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234章 小面瓜
    地里正干着活,苍海接到了电话,那头的胡师杰说机器都到了,于是苍海带着平安,魏文奎三人停下了机器,然后套上了车到镇子上去迎机器。

    等着苍海仨人到了镇上的时候,到了大伯苍世贵的家里,发现老几位都在,三叔和大伯是邻居,三叔苍世远自然也在院里,到是在县城工作的李辉没有上班出现在了这里,让苍海有点儿意想不到。

    苍世贵站在门口拉住了丑驴子的辔头,笑呵呵的和魏文奎,苍海和平安三人打着招呼,同时示意三人往院里去。

    ”大伯,机器还没到?”苍海转头看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机器的影子连忙问道。

    苍世贵笑着回答道:“机器来了,这里哪里卸的下,都放在学校的小操场那里呢,等会儿咱们吃完了饭直接开了机器回村去”。

    魏文奎听了说道:“苍老大,那还等个什么劲儿,直接把机器开回去,在镇上吃的哪门子饭啊?”

    苍世贵道:“让你吃饭还不吃?那你自己先回去!”

    魏文奎笑道:“算了,大家都吃饭我也就顺大溜”。

    这时苍世贵冲着院子里喊了一声:“人都到了,咱们这边歇歇脚,我叫前面的饭店把菜往家送了,等会大父准备开席吧”。

    进了院子,苍海这才发现院子当中摆了两张大圆桌,桌上已经蒙好了塑料布,同时也摆上了酒,村里的乡亲们开始依次往桌边坐。

    苍海见大伯这边准备去馆子里叫菜,自己抬脚跟了上去,同时让平安过去帮忙搭把手,看看有什么活可以干的。

    走了两步追上了大伯,苍海小声的问道:”大伯,小静回村了您知道吧?“

    这两天苍海有点担心自家的堂妹,现在见到了大伯自然要问上一问的。

    ”知道啊,那孩子不是个省心“苍世贵说道。

    苍海听了追问道:“到底什么事啊,小静回到了村里直接往窑里一躲,让她到家里吃饭也不乐意搭理”。

    虽然长时间没见,但是苍海也知道自家堂妹的性子,从小就倔而且像个男娃似的,别看是个姑娘,上小学的时候不知道多少男娃被她给揍的直掉眼泪,属于贼强势的女子,生怕这丫头有什么想不开的。

    “哎!”苍世贵叹了一口气说道:“去年你在家,过年前小静带了个男娃回来,说是一起打工的工厂里的,我当时瞅那男娃就不太喜欢,油头粉面的一脸娘们样,当时我就想就这样的男人也能撑门立户?前段时间小静打电话回来说要和人家结婚,我这边拧不过便想结婚就结婚吧,自家丫头喜欢又有什么办法,谁知道这一提到好,差点没有把我给气死!”

    苍海一瞅大伯的模样,吹胡子瞪眼的面色一下子便涨红了起来,看样子真被气的不轻。

    “怎么回事?”苍海又问道。

    “原本俩娃商量着结婚,我也就忍着点了头,谁知道那男娃家那边让我和你婶子去他老家见他父母。这天底下哪有这回事,我眼巴巴的养大了个闺女,最后要出嫁的时候我还上赶着去见男娃的父母,那我不是溅皮子么,我说了不可能,如果要见的话要不来家里,后来我让了一步,说要不选个地……”苍世贵说道。

    苍海一听便明白了,原来是大伯觉得丢了面子,不过苍海可不准备和稀泥,而且这男娃家做的也太不地道,这种事情就算是不来大伯家,安排在他俩打工的地方也成啊,哪有女方的家长眼巴巴的上门去的,要是倒插门到是也让人没话说,但是苍世贵又不是没儿子,哪里需要女婿倒插门。

    “这也太不知礼数了”苍海皱着眉头说道。

    苍世贵说道:“可不是么,我这边通知那男娃,让他带着父母来我家俩娃结婚的事情,人家男娃家说挺忙的,我x个xx,再忙的事还能比孩子结婚重要,我一听当时就扔下的话,要结就过来,不结就拉倒,男娃父母那头直接说不结了,你说我能说什么,上赶着拿老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苍海这下子无语了,说道:“这家人不结亲也好,都是什么人家!”

    这下苍海觉得苍静这丫头有点不省心了,就这样的人家巴巴的嫁过去干什么,不是找罪受么,就算是结了婚,那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一个看你不顺眼的公婆这几十年相处,那罪可有的受了。

    苍世贵叹了口气:“可不是么,可是这丫头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还就想跟那男娃好,我一看这不行啊,直接就过去把小静给揪了回来,直接把身份证给收了,这下丫头不乐意了,几天没有搭理我们,最后你婶说了一句直接搬回到村里去了”。

    苍海这下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虽说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成了仇,但是我也不能眼巴巴的看着她往火坑里跳啊“苍世贵一边叹气一边说道。

    伯侄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往小馆子去,到了小馆子门口,苍世贵换上了笑脸,进去和馆子老板说话,让他们把菜给送家里去。

    出了馆子,原本乐呵呵的苍世贵一看路边站着一个人,立刻唰的一下子脸又冷了下来。

    苍海顺着大伯的目光一瞅,发现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手里拽着一个行李箱,身上背着一个双肩包,正伸头伸脑的四下瞅着呢,看他一脸迷糊的模样像是迷了路。

    这小伙子长的俊俏,苍海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小子了,只能用俊俏两个字,属于现在流行的那种小鲜肉,模样中等往上,个几也挺高的,一米七的样子,加上人也会打扮,看起来很有时尚感。

    苍世贵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冲着小伙子吼道:“你来干什么!”

