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428章 乐极生悲
    苍海一手一个抱着自家的两个娃随着大家伙一起出了门,抬头便见到一溜的大灯,好家伙个个都是远光灯,照的苍海眼珠子都有点儿晃,立刻带着孩子扭过了头去。

    “好家伙,看把这帮子人牛叉的!”苍海笑道。

    师薇笑了笑:“天黑也看不清什么颜色,不过车子看起来还是挺不错了,外型有棱有角挺霸气的”。

    “爱显摆的都喜欢这样的车”苍海笑着低声冲着师薇说了一句。

    车子回来了,大家自然又是一番热闹,苍海和师薇两口子跟大家热闹了一会儿,便抱着孩子回家,买车这种开心事儿,苍海早就经历过了,虽然理解乡亲们的兴奋点,但是他可不想继续抱着儿子们站在外面了。

    回到了家里,坐了一会儿,平安就笑眯眯的进了屋。

    “二哥,看到我的车了没有?”平安很开心,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车钥匙冲着苍海显摆了一下。

    苍海笑道:“看到了,什么颜色的?”

    “啊!”

    听到苍海这么一问,平安开始挠头了,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苍海这个问题。

    苍海见他的模样直接乐了:“你自己去买车居然不知道自己车是什么颜色的?”

    “好像是白色的吧”平安挠了一下头。

    “东西都齐全么?”苍海又问道。

    平安嗯了一声:“东西都齐全,久生哥特意帮着大家都看了一遍,所有的证都是齐的”。

    “那就好!”苍海点了点头。

    平安这边蹲了一会儿,见师薇和苍海都没什么大兴致,于是便转身出去,准备回家里一趟,不光是平安买了车,平安的二叔家也买了车,是由胡胜安开回来的,所以平安准备去二叔家呆一会儿,买了新车嘛不去抖一下,今天晚上那肯定是睡不踏实觉的。

    平安开开心心的去了,还没有到半个小时,这小子就丧眉耸眼的回来了。

    苍海仅看了他一眼就知道在外面肯定是被人骂了,都不用问,整个村子看他不顺眼的也就是他亲娘。

    “行了,回去睡觉去吧!天色也不早了,你又开了那么长时间的车”苍海冲着平安说道。

    平安哦了一声,便耸拉着脑袋离开了。

    师薇望着平安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口,冲着苍海说道:“咱们这样也不成啊,你必竟不是平安的亲哥,人家的家事你这么都搅和着也不太好”。

    苍海想了一下说道:”嗯,我知道,等着明年看看帮着平安找上一门媳妇,这自家的小日子过起来就好了”。

    “平安这样的找媳妇难啊”师薇说道。

    “降低点儿条件呗”苍海叹了一口气。

    师薇也知道平安说媳妇有点困难,但是平安也就是脑子稍微有点儿不好使,说傻吧是真有点儿傻,但是根本不影响生活。但是就是因为这个傻名声,一般人家也不可能乐意把闺女嫁给平安,人家的闺女再不值钱那也是人家养大的,是凡是有点儿脸面的人家都不会把闺女嫁给一个傻子,如果这么干了指不定背后多少人戳脊梁骨。

    两人聊了一会儿,然后把两个娃子安置在小床上,夫妻两个上床休息。

    现在村里也没什么事,大家都是睡到了点钟,太阳都挂的老高这才起床。

    苍海起床洗潄完,站在自家的平台前面在整个村子这么一扫,顿时发现每家每户的门口都停着一辆新车,每辆车的后视镜还系着红绳。

    一水儿张扬霸气的凯迪拉克,除了颜色不一样之外,其他都一模一样,还别说摆在村子里还真有这么几分气派。

    扭头看了一下自家的车库,看到了平安开回来的凯迪拉克,苍海这才发现平安的车漆是蓝色的,根本就不是他说的白色。

    笑骂了一句马大哈,苍海从厨房里拿了蓝子去村东头的菜园子里摘菜,路过文一道家门口的时候,看到了文一道刚提回来的汉兰达,白色的汉兰达看起来也不错,不过和旁边的凯迪拉克比起来就显得不够张扬,差点儿锋利。从造型上,汉兰达是差了凯迪拉克的霸气,也怨不得平安要换车。

    文一道家这时正好在吃饭,透过了窗户看到苍海路过,文一道端着碗,挑开了自家的帘子走了出来。

    “苍海!”

