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232章 堂妹
    板车上拖着一个大油桶,油桶里面是满满的一箱柴油,李二奶奶刘爱芬负责赶板车,苍海则是开着小收割机慢慢的跟在板车的后面,小收割机后面还拖着脱谷机,收割机的速度本就不快,加上拖个脱谷机那速度就非常感人了。

    从下午一直到了天黑苍海才回到了村里,把收割机送到了牲口棚里,摆在了空地上,然后又把油桶卸下来,苍海这才得以回到了家。

    到家的时候,师薇带着濛濛和平安已经吃好了饭,见苍海回来了,忙着生火帮着热饭。

    “怎么样?”师薇一边忙活着一边冲着坐在板凳上正捶腰擂腿的苍海问道。

    苍海反问道:“什么怎么样?你是指文一道相亲还是机器?”

    “都说说呗,你还有什么事不成?”师薇笑着说道。

    苍海道:“机器还成,反正都是大牌子而且还有保修,我还弄了一桶柴油回来,就是不知道镇上加油站的柴油怎么样好使不好使,至于文一道相亲顺利的不得了,进来三姑娘他一眼就相中了一个”。

    “没有想到李二奶奶这么神奇,一介绍就成”师薇听了一愣神,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文一道这头一次相亲就成了,按她的想法怎么着也得多挑几次,文一道这种收入水准在县城那真是没的说,养家糊口一点问题都没有,关健是文一道这人性子好,没什么不良嗜好,虽然长了一张外国脸,但是内心可是中国范,实在是个居家的好男人。

    苍海笑了笑说道:“他可不是看上了二奶奶介绍的那个,他是看上了同来的一个姑娘!二奶奶介绍的那个似乎还有点不死心,一心想跟着文一道,都准备出小招了”。

    苍海笑着把自己偷听来的谈话和师薇说了一下。

    师薇听了直乐:“这姑娘可真有意思,这种事情哪里是可以勉强来的,对了,文一道相中的姑娘是不是特别好看?”

    苍海回答道:“我看着一般,不过外国人看中国姑娘的眼光不是咱们可以理解的,咱们觉得丑疯掉了的,人家觉得很好看也说不准。你是没有见到文一道当时瞅那姑娘,我觉得要是没人在旁边,他说不定就生扑了,瞧他那模样就差把哈喇子挂嘴边了,我在旁边都觉得丢人”。

    “不会吧,文一道不是那样的人!我到是觉得流哈喇子的是你”师薇有点不相信。

    “说什么都白说,等你有机会见到那个姑娘就知道她那模样我会不会流哈喇子了”苍海说道。

    师薇道:“既然相中了那提什么时候定亲了没有,条件谈了没有?”

    “哟,你还挺了解的啊,怎么着你准备相亲啦?”苍海冲着师薇笑着问道。

    师薇对着苍海问道:“我用的着相亲?我要说找个男朋友,估计能从我家排到县城中心你信不信?”

    苍海望着师薇点了点头:“那到是!漂亮姑娘就这点好,永远不缺接手人”。

    啪!

    “干什么!”苍海见勺子冲着自己飞了过来,立刻扭头让过了,然后冲着师薇笑着问道。

    师薇走过去把勺子捡了起来,放到了水龙头上冲了冲:“我让你嘴欠,什么叫接手人老娘还是黄花大闺女呢”。

    “哦,你好黄花大闺女,很高兴认识你”苍海乐呵呵的说道。

    “对了,你那医院的工作怎么说,真的准备把你扔在这里三年啊?”苍海见师薇有些生气了又换了个话题问道。

    师薇看了一眼苍海:“怎么着不想让我在村里继续呆着了?”

    “没有的事,我巴不得你在村里久呆呢,怎么说也是个医生不是?你上次不是回医院去了么,几天就没有得到一个说法?”苍海说道。

    师薇轻轻的摇了摇头:“领导没有提,我也没有问”。

    师薇没有说现在医院里的人都以为她找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加上上次回省城,没了宿舍的师薇直接咬了咬牙,自己掏钱住进了旁边的五星级大酒店,更是坐实了这个传闻,所以原本医院里一些马屁精想着把师薇送入官门的现在也不提这事了,也没人过来劝了。但是也没有人提让师薇回医院的事情,主要是人家领导那边也没有松口,这些家伙怕得罪人。

    师薇也提过自己要离开医院,但是医院那边又不同意,找了个什么人材不能流失的屁借口,看样子就想这么吊着师薇。

    像这种烂事,师薇不想和苍海说,反正她自己现在心中有自己想法,以前削尖的脑袋想留在省城医院,把家安在省城,完成人生从小县城到省城的二级跳,现在被一个小官二代弄的有些反胃,加上苍海的原因直接就打算呆在四家坪村了。

    苍海则是没有想这么多,他当然知道自己和鲁姝之间有很大的问题,只不过现在苍海根本就不去想这些,苍海觉得自己还年轻,就算最终没有结果,才二十来岁的自己和鲁姝谈一场不需要结果的恋爱也没啥大不了的。

    “诶,事实有的时候真的挺操蛋的”苍海感叹了一句。

    像是这样的事情,苍海以前混的时候见过不少,这世界不像是某些媒体宣传的那么好,但是也不像是某些媒体说的那么坏,无论是哪个社会都会有这样的情况,除非真的有一天到了大同社会,人人平等了可能这样的烂事情才能没了吧。

    这时菜饭热好了,师薇把菜饭端上了桌子,苍海直接把菜拨了一点盖住了米饭,便这么端起碗来刨了起来。

    “这是中午没有吃饭?”

