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381章 迎亲(二)
    看到苍海一群人过来了,两个姑娘立刻精神一振,扣鼻孔扣的更来劲了。

    “此山是我开,此树……哎呀!”

    话还没有说完,一个伴郎走了过去来到了姑娘的身边,一只手横过了腿弯子,一只手揽住了腰一用力把栏在前面的姑娘抱了起来。另外一个伴郎跟着上前,把后面一个伴娘也抱了起来,这下子大门便冲着苍海敞开了。

    进到了二楼的客厅里,苍海站到了东面的侧门口,伸手敲起了门。

    “谁啊!”

    里面一群姑娘的声音问道。

    “我!”苍海回道。

    “谁,大声点!”

    “我!”苍海吼道。

    “来干什么的?”里面的姑娘们继续扯着嗓子问道。

    “来娶媳妇!”苍海哈哈笑着道。

    “带红包了没有,没有红包不开门!”屋里又传来了姑娘们嘻嘻哈哈的声音,提到了红包都很开心。

    没有等着苍海回答,顾涵张口大声说道:“那必须带啊,不过你们不开门,我们怎么给红包?”

    两个被伴郎抱到一边的伴娘现在早已被放下,并没有占她们便宜什么的,因为苍海和婚庆公司开始的时候就说好了,文明闹婚,别把结婚搞的乱七八糟的变低级了,所以伴郎们都很规矩,只是把伴娘抱到一边了事。

    “不要听他们忽悠,我们两个在大门口一个红包都没捞到!”其中一个伴娘大声冲着屋里说道。

    “啊,还有这事!”

    “没有,没有,现在补了!”顾涵一边说着一边把包里的红包拿出了两个,给两个伴娘一人分了一个。

    两个伴娘拿起来红包一瞅,立刻又冲着屋里说道:“红包太小!”

    顾涵没有办法,又给了两个伴娘一个大红包,里面装的四张十块的,两个伴娘还是不满意,顾涵又给了两个小红包,两个伴娘这才乐呵呵的不说话了。

    里面的姑娘们又问道:“红包给了没有?”

    “给了!”两人这才乐哈哈的说道。

    顾涵冲着屋里喊到:“开门,开门就有红包,第一个开门的给五个大红包”。

    顾涵以为重赏之下必有勇伴娘,谁知道里面传来一句话:“从门底下先过红包塞进来!”

    苍海一行人没有办法,于是只得蹲下来通过门底下把红包塞了进去。

    里面不停的要,苍海这边就得不停的往里塞,塞了好一会儿。虽然眼瞅着这么多红包进去了,其实也没有多少钱。都是五块,一块的,最多也就是十块钱一张的,能有多少钱?

    并不是苍海不想包大面额的,更不是包不起,而是家乡这里的风俗就是如此。

    大约五六分钟后,听到里面传来了咔嚓一声,屋门被打开了,苍海和一帮伴郎立刻冲了进去,

    一进屋,苍海发现:好家伙,屋里挤的满满当当的,怕不下二十来个人,除了两三个男孩之外,全都是姑娘,怪不得刚才要红包的声音那么整齐呢。

    进了屋,苍海便看到一顶着红盖头的人坐在了床上,只是瞄了一眼,苍海的心中便起了一点小疑问。

    “跪下来,把这个念了!”一个伴娘笑哈哈的把一张纸塞到了苍海的手中。

    苍海看了一下,发现是什么婚后协议,还是搞笑版的。

    接过了协议,苍海准备单膝跪下念手中的纸片子呢,一抬头发现床上顶着红盖头的人根本就不是师薇。

    “怎么还换人了,这我不是我媳妇!”苍海笑着指了一下床上盘坐着的人。定眼一看发现这衣服也不对劲啊,苍海立刻抗议了起来。

    还没有等苍海的话说完,盘坐在床上的人自己掀开了红盖头,冲着苍海抱了过来。

    苍海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这人抱了个满怀,睁开眼睛一看,吖!这不是自家的小舅子师杰嘛。师杰这时候是男扮女装,嘴上还抹着口红,让人一看就想乐,

    抱住了苍海的师杰咧个嘴大笑着问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滚一边去,都快恶心死我了!快点放开我!”苍海见这小子还死抱着我,立刻大笑着说道。

    师杰一看立刻撅着嘴想亲姐夫苍海,苍海恶心的不行:“快把人给我拉开!”

    顾涵和文一道两人上手,很快把师杰拉到了一边。

    苍海环视了下屋内,他知道新娘子肯定就在屋里,先是看了一下窗帘子,发现里面没有藏人,于是把目光落到了屋里的柜子里。屋里可以藏人的地方就只剩下这里了。

    “媳妇,出来吧!别藏柜子里了”苍海冲着柜门笑着说道。

    听到苍海这么一说,原本站在门口的两个伴娘,立刻伸手把柜门打开,把顶着红盖头的师薇从柜子里扶了出来,做回到了床上。

    一个站在苍海旁边的伴娘问道:“你怎么看出来不是新娘的?”

    苍海得意的笑道:“你们作假也用心点噻!自己看看,这个盖头和刚才那个盖头的样子能一样么?而且衣服,衣服才是最大的败笔!”

    师薇肯定是戴的定制的凤冠,那家伙好大一个,刚才师杰脑袋上顶的什么,直接就是一个可乐杯子,上面插了几根筷子,这也太草率了。

    听到师薇一说,屋里的几个姑娘笑着相互抱怨了一句:我说不行吧!

    等着师薇盘坐到了床上,众人又把师薇的裙子铺理盖在了床上。

    苍海这才单膝跪在了床上,伸手去揭师薇头上盖着的红盖头。

    “媳妇!”