    小伙子一瞅见苍世贵直接被吓住了,一张小脸瞬间刷白,愣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伯伯,我来找苍静!”

    苍海一听顿时明白了,这位想必就是自家堂妹喜欢的那个男娃。

    瞅这模样,苍海也就明白了为什么自家的堂妹要嫁这小子了,这小子的模样太合现在小丫头片子的口味了,妥妥的一枚小鲜肉,估计走在魔都大街上都有胆大的小丫头片子撩这小子。

    “找她干什么,滚回你家里去!”苍世贵这边如同怒目金刚一般,瞪着小伙子。

    小伙子这边全身都被苍世贵吓的有点儿抖和,瞧那小模样跟站在老虎前面的小兔子似的,那家伙!整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好了,手放在两边不行,拢在一起也不行,两只眼睛不住的瞟,嘴唇直哆嗦。

    “伯……伯”

    “伯你蛋!赶快给我走人,等会老子出来再看见你放狗咬你个怂货”苍世贵抬起了脚冲着小伙子就是一脚。

    这一脚直接把小伙子给踹坐到了地上,等着再准备踹第二脚的时候,小伙子爬了起来连退了两步。

    苍海立刻上前伸手拦住了自家大伯:”算了,您消消气”。

    原本苍海对这小伙的印象极为不好,老话说帮亲不帮理,苍海总是站在堂妹的角皮去说话的。

    不过现在一看这小伙的模样便知道是个性子面的,根本就不像是个有主见的人。现在这样的男孩真的不少,性格成这样大多因为家里有个强势的母亲,从小就没有拿过什么主意,一直就这样人走上了社会就成了这小子的模样,性格面,话说不多,胆小怕事,就是俗话说的乖宝宝,还有另一个更难听的称呼叫妈宝男。

    再想想自家堂妹子的性格,顿时在心里想笑,心道:你小面瓜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原本想着自家堂妹嫁到男方家里受气,现在怎么觉得有点同情这小子,万一真娶了自家堂妹,担心这小面瓜剩下这几十年日子怎么熬。

    拉着气势汹汹的大伯回家,临到了路口的时候,苍海还瞟了一眼小面瓜,只见他眼巴巴的望着苍世贵这边如同一条可怜的小狗,顿时就想乐。

    一进了门,苍世贵便吼了一嗓子:“吃饭!”

    这一嗓子把院里的人吓了一跳。

    “你小子抽的哪门子疯!”李立仁发话了。

    “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条疯狗,看着闹心!”苍世贵说道。

    “疯狗?”

    大家伙都愣神了,心道:镇上哪来的疯狗?!

    伯娘刘淑娟听了还特意的往门口望了一眼,她估计也想看看镇上什么时候有了一条疯狗。

    “别咬到人啊!”刘淑娟说道。

    苍世贵气道:“这条疯狗不咬别人!”

    刘淑娟这边更不明白了,嘴上说道:“疯狗咬人还有挑的?”

    苍世贵气呼呼的往桌边一坐不说话了。

    大家一看都以为苍世贵这是遇到了看不顺眼的人,生活总是这样的,不是人人都是老好人,谁还能没有个对头?于是纷纷出言安慰了几句。

    苍海则是走到了伯娘的身边,冲着伯娘说道:“苍静的男朋友来了,正站在马路边上呢,刚才被大伯踹了一脚”。

    刘淑娟一听立刻说道:“这死老头子抽的哪门子疯!”

    说完刘淑娟就要往门口走。

    苍世贵这边正注意着苍海呢,看到刘淑娟的模样立刻说道:“你要是走出了门就别回来了”。

    刘淑娟一听立刻停住了脚:“你老西抽风啊!”

    嘴上这么说,但是终究还是怕苍世贵,停住了脚步。

    这会儿馆子里老板带着伙计各挎着两个大篮子走到了门口,刘淑娟则是立刻把人迎了进来。

    到底是开馆子的,四个不大的篮子里愣是盛了两桌菜,摆出来满满当当的,连汤带水的每一桌都七八盘子菜,四个还都是汤盆装的大菜。

    菜到了大家纷纷入席准备吃饭。

    看到大家都坐好了,胡师杰说道:“吃完饭大家还得把机器弄回去,所以呢酒都少喝一点,差不多就行了,等着秋收完了日本人的钱到了账,大家再好好的喝上一喝,等着过年呢,咱们看着能不能给每家每户发上一些钱,让大家过个好年”。

    胡师杰这话一说,立刻把桌上的气氛给推了起来。

    苍海听了这话心中琢磨起来:怎么事情谈妥了,美国人过来谈的那些家伙们撤退了?

    苍海一直都不怎么关心这事情,所以也不太知道谈判的进展,刚知道美国人加了进来,怎么今天听胡师杰的口气好像是松田昭雄这边已经得手了似的。当然了松田昭雄最后拿下来这生意也不奇怪,因为日本人准备的更充分,美国人属于临时起意,一没技术二没好条件,失败只是必然的,只是苍海没有想到会这么快有结果。

    想了一会,苍海便把这问题抛到了脑后,专心的吃起了菜来,反正无论如何苍海都是稳坐钓鱼台,谁都不能少了他那份子利益,要不然苍海必然掀桌子。

    不去想生意上的事情,苍海脑袋里开始想着刚才那小面瓜,顿时心里又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