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384章 鸡血石
    在老丈人家过了一夜,第二天下午,苍活带着师薇返回四家坪。过了两三天,师镇邦带着王真珍说要过来。

    等着来的这天,苍海和师薇两口子站在村子口,不住的向着路上张望着。

    苍海看到师薇又掏出了电话,连忙说道:“别打电话了,爸正在开车别让他分神!”

    师薇听了这才把电话收到了口袋里,抬起手的时候顺带着了一下手上的表:“这也太慢了一点,我爸这车开的像是蚂蚁爬”。

    “又没什么事,慢点就慢点呗,安全第一”苍海不以为意的说道。

    “海娃子,干什么呢?”

    背后传来了魏文奎的声音。

    苍海一扭头,发现老魏叔这边赶着个板车从村里出来,板车上还坐着村里的几个同辈的,包括胡明山、李旦几人。

    “您这是干什么去?”苍海望着这一拨子人问道。

    李旦开心的说道:“你魏叔带我们去报名学车!”

    师薇笑道:“李叔,你们这是组团啊,有优惠么?”

    魏文奎说道:“有什么优惠啊,只不过可以一起跟着我原来的教练学习”。

    “回来练车可以拿我们家的车练”师薇挺大气的。

    魏文奎却是摆了一下手:“不能练,练乱了,你们家车上都是什么n档、d档的,跟驾校的车不一样,他们没有拿到之前练你们的车,那到了考场上脑瓜子不得嗡嗡的啊”。

    苍海小两口子听了不由乐了,家里的车都是自动档,驾校的车如果是1的话那肯定都是手动档,而且估计很大一部分车都是老普桑。他们也不可能去学2因为学自动档贵上五六百呢。

    “不和你们扯了,我们赶路去了”魏文奎挥了一下鞭子,板车拉着一车人出了村子。

    就在这个时候师薇一抬眼看到对面坡下面出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便知道自己的父母来了。

    “来了,来了!”

    师薇开心的说道。

    坐在板车上的李旦好奇的问了一句:“谁来了?”

    “我爸我妈”师薇说道。

    “这是应该的,带他们来村里住上两天,现在村里也没什么活计了热闹!”李旦话还没有说完,嘚嘚的驮马便把板车拉出了好远,听不清最后他说的什么了。

    师薇望着板车,冲着苍海问了一句:“张久生朋友这马不要了?”

    苍海看了一下快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的板车说道:“我哪里能知道啊,以张久生的脾性真的干的出来这事儿,不过肯定是给了别人补偿的,至于别人乐不乐意那可就难说了”。

    说到了这儿,苍海嘿嘿笑了起来。

    还真是巧了,要不怎么说背地里不能说人呢,说曹操曹操到。这时候张久生正好从村里出来。

    “你们两口子站在村口干什么呢?”张久生开着自己的霸道,见苍海和师薇小两口站了村口,停下了车子,把脑袋伸出了车窗问道。

    师薇笑道:“正说你呢!”

    张久生听了一愣:“说我,说我什么?”

    苍海说道:“说你借马如同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

    “这事啊,也不是白借的好不好,我给他介绍了个关系,以前他搭不上的人现在搭上了,我就不准备把马还了,他也不好意思再问我要了,算起来还是他占了便宜”张久生笑眯眯的说道。

    现在张久生几乎就把家安在了四家坪,今年开春的时候,自家也开了两亩多的菜地,留着他媳妇打理着,小虎现在也跟着村里的一帮娃子早晨上学,晚上回村,镇上的房子一个月也住不上一天。

    张久生呢大约一周回来了趟,今天正好是周一,所以这小子一大早赶回市里去,好在这边的路通了,他也是老板所以不急不慢的。

    “有事快点走吧”苍海不想和他多扯。

    张久生却是一副不急的样子,冲着苍海提醒说道:“苍海,泄湖里的鱼可以捕了!”

    “你和苗正伟说去啊,和我说算个什么事,泄湖又不是我的,是村里的”苍海说道。

    张久生道:“我就和你说一声啊!苗正伟那边我已经说过了,这小子让我收购的价格往上抬抬,说以前的价格不合适了”。

    “那你据理立争呗!”苍海说道。

    张久生道:“今年的龙虾掉价了啊!”

    师薇笑道:“龙虾是掉价了,不过现在出来的都是多大的虾?吃起来钳子都没什么肉,和咱们村的能一样么?”

    “你就别抱怨了!”苍海笑着说道。

    张久生听了之后冲着两口子摆了一下手:“嘚,和你们两口子聊不起来,走了!”

    说着开着车子往前走。

    刚下坡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上坡的师镇邦两口子,两车相错的时候相互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便各走各的路。

    接到了师镇邦两口子,苍海在前面步行带路,到了自家的窑门口,示意两口子把车停到了窑西边。

    “爸,妈,路上好不好走?”苍海问道。

    “你爸不是太敢开!那小胆还没有我大呢”王真珍笑着说道。

    师镇邦听了回怼了一句:“你敢开?是谁不住嚷嚷着让我离着坡远一点的?”

