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行天下 > 正文 第十一章:那隐约而过的灵光

正文 第十一章:那隐约而过的灵光

    郝启趟在床上,想着今天与那二人的交流,许多事情他都知道明白了,不过还是有些东西需要他自己去确认与推论。

    他所知道的这个世界超凡四大派系,神之手的派系来自于一千年前的深渊成形与第一名神之手的受肉出现,这个信息是已经确认了的,不过郝启也有自己的想法,或许是那个时候才出现的神之手,但是深渊就不一定了,这需要他亲自去确认才行。

    第二个派系的魔女与魔术师,这和当初制造大爆炸的那些符文科学家一脉相承,不过其研究方向已经是彻底不同,符文科学家研究的是天地自然与符文之间的规律,而现在的魔女与魔术师研究的则是如何安全借用灵界幽界的力量,本质上其实已经彻底不同。

    第三个派系则是他认为可能存在的冥府魔道,而在骷髅骑士的解释中,所谓的冥府魔道其实是一千年前遗留下来的力量,确切的说,是那个最辉煌时代留下来的战争力量。

    那个时代的文明,为了战争无所不用其极,而人体改造就是其中之一,对于精神,对于的改造,甚至直接符文机械化,或者符文不死化,其中一些技术已经彻底丢失,而剩下来的,能够适应这个剧变后世界的,都转变为了对灵魂和同时的改造,而改造后的存在,类似于骷髅骑士现在状态的,都已经是非人非鬼非生灵了,类似于机器人,但又拥有灵魂,本身处于非生非死的悲惨状态中,只是为了执念而存活,是最为悲惨的结局。

    可以说,冥府魔道就是如其字面意思一样,是最可怕的结果,而郝启记忆中即将成为格斯铠甲的那件狂战士铠甲,其实也是冥府魔道的造物之一,可以给予使用者超出与意志的恐怖力量,但同时也会腐蚀使用者的与灵魂,让其最后要么为铠甲所吞噬,要么化为类似于骷髅骑士一样的存在,作为冥府魔道而永世悲惨下去。

    第四个派系,幽界,灵界,以及更深层次的那些东西,比如兽鬼,比如巨鬼,比如更可怕的东西,它们则几乎都是生灵幻想与负面累积所产生出来的东西,简单些说,它们更像是无中生有的存在,依照幻想出它们的性质,依照这性质而产生出它们的所有举动来,可以说是四大派系中最复杂,但却也最简单的一个派系。

    “不过……心之世界吗?”

    对于他们的推论,郝启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

    确实,从因果律来看,先决定了果,然后再来决定产生这个果的因,这样的事情若是微观情况下还有可能,但是放大到宏观,时间线的收束改变先就是不可能了,除非这个世界没有量子力学的存在,但若是没有量子力学,那么整个宇宙就不该是眼前呈现的这样,甚至物质世界都不应该存在……

    但若真的像他们所说,这个世界实际上是某个存在的心灵意识?

    这个说法却又太过违心了,若真实按照某个存在的心灵意识来进行投影,那么他又算是什么?难道说他跑到这里来,还直接入侵了别人的意识咯?或者说,连他都是别人意识的一部分咯?

    其次,若真实一个存在的意识,那么这个世界一定是有着漏洞和bug存在的,无论多么细微的,一定是有的,而只要有着bug和漏洞,那么这个bug和漏洞一定会逐渐扩大,直到整个世界崩坏为止。

    所以虽然可以用某个存在的意识来解释一些事情,但是却会产生出更多的不合理来。

    虽然如此,但是郝启还是觉得他似乎有了什么灵感,但是他偏偏抓不住这个灵感,就如同一闪而过的星光一样,再想细找时,却发现什么都没有,这让他心里直是抓痒,莫名的,他觉得这个灵光对他来说非常重要,重要到足以让他直面虚拟超脱。

    想了半天,郝启的脑袋都想得有些疼了都没想到什么,他也就暂时放下了这灵光,反正他本来的打算就是在这个世界慢慢熟悉,慢慢找到机缘,既然现在无法找到答案,那就继续寻找下去好了。

    想到这里,郝启也算是慢慢放宽了心思,出来到了屋外阳台上时,就看到格斯正站在那里望着远方。

    郝启就走到了格斯旁边道:“是不是很久没经历这样和平的夜晚了,一时间有些不熟悉啊。”

    格斯看到走过来的郝启,他沉默了一下,接着就坦然点头道:“是有点,但更多的还是一种如释重负。”

    “为了你的心魔?”郝启乐呵呵笑了一下,关于格斯对卡斯嘉的杀意,郝启其实有对格斯详细解释过,那是心魔,而非他的本心,不过格斯自己却对自己苛责了起来,毕竟想要杀死卡斯嘉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他根本无法接受的,所以他最近这段时间里,心理负担极重。

    而魔女给他暂时减弱了烙印的影响,虽然不算完全靠自己的力量熬过心魔,但也非是靠外力来度过,这让他的心态轻松了许多,连带的,心魔的影响也减轻了。

    格斯默默点点头,他看着外面的夜色道:“不过,真的好久没有这么平静过了,有时候我就在想,若是当初没有加入鹰之团,那我是不是现在会活的更好一些呢?”

    郝启笑了一下道:“那这就要问你自己了,你真的后悔加入鹰之团吗?”

    格斯愣住了,接着他也笑了起来道:“不后悔,虽然现在想起来就会很痛苦,但是不后悔,因为在那里……”

    我遇到了人生从小到大唯一的温暖……

    郝启闻言也是乐呵呵一笑,他忽然对格斯说道:“要喝点酒吗?”

    “酒?这里可没有酒啊……”格斯顿时无语的道。

    郝启哈哈一笑道:“这可不难,不过需要等我一会就是了,我去买些酒,配些小菜就回来。”

    “……如果有干果和甜品,也请郝启大人买一些回来。”

    这时,一个带着略微怯生生的声音响了起来,其余人就从门内走了出来,刚刚说话的人正是贵族少女法尔纳塞,同时伊斯多洛也说道:“最好有些肉,这里的食物虽然好吃,但全是蔬菜和果子,真实吃得不爽快。”

    郝启又把目光看向了塞尔彼高,塞尔彼高楞了一下,就笑着说道:“我只要酒和小菜就好。”

    在这树屋中,因为完全不必担心有怪物来袭,所以众人的心情都非常放松,而且这树屋住着也舒适,温度适中,床垫柔软,加上众人都久违的好好梳洗了一番,每个人的精神都好了许多,现在郝启提议喝酒,每个人的兴致都来了那么一些。

    这时郝启又把目光看向了跟随而来的小魔女史尔基处,史尔基微微一愣,又有些害怕的向后缩了一下身体,郝启就爽朗的笑道:“来点糖果怎么样?”

    “呃,好……”史尔基怯生生的回答道。

    接着郝启对着众人一笑,脚下轻轻一踏,整个人已经跳到了半空中,然后在所有人愣神中踏空而去,几乎眨眼间就已经去到了夜空中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飞去买东西吗?”伊斯多洛指着道。

    众人都看了他一眼,良久后,格斯才喃喃说道:“不然你以为他的书是怎么来的……”

    然后,在半个多小时之后,众人来了一场宴会,久违的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