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166章 腹黑
    坐在自家的葡萄藤架下,架子上的葡萄已经被采摘的差不多了,稀稀拉拉的只有一些还是青色的葡萄没有摘,架子下面摆了一个烧烤炉子,炉子不是太正规,几个铁皮子一折一弯,就成了。

    不过简易的烧烤架并没有妨碍到食物的美味,自家养的草饲小羔羊肉穿的串儿,不论是师薇还是平安都吃的满嘴的油花子。

    在屋前是一盏上明亮的白色led灯泡,照在整个平台都是明晃晃的,几乎可以和天空中的明月争辉,灯泡引来的无数小昆虫也四下飞舞着。

    这些小昆虫又吸引了苍海家的鸡,这些鸡们迈着轻松的步子,不停的啄食着落在地上的昆虫,还有一些下野蛋的母鸡,带着自己刚孵化出来的小鸡崽也混入了吃食的大军中。

    时不时的便能见到两只毛绒绒的小鸡崽子抢食着一只昆虫,互不相让的撅着绒屁股撕扯着,真是一派乡村风貌。

    “二哥,现在杀羊是不是有点可惜了?”平安一边撸着羊肉串,一边冲着苍海问道。

    今天的小羊不大,也就半大的羊羔子,这让平安吃起来有点儿负罪感。

    苍海一边翻着手上的羊肉串,一边洒着料“非得长大了吃啊?再说了,我养羊也不是准备卖的,什么时候吃不是个吃呢!”

    夏天什么事情最爽?

    当然是冰啤酒配烤串啦,现在苍海还缺什么,不就是个悠闲的小日子嘛,有羊有时间,那烤串配冰啤酒还能少的了?

    刚烤好了一把,花海拿在了手上,坐回到了小桌子旁边,把串一摆到了桌上,拎起了放在地上的冰啤酒,直接用牙咬开了盖子,猛灌了一口冰爽的啤酒,再拿起串儿侧放到嘴边一撸,纯香带着孜然味的羊肉,配上嘴里冰爽的啤酒,那味道真是无法形容的美。

    “二哥,你说那些日本人不会被你吓的不敢来了吧?”平安伸手拿了一个串,继续大口的咬了起来。

    平安是不喜欢喝啤酒的,他总觉得啤酒有一股子马尿味,当然了,平安也不喝白酒,他喜欢的是二哥家的小香槟,那种冒着泡喝起来有点儿甜甜的酒,才是平安的最爱,就像是现在,平安脚边的地上就摆着一瓶,只是这小子吃起了肉早就忘了酒。

    师薇这时候自然不会喝香槟,虽然说师大美人喜欢在苍海家的大浴室里泡澡的时候来上一杯,但是撸串的时候,师大美女的品味和街边的大排档的食客们一个口味——烤串配啤酒。

    “怎么?你这么盼着日本人来啊?”师薇笑着问平安。

    平安摇了一下头“我娘昨儿说了,要是日本人来了,家里种上几亩西瓜,老二今年年底就能说上一门好亲事”。

    苍海听了直接问道“你娘又找你要钱了吧?”

    平安点了点头“嗯,还骂了我一顿”。

    苍海听了看了平安一眼,心道这傻孩子太实诚了!

    无论是言美娟怎么对待他,再怎么偏心弟弟,他都是孝心满满的,从来没有怨恨过母亲。母亲一要钱,他便把口袋里的生活费给了言美娟。

    每个月,苍海都给平安大几百一千块的生活费,每到日子,言美娟都会找借口和平安这个儿子'谈谈心‘,谈完了之后,这钱就从平安的口袋里转到了言美娟的口袋里,就像是大人哄小孩压岁钱一样,说是帮收着,其实都给老二来安存着呢。

    “你小子忘了借我的钱啦?以后这生活费减成三百!”苍海想到了这儿没好气的说道。

    对于言美娟这事做的,别说是苍海,村里的老人都看不过去,不过这是人家的家事,也没有人明面上说。

    平安对于自己钱少了的事也不以意,以前还能享受个攒钱的乐子,现在母亲这么一收,他也知道钱在自己口袋里过不了多久,攒钱的心也就淡了,闻言嗯了一声继续吃着自己的手中的串。对于平安来讲,现在真没有花钱的地方,衣服有师薇帮着买,吃的每天在二哥苍海家里蹭,端的是没有一分钱的支出。

    “平安!平安!”

