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412章 精神文明
    苍海伸出手指,轻轻的叩着旁边的生命之树,看了一眼对手然后淡淡的说道:“我跟!”

    自己手上什么牌苍海知道,对手手上什么牌苍海也了然,所以对面的三人无论是怎么叩怎么捂,对于苍海来说都是白搭。

    自己手握一对k加一张小牌,而对面的三人中两人根本不成对,剩下的一个只是小小的一对九,根本不可能是苍海的对手,所以苍海第二把是放心大胆的比,放心大胆的跟,同时注意这对面的那些人不要出老千。

    上一把苍海的牌不好,直接卡牌认了怂,这一把苍海手握一对k自然是雄心勃勃的准备大杀四方。

    这一把不同了,苍海如果要是赢了的话,光是现在场面上就是四万多块了,可以说一把苍海就把以前全村小伙子输的钱都给赢了回来。

    现在苍海自然不是等着赢钱,而是等着对面的两个老千,或者还有张顺天出千。这么多的钱,苍海就不信这些人忍的住。

    想了一下,苍海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张顺天,觉得自己是不是和李立仁的大闺女,李家大姑犯冲啊,上次是因为濛濛怼了她的孙女,这次又因为这个怼了她的亲儿子。

    就在这个时候,苍海突然间看到对面一人手中的杂牌起了变化,原本的七九十,在这位轻轻的拍了一下牌之后,其中的七变成了八,这样牌就变成了顺子,而且还是同花顺!

    突然间苍海伸出了手,直接把对面这人准备缩回去的手给按住了,然后一翻他的手掌,原本的那张黑桃小七赫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嘿嘿,出千!”苍海笑眯眯的望着这位。

    不得不说他的手法很快,而且动作也非常之熟练,用手掌夹着一张扑克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来。

    如果没有生命之树的报警,苍海自然也不可能看的出来,就这样的手法,李群李晚两兄弟还跟人家玩,输上倾家荡产那都不怪别人。

    一个普通人和这样的老千玩牌,不输那才是怪事呢,就算是赢钱那也是人家放长线钓大鱼,等着一把捞空你的口袋。

    突然间被苍海给捉住了,这位的脸上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淡定,整张脸刷的一下子成了煞白。

    赌局上出老千那是有规矩的,千百年来都通行的一个规矩:出千剁手!

    胡师杰淡淡的说道:“你们就是这么赢钱的?”

    李立仁现在觉得非常没有脸,因为他自己的外孙把这两人给招来的,现在他外孙算是黄泥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佬爷,我真的不知道!我就是两着他们过来玩……”张顺天立刻冲着李立仁哀求道。

    李立仁怒道:“给我闭嘴!”

    老头现在太没有脸了,自己的外孙居然伙同外面的人来自家的村子里设套骗钱,无论是张顺天是有心还是无意,他都脱不了干系。

    想想胡师杰对自己的亲孙子都能赶出去,自家这个外孙又算得了什么,就算是胡师杰不说话,他李立仁也必需给村里一个说法,要不然他李立仁以后如何在村里呆下去。

    胡师杰现在的脸色平淡,望着苍海抓住的那个老千,淡淡的说道:“按着老规矩来吧!”

    听到胡师杰说按着老规矩来,被苍海抓住了手的老千突然间一下子身体软了下来,大声说道:“我赔钱,我赔钱行不行,除了赢来的钱,我再给大家一倍,不两倍!”

    “你赢来的钱?你现在还有赢来的钱么?现在这些钱按着规矩都是苍海赢下来的,哪里还是你的钱?至于赔不赔的不需要,咱们按着老规矩办就行了”胡师杰说完冲着旁边的李勤说道:“勤丫头,去把村里的年青人都叫过来,尤其是参赌的那些一个都不能少!”

    “好嘞!”李勤这边快速的转身往村里跑。

    胡师杰又说道:“他们叫来就行,你一个女娃就不必来了!”

    “哦,我知道了”李勤远远的应了一声,转头离开了。

    大约过了五分钟,像是魏长生,魏长浩等村里的年青人都过来了,一个个老实的如同鹌鹑似的一言不发的站在了自家大人的旁边。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胡师杰的手中出现在了个小木锤子,有点儿像是敲背的按摩小锤,不过比那个小锤可大多了,锤头跟个小拳头似的,看样子怎么说也得有两三斤的样子。

    “海娃子,按不按的住?”

    胡师杰淡淡的问了苍海一句。

    苍海被老头问的一愣,老实说苍海以前可真没有干过这事儿,原本说的不过是吓唬吓唬人,真没有起心思直接敲人家的手。

    “胡大爷爷?”

    苍海的话还没说完,胡师杰道:“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做什么?你说你按不按的住就行了,实在不行让家里老二来!”

    苍海这边还没有说话,便见到胡明光笑眯眯的走了过来,伸手把苍海推到了一边:“怂娃,原本觉得你小子还是条汉子,谁知道正经用的上的时候居然怂了!”

    苍海被这爷俩弄的哭笑不得:这特么的是犯法啊,我一直是个良民好不好?违法犯罪的事情真没干过!

    不过转念一想似乎也不是,自己这边可是沾了一些海关的便宜。

    胡明光这边接过了这人的手,直接按在了旁边的树上,转头还冲着这位嘿嘿一笑:“忍一忍就过去了!”

    突然间苍海觉得有点儿认不识这位一向没什么存在感的胡家二叔了,平时一个闷屁都挤不出来的汉子,看不出来心气这么狠!

