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308章 来搞笑的
    苍海重新认识了一下空间,吸收生命这玩意儿,咒语念起来冗长,打架正面硬刚那是绝对白瞎的,但是阴人那真是好的再也不能好的法子了,眼瞅着旁边的这位岁数比自己刚上车的时候老了差不多七八岁,苍海屏敝住了法术。

    从二十多到三十好几,加上现在正是夜间,这位也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觉得身体有些略微不舒服,全身都有点儿痒,开着车子时不时的便伸手挠一下。

    等着到到了地方的时候,苍海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魔都近郊的一个小镇上,小镇上的人口还不少,现在点钟也是热热闹闹的,看模样这里住的大多数都是外来的民工,道路的两边都是小买卖人,一个个炒饭沙锅的小摊子都支愣了起来,每个摊子的旁边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生意。

    车子驶进了一个三层商住楼的小院,停了下来之后,混混便对着苍海说道:“下车!”

    说完伸手指了一下楼梯:“上二楼,左手见我们老大交钱”。

    苍海听了下了车,径直往楼上走了过去,按着混混说的,苍海找到了地点,一推开门进去,便发现鼻青脸肿的苍鹤南还有几个大半的孩子都蹲在地上,其中唯一个脸上没伤的还是个姑娘,模样长的还不错,看来这位就是借钱的那姑娘了。

    苍鹤南一看苍海来了,立刻激动的喊道:“二哥!”

    还没有等苍鹤南站起来,站在苍鹤南旁边的硕壮汉子,便伸手把苍鹤南按了下去:“小赤佬,让你起来了么?”

    苍海抬眼打量了这位一眼,顿时乐了,因为这位在这个天还打着赤博,上身正面纹着一条张牙舞爪的入云龙,背后则是凤眼微闭的持刀抚长髯的关公像。

    “朋友,这天不冷么?”苍海望着这位笑着说了一句。

    “好胆色!”

    没有等着赤膊的汉子说话,一声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

    顺着声音,苍海看到了一个约三十出头,四十不到的矮壮汉子,光滑滑的脑门在灯光下亮的跟小灯泡似的,只见这位一身素色的唐装打扮,脖子上挂着一串也不知道什么制的朝珠,右手的手腕上也裹了一条念珠,五大三粗的模样如果出现在电视上一准别人会认为这是满清的八旗子弟呢。

    “你是来送钱的?”

    苍海点了点头,向着矮壮汉子走了过去,在离着矮壮汉子差不多四五步的距离上被两个混混身手拦了下来。

    “嗯,钱我有,放人吧”苍海淡淡的说道。

    “老五,把欠条给这位过一下目”矮壮汉子见苍海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内心对于苍海的评价高了一层。

    干这缺德的营生,矮壮汉子什么人没有见过,有一见面痛苦流涕的,下跪哀号的,有一见面觉得自己不含糊,大叫大嚷的,但是极少见到苍海这样古井无波云淡风清的,矮壮汉子觉得眼前的这位不是有持无恐,就是硬角色。

    就在矮壮汉子打量苍海的时候,一个精瘦的像个猴子一样的混混把一张纸头在苍海的眼前甩了一下。

    见苍海又伸手接,瘦猴子出声说道:“别动,你想毁掉零条不成,看到没有上面白纸黑字写着金额呢,你不会不识字吧?”

    苍海瞅了一眼欠条,见上面写的已经不是八万了,而是二十七万!

    苍海也没有问,这时个问不是傻么,直接问道:“可以刷卡?”

    “识相!”瘦猴一听,立刻冲着旁边的一个三十岁妖艳的女人努了一下嘴。

    女人见了笑眯眯的一伸手,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个刷卡机,苍海直接掏出了手机,打开了支付宝的付款码,然后冲着刷卡机出示了一下。

    清脆的一声嘀之后,刷刷的打印声响了起来,刷卡机吐出了一张小纸条,女人麻利的撕下了小纸条,放到了苍海的面前:“签字!”