    “吃上了啊?”苍海笑道。

    文一道早上吃的挺中式的,青菜拌疙瘩汤,碗里还打了一个荷包蛋,上面还摆了一些咸菜。

    “嗯,准备今天去林场那边看一看,天气预报上说这两规降温,虽然不知道咱们这里会不会跟着降,不过做好预防还是没错的,新种下的小果树得照看一下”文一道说道。

    “什么时候去老丈人家?”苍海问了一句。

    “二十八就去,等着初五过后回来”文一道说道。

    苍海听了笑道:“你这怎么跟上门女婿似的”。

    文一道嘿嘿笑了两声不答话,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上门女婿的概念,现在如果他媳妇说以后生了孩子都跟她姓,文一道也不会说什么。

    “齐悦过几天就来了,今年顾涵也会过来”苍海说道。

    “那个什么女的跟着过来么?”文一道听到顾涵要过来,顺口问了一句。

    苍海道:“要是那女人不过来,顾涵会舍了和父母一起过春节过来?”

    “也是!不知道他们俩怎么样了,还有齐悦,眼看着也不小了三十岁可以结婚了,咱们这边孩子都有了,他们俩还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文一道说道。

    “行了,你吃着吧,我去园子里摘点东西做早饭”苍海说完准备继续往自家的菜园子走。

    文一道想起了一件事情,冲着苍海说道:“给我备点新鲜的肉,等着带去我老丈人家,吃惯了你家的肉,别人家的吃起来都有一股子怪味!”

    “行了,知道了,等你走的时候肯定把肉给你带上”苍海说道。

    回到了家里,做完早饭,在做饭的时候就能听到外面时不时的传来马达的声响,都不用出去看就知道新买了车的这帮子人在试车呢。头一次买车嘛,这种心情也可以理解,谁不拿新车当个宝,恨不得一天洗三次,等着劲头过了说不准都等着下雨洗车呢。

    平安吃完了饭,就拉着苍海两口子一起去试试他新买的车,两人这边刚走到了车子旁边,刚拉开了车门,便听到下面传来了咚的一声巨响。

    苍海连忙跑到了台子旁边伸着脑袋向着声音传来了方向看了一眼,只见一辆红色的凯迪拉克和旁边的一颗大树来了一个非常亲密的吻。这一吻可是够惊天动地的,直接就把引擎盖都给吻翘了起来,车头都瘪进去了一些。

    这时旁边站着的一帮子人全都傻眼了。

    平安站在苍海的旁边张口说道:“哎呀!是李群的车!”

    苍海听了瞅了平安一眼,笑道:”你自己的车什么颜色不知道,你到是知道李群的车!“

    平安嘟囔着说道:“我想要这颜色的,因为和二哥你车的颜色差不多,不过李群先挑了,也不让给我,所以我就随意的提了一辆”。

    “跟我的车一个颜色,你的眼神怎么还不好了呢,我那是骚红没有发现?他这是酒红色”苍海笑着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苍海发现驾驶室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女人,原本苍海以为是李群的新媳妇呢,新车进家还没热乎呢就撞成这样,真是倒霉透了。

    谁料道从车里出来的不是李群的新媳妇,而是李双的媳妇。

    “这下子热闹了!”苍海嘟囔了一句。

    李双的媳妇开着李群的车,而且把李群的车给撞了,这可是新车,现在牌照都还没有上呢,估计保险最快也是今天凌晨生的效,买回新车第一天就给撞成这个样子,怕是李群现在心里都在滴血。

    李双这时走到媳妇旁边问道:“怎么样,伤到了没有?”

    她媳妇摇了摇头:“没伤到,和我们家的车不一样,我把油门当刹车了!”

