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319章 大炕
    吃完了饭,师薇便安排平安去村东头选一间平常不用,且干净整洁的新窑烧炕,自己则是带着吴惠去整里被子铺盖什么的,原本苍海家就准备有招待客人的东西,而且还是全新的,师薇掌家的时候时不时又拿出来的晾晒一下,所以现在拿出来给众人用完全没有问题的。就算是这些女孩再娇气也不说不出别的话来。

    和齐悦能玩到一起的女孩,那性子肯定是大气的,小气巴啦心眼如同针鼻一样的女人是不可能和齐悦成为朋友的。

    虽然说这些姑娘五谷不分四体不勤,但是性子都是不错的,性子粗了一些,但是生性也爽利,比得魔都大多数的男子都要爽气一些。

    听到平安去烧炕,她们一帮人莺莺燕燕的也就一起跟了过去,想看看平安是如何烧炕的。

    等着师薇带着吴惠两人把被子毯子什么的抱过去的时候,新窑里还没有什么热气,窑门口也刚新挂上了厚实的棉制挡风帘子。

    几个女孩都没有见过这样睡人的地方,一进窑里就是一边一个两个大通铺,觉得很新鲜,很惊奇。

    她们从小几乎都一人一间,就算是上大学的时候住的宿舍虽说是四人一间,但是也是各睡各的,哪里像现在相当于大家同睡在一张床上,而且瞧这炕大的都能让人打滚了,虽然炕还没有怎么热,一群人却已经有点儿跃跃欲试了。

    齐悦看到师薇和吴惠抱着被子过来,连忙伸手接了过去。

    师薇看了一下光秃秃的炕张口问道:“席子呢?怎么连个炕席都没有?”。

    平安这时抱着一张卷起来的炕席正巧进了门:“嫂子,炕席来了!我刚去仓库里把炕席拿来”。

    说着平安把手中卷成一圈的大坑席放到了东面的炕上,然后扯开了捆着炕席的绳索。绳索一松整张竹制的炕席立刻散了开来,因为捆的紧了一些,所以炕席像是绷了开来。

    等着炕席展开的时候,一脸好奇的姑娘们才发现这张席子还真是大啊,差不多有她们家床上的席子两个大,两米宽,差不多四米五左右的长度,一张炕席整好把整张坑给占满了。

    齐悦见平安转身要离开,于是张口问道:“一张炕就够了吧,我们就五个人,用不了两张炕!”

    师薇挥手示意平安继续去拿下一张炕席子,同时顺手把手中的东西全都放到了旁边的那张空炕席上,然后爬上了炕从墙上把挂在上面的刷子给摘了下来,开始跪在炕席上清扫了起来。

    一边扫一些小心的伸手试了一下,试试新席子有没有毛糙,因为是竹制的炕席子,大归大但是万一有毛刺的话就会扎伤人,这点上新席到是不如老席子,因为老席就算是扎人那也是扎过人了。

    吴惠这边也不用师薇吩咐,放下了手上的东西,出去一会儿端来了一盆水,水中放着一条新毛巾,到了炕边把新毛巾在水里过了一下,拧干了水份之后,开始从炕北头师薇扫过的地方开始擦了起来。

    师薇看到吴惠的动作,顿时笑了起来,把手中的刷子重新挂到了墙上,冲着吴惠笑道:“还是你想的周道!”

    毛刺这东西用刷子肯定是不行的,用手那也不是什么好办法,用湿毛巾这样顺着纹路来回擦这才是正理,就算是有毛刺也都挂毛巾上去了。师薇也知道这方法,不过一时间没有想到,吴惠到底是常干活的,在这点上比师薇真的强上不少。

    平安这时把另外一张炕席也拿了回来,铺上了炕。

    齐悦这些人也是有眼色的,立刻让平安多拿几条毛巾来,大家一起动手开始擦起了新炕席。

    要不怎么说人多力量大呢,大家都上手没有一会儿新炕席就擦好了。

    师薇见这边炕席擦好了,于是带着平安和吴惠回家,把剩余的被子毯子的全都拿了过来,五个人每一铺一条毯子盖一床被子,至于枕头什么的一共拿来高高低低的六个,加上村里自制的谷壳枕头每个人都能按着自己睡眠的习惯挑上合适的枕头。

    炕热了起来,屋里的温度也跟着升了起来,原来的厚外套什么的就穿不住了,师薇又让吴惠从家里拿来了一大包零食,什么花生啊、葵花籽啊,当然了少不了苍海家里自己炒的黑西瓜籽,反正满满当当的摆满了两个小坑桌。

    “哇,这好暖和啊”赵萍萍身手在炕上摸了一下说道。

    这时炕已经烧旺了,炕的热气透过了炕席把原本炕席上的水份给蒸了出来,热气又把炕上的凉气给蒸热了,屋里的热气便由着炕上往上升。

    上升的热气又把原本窑里的冷气给挤到了下面,这样的很快整个窑里的温度自然也就升了起来。

    随着炕温度起来,身上穿着两三件毛衣的姑娘首先受不了,反正平安也不在窑里,干实子活平安和吴惠就离开了,整个窑里就齐悦五人,加上陪在窑里的师薇,大家都是女人也没什么好害羞的,于是纷纷把厚裤子毛巾都脱了下来。

