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483章 好奇心
    村里只去了苍海一人,原本胡师杰还想让平安或者林金勇跟着,不过被苍海拒绝了。

    地里的活还没有干完呢,一下子去两三人在外面溜跶,那怎么能行,就算是装个样子也要把人留在家里啊粉饰一下啊,每年卖瓜这么赚钱不能被人看成懒散随意就赚了,装也得装出一副辛苦模样。

    大约在四点半钟,简单的准备了一下,苍海带着丑驴子,还有另外三匹骡二代,也就是丑驴子的子女一起出发了。

    四辆板车上面坐了二十几个老老少少考古人员,除此之外大部分就是吃喝的东西,这些人随身带的挖掘的东西却是不多,半辆板车都没有装满。

    原本以为这一路上会相当无聊,因为坐在苍海旁边的是一位六十岁,头发都白了的老头,老头姓张,苍海跟着大家一起叫他张工,也不知道是张公呢,还是张工反正就这么叫着,苍海又不准备跟老头结亲,知道那么清楚干什么。

    苍海也没有想到自己和老头相差了三十岁,居然一路上有说有笑的。

    这到不是苍海能说会道,而是这位张工是个妙人儿,别看岁数大,但是性格却像个小娃儿似的,而且妙语连珠,和苍海称兄道弟的,讲起了挖坟的事情那更是滔滔不绝的,弄的苍海听的津津有味,心中那一点被抓壮丁的苦恼瞬间消失不见了。

    “那年,我们接到下面的报告,说是村里有人家浇田,放了水之后两人就在田边等着水进来,但是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见水进来,两人便起身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等两人到了地方一看,好家伙,地里出现了一个大漩涡,水全都被吸进这个涡里去了”。

    “半个小时还没有灌满?这个涡得多大?”苍海问道。

    “你听说我往下说,这两人还算是有见识的,而且素质也高,一看便猜到这下面可能是古墓,关中人嘛很多村子的人都做过这个教育,所以两人一看,立刻就报告了文物局!”

    张工说到了这儿,歇了歇,见苍海很乖巧的把随身的水壶给递了过来,笑眯眯的接过了水壶呡了一小口之后,发出了一声啊的动静,抹了一下自己的胡子继续往下说道。

    “当时还是我的老师带队,我那时候才三十岁不到,就跟你现在的年纪大致差不多。考古队到了之后,放水缺口那边已经被堵住了,一个大洞黑乎乎的露了出来,我伸着脑袋一看,心便往下一沉,因为那个洞太熟悉了,是一个盗洞,用铲子探了一下,深不见底,大家更加失望了,觉得这个盗洞正好打在椁室的正上方,这盗墓贼的手段那是相当高……”。

    苍海这边眼巴巴的听着老头讲故事,从发现进水的是盗洞,到了最后抽水,打开墓门进去,突然间来了个峰回路转。

    “我们进了墓室一看,发现整个墓室都空了,墙上原本有一些壁画也都毁了,里面什么都没有,连棺都烂的一干二净的。所有人那叫一个失望啊,要知道这个墓在形制和规格上都是诸侯一级的大墓,不说别的只说这大墓的面积就让人惊叹,可惜的是里面的东西都没了,我们正的失望的时候,突然间我的老师伸手在四周的墙上轻轻的叩了起来,叩了一会儿便对着我们说:'旁边还有一个墓室’”。

    “听到他这么说,大家就开始往发掘旁边的墓室,很快挖到了墓道,等着打开了墓道的时候,大家又是一惊,墓室保存的到是完好,但是里面乱七八糟的,一些陶器被打碎了一地,还有一些青铜器碎片,不用说这墓也被盗过了。当我们进入墓室的时候,你猜怎么着?”

    张工卖了一个关子之后,这才对着苍海说道:“斜在椁室侧面有一个盗洞,盗洞里还有一具人骨,我们好奇的往上一看,好家伙,人骨还不是一具,足足有三具,最下面那个头骨有个洞,一看就知道是被人从上面用石头砸的,并且那块石头就落在椁室里,剩下的两具则是被人打断了四肢活生生扔下来的……”。

    “分脏不均?”苍海问道。

    张工说道:“这谁知道,推测是这样,但是真正什么原因那只有问这仨人了,大前年我们技术先进了对这三具骨头检测了一下,你知道什么这三人还有血缘关系,一父两子,而且有个老工说,这父子仨都练过柔骨术的,是专门盗墓的行家”。

    “还有这东西?”

    苍海问了之后就觉得这个问题多余,自己脖子上挂的玩意儿都逆天了就不许别人练个气化个虚修成半仙之体?

    “这世上能人异士还是有的,咱们不相信只是因为咱们没有看到,有的盗墓贼甚至可以把自己缩小的如同一个孩童一般”张工叹道。

    “村里那几个也有绝技?”

    “那几个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仗着炸药之利!”

    “找墓也是一门技术活吧?”

    张工老脸一红:“那个胖子是我的学生!”

    苍海一听愣住了:“您学生不该呆在考古队么,怎么干起了盗墓的营生来了?”

    张工叹了一口气:“考心一个月才拿多少钱,挖个古墓多少钱?可惜啊,这孩子算是我这考古几十年来一只手都数的出来的有天份的孩子,却把天份用在了错处!”

    “关几年又出来了嘛,你叹什么气啊”

    张工说道:“你不知道,这次他得挨枪子!”