    看到苍海狼吞虎咽的模样,师薇多问了一句。

    苍海放下了碗,有点儿被噎住了,师薇一见立刻递上了一碗汤,让苍海冲一冲。

    苍海喝了两口汤把嗓子眼的饭冲了下去,放下了汤碗这才说道:“别提了,原本中午我说下馆子的,谁知道二奶奶坚决不同意,说回家晚上再吃,每人一个面饼子再加一碗羊肉汤在路边摊把午饭的问题给解决了,饼子还没有巴掌大呢,五块钱一碗的羊肉汤你说能有几块羊肉?别说羊肉了就连粉丝也都少的可怜”。

    师薇听了笑了起来,她是了解苍海的,知道这人出门是绝对不会亏了自己的,在家吃的就讲究,出门那十有是捡最舒服的酒店住,最好的馆子吃饭。

    遇到了刘爱芬那可就是另外一个极端了,出门要多节约有多节约。老辈人都苦惯了,也见不得小辈们花钱如流水,苍海跟刘爱芬在一起不觉得难受那才是怪事呢。

    “哦,对了,忘了和你说个事情了,今天你妹妹回来了”师薇说道。

    “我妹?”

    苍海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现在正拎着滑头玩耍的濛濛,小丫头现在每天都快活的要死,也越来越有小孩样子了,孩子的天性一发挥出来就有点儿向着疯丫头的方向发展,整天除了玩就是玩,整天不是摆弄小熊崽就是摆弄滑头。

    总之小丫头的生活是乐无边,什么都不担心,什么活也不用干,整天就忙着玩,苍海也不管就这么放养着自家的小妹。

    “不是濛濛,是你大伯家的妹妹”师薇说道。

    “苍静回来啦?她怎么这么早回来了,不是说要到年底么?一个人回来还是两个人回来的,我听说她交了个男朋友”苍海听到大伯家的妹妹,便知道自家的堂妹回来了。

    堂妹比苍海小几岁,今年也二十出头了,高中没有毕业便出去打工了,原本以为她要到年底才回来,没有想到还有小半年呢人就回来了。

    “一个人回来的,看样子不准备出去了”师薇说道。

    苍海想都没想:“回来也好,等着明年村里日子就好过了,省得给别人打工还看别人的脸色”。

    师薇说道:“你妹的心情似乎不太好,见面也不怎么搭理人,回来之后便自己把自己关在了家里,吃饭也是自己生的火自己做,我原本想让她和咱们搭个伙的,她只是冷冷的客套了两句。要不你吃完去看看?”

    苍海听了点了点头,猛刨了几口饭,苍海着实是饿了,一碗米饭带菜三两分钟便进了肚里子,把剩下的饭和菜拌了拌倒进了虎头的盆子里,把碗一洗转身向着大伯家的窑走了过去。

    到了大伯家的窑口,果然看到里面灯亮着,于是伸手拍了几下门。

    “谁?!”

    “小静,是我,你二哥”苍海说道。

    吱呀!

    随着一声轻响,窑门开了,二十来岁的大姑娘苍静站了窑口,冲着苍海笑了笑:“二哥,你回来啦?”

    苍海有好些年没有见到这个小堂妹了,苍海离开的时候她还是个扎着小辫,往衣服上抹鼻涕的小丫头,转眼间就成了一个俏生生的大姑娘了。

    在外面打工看样子也开了眼界,苍静的穿着打扮也没了以前的土味,现在城里味十足,露肩的小贝心,下面是牛仔短裤,脚上是匡威的运动鞋,一头烫过的短发还染了一下。模样原本长的一般,不过胜在身材好,看起来也能归于漂亮一类中去。

    “我听说你回来了,便过来看看,还缺什么东西到二哥家里拿”苍海说道。

    大伯家的老窑虽然没有像苍海家的老窑那样破败,但是里面的东西也非常简单的,一张床,一个柜子,还有一个大衣橱,就没了,一来是住的少,二来是大伯家已经搬到了镇子上,老窑这边也就没怎么管,如果不是苍海回来了,村里的生活条件好了,这窑的条件说不准会更差一些。

    “谢谢二哥,我这里什么都不缺”苍静说道。

    苍海看了一下堂妹,脸色果然如师薇说的那样不太好,于是拉了一个凳子坐了下来:“怎么,有什么心事?和二哥说说”。

    苍静正准备给苍海倒水,见苍海摆了一下手说不用了,于是苍静坐回到了床沿上,双手支着床沿一言不发。

    苍静现在对苍海有些陌生,虽然小时候常跟在堂哥的屁股后面跑着玩,但是十几年没有见过这位堂哥了,心理上难免觉得陌生。

    “没什么!”苍海低垂着脑袋。

    苍海一看丫头的模样便知道大体是个什么事情了,张口问道:“是感情上的问题?”

    对于苍静这个年纪的姑娘来说,现在这模样十有是感情上的问题,要说钱途以前到是可能,但是现在村里摆明着要大发展,钱途自然是没有大问题了,所以像苍静这样的小姑娘最可能的就是感情问题。

    “二哥,我没事”苍静说道。

    苍海听了想了想也就不在问了,站起来冲着苍静说道:“那你休息吧,今天刚回来也累坏了,二哥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关好门”。

    “二哥,慢走”

    “回去吧,也别送了”苍海说完摆了摆手,出了门随手把门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