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327章 玩乐(二)
    许笙老爷子望着从坡上滚下来的人影,淡淡的说道:“唉,现在这些年青人,真的是干什么什么不成,连滑个雪都能滑成这个样子,原本看她们这些人装备带的都是有模有样的,谁知道个个都是银样枪杆蜡枪头儿,中看不中用!”

    屈国为点头嗯了一声:“谁说不是呢!”

    说完低头看到苍海的手中拎着一个冰刀,于是问道:“你小子会滑冰?”

    “不会!”苍海说道。

    西北这个地方天气冷归冷,还真的没有多少人用冰刀滑冰的,一般都来苍海小的时候流行的是滑轮,现在年青人玩的不是滑板就是那种排轮,除非是专业学滑冰的,有几个人没事去滑冰场用冰刀滑冰,那玩意儿可要花上不少钱。

    “不会你拿这个玩意干什么?”屈国为接口说道。

    苍海很不满意的回道:”不会我不能学么!谁生下来是什么都会的”。

    屈国为一听撇了一下嘴:“你学,你学!”

    许笙只当没有听到屈国为和苍海两人的争论,他放眼望了一下四周,把自己鼻梁上架着法墨镜推到了脑门上:“苍海,中午吃什么?是在这里吃还是回去吃?”

    苍海说道:“不回去,今天中午吃烤鱼”。

    “鱼呢?”许笙伸着脑袋看了一圈摆在旁边不远的爬犁和拖车,发现上面的东西摆的不少,但是偏偏连根鱼毛都没有。

    屈国为说道:“老家伙,你傻了,咱们现在就在湖面上你还问鱼呢,鱼当然在脚下啦!”

    说着屈国为还跺了一下脚

    许笙老爷子听了哈哈大笑,连声说道:“对,对,你看我现在的脑子,人老了就这点不好,容易忘事。加上刚才一路过来忙着看景色,脑子现在有点不好使。老屈,我看拖车上有工具,咱们就不和年轻人一起闹了,咱们俩钓鱼去”。

    屈国为一听向着拖车上望了一眼,立刻发现了拖车上的冰钻子,虽然这里的冰钻子和他们小时候用的不一样,但是大致的样子还是差不多的,一个钻头子,最顶端的位置横着一个握把,把尖头对准要钻下去的冰面然盹转动握把就可了。

    就在屈国为打量的时候,许笙已经迈步走到了拖车的旁边,弯腰抄手把冰钻拿到了手上,仔细看了一眼道:“可比咱们小时候用的好多了”。

    ”现在什么时代了,哪里像我们小时候要什么没什么的,咱们能玩的了冰钻都是托了大人的福,一般农家也就是一个铁阡子凿子凿冰!“屈国为一听老友说起来,似乎是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一脸感慨的向着拖车那边走了过去。

    苍海可不想理这老头,直接坐到了冰面上开始穿起了冰刀,准备学学如何滑冰,一边穿冰刀一边还心中不住的腹诽着两个老头:怪不得人家说老而不死是为贼也!瞧瞧这俩老头,干活的时候不到,慢悠悠的等大家把活儿干好了,这才一路晃着看着小景过来,真不地道!

    当然了苍海也就这么嘟囔一句,等着冰刀穿好了,准备站起来的时候,苍海有点儿懵园了,因为这玩意儿他不会玩啊。别说是玩了,就连站起来似乎都有些不得劲,找不到平衡点身体有点儿打摆子。

    砰!

    摆了两下之后,嘴里发出了自己声唉唉,然后苍海便来了一个屁股落地平沙落雁式,一屁股摔到了冰面上。

    这时的冰面上已经没有雪了,虽然穿着厚实的卸寒衣服,但是腚与冰面亲密接触了一下还是让苍海吡起了牙。

    滑冰滑雪的装备是大家都有的,也就是说在逛魔都店的时候,师薇给平安、吴惠包括都每人来了一套,冰刀鞋苍海有,那么别人自然也有,除了坡上滑雪的那几个,剩余的都和苍海一样穿上了冰刀鞋。

    “你们干什么呢?”

    拍拍屁股试着再一次站起来,苍海这才发现,除了自己之外,其他所有人都换上了冰刀鞋,但是每人都坐在冰面上,跟本没有站起来的意思。

    平安说道:“有点儿害怕!”

    苍海听了瞅了一眼平安:“那么大一个人了怕什么!不就是摔跤么,你这样坐着怎么可能说学……哎哟!”

    苍海这边还说平安呢,自己刚试着站了起来,发现脚底一打滑立刻又摔了一跤。再一次摔了一个平沙落雁。

    屈国为和许笙两个老头望着苍海这里,看在直想用手捂住自己的脸。

    看着苍海摔了几次,屈国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张口说道:”看你这模样,就跟一个大狗熊上了冰面似的,什么都不会直接就冲上来滑了,你可真行!“

    一边说一边走到了苍海的旁边,伸手一带把苍海给带了起来。

    有屈国为扶着苍海这边算是站了起来,不过因为实在是不习惯脚下踩着一个立起来的铁片子,身体还是有些不稳当。

    ”先学习一下怎么站,八字型还有平行的,看我的脚……“屈国为给苍海解释了一下,然后又和苍海说了一下如何滑动。

    ”听明白了没有?“屈国为稍稍讲了一下之后问道。

    苍海点了点头,屈国为又道:“那你走两步试试,记住我跟你说的要领,对,对,就这样,一开始别急,不要没学会爬就想学会跑,学滑冰不摔跤那怎么可能……”。

    见屈国为带着苍海,许笙老爷子这边也走到了师薇几人的身边,冲着已经穿上冰刀的说道:“,来爷爷教你如何滑”。

    一听立刻开心的点头嗯了一声,然后把双手向着许笙伸了过去。

    苍海这边虽然是学着滑冰,但是耳朵里还是听到了许笙的话:“我说许老头,你这不是占我的便宜么”。

    “他那么大年纪,占的你哪门子便宜,好好的练你的,学滑冰也不专心”屈国为笑骂道。

    带着苍海走了大约十来米,在冰面上打了一个半来回,屈国为就觉得苍海这人的平衡性非常不错,不过老头并没有夸苍海,主要是怕苍海这小子听了翘尾巴。

    “行了,你可以自己练了,我去扶一下其他人!”屈国为说着放开了苍海,转到了坐着的师薇旁边,伸手把师薇扶了起来,带着师薇在冰面上小心的转了起来。

    苍海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在冰面上来回蹭着,他不敢动作幅度摆的过大,老实说这冰面摔起来还是有些疼的。