    苍海二话不说,直接在纸条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好了,老四,把欠条还给他,让他把人带走”矮壮汉子见苍海这么干净利落,望向苍海的目光不由的又郑重了几分。

    苍海哪里肯走,现在他还没有念咒呢,现在走了等着这些家伙分开了,自己一个个找?那多麻烦啊。

    微微一笑,苍海直接走到了一张没人坐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轻轻的弹了一下裤子,说道:“把人先给我送回去吧,咱们这边可能还有笔生意要谈一谈”。

    “哟,小子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就特么的就算是魔都市长在这里也得盘着!”一个混混立刻跳了出来伸手指着苍海喝骂道。

    苍海笑道:“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真要是魔都市长过来,你们这帮人死都死不出好样儿来,如是放古代凌迟了你们!怎么着有胆子干这事,而且你们这里这么多人,还怕我一个不成?”

    “朋友,真的好胆色,我徐六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你这样的汉子还是头一次见,老四,让刀子把这几个学生给送回去,既然这位想谈生意,那咱们就谈,别让人看咱们笑话!”矮壮汉子直接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横子,把那几个学生送下去,让刀子送走!”

    “二哥!”苍鹤南见苍海要留下来,立刻关切的喊了一声。

    苍海望了一下堂弟,见这小子挣扎着就要向自己走过来,看样子准备和自己一起留下来,心下顿时觉得欣慰,平时觉得这个堂弟油滑,没有想到关健是刻到有点儿西北汉子的模样。

    “老实的回去,三叔三婶等着你呢,见了面之后和你们同学一起打车走吧,我这边没事,和他们谈笔生意,你二哥觉得这钱好借,我也想弄上一笔钱”苍海冲着堂弟笑了笑。

    苍鹤南见二哥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便点了点头,对着苍海说道:“二哥,那你小心!”

    说完扶起了身旁在同学,向着屋外走去。

    徐六见苍鹤南出了门,淡淡的冲着苍海笑了笑:“你弟弟算是条汉子!”

    “呵呵!”苍海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想借钱,想借多少?”徐六也不恼就这么望着苍海看了十来秒钟张口问道。

    苍海没有回答,反而冲着徐六问道:“你能借多少我就借多少!”

    “好大的口气!”瘦猴听了立刻跳了出来,从自己的腰间拨出了一把匕首横在了苍海的脖子上:“你要是想死,我就送你一程!”

    苍海这边自然是不怕的,因为他坐下来的时候,已经在椅背身后开了道空间入口,屁股一撅人就缩空间里去了,并且苍海相信自己缩的速度一定比瘦猴手上的匕首快。

    抬眼瞅了一眼瘦猴,苍海望着徐六淡淡的问道:“你是老大,还他是老大,若他是老大,我就找他谈”。

    徐六摆了一下手,示意瘦猴收起匕首:“你不说想借多少,这让我怎么答应你?”

    苍海这边想了一下,掰着指头嘀咕了一会儿,抬起头来说道:“我刚买了一辆库里南,杂七杂八加起来要八百多万,所以这车是有了,还缺什么呢,还缺房子在魔都这边一套别墅怎么说也得一个亿,我手头上的钱不够,就借个五千万吧!”

    五千万!

    一帮子人听了眼睛都直了,他们就是放个小网贷的,干了这么多年生孩子没的事情,五千万自然是凑的出来,不过凑出来之后,大家就得张形嘴喝西北风了。

    徐六眯起了眼睛,冲着苍海问道:“钱有,但是你拿什么担保?”

    苍海笑了笑说道:“我这人其实会算命,刚来的时候那小伙子我就算了一卦,可惜的他命不好,估计时没多少时间活头了,要不要我也给大家算一算,要是不准的话我就不借五千万了,借五十万怎么样,按着姑娘的算法来,九出十三归,驴打滚的利”。

    徐六听了嘿嘿一笑:“江湖骗子我见的多了,要是对个说两句我要挂,那我徐六早就活不到今天了,你既然那么想算,那就给我算上一算,我到是想知道我徐六什么时候死!”