    苍海刚喊了一句,伸手把红盖头掀开来,立刻乐了不行了,直接躺在了床上继续哈哈大笑着。

    因为师薇戴着一张面具,还是灭霸的模样,突然间掀开盖头看到了这么一个玩意儿,苍海能不乐么。

    “亲一个,亲一个!”旁边的也哈哈笑着起哄。

    苍海强忍着笑,想对着戴着面具的师薇下口,不过每一次都没有忍住,实在是太恶心人了。

    动手掀开了恶心的灭霸,苍海这才轻轻的在师薇的红唇上点了一下。

    “念!念!”

    苍海听到有人让自己念那卡片,于是直接跪在了床沿上,拿着卡面念了起来。

    “婚后工资全上交,烧饭我来……这都什么鬼,我这人根本就不花钱,一个月五块钱零花钱月前给月末还剩五块,还有我原来就喜欢做饭,不让我做饭,我跟你急!……”苍海冲着师薇说道。

    旁边给人听的已经乐不可支了。

    念完了'婚后协议’苍海便问道:“媳妇,嫁给我吧!”

    原本还以为师薇要搞点什么,谁知道师薇笑着一口答应了下来:“好!”

    弄的屋里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找鞋,找鞋!”

    苍海听了微微一笑,冲着文一道伸了一下手,文一道便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双红色的鞋子。

    “不行,不行!”屋里的众人大声笑着抗议起来。

    师薇笑着把腿在裙子里伸直了,苍海抓起了她的脚踝,正准备给她穿鞋呢,发现脚踝上虽然有个链子,捏起来一看,双脚还是锁上的。

    看到这情况,屋里的看热闹的姑娘们又是一阵大笑。

    “找钥匙,找钥匙!”

    苍海听了笑着问旁边一身新娘子打扮的小舅子:“钥匙放哪了?”

    师杰说道:“我哪里知道!”

    “给红包,砸他!”

    顾涵直接从包里抓出了一把红包,拍到了师杰的手上。

    “这点?”

    顾涵又抓了一把,拍到了师杰的手上,然后师杰的眼珠子就开始乱瞄了,婚庆公司的几个伴郎多机灵啊,立刻就把旁边一个站着的伴娘从人堆里拉了出来。

    “钥匙呢?“

    伴娘笑着说道:“钥匙我们有,但是你们得完成游戏才能拿到钥匙!”

    “什么游戏?”

    “俯卧撑,让我们伴娘坐在背上,最少做五个才能算通过,新郎和伴郎都做到了才能算通过!”

    “来吧!”苍海捋起了袖子:“顾涵你先来!”

    “为什么是我?”顾涵愣了一下。

    苍海说道:“你做过了,大家就能过了,你做不过,咱们其他人不是白做了?”

    顾涵一听有道理啊,于是把装红包的包从身上取了下来放到了文一道的手中,冲着几个伴娘看了一下,挑了一个看起来最轻的:“你过来!”

    俯身卧在了地上,等着伴娘坐到了他的腰上,便开始做了起来,只可惜他做了一个之后就有些吃不住力了,最后勉强做到了三个,第四个直接趴在了地上起不来了。

    伴娘这边笑了几会,最终还是放了水,双脚带点儿力气,顾涵这边才把五个勉强的做完了。

    接来是齐悦,齐悦是健年的,别看是个女孩,核心要比顾涵好上不少,挑了第二轻的伴娘虽然勉强但是很快把五个做完了。

    轮到三个婚庆公司的伴郎也没什么问题,苍海文一道两人就很顺畅了,文一道是卖苦力干活的,苍海呢是纯粹身体棒,坐个人完全没有问题。

    等着游戏一过,伴娘这边便掏出了钥匙,让苍海打开了师薇脚上的链子。

    给师薇穿好了鞋,苍海正准备把师薇抱起来下楼呢,听到旁边的人喊道:“不行,不行,这得小舅子来!”

    苍海这才松开了手望向了师杰,师杰这时已经换上了自己的衣服,看着也不使人发笑了。

    师杰笑道:“姐夫,我没力气!”

    苍海冲着顾涵使了一下眼色,顾涵立刻把一把红包放到了苍海的手上。

    “这下有力气了吧?叫声姐夫来听听!”苍海笑着说道。

    “叫一声姐夫,你给个红包,我能叫到你破产信不信?“师杰乐呵呵的说道。

    苍海大笑道:“你叫呗!”

    “姐夫!”

    苍海立刻递了一个红包给师杰。

    “姐夫!姐夫!……姐夫!”

    苍海不停在把红包交到了师杰的手上,师杰也不停的喊着。

    原本以为很容易,师杰这边喊了两分钟就觉得嗓子有点不舒服了,不过还是挺开心的因为手上已经是一撂子红包了。

    实在是喊不动了,师杰把手中的红包塞的满口袋都是,浑身只要是能装的地方都装上了红包。

    收好了红包,师杰蹲在了床沿把师薇给背了起来。

    苍海怕下楼有出什么差错,于是在旁边搭了把手护着。

    师杰把师薇背到了楼下堂屋的时候,师薇的父母已经在堂屋坐着了,师杰把姐姐放了下来,站到了地上铺着的红地毯上,按着风俗下了床之后的师薇从下床到新家双脚是不能沾地的,落下的地方必须有红毯。

    苍海和师薇双双的跪在了师镇邦和王真珍的面前,听着师镇邦说话。

    “闺女,女婿,愿你们的日子以后携手共进,红红火火!”师镇邦说道。

    师镇邦还拿的住,王真珍已经是泣不成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