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178章 抓壮丁
    苍海有点儿无语,一大早天没亮透就被老师和屈国为两个老头从床上给揪了起来,当成壮丁使唤,偏偏还不能发火。

    两个老头觉睡的少,而且一直从昨晚十点睡到了早晨五点多,自然是够了,但是苍海是个年轻人啊,这一小觉不睡足个小时那时无论如何也不会足的。

    像是现在的苍海坐在车辕上时不时的还要打个哈欠,然后望着两个老头对于一片塘子还有林子发疯,又或者站在坡顶上,呤上两句古诗词,那模样活脱脱就是两个大骚客,注意是离骚的骚,不是风骚的骚。

    “人间仙境,人间仙境啊,苍海,你这里真称的上是人间仙境,鸟语花香,景色宜人,谁能想的到,在这一片荒凉的山谷沟壑之间,还藏着如此美景……”站在坡上的关启东双手叉着腰,意气风发的冲着自己的徒弟大声的赞叹说道。

    苍海伸手扣了一下耳朵眼子,张口大声的回了一句:“老师,您喜欢就好!”

    说完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顺势就想躺在板车上补上一觉。

    屈国为那边也哈哈的笑着,然后双手拢在嘴边,冲着谷里大声的吼道:“哦呼!”

    随着老头的一走吼,很快谷间传来了阵阵回音,一声声哦呼像是水中的波纹一样荡漾开来。

    瞧老头的模样,苍海在心底腹诽道:都多大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那么幼稚。

    哞!哞!

    咩!咩!

    屈国为老头的声音刚消散在山谷里,紧接着山谷中又响起了牛羊的叫唤声。

    听到了牛羊的叫唤,苍海拍了一下脑袋,张口说道:“,被两人一打岔,居然把正事给忘了”。

    说着苍海伸出了脚尖,在丑驴子的屁股上轻轻踢了一下:“走,到窝棚那边去”。

    正在吃草的丑驴子抬起了头,四条小腿一用力立刻拉着板车跑了起来,没一会儿便到了一个小木棚子旁边。

    苍海见到了地方,立刻从板车上跳了下来,伸手从板车上把盐矿块搬了下来,一一搬放到棚子里的石槽内。

    棚子是专门搭了给牛羊喂盐份的,里面的石槽中原本的盐块已经被羊和牛舔食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了一些小碎块,苍海把几块盐矿石扔进了盐槽里,牛群和羊群已经伸着把整个小木棚子给围住了。

    “滚一边去,有一个带一个全都是吃货,吃了那么多的盐也没见长什么个头”苍海连打带蹭的把羊群和牛群赶到了一边,自己这才上了板车,示意丑驴子转头,准备往老师还有屈国为那边去。

    刚走了一会,便看到两个老头正向自己这边而来。

    “您二位不是要看瓜田么,怎么奔这边来了?”苍海收住了丑驴子,大声的问道。

    关启东大声回道:“看过了,这不听到牛叫唤,过来瞧瞧么”。

    “哦!”苍海没话说了,只得在这边等着两个老头过来。

    屈国为和关启东到了苍海的旁边,望着正围着木棚子等着吃盐的牛羊群,看了好一会儿这才问道:“你养了那么多牛羊?”

    “不算多,我啊想着明年再多养一些,现在这些对于这里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哪怕是把牛羊群再扩大三倍,这里的草场也能撑的住”苍海说道。

    上万亩的地,如果把沟坡什么的都展开,怕又能多出一倍的面积来,现在才这些牛羊,根本对草场没什么压力,没看很多地方的草长的都快没过膝盖了。

    屈国为说道:“牛羊一年下来能有多少收入?”

    苍海听了说道:“以后多了可能卖一些,不过现在都是自己吃”。

    “就凭你家一年吃的了那么多的牛羊?”屈国为望着苍海一脸惊奇的问道。

    苍海回答道:“又不是所有的牛羊都可以吃,像是母羊母牛都是留着繁殖的,今年能吃的也就是三四头牛还有五六十只羊的样子”。

    “这还少?”

    听到了前半头屈国为还点头,但是听到了后面顿时瞅着苍海翻白眼了。

    “您别这么看我,别瞅着这么多,到了过年时候魔都那边得送上几只吧,我这边叔伯家每家一只吧,还有几个朋友,一家不说一只,也得送一点吧,这加起来十来只羊就没有了,剩下的一个月宰上一只,差不多也要十二三只……”苍海开始掰着指头算道。

    屈国为听了立刻打断了苍海的话:“了,你别算了,我看你就是一个败家子”。

    想了一下老头说道:“等到过年的时候也给我弄两头羊,你这羊肉太好吃了,放心吧,屈伯我不占你便宜给钱”。

    “您这说的哪里话,到时候我把您那份送老师家吧”苍海说道。

    关启东这时说道:“过年别送那么多了,我家就仨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去年要不是送了一些给别人,都吃不掉”。