    苍海听了也不说话,直接伸手开始捏起了法诀,嘴里不住的呢喃着把咒语一字一字的吐了出来。

    三分钟过去了,瘦猴有点沉不住气了,捋起了袖子就想给苍海来个冲天炮。

    徐六喝住了瘦猴:“让他算!”

    苍海这边又花了几分钟这才把咒语给念完,把手掌按在椅子扶手上,苍海先是扫了一圈屋里这十来号人,然后目光落在了徐六身上。

    “算出什么来了没有?”徐六笑呵呵的问道。

    苍海摇了摇头:“不好啊,很不好!”

    “哦,有多不好?”徐六脸上露出了笑容,眼睛里透出嘲讽的神色。

    “三日之内!”

    “血光之灾?”徐六问完了自己都想笑,旁边的喽啰们早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苍海说道:“不是!”

    “那是什么?”

    “破财免灾!”苍海说道。

    这下徐六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来,笑了没有两声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出来了,现在徐六相信自己遇到了一个骗子,而且还是个老骗子。

    对于江湖骗子徐六没什么兴趣,也不是太想招惹,到不是怕而是他怕麻烦,老骗子有的时候关系网比他们这些地头蛇还牛逼呢,不信的话看看那姓徐的骗子,把一群明星、商界大老、政客玩的跟孙子似的,他可不想和这类人死磕,况且人家已经交清了钱。

    “老四,把这位先生送回去,哦,还有,这位先生,要是三日之内真有什么灾,这五千万我借给你了,按着你说的九出十三归,驴打滚的利!”徐六大笑着说道。

    苍海如何肯走,现在坠子正在吸收着这些人的生命力呢,怎么说也得多呆一会儿,多吸吸,对于这些恶人来说,苍海没有兴趣讲一点仁慈,苍海相信对于任一个恶人的纵容就是对善良最大的背叛,这些人无法无天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恶,死有余辜,不值得苍海掉一滴眼泪。

    “不,不,这五千万我不打算借,而是你们还我,你们问我借了五千万,九出十三归,从今天这个时候算起”苍海笑眯眯的说道。

    徐六笑的都要抹眼泪了。

    不光是徐六,屋里剩下的人也都快笑破了肚皮了,连刚才拿刷卡机的女人,都乐的快喘不过气来了。

    “好笑么?”苍海装出一副很不解的模样。

    徐六终于收了笑,冲着苍海问道:“你是德云社出来的吧,哪一科的?”

    “……”苍海很无语:“我就那么像小黑胖子的徒弟?”

    “我觉得你搞笑的功夫能做小黑胖子的老师”徐六笑道。

    苍海这时觉得差不多该走了,要不然真要挨揍了,于是站了起来:“那行,我先走了,记住了三天!”

    “老四,送客,三天后咱们要是有缘相见,我再和朋友好好的说道说道”徐六笑道。

    苍海点了点头迈开了步子大步流星的出了屋子。

    “老大,怎么不收拾他一顿?太嚣张了”瘦猴说道。

    徐六道:“这个一看就是道上混过的,来给钱就是认怂,面子上怎么也让人过的去一下”。

    徐六能从各种各样的打击中活下来,就是凭的会钻营广交朋友还有不出头,不是那种嚣张到不可一世的性子,这种性子的人徐六见过不少,大部分人吃了花生米,还有一部门人就算是能出来,也七老八十了,徐六可不想和他们一样。

    这边当苍海是个笑话,把苍海给送走了,谁知道苍海收起了车子的前后临牌,从别的车上偷了一块牌子挂上,溜回到了小镇,把车子停在了附近,好好的吸了一会儿这才离开。

    等着回到城里,先去苍鹤南那边转了一转,到了三叔临时住所的时候,苍海发现所有人都在,那个女孩更是一见到苍海直接跪了下来。

    苍海哪里能让人家行如此大礼,况且出了钱苍海又不准备白出,马上就有人给送回来了。

    于是立刻把人给扶了起来连声道小事小事。

    苍世远和魏琴见苍海回来,这才把心给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