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 379章 婚礼前
    慢慢的绕着村子走了一圈,仔细的在纸头上记下步数,在重要的节点上苍海还拿出了钢笔画了一些小图,虽然扔下了几年钢笔画,但是摸上了笔画了几笔之后,原来那感觉又回来了,让苍海觉得以前的苦没有白吃。

    步量完了村子,苍海回到了自己的书房,给自己泡了一壶茶,然后上网去查资料,查了一会儿发现网上的东西都是零散的,不成系统,于是不得不给老师拨了一个电话,问老师要一些江南古点园林,还有现代中式园林的一些资料。

    接到了苍海的电话,关启东很开心,张口问道:“你要这些东西干什么,是准备继续从事建筑设计么?”

    苍海一听,立刻解释道:“不是,我们村里准备规划一下村里的环境,把村子设计的更漂亮一些,所以我准备拿个设计方案让乡亲们瞅瞅!”

    苍海才不愿意重新做设计呢,设计包括艺术这个东西是非常主观的,一加一等于二,这很难让人辨驳,但是设计艺术则不同,你说好看,那必然就有人说不好看,任何人坐下来都能对作品品头论足一番。

    其实艺术这个东西,品评完全就在于人。

    就像是一副画,你觉于它值八千万一个亿,那它就值这钱,你要是觉得这完艺儿纯扯淡,那别人觉得一个亿的画,在你这里就是一分钱不值,建筑设计也差不多这样,你设计出来的房子,肯定有人看了会说好,有人看了非常不入眼,这是正常的。

    但是在操作过程中,通常像苍海这样的年青设计师就是跟着甲方的指挥棒走,这个改完了那个改,最后到甲方的老板那里,又得改一遍,等你改完了,通常的结果就是甲方的老板时不时还会说上这么一句让人恨不得以头抢地的话:小苍啊,我觉得还是第一稿比较好!

    做设计大多数时个就像是给人做孙子,当然要是熬到了关启东这种层次的那就牛逼了,大师设计出来的要改也就是修改,而不会像小建筑师那样说修改,通常是推翻了重来。

    苍海现在口袋满满,何必去遭这份罪!

    “哦,你们村这想法很不赖啊,等你的方案好了传过来我看看,等会,我这就给你找资料去,电子版的我给你发过去,还有一些我没有整理的,等着过两天我去你那里喝喜酒的时候给你带过去”

    “行,您先把一些电子版资料发给我”。

    苍海放下了电话,便坐到了电脑面前等。关启东到是个麻利的人,不到十分钟就给苍海传过来差不多一个g的数字资料,别以为有多少字,这东西都是高清的图片,全都是苏式江南风格的园林建筑,讲究的曲径通幽,一步一景致。

    苍海并不准备照抄,因为江南的园林风格并不完全适用四家坪村这边,江南是人广地稀,四家坪这边可是地广人稀。

    一边翻着电脑上的资料,如果看到有些有意思的空间处理方式,觉得能够用在四家坪村这里的,苍海便慢慢的用钢笔在纸上简单的勾勒下来。

    也不知道忙活了多久,听到外面传来的师薇的声音:“三婶,看到苍海没有?”

    听到师薇找自己,苍海立刻冲着门外说道:“我在书房!”

    苍海这么一嗓子,师薇推开了书房的门走进了屋里来,跟在师薇身后的还有吴惠。

    师薇看到苍海大马金刀的坐在书桌的后面,手上还写写画画的,一副好奇的表情来到了苍海的旁边,看到苍海桌子上已经攒了十几幅建筑草稿,不由的很吃惊的说道:“没有想到,你画画还画的不错嘛!”

    吴惠伸着脑袋看着苍海稿纸上出现的建筑围,有些是一边边角角,有些只画出了空间渐进的关系,虽然没有几幅是整个画出来的建筑,但是纸条在纸上呈现出来的那种美感还是在的。

    “海二哥,你可真厉害,没有想到你还会画画哩!”吴惠赞道。

    苍海听的一头黑线,冲着师薇和吴惠说道:“你们以为我几年的建筑是白学的啊!”

    一个学建筑的人会画画那不是太正常的事情?就像是一个卖冰糖葫芦的人会熬糖一样这是求生的手艺啊。

    当然了,提到画的好,苍海这一点上还是很得意的,因为他自己是挑选专业进去的,不像是很多同学一进校就是有一算绘画基础的,不过等着苍海练了两年之后,在同学中的水准就已经达到了中等偏上,大学毕业的时候,苍海的表现水准就已经选超过自己的那些同学了。

    “行了,别自夸了,怎么想起来画这些东西的,闲的蹲不住了吧?”师薇笑着说道。

    苍海望着师薇笑了笑:“不是,是这么一回事!”

    师薇听了之后,冲着苍海问道:“村里的现在环境那么好,怎么还要改?”

    “好上加好嘛,总不能一直坐在功劳薄上吃老本吧,而且苗正伟说的也有道理,收入高了之后,大家对于环境啊,什么的都会有更高的要求,不能等着大伙儿有要求了村里再做,这个事情要有前瞻性……”苍海道。

    师薇才没有兴趣听苍海在这里鬼扯,嗯了一声问道:“我大后天就回娘家去了,你想到了催妆的时候让谁来了么?”