    胡师杰这边也不犹豫,等着儿子按好子之后,抄起了手中的木锤子便敲了下去。

    啊!

    一阵刺耳的尖嚎声惊的四周的鸟儿呼拉一下子飞了起来。

    “所有的钱留下来,滚出四家坪,还有你!”说着胡师杰拿着手中的木锤指了一下张顺天。

    当胡师杰手中的木锤指过来的时候,张顺天不由的一哆嗦。

    “我滚,我滚,我这就滚”

    张顺天直接被胡师杰的狠给吓呆住了。

    出手的汉子额头上已经冒冷汗了,那只手看样子以后吃饭什么的不会受影响,但是还想出千那是不可能了。

    另外一个汉子立刻扶住了这位,掏空了自己和同伴身上的口袋,然后扶着同伴想离开。

    胡师杰道:“你们要是不服气可以去报警,多少年老头子都接着了!”

    “不会,不会!”

    老千这边留下了一句便转头走了。

    胡师杰转头扫了一眼四家坪村的年青人,淡淡的说道:“以后大家玩个小扑克,小麻将的村里不管,但是我要知道有人赌钱,刚才人什么样他就是什么样。别怪我心狠,十赌九输,还有一个倾家荡产卖儿卖女,这话可一点不夸张,穷只要肯干活,现在这个社会总有填饱肚子、养家糊口的活计,但是沾上了赌,这人就废了!……”。

    别说是村里的年青小伙了,苍海也都傻眼了,从眼瞅着胡师杰的小木锤子落下来,苍海脑子里就一片空白。

    像是这样的场景,苍海也就在电视里看过,实现中哪里得一见?突然间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干这事的还是自己一向敬重的胡大爷爷,笑眯眯按着手的还是没存在感的胡二叔,弄的苍海整个人的世界观都有点儿崩塌了。

    胡师杰说完瞅了一圈周围四家坪村的年青人,每一个被他扫到的人都低下了头,不敢和老爷子的目光对视。

    当老爷子的目光落到了苍海身上的时候:“海娃子,你的眼力劲很好,但是别仗着这眼力就觉得自个儿无敌了,这一行的能人异士可不少,老话说的好,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终日上山终遇虎!赌这东西任你有万贯家财都填不了这无底洞!只见过开赌场赚钱的,从来没有见过谁赢钱赢出一个富甲一方的,你要切记!”

    “胡大爷爷,别人赌钱是没钱,我这边赌钱是为什么了,钱多啊?您放心好了,赌钱这东西我是不会沾的”苍海摇头苦笑着说道。

    胡师杰不知道的是,也就是今天凑巧了,这帮子人把赌的点儿放到了生命之树下面,别说放到别的地方了,就这点儿再远离个一两米,苍海都没有办法,根本也就不会下场了。

    胡师杰听了点了点头:“那就好,总之赌这个东西四家坪村的人一个都不能沾,只要是沾了的我决不轻饶!”

    说完,老头把手中的小木锤冲着自己的二儿子怀里一扔,自己背着手施施然的便走了,那背影叫一个潇洒。

    胡师杰一走,四周的人立刻就散了。

    苍海这边心下有些怀疑,拉住了李立成李大爷爷走在了队伍的后面,等着人没了,张口问道:“胡大爷爷这怎么好像是特别痛恨这事啊?”

    李立成说道:“这话就就老啰,以前你胡大爷爷家其实有机会起来的,那时候他爷在外面做生意,他有个三叔,这人聪明,学什么都会,又得了一个异人传授,赌技那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开始赢了不少钱……到了后来进了一个大场子,人家庄家那才是高手中高手,不光是输了钱,杀红了眼之走,他三叔光把家业给输了,还把媳妇搭上了,最后弄的你胡大爷爷他爷把铺子和货全卖了准备去赎人,带着钱去接人的时候又遇到了土匪,一家七口全都交待了,只有你胡大爷爷他爹,那时候因为吃坏了肚子,没有跟上大队伍才活了下来,你说他能不恨么?”

    “没有想到还有这事?”苍海咂吧了一下嘴,心道:怪不得老爷子这边下手那么狠呢,原来还有这故事。

    回到了家里,刚和师薇说了一句话,外面就有人叫自己。

    “苍二哥,胡大爷爷那边叫你去商量事情”。

    “好嘞!我等会就到”

    苍海冲着外面应了一嗓子,然后和师薇说了一声便往村东头去。

    到了村东头的时候,发现除了胡师杰和苗正伟之外,村里的老人一辈人全都到了,包括三叔,魏老叔,反正每家每户都有一人列席。

    “海娃子来啦?找个地方坐下来!”

    胡师杰冲苍海来了一句,然后便冲着大伙说道:“人都到齐了,大家商量一下看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现在地里也没什么活可干的了,大家也不能都闲着,年青人闲久了容易生事!”

    苗正伟等胡师杰说完,张口说道:“我建议搞点儿娱乐活动,咱们现在物质生活算是提高了,但是精神生活上面还没有任何起色,这次赌钱的事算是给咱们提了一个醒!”

    魏长奎听了说道:“苗书记,你是个有文化的,想到什么您就说,我们这些人大字不识一筐的,谁会搞什么精神不精神的玩意儿,这东西也就是电视上常听说”。

    苗正伟笑道:“简单,多组织一些活动,像是什么秧歌会啊什么的,大家有什么好想法只管提嘛,反正现在村里的帐上也算是富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