    把厚厚的衣服脱了下来,没有厚重衣务的束缚,大家顿也觉得整个人都跟着轻松了起来。

    年青人总是爱玩爱闹的,加上头一次睡大炕十分新鲜,很快就开始拿着枕头打打闹闹了起来。

    师薇见这些人玩的挺开心的,于是对着齐悦众人说道:“你们先休息,卫生间就在隔壁,记得去的时候披上军大衣,别贪一时省事感冒了”。

    家里是专用的卫生间,大炕这边就没有这一说了,原本就是一间大通炕两边又都有炕,哪里有空间给卫生间,这边的卫生间都是单独的,两口小窑,不光有卫生间还有洗浴间,至于热水嘛,当然不可能像苍海的家里每天二十四小时供应,不过既然烧了炕热水自然也不是什么难事,至少每天洗什么的完全不一问题。

    齐悦几人听到师薇要走,立刻停下了打闹和师薇客套了一下,等着师薇出了窑,没有人外人在几个闹的更加欢实了。

    许锦慧这边打闹不是别人的对手,直接从这边的炕跳到了对面的炕上,盘腿坐在了热乎乎的炕席上,掏出了手机把小伙伴们打架了视频给拍了下来,然后发了一个朋友圈,发完了之后,随手拿起了桌上的小零食吃了起来。

    捏起了一颗花生,双手轻轻一捏,花生壳便发出了清脆的一声啪的响声,剥开了花生壳,两颗带着红皮的花生仁便落到了许锦慧的手上,两颗手指轻轻的一搓,红皮的花生皮子便从花生仁上散落了下来,露出了里面微微带着一点焦糖色的花生仁。

    放到了口中一嚼,顿时觉得香香的带着一点咸味的花生香气布满了嘴巴里。嚼了一下之后,许锦慧便伸手到拿第二个。

    吃了几颗小花生,许锦慧又把手伸向了五香味的花生仁,五香味的花生仁是没壳的,直接抓了一把放到手心搓上一搓,花生仁上的红白色花生皮子就散了,放到嘴里发现五香味很浓。

    五香花生仁并不适合许锦慧的口味,于是许锦慧继续品尝下一个零食。

    师微这边准备的零食不少,除了西瓜籽是苍海家自己炒制的之外,其它的都是乡亲们送的,这些东西市面上有卖的,以前乡亲们会直接去镇子上买,不过今年大家各家都炒制了一些,主要原因是自家地里种的东西炒制出来更好吃,自家地里长出来的东西炒出来好吃,大家也就不去镇上买了。

    反正现在冬日里又没什么事,今年也不需要大家在这个时候出去赶车拉活的,冻手冻脚的在外面排上许久,接一板车的活,从天亮出去苦到了天黑也不过四五十块钱,这样的收入已经入不了乡亲们的眼了,于是一个个躲起了清闲,在家里猫猫冬,打打牌,想想怎么解解嘴馋,于是各种各样的炒货也就应运而生了。

    很快,许锦慧就发现了桌上最好吃的东西,也就是乌黑大大的西瓜籽,西瓜籽的壳上带着味,一种微咸一种五香,这味道许锦慧太熟悉了,让许锦慧沉迷的是乌黑大壳里的白白的西瓜籽,香味十分特别,说香也不是全香还带着一点说不出来的清爽气息,让人吃了欲罢不能。

    一般来说西瓜籽和南瓜籽这些东西都是难磕的,不像是葵花籽牙齿一咬就磕开了,但是现在桌上的西瓜籽一个个粒大饱满,而且是鼓鼓的并不瘪,所以如同葵花籽一样好磕,好磕味道又好,许锦慧自然也就冲着西瓜籽宣战了起来。

    别人打闹,许锦慧就在这边坑桌旁边专心的对付起了西瓜籽,没有一会儿,许锦慧的面前就多了一小堆的西瓜籽壳子。

    齐悦四人在炕上打打闹闹完了,一个个气喘如牛,歇下来的时候发现咦,自家有个小伙伴跑到另外的炕上吃零食去了。

    女儿嘛对于零食这东西抵抗力是相当弱小的,尤其是看到另外的小伙伴垂头耷眼的吃的欢实,如何能忍的住。

    “慧慧,好吃么?”

    嘴上问着好吃么,武楠已经伸手摸了一个放到了嘴里磕了起来。

    这一吃之下立刻就停不住嘴了。

    没有一会儿,五个个都围坐在了小炕桌的旁边,一边磕起了西瓜籽,一边刷起了手机。

    围着炕桌似乎不是太舒服,于是有人抓了一大把瓜子,回到了炕上,拉了一条被子就这么躺在被窝里,一边刷手机一边磕起了瓜子。

    剩余的一见,这方法好啊,于是一个个的有样学样起来,很快五个姑娘就如同五只钻在被窝里的苍鼠,只露了一个脑袋和两只手,整个窑里安静的只剩下咔咔的磕瓜子声音。

    不一会这些姑娘觉得吃光了再去那边炕上的小炕桌上去取不方便,于是直接合力把小炕桌给搬过来了放到躺的炕上,五人睡中间,最外面的两人边上各把着一张小炕桌。

    “武楠,给我来一把花生米,五香的”。

    “慧慧,给我来把葵花籽!”

    于是睡在最外面的武楠和许锦慧就成了小搬运工。

    窑内的温度升到了最大,五个人在被窝里就呆不住了,开始脱身上贴身的毛衣、小毛裤,最后直接脱的只剩薄薄的保暖内衣,这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火炕的热力足,暖和的让人想睡觉,加上几人跑了大半天了,所以半个小时之内,这些姑娘就忘了脑袋旁边的零食一个接着一个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