    “肯定是三叔啊,要不然谁去?”苍海说道。

    催妆这东西是苍海家这里的习俗,也就是由长辈过去议议婚礼的流程,还有嫁妆啊什么东西,其实就是过去走个流程,该有的早就置办了下来。然后把嫁妆给拖回来,至于结婚那天车队拖在东西,就算是有也就是个空厢子,迎亲的现在谁还用大卡车?都用轿车了,主要拉的是人摆的是排场又不是别的。

    催妆完了就是正式的结婚了,正日那天一早苍海去接师薇,闹一闹什么的接到酒店,拜堂什么的走一走,中午的时候先来的亲朋好友什么的吃上一顿,到了晚上的时候那才是正式的吃大席,吃完大席之后婚礼最主要的流程就走完了,结婚第二天,苍海带着师薇回一趟门,婚礼就算是正式办完了。

    “三叔不是替了父母么?”师薇说道。

    苍海想了一下:“那我去问问!”

    说完带着小跑来到了三叔三婶的窑门口,挑开了帘子走了进去。

    听到苍海这么一说,三婶直接捂着嘴乐了:“催妆那一天是你魏老叔去!”

    “哦,我知道了!”

    转身离开,到了门口的时候,苍海又想起来了:“谁给魏老叔开车?”

    “文一道不是接了这活儿么,怎么你还怕没有人开车,催妆那天文一道开,正日那天你自己开去接亲啊”魏琴乐呵着说道:“你这孩子,欢喜的傻了不成?”

    “我知道了”苍海挑开了帘子回到了自家的书房。

    把事情和师薇这么一说,苍海便又想起来一件事情:“对了,齐悦弄的喜服怎么还没有送来?”

    师薇道:“你急什么啊,齐悦明天就不过来了么,到时候给咱们带过来!”

    “对,对!也不知道穿上了效果怎么样?”

    吴惠说道:“还用穿,齐姐姐传来的照片就够漂亮的了,这要是穿到师姐姐的身上肯定更加好看了”。

    “哟,咱们小惠还会拍马屁啦?”苍海开了吴惠一个小玩笑。

    师薇则是说道:“你要是喜欢,等你给婚的时候也借你穿一回”。

    吴惠听到两人取笑自己,脸唰的一下子便红了,转头跑出了窑里。

    等着吴惠出去了,师薇冲着苍海问道:“你觉得吴惠和平安怎么样?”

    “怎么?”苍海突然一下子来了精神:“你看出一点苗头来了?”

    在心里苍海希望吴惠和平安能成一对的,两个老实巴交的人凑在一起过日子是件好事,这要是两人找了不靠谱的人得被人欺负死,但是因为平安的情况,苍海也不好说合,其实在外面人看来吴惠也有憨傻,整天就知道埋头干活。但是人憨并不代表脑袋有问题,而平安是真的脑瓜子有点问题。

    师薇可没有考虑那么多,张口对着苍海说道:“我觉得平安的意思明显了,吴惠这边可能有点小苗头”。

    “那就顺其自然吧!”苍海说道。

    两人这边商量了一下,便出去做晚饭。

    第二天便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开始给门窗贴上喜字,不光是家里的大红灯笼挂了起来,整个村子的大红灯笼都挂了起来,一进了村子便知道这里有谁结婚了。

    第三天一天早,苍海和师薇把家里收拾了一下,带着吴惠和平安开着车子往镇子上去,今天师薇晚上要回家等着出嫁,白天则是和苍海一样要接同学,并且把人安排进酒店,师薇的同学就多了,有省城的,也有首都来了。

    相对来说苍海的同学就只有魔都这一出,两人高中同学都是县城的,也不需要安排住处什么的。

    到了镇子上,文一道这边也准备妥当了,反正现在他也算个老板了,几天不上阵把活儿安排下去就可以了,两辆车子成了三辆一起往县城去。

    到了县城,大家一起去了酒店,开始看起了会场布置,虽然正日是两天后,但是苍海一租就是两天,怕到时候一天时间来不急布置,所以现在酒店的宴会厅里,苍海结婚的会场已经布置好了,苍海和师薇在婚庆公司人员的陪同下看了一下会场。

    鲜花什么的都还没有运来,这些东西到明天晚上才能到,音响和婚礼上演出的队伍到是到了,现在正的场地上排练,宴会厅里是一派繁忙的景像。

    看完了会场,在酒店吃了一顿饭,苍海和师薇带着文一道去高铁站接人,另外还有租来的大巴去省会的机场接师薇首都来的同学,总之今天那叫一个忙啊。

    头不着地,一直忙活到了晚上,这才把所有人都接到了酒店,魏文奎这边下午过来充当起了支客,把每一位来的同学都安排的妥妥的。

    齐悦一家仨口也来了,老师一家来了两个,关琳说是有什么事临时决定不来了,顾涵,刘丽,带着公司的一票人自然是一个不缺的到了。

    总之到了晚上的时候大家又是一阵热闹。

    等着回到了酒店房间,苍海发现居然有点儿睡不着了,突然间有点儿坐立不安的感觉,想了一会儿,给师薇拨起了电话。

    师薇那边正穿着吉服显摆呢,一身红色的绣凤大礼服,配上珠光宝气的凤冠,直接把她那边的亲朋好友给镇住了,有些老太太甚至说比电视剧里皇后娘娘的戏服都好看。

    苍海要是在现场,一准要撇一下嘴,光是这几套礼服干掉了不少钱,就那个凤冠就要一辆小车的钱,再加上伴郎伴娘的衣服,郁钱花的如同流水一般!要是再不好看,苍海不要提刀杀人啊。别说是一般的婚礼就算是演宫庭剧的剧组也真没有几个剧组舍得这么烧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