    正想着摔呢,苍海又啪的一声摔到了冰面上,再一次拍拍屁股起来,到是把苍海的性子给激了起来,不像是刚才小心翼翼的模样了,直接就这么硬杠了起来。

    这玩意儿硬杠的下场是什么,就是摔呗!于是只见苍海在冰面上倒了起,起了倒。

    许笙那边带着滑了滑,见可以站住了,就牵着小丫头到了爬犁的旁边,让小丫头先扶着爬犁,自己去带吴惠。

    等着两个老头把几个菜鸟都带了一遍,苍海已经可以在冰面上小滑一段了。

    屈国为见苍海进步那么大,笑着说道:“你小子这脾性,怎么学个滑冰还硬来啊”。

    苍海笑着说道:“这东西其实就是一个平衡性还有要克服心中的畏惧感,尤其是不要怕摔自然也就学的快了”。

    话还没有说完,苍海立刻甩起了两只胳膊想保持平衡,不过很快就再一次跪在了冰面上。

    拍了拍膝盖站起来之后,苍海继续滑。

    许笙和屈国为把每人都带了一次,两老头就扛着冰钻到了一边,离着众人约三十来米的地方扫到了一片雪,然后在冰面上打冰眼。

    两老头也是玩过这东西的,打了几个冰眼然后用钻头这么戳,很快戳出了一个脸盆口那么大的冰洞。

    连着打了两个冰洞,俩老头一人一个便自顾自的忙活了起来。

    把冰洞里的碎冰掏了出来,两老头各自在自己的冰洞内打了一个窝,把一些料扔了下去。

    冰钓也不需要什么好钓竿什么的,直接就是一根木棍子系上鱼线,挂上鱼饵放钩子就行了。

    水下面的鱼很多,而且鱼还不小,很快两个都头就有了收获。

    “瞧瞧!“

    屈国为一松一放,大约四五分钟之后,便把自己的鱼获从冰洞里拉了上来,鱼不小,一条两斤多的大鲫鱼。拖上冰面的时候鱼还不死心,不住的冰面上跳着,想重新回到水里去。

    屈国为任由鱼跳了一会儿,伸手把鱼抓住从鱼嘴里取出了钩子,取出钩子之后直接就把鱼扔到了一边,任由这条鱼自己跳,他老人家继挂饵放钩。

    这边屈国为的钩子还没有扔下去,那边许笙就有了收获,许笙的运气不错,钩上来一条约一斤半的白刀子。

    白刀子鱼都不大,一般也就是一斤多点,上一斤半就算是很不错的鱼了,一斤半的白刀子拿到镇上一条就得二三十块,因为这鱼刺少而且肉味鲜美。

    ”这是不是白刀子,咱们夏天吃的那种鱼?“许笙开心的问道。

    屈国为以为许笙这在在向自己炫耀,张口说道:”不就钩上来一条白刀子嘛,等我钩个更大的上来!“

    许笙这边一听便知道自己的老友嫉妒自己了,于是便哼起了小曲:”早上跟着老屈来钓鱼,老屈人傻眼花,只钓小鲫鱼……”。

    也不知道老头哼的是什么调,反正屈国为是气的直吹胡子。

    要说这事情也怪,屈国为这边连钓了三条都是鲫鱼,而且一条比一条小,而许笙呢,一共钓上来两条,一条是白刀子,另外一条居然是泥趴儿,而且还是大泥趴儿,足足有一斤多快两斤重,这让许笙更加得意了起来。

    两老头杠了一会,屈国为就不搭理许笙了,别以为老人家心胸就淡然了,这两老头凑在一起也闹腾,想互撮火的事也不少干。

    许笙得意了一会,见老友板着一张脸根本不搭理自己,也就觉得没趣了。

    于是两老头专心的钩起了鱼。

    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苍海脱下了冰刀,换上了靴子来到了两老头的旁边:”钓了多少了,够不够大家伙吃的?“

    现在已经到了做饭的点儿了,虽然说大家在野外玩,但是作为早上大家刚任命的后勤部长,苍海可不准备让大家下午一两点钟才吃上饭,先是把平安派出去捡柴火,自己则是过来看看屈国为两人鱼钓的怎么样了。

    两老头钓的还真不少,可惜的是没有几条入的了苍海眼的,除了许笙老爷子钓的那条白刀和泥趴子,其他的苍海都觉得太小了,而且鲫鱼这东西刺太多了,烤起来吃着麻烦。

    想到这儿,苍海直接把剩下的鱼都扫进了冰洞里。

    苍海的做法让两个老头很不满。

    ”干什么!“

    ”鱼太小!“苍海淡淡说道。

    ”这样的鱼还小?“许笙有点吹胡子瞪眼了。

    苍海二话不说,自己拿了一个钩子,用鱼线穿了起来,然后栓到了木棍上挂上饵放进了水中。

    两老头这边瞅着苍海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瞅这小子欠打的模样,真有本事你来条大的让我们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