    苍海听了心道:果然是女司机啊,好生猛!和你们家的车不一样你还敢上车就这么开?

    李群这边站到了车子旁边,伸手摸起了车子,看着已经被撞变型的发动机仓,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新车被撞成了这样,而且瞅这模样,肯定是要大修的,这还不光是大修的问题,以后这车开了几年想卖出去都卖不出价来了,老实说对于懂车的人来说,这样的车白开都不会去开了,因为就算是重新修好了整车的结构也已经被破坏了,安全根本没有保障。

    现在这问题来了,事情怎么解决啊,肯定是不能修好了了事啊,这玩意撞成这样修好了拉出去也卖不了几个钱了,三十万的车子经过这么一撞,还能卖几个钱?一般正常的人都不会买这种大修车了。

    “三十万落地呀,这家伙陪起来肉疼呀!”苍海望着李双两口子背影嘟囔说道。

    师薇听了伸手拧了苍海一下低声道:“我觉得你怎么有点儿幸灾乐祸呢”。

    “又没有伤到人!”苍海道。

    李双看苍海不顺眼,苍海又不是溅皮子,看李双自然也不顺眼了,现在见到这事心底的确有点儿不厚道的小开心了一下。

    “还看什么啊,赶紧拍照走保险啊!”

    张久生这时候站在了东面的坡上,冲着正围着车子苦着脸的李群说道。

    李群一听,抬头冲着张久生喊道:“久生哥,我不知道怎么报啊!”

    张久生听了于是带着小跑来到了车子旁边,拿过了李群的手机开始拍照,然后处理了起来。

    原本村子里全都是汽车发动的声音,现在这一撞,直接让这帮家伙都消停了起来,一个个熄了火,乖乖的围在周围看车子伤的情况。

    平安这边自然也跟着老实了,苍海走下了坡,来到了车子旁边,伸着脑袋看了一下发动机仓,发现原本发动机的罩子已经裂开了,看样子肯定是伤到了底盘,这车子就算是修好了,估计意义也不大了。

    可见这女人一脚油门当刹车踩下去有多狠。也正是幸亏有这么一株树挡着,要不车子直接冲到了三米高的下面一层人家去了。那样别说车了,人都危险了。

    再看看驾驶室里,所有能弹出来的气囊都弹出来了,也就是老美的车子,如果换成了是本车的设计理念,就这撞击的力度发动机仓就完了,连修都不用修了直接可以报废了。

    李立仁现在皱着眉头,站在张久生的旁边,问道:“这车还能修么?”

    张久生说道:”修的意义不大了,就算是修好了这车还怎么开?看保险那边怎么赔吧,最好还是换车吧,我去帮着问一问懂行的人”。

    把车子受损的照片发给了保险公司的人,人家那边看了一下,给出了定损的价格,十四万!并且说这车就算是修也没有多大的意思了,自己开着提心吊胆,卖肯定是卖不出去了,就算是有人收那价格也跟卖废铁差不多了。

    李立仁这边花了十来分钟,问保险那边了解了一下,这边一咬牙:“我们赔吧!什么公司这边十四万,加上我村里的八万名额,娃儿,你掏十万!”

    李双的老婆听了,冲着李立仁道:“爹,我们村里也有八万的购车名额吧?”

    人群中有人不高兴了,李双以前那嘚瑟劲儿很不招人喜欢,于是有人说道:“你们两口子帮着村里种瓜了?没有给村里付出,哪来的八万购车款子?”

    这一句话说出来立刻把李双媳妇后面的话给噎回了肚子里。村里的钱都是乡亲们一颗汗珠子摔八瓣赚回来的,你们李双一家连根瓜毛都没有种,凭什么让村里给你八万的购车补贴?

    这话不客气但是在理!

    没有等李双说话,李立仁道:“是这个理,你们没有为村里作贡献,自然就没有这八万,只能用我和你娘的一份”。

    这家伙,什么事没干,一脚油门下去损失十万块,李双两口子的脸色那叫一个难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