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432章 取蜜
    苍海、文一道和平安三人带着虎头一只狗,全都昂着脑袋,以七十五度角仰望着面前的一片崖壁,时不时的可以见到三人的喉结蠕动一下,伴随着这声蠕动发出轻微的咕咚一声的咽口水声。

    由不得三人不馋啊,原本听那帮小子说野蜂蜜,三人都以为也就是个蜂巢什么的,没有想到过来一看,这才发现根本不是一个蜂巢,直接就是一片蜂蜜场没有么有!?

    悬崖呈现内凹型,在崖口靠近顶端差不多三四米的地方。

    也就是弯弧最大的地方,有一片灰黄色的蜂巢,整个蜂巢差不多有两百多块小蜂巢组成,每一个蜂巢都是半圆形的,最大的有小桌面那么大,最小的也有脸盆大小,厚度的话从苍海几人的角度推测差不多也都在十公分以上,最厚实的那一块差不多得有近二十公分。

    整个蜂巢就像是长在树干上的一大片灰金色的大木耳。

    现在是早上,阳光刚好能够照射到蜂巢上,透过了灰白色的巢皮,能够看到里面金色的诱人蜂蜜呈现出一种完美的液金色。

    文一道咽了一下口水:“我有点儿后悔了,没有让你把铁头给带来!”

    苍海看也没看文一道,盯着蜂巢也跟着咽了一下口水:“带来也没有用,你没有看这些蜂子,这家伙要蛰到人,怕是跑的慢一慢命都没有了,铁头也就是个名字,你真的以为它头那么铁啊!”

    蜂巢是诱人,但是这里的蜂子也吓人啊,个头足足有正常的蜂子两倍大,苍海现在看到最大的一只差不多有自己的手指那么粗,尾巴上的刺足足有一公分长,这玩意儿蛰到人,那就真有好瞧的了。

    “现在怎么办?”文一道问道。

    苍海说道:“尚老头教出来的一群学生也不是个地道的货,怪不得让咱们过来看呢,敢情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啊!如果有办法的话一准不叫我们过来!”

    “现在别说这些没用的,赶紧想办法,怎么说这次也要弄上一块回去,我媳妇现在正怀着孕呢,听说蜂王浆什么的比较好……”文一道说道。

    苍海转头瞅了一下文一道:“要不你上去从岸顶滑下去拿根棍子捅?”

    文一道:“你是让我死啊,这上面光秃秃的哪里能栓绳子,再说了就算是栓了绳子,我得拿多长的棍子才能捅到蜂巢!”

    “要不我们用石头扔吧?”平安自以为聪明的来了一句。

    苍海看了一下头顶的蜂巢,差不多离着地面快十五米高,这样的高度扔石头想把蜂巢砸下来,苍海觉得自己没这个本事,除非来个实力派大力士,才能把一个足以把蜂巢敲下来的重量送到崖上去。

    “你这个建议要求比较高,咱们可都没有这本事!”文一道说道。

    平安问道:”那怎么办,那么多蜂蜜总不能咱们在这边干看着吧?“

    苍海望了一下四周,目光落到了离着崖最近一颗大树上,这颗树比较粗,差不多要两人合抱,树干也比较直虽然没有十五米,但是如果能到树梢顶的话,再往崖上的蜂巢丢东西就有把握了。

    “爬到那颗树上去,还得找一些体积大,但是不能太重而且不能太轻的东西,这样的话站在树上就可以砸崖上的蜂巢了”苍海说道。

    “谁上树?”文一道提出了问题的关健。

    苍海扭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这个馊主意把自己给装了进去,文一道这货爬树是肯定不行的,五大三粗的货扔水里说不定都往下沉,他爬起树来如同一只肥胖过度的大狗熊。

    平安也不适合,这小子脑子不灵光,一但兴奋起来十来米的高度上出了问题,苍海真的没有办法和胡师杰交待。

    所以算来算去的还就他自己比较适合干这个事情。

    想了一想,苍海道:“走,回营地去!”

    文一道问道:“回营地干什么?”

    苍海道:“你不会让我这身打扮去敲蜂巢吧,就算是蜂巢敲下来我也翘辫子了,回营地去拿个头罩,把我的脑袋给罩起来,这样蜂子就蛰不到我了!你真是笨的够可以的!”

    文一道听了挠了一下脑袋,有点儿不解的问道:“你居然会带这个过来?难道你是半仙,知道咱们这次会遇到野蜂巢?”

    苍海道:“半你个大脑袋,你那家伙摆脖子上就是为了显高啊,我当然没有什么先见之明了,我是指用别的东西代替!”

    “什么东西?”

    “鱼笼子啊,我带了两个鱼笼子过来,一个大的是装鱼的,另外一个小的是装虾子的,装虾子的那个正好可以用上一用”苍海说道。

    文一道冲着苍海竖起了大拇指:“带虾笼的想法也不错!”

    苍海也不想再搭理文一道了,直接带头向着营地走了过去。

    营地离这儿也不远,步行的话差不多十来分钟就到了,来回二十分钟,苍海袋着虾笼子,还有一个大红色的塑料盒子回到了崖底下。

    虾笼自然就是给苍海罩头的,至于红色的塑料盒子以前是装菜的,现在菜光了,拿来装蜂蜜也是不错的。

    “拿什么东西砸?”