    “这么严重?”

    “盗出去的东西最少三十件一级文物,二级文物也上百件,你说呢?”张工说道。

    “那毙了应该!”苍海说道。

    苍海这话说出来,后面立刻有两人抬头看了他后背一眼,只不过苍海根本没有发觉,可见那个中年胖匪以前的人缘还不错。

    “老师,咱们今天在哪里扎营?”

    这时一个眼镜女冲着张工问道。

    张工看了一眼苍海,苍海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之间,太阳已经快落山了,红彤彤的太阳看不见了,只见西方留下了一片火红。

    “再走两小时吧,现在天气凉爽了,不趁这时候赶路什么时候赶路?”苍海说道。

    张工笑道:“听你的!”

    于是张工又开始讲故事,苍海继续喜滋滋的听着,坐在后面的一帮子人个个垂头耸脑的一副霜打茄子的模样,看样子想早点休息。只这过现在是苍海说了算,他们只能听着。

    到了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苍海选好了扎营的地方,这才安顿了下来,大家开始做饭的做饭,扎营的扎营。

    这些人都是野外生存过的,手法熟练没有一会儿就把营地里整好了,饭也开始做了起来,苍海到是没什么事情,只是喂了一下牲口,然后便和张工继续吹牛。

    营地就在峡谷的旁边,现在峡谷不像是以前一样干巴巴的了,谷底是一条河,在四家坪这边水位还不浅,有个四五米深,峡谷的两边也长了一些小树小灌木什么的,反正只要是有水,植物必定会有的。

    虽说对面也就是一百来米的距离,不过想从这边过去,那得需要飞的,四辆板车就算是丑驴子拉着也是妄想,不说下面的水,就说两边的峭壁就不是苍海这些人可以征服的。

    “你们村子存在了多少年了?”张工问道。

    苍海说道:“这谁知道啊,我觉得怎么说也有两三百年了,最早的一个先人墓是明末清初,为什么这么问?”。

    张工掏出了地图,然后点了一下:“你看看你们村子的位置,还有这个墓的位置”。

    “直线距离挺近的四五里”苍海不用看地图就知道。

    “你们村的位置可能是守陵人的位置,古代的墓都是有规制的,像是这种大墓而且就现在审的结果来看应该是春秋战国时候的王候墓,从地理位置上来看,你们村正好落在守陵人的地方……”张工说道。

    苍海一下子懵了,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还有这个说法,不过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不可能吧,要是从那时传下来,现在这坟头得多少?”

    张工道:“看看墓再说,这样的墓不会没有陪葬墓的,以前的制度还有人殉,像是这样规制的大墓只要是那时候的,就不可能没有陪葬墓或者是人殉坑,现在人看来很残忍的事情,但是这是由当时的社会制度造成的”。

    听到张工这么一说,苍海心下居然有了一些小盼头。

    吃完饭,各自回自帐篷睡觉,苍海可不喜和陌生人同住,自己弄了一顶野营小帐篷钻进去休息。

    躺下再睁开眼一夜安稳的过去了,大早上起来,吃了点东西之后,队伍继续赶路,连着走了一天半这才翻过了峡谷,又往回走了差不多一天,这才到了大墓的前面,也就是老人们说的兵丘坨子。

    站在兵丘坨的旁边,苍海顿时觉得这土堆子有点儿不凡了起来,以前小时候来玩过几次,当然了那时候峡谷还没水,兵丘坨子旁边有一片灌木,灌木中有一些小药材什么的,镇上有人收,也不贵,五六天才能挖个四五块钱,但是对学生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

    “这里有条暗河,而且水位不高!”

    看到绿意盎然的灌木林子,张工肯定的说道。

    这哪里用他说,苍海也知道啊,要不然哪里来的灌木。有水是有水但的离着村子远了,所以没有人在这里打井。

    别人摆开了架式工作,苍海这边则是到处溜跶,至于张工那么大年纪了,又带着徒子徒孙的,自然也不可能捋起袖子开苦力活,于是就跟着苍海一起绕着兵丘坨子转了起来。

    没有来之前,苍海琢磨着早些回去,但是到了之后,又好奇想看看这些考古工作者是怎么工作的,于是就留两天,瞅瞅这些人怎么挖坟掘墓的。

    没有了解的时候觉得这活儿肯定很神秘,但是看了一天之后,苍海便觉得也不过是这样,一群人拿着长长的洛阳铲这边捣鼓一下,那边捣鼓一下,掏出来的土看看,有的时候还要嗅一嗅,实在是没什么新花样,看多了也就觉得烦了。

    “老师,老师!”

    就在苍海无聊的时候,一个学生站在土堆子半腰,冲着张工大声的喊了起来。

    “老师,这边有个盗洞!”

    苍海一听盗洞,立刻来了精神,听了好几天的故事,苍海还没有见过盗洞是什么样子呢,于是立刻站了起来,向着半腰奔了过去。

    来到了这人的身边,苍海顿时就想骂娘,在苍海的眼中这完全就是一个土坑,差不多也就四五十公分深,哪里能算个洞。

    关健是什么,这玩意看起来也忒大了一些,差不多六七十公分,还是呈方形的,这玩意儿也能算是盗洞?

    那要花多久的功夫?盗墓的是准备常驻这里消消停停慢慢悠悠盗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