    胡师杰在下面扯着嗓子喊了孙子一句。

    听到了爷爷叫自己,平安应了一声,又抓了两个串在手中,飞似的跑了下去。

    望着平安的背影,师薇冲着苍海问道“对平安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苍海说道“有什么打算?准备替他攒些钱,过上几年,如果有合适的就替他讨门亲事,以后照应着就能把小日子过起来了”。

    “哪家的闺女愿意嫁平安这样的?”师薇听了皱了一下眉头。

    师薇知道,以现在苍海的财力,想要给平安找门亲事那真不是大事,哪怕是平安再傻上几分,红扑扑的票子砸下去,也有黑心的人家想把姑娘嫁了,别说多,只要苍海甩手扔下去五六十万,有的是狠心父母乐意这么干的,但是师薇不喜欢这样的事情发生。

    苍海又不是师薇肚子里的蛔虫,他可不知道师薇现在正的心里编排自己呢。

    苍海张口说道“我也不是说人家好好的大姑娘,我是说身体有些缺陷的,又并不影响生活的,当然了最主要是人家能真心接受平安的。再说了,平安的脑子虽然有点小毛病,但是并不大,而且人也憨厚,没有那种花花心思,你就敢说跟着平安就过不上好日子?”

    师薇听了想了想这才点了点头,和平安相处那么久,师薇有的时候也会感叹一下,觉得老天对平安这孩子有点儿不公平,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落下个毛病了呢。

    “对了,县里的话你是怎么想的?”师薇又问道。

    苍海道“有什么怎么想的,鲁言智要配合,那我就配合呗,不过前提条件是村里这边能捞到好处,要保证大伙都能富起来,要不然我就是直接掀桌子”。

    “你不怕?”师薇问道。

    苍海笑了笑“我怕什么,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大不了不在这边混了呗,凭我的本事,东面不行,我就带着乡亲们跑国外去,买上万千亩的地,关起门来慢慢种!”

    昨儿听到张恒传来的信,苍海这边心里就在盘算,他怕的是鲁言智想着摘桃子,想变着法子从做什么损害村里的事。

    至于出卖国家的利益,苍海可没有把自己看的那么高层次,他只是怕鲁言智这边把利益全都放到县里,让县里拿了大头,只给村里留点清汤寡水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苍海只能掀桌子了。

    “你的心可真大,就不怕得罪鲁言智给你穿小鞋?”师薇看到苍海的样子,嘴角挂起了笑容。

    现在苍海的样子让师薇看的心中一荡,觉得信心满满并且一脸不在乎的模样真的是太帅了,说实话在这亩三分地上,敢把鲁言智不当个物人的,估计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小鞋我没兴趣穿,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苍海想了一下说道“还是那句话,带着村里的老少爷们另找生计,反正我总有本事养活这么几十口人的”。

    师薇太迷恋苍海现在的样子,一副什么都难不到老子,特别有男人味,虽然和撸串的动作有点儿丑,但是她就是乐意看,喜欢看。

    看了一会,师薇这才说道“我觉得鲁言智没你想的那么眼光低”。

    苍海说道“我也觉得鲁言智的格局不小,不过咱们看事情总得看的低一点,这样的话免得到时候大起大落”。

    说完接着说道“也不知道那边的人怎么样了”。

    师薇问道“哪边的人?”

    “没事!”苍海摆了一下手。

    今天早上,苍海便把一板车的东西送到了镇子上,由文一道带着一个司机开着小厢货去魔都去了,现在这个点儿估计路才走了一半。

    苍海也知道有点儿心急了,这么点时间文一道不可能把人找到,就算是找到了人代表展必拓良种公司来这边也得有个几天呢。

    谈专利权,苍海这边授意文一道找的是洋面孔,而且还得是有美国律师在其中。

    虽然美国人收钱有点儿贵,还有挟洋自重的味道,但是你想用几张中国面孔去和内陆的官员们谈什么知识产权?碰到个不讲究的官,人家都敢找个罪名把你从沿海抓过来,弄你一个诽谤领导的罪。

    不信的话可以看看那个什么药酒,人就敢直接派警察去广省抓医生,别问为什么,人家觉得手中握着官印的自己就是这么牛逼,牛逼到了可以无视良知。

    苍海不可想自己蹲号子里去,觉得像这种惹人厌的角色还是扔给美国人来做,自己这里一直保持伟光正,顺带着收点钱就行了。

    就算是从政府手中收不到钱,也要从源头上把价给撑起来,总不能让自己辛苦一趟,光给别人做嫁衣裳了。

    这次苍海给那边划下的线就是一斤西瓜十五的专利费,这样的话一斤西瓜怎么说成本也得在二十块,只要日本人想要,就算是政府出面收,一斤你也得给个二十五,要不然这瓜根本就没人乐意种,别说是苍海了,估计乡亲们都没有种瓜的心了。

    有了个专利收费,苍海这边大不了找个由头再用到乡亲们身上。

    当然了,这是苍海做的最坏打算,不希望走到这一步,但是老话说的好,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所有的事情都指望着别人,那不是苍海的性子。

    十几岁就要自己照顾自己,苍海也不会奢望别人给自己好日子,想过好日子手中总得握着点什么东西才成,要不然苍海可不会心安。

    正想到这儿,苍海望到平安又垂头丧气的回来了。

    “怎么了?”苍海一瞅这小子跟霜打过的茄子似的,便张口问道。

    “我爷骂了我,说我已经分家过了,得有主见!”

    苍海听了不由叹了一口气,心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