    现在新的问题摆在了三人的面前,石头?这里根本就没有,黄土层虽然有厚有薄,这里最浅的黄土层也得有十来米,地表哪里会有石头,别说是石头了就连土坷垃都少见,最大的泥块也就差不然有三分之一手心大,扔到蜂巢上就不多就是给蜂巢挠痒痒。

    三人这边正在犯愁呢,突然间虎头站了起来,冲着一个方向摆出了警戒的姿势,苍海等三人一看,发现一只硕大黑色脑袋正贼头贼脑的从树林子里钻出来,看到苍海仨人之后,突然间往后一缩,躲到了一颗树后。

    只是这货的身子很肥,选的树也不够大,整个树杆也就是一个脸盆粗细,怎么可能遮住它好几百斤的胖身子。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东肥熊脑袋是藏在了树后,但是一个大腚还有大半的身躯都露在了外面。

    “好傻!”

    平安冲着狗熊藏身的地方笑着说道。

    狗熊似乎也听到了平安的嘲笑声,伸出脑袋向平安这边看了一眼之后,又立刻把脑袋缩到了树后。

    没有一分钟,狗熊有点儿忍不住了,又伸出了脑袋,用它的小豆眼望了一下苍海这边。

    见苍海几人根本没有兴趣搭理它,于是小心翼翼的把脑袋给伸了出来,好奇的望着苍海仨人,见苍海仨都把目光放在了蜂巢上,狗熊似乎是放心了,于是慢腾腾的挪着大屁股从树后走了出来。

    也不敢离苍海仨人太近,就这么在距他们三十来米的地方和苍海仨一样昂头望着崖上的蜂巢流口水。

    狗熊的哈喇子可比苍海仨个壮观多了,望了不到两分钟,狗熊的嘴上就和挂着两条小瀑布似的,亮晶晶的把狗熊面前的草地都给弄湿了一片,相当猥琐。

    又看了一会儿,来了另外一只熊,这只熊的体积要比第一个来的熊要小上不少,不过第一个来的熊并没有赶走后来小熊的意思,反而是两只熊并排坐在了一起,同时抬头望着崖顶的蜂巢流口水。

    没有过很久,岸上聚了差不多五六只能,无论大小现在都是一个德性,那就是抬头挺胸的坐着,望着头顶的蜂巢流口水。

    “怎么办?”文一道对于附近有熊出没也不害怕,反而是问起来苍海准备拿什么东西扔蜂巢。

    文一道不害怕,平安自然更不害怕了,至于苍海,对于活在生命之树控制下的野兽,根本就没有害怕过。

    “怎么办?弄点儿树杈子吧,做个简单一点的回旋镖!”苍海想到现在,这才想出了一个算是可行的主意。

    现在主意有了,文一道和平安又没有更好的点子,于是大家便忙活了起来,爬上爬下的选了重量合适的树杈,砍掉了树杈上的叶子和分枝,然后剥掉了树皮,用野营砍刀把镖身修了一下,大致差不多便都用绳子穿了,挂到了苍海的背上。

    来到了树下,苍海直接脱了鞋,把鞋带系起来,挂在了脖子上,用自己的双手扒住了树杆,然后双脚这么蹬着树杆往上爬。

    开始的时候因为十好几年没有爬过树了,有点儿生疏,不过爬了五六米之后感觉就回来了,接下来爬的就更加顺畅了一些,越往上树杆也就越细,苍海爬起来也就更加得心应手。

    花了好几分钟的时间,苍海爬到了接近树梢的位置,再往上的话,苍海觉得树杈不一定能撑的住自己的体重了,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则,所以并没有爬到顶上,只是选了一个视野比较结实的地方骑在了树杈上。

    在苍海爬树的时候,不光是文一道和平安两人注视着苍海,一帮口水熊也都望着苍海爬树。有一些体型稍小一点儿的熊,可能是觉得苍海爬树的水准不怎么样,奔了过来,在苍海的身后跟着也爬上了树,只不过它们仅仅只是在树杈中部活动,并没有接近苍海。

    苍海这时候已经穿好了鞋子,并且把带着细纱的虾笼子摘了下来,扣在了自己的脑门子上,并且把最下面的绳子也扎了起来,虽然有点儿束脖子,不过在被蛰和难受之外,苍海明智的选择了难受。

    把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好,苍海摘了第一个镖在手中,冲着离着自己最近的蜂巢比划了了起来。

    觉得差不多了,苍海一手抓住了树杆,一手用力的把手中的回旋镖给甩了出去。

    全力的回旋镖速度很快,化作了一团白盘向着蜂巢砸了过去。

    中是中了,不过可惜的是打的不是地方,整个回旋镖直接击要了蜂巢底部最结实的地方,所以蜂巢只是晃了两下,激起了一群蜂子,并没有掉下来。

    就算是这样,因为巢壁很薄,还是有一些蜂蜜汁被挂到了回旋镖上,等着镖一落了地,立刻几头熊就为了抢这个镖开始撕打了起来。

    狗熊们的撕打并没有坚持很久,因为硕大的蜂子已经向它们发起了攻击,一个个狗熊现在都把身体缩成了一团,用自己的大爪子捂住了脸,并且把屁股都藏了起来。

    从苍海的角度看,地上似乎是多了几个毛绒绒的大小不一的黑球。

    见蜂子没有来找自己,苍海立刻摘下了第二个回旋镖,比划了两下,立刻把手中的镖给甩了出去。

    这一下子苍海的运气来了,回旋镖正好扫到了苍海瞄准的蜂巢旁边的一个蜂巢,直接把这个蜂巢扫下来一半。

    只见半个蜂巢直接脱离了蜂巢的主体,随着众人的视线啪的的一声落了下来。

    无论是平安还是文一道,又或者是黑熊们都注意到了落下的蜂巢,只不过大家都保持住了一定的镇定,并没有第一时间上去抢。

    因为伴着蜂巢的是一团被惊起来的黑色大蜂子。如同一群小战斗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