么以后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生活了吧?

    朱氏想去问问,可官府……一直以来对官府的畏惧让她有些茫然,然后她就看到了一个小吏。

    门外那些闲汉自觉的分开一条道,小吏从中间‘龙行虎步’的走过来。

    他皱眉看着在卸货的家丁,就干咳一声,可没人搭理他。

    方醒在笑,他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从到了这个世界之后,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孤独的,除去妻妾之外,当然,后面又多了孩子。

    至少在血脉上他是孤独的。

    那种孤独感类似于遗世而独立,无亲无故的感觉。

    可现在居然多了两个伯父,还有两大家子人。

    而且他们还是胆小鬼!

    这个发现没有让方醒失望,他反而很开心。

    莫名的开心!

    不高兴要发泄一番,开心也要发泄一番,所以方醒看到小吏后,就更愉悦了。

    小吏走进来,看着那几辆卸掉一半货物的马车,干咳道:“哪来的?”

    “北平。”

    方醒回答道,没有惶恐。

    他在等着小吏发飙,想必那会更有趣。

    可小吏偏头看着他,眼中有些迷惑之意,然后微微忌惮。

    “嗯。”

    小吏嗯了一声就出去了,朱氏和赶来的王卓都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人还算是正直吧……”

    方卓的话让方醒有些无语,连朱氏都觉得羞愧。

    “夫君,那是怕了,他不知道醒弟的底细,怕了。”

    王卓哦了一声,然后突然就紧张起来,说道:“醒弟,白的不行,他们弄不好会叫青皮来试探。”

    “青皮?”

    方醒指指家丁们说道:“有他们在,无碍。”

    王卓终究脸皮薄,见那么多的礼物,就催促着朱氏赶紧去做饭。

    他自己也讪讪的去帮忙卸货,却被方醒请了回去。

    “大哥你回去歇息着,我就看看这些老屋子,想想家父以前在这里的日子。”

    这里是方家的老宅子,方鸿渐当年就在这里出生,成长,最终中举做官。

    “好,你当年也来过不少次,怕是都忘了吧,好好的看。”

    方醒这才想起这一茬来,他点点头,看着那些破旧的房子,竟然有些亲切感。

    方卓才走,外面就进来一人,没人阻拦。

    方醒叹息一声,说道:“我只是来走亲戚,当休假啊!”

    来人是沈石头,他拱手道:“兴和伯,陛下让定国公回京。”

    “那是好事啊!山东平定,也算是皆大欢喜。”

    徐景昌这个倒霉催的,朱勇被禁足,他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沈石头低声道:“北边最近的气氛不大对,那些人都担心陛下继续清理下去……”

    “我就在北边。”

    方醒觉得北边的问题不大,毕竟地广人稀,你要真想弄土地,塞外随便你整。

    “北边无事,只是权贵而已。”

    沈石头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朝中一阵喊打,定国公上了奏章请罪,陛下……”

    “不会禁足吧?那就过了些。”

    老徐家和老朱家是姻亲,铁杆关系,可每一任皇帝都喜欢把徐景昌拎出来敲打一番,折腾一番,然后借此警告勋戚。

    徐景昌自然是俯首称臣,可次数多了大家看着也觉得不忍啊!

    沈石头苦笑道:“陛下让定国公自己查自家的投献……”

    呃!

    方醒有些无语了,觉得朱瞻基这一招还是在敲打徐景昌。

    他没去寻摸原因,只是纳闷的道:“定国公难道就这么不招皇室待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