    苍海和师薇两个笑着把两人的行李从车上拿了下来,然后安排到了客房。

    师镇邦和王真珍跟在小两口的身后,望着四周的环境不住的点着头。

    “没有想到你们村的环境这么好,比县城好太多了,瞧这大水塔,瞧这墙还是青砖勾白缝的,有点儿古色舌香的意味……”师镇邦说道。

    王真珍道:“没来的时候我和你爸觉得这边还是像别的村一样是黄土墙呢,来了一看这才发现你们这里搞的真好,青墙面上挂着金黄色的玉米棒子,红辣椒,真是漂亮,很有农家味道”。

    师薇站在门口推开了门,让师镇邦和王真珍两人先进屋,自己和苍海则是拎着行李箱,摆到了床边。

    “爸,妈,我去给你们倒点水”苍海说完转身出了窑,来到了厨房拎了一壶开水回来了。

    在桌上拿了两个茶杯,用开水烫了一下,捏了一点茶叶进去,然后用开心冲泡了起来,端到了两人的旁边。

    师薇和老两口子聊天,苍海则是拎着蓝子到下面菜园子去摘菜。

    等着菜摘上来,发现师薇和老两口子已经坐在厨房里了,于是大家一起动手做起了饭来。

    王真珍一边择菜一边冲着师薇问道:“咦,不是说你家里人不少么,怎么现在就我们四个?”

    师薇笑道:“平安和吴惠两个去学车去了,今天不是星期一么,濛濛上学去了,如果你们不来家里就剩我和苍海了”。

    这时屋外响起了脚步声,苍海一伸头看到许笙,许老爷子正背着个手,笑容满面的向着自家的厨房走了过来。

    “许伯,您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苍海也没有站起来,一边择着菜一边笑问道,问完还伸头向着身后看了一眼。

    许笙笑着说道:“别看了,屈老头有事过几天才来,我是一大早就到的!这位是?”

    许笙因为有事没有赶上苍海的婚礼,所以并不认识师镇邦和王真珍两口子。

    “我爸,我妈,爸妈这是许伯!”师薇介绍说道。

    站起来的师镇邦这下有点儿犯难了,因为他发现不知道怎么称呼,因为自家的闺女叫许笙许伯,按理自己该叫老许,但是看许笙的模样比自己还大了好多呢,叫许叔?也不合适啊,那自己和闺女不是平辈了么。

    师薇看出父母的疑惑,笑着说道:“村里都叫许伯,男女老少都这么叫,小娃子也是这么叫的”。

    师镇邦听了这才叫道:“许老伯身体挺硬朗啊”。

    “也就是凑和着过!苍海,今天许伯到你家里凑和一顿怎么样?”许笙也不客套。

    苍海自然不会介意了,大笑着说道:“那可好啊,过来择菜吧,不劳无获!”

    许笙笑着把背在后面的手抽了出来,大家这才发现许笙手中拿着一个锦盒,锦盒不大也就十来公分见方。

    “你们结婚没有赶的上,贺礼来的有点儿迟,看看喜不喜欢!”许笙说着把盒子递到了苍海的面前。

    苍海把双手在围裙上擦了一下,接过了锦盒直接就这么当众打开来了。

    锦盒里面装的是一块血红色的石头印材,印身是一个一点五厘米左右的不规则长条形,最上面雕着龙凤呈祥,这么一点面积上雕上一条龙一只凤,并且能依着石材的纹理走势,原本石头就很漂亮,玉质一样温润自然,加上这雕工那更上一层楼。

    “呀,昌化鸡血石?”师镇邦一下子认出来了。

    苍海到是见过,因为老师关启东有一枚鸡血石的印,老师的那一块已经不得了,现在自己手上这一块明显的要比老师的那一块还要更胜半筹,这价格真的就不是太好说了。

    “太贵了吧?”苍海看了一眼许笙。

    许笙笑道:”给你你就收着,这东西我有好几块呢!“

    苍海也不客套,直接把东西收了下来,然后递到了师镇邦的面前。

    ”老弟也是爱石人?”许笙真的没有想到师镇邦一下子便能认出鸡血石来,而且一语道出昌化鸡血石。

    师镇邦说道:”我以前见过我父亲手中有一块,他常拿来把玩,不过后来那块石头就不知道哪里去了……”。

    “哦!那可惜了”许笙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这是个啥意思。

    两个人接来菜也不择了,凑在一起讨论起了鸡血石,当然了主要是许笙讲,师镇邦听,时不时的插上两句话,大都还是赞扬许笙的。

    师镇邦这马屁一拍,许笙老爷子这边那是如沐春风啊,笑眯眯的知无不言,语无不尽,时不时的还能拽上一个历史故事,显出了深厚的中国文化功底。

    苍海见了,小声凑到师薇的耳边:“没有想到,爸还是个马屁精,你瞧把许伯拍的!”

    师薇听了扭头瞪了苍海一眼。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同时伴着一个人声。

    “不好啦,不好啦,出事了!”

    苍海等人一听立刻站了起来,向着厨房外面走了过去。

    到了外面一看,发现李晚这小子一脸的惊慌,跑步的姿势都有点不正常了。

    苍海立刻问道:“出了什么事了?”

    李晚大声回道:“死人了啦,死人啦!”

    苍海等人听了心中一惊,立刻问道:“谁死了?”

    “不知道!”李晚大声说道。

    苍海一听迷糊了:“谁死了你不知道?”

    “不认识啊!”李晚扯着嗓子喊道:“我和哥早上去挖笋子,为了找嫩一点儿笋就往林子里多走了几步,然后便发现林子里有个人半跪着,原本以为是活的呢,谁知道过去一看,发现身体都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