    关启东现在在周围的邻居眼中还是挺长脸的,虽然说关启东也不是太看重这个,但是每一次苍海到家里来,这成箱的东西往家里搬,哪个老师不看着眼馋,谁不说关启东教出来一个好学生。

    现在大学差不多都是市场化了,教授之间也会暗地里别一下苗头,比如说你在外面赚了多少钱啦,搞了什么公司啦,比江湖地位关启东自然是不怕的,比钱可以能稍差一点儿,但是家里也是吃穿用不愁。唯有苍海这边让关启东挺自豪的。

    现在不光老师向钱看了,学生也讲利益了,有事没事往老师家里跑的,十有就是想着捞点什么来着,大把大把送东西那更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指不定什么麻烦事就落到头上来了。

    但是苍海这边不一样,关启东上赶着让他考研他还不干呢,送东西纯粹就是出于对关启东两口子的尊敬。这事情经过对门那羡慕的两口子一传开来,那关启东觉得挺长脸的,教出一个知恩的学生,学校里哪个老师不在心里暗自羡慕。

    “吃不掉您留着送人也行啊,您家那边亲戚送一些,师娘那边的亲戚也送一些不就成了么,再说了送整只羊是咱们这边的风俗,代表我对您的尊重,半只羊说不过去,哪有给恩师家送年礼送半只羊的”苍海说道。

    关启东笑着摇了一下头。

    苍海又张口说道:“您二位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屈国为说道:“你还别说,真的有点儿饿了”。

    苍海听了从车上搬出了小炉子,开始烧起了早饭,早饭也简单,几把米放进了锅里,加了水直接煮。

    趁着煮粥的时候,苍海又从板车上的袋子里摸出了三四只昨天虾笼里捉的螃蟹,四只螃蟹现在还挺生猛的,拎着螃蟹走到了河边洗了洗,然后用掀开了盖子,去掉腮毛,苍海直接用刀斩成了两三块,等着所有的螃蟹都切好了,苍海把螃蟹块扔进了锅里,再加了一点盐,盖上了锅盖直接煮。

    在附近转了一圈,找了一些正当时的野菜,抓在手中差不多一把,来到了河边清洗干净,等着锅开的时候直接扔进去。

    关了火等闷个三四分钟,一锅鲜香的螃蟹粥就煮好了。

    屈国为一边吸溜着鲜美的螃蟹粥一边对着苍海说道:“哪家的姑娘要是嫁了你小子,这小日子过的可就舒坦了,不说别的就这手艺,还有这里的产出就能把姑娘的胃给抓紧了”。

    听到屈国为这么一说,关启东想起昨晚妻子和自己说的话,于是问道:“苍海,小师是不是你女朋友?”

    “不是,我不是跟您说了么,我女朋友是个警察,负责经济犯罪这一块的”苍海也没有多想,老师问他就照实了答呗。

    “我这边看你一天下来也没有怎么联系人家啊,是不是你们两人吵架了?”关启东又问道。

    苍海答道:“完全没有的事,她真的是挺忙的,整日不是开会就是出差的,几乎没个休息的时候”。

    “哦!”

    到这儿,关启东就不再问了。

    “等着吃完,老师您准备在哪里画画,屈伯,您准备把钓鱼点选在哪里啊?”苍海见老师不言语了,于是问道。

    关启东听了说道:“我准备在那边,把画架摆那边的土坡上,正好背着阴凉”。

    屈国为见苍海望向了自己,说道:“我随意,钓的就是一个闲情逸致,等会再去挑鱼点”。

    等着吃完饭,苍海负责把碗洗了洗,关启东和屈国为两人则是各忙各的,关启东挑到了角度摆开了画架开始画水彩画,屈国为则是找到了自己满意的鱼点,拉开了鱼竿开始钓鱼。

    苍海则是支起了帐篷准备睡个小回笼觉。

    刚把帐篷支好钻进去,就听到老师叫自己苍海不得不从帐篷里又钻了出来,来到了老师的身边。

    “看我这一块画的怎么样”关启东在自己画纸上圈了一下,然后指了一下前面的景致问道。

    苍海站在画架旁边,看了一会点点头说道:“老师您又精进了”。

    “业精于勤而荒于嬉”关启东一边说着一边继续作画。

    对于老师的敬业精神苍海是由衷敬佩的,老一辈的大家对于技艺那真的挺专注的,而现在社会上很多在建筑师眼睛里除了捞钱就跑项目,嘴上的功夫远超过手上的功夫,说起来天下无敌,但是干起来无能为力,不给他们一本书照着抄,凭自己设计出来的建筑,他们连体量都把握不住,更别提别的了。

    尤其是基本功或者学习新知识上,大部分比这些老一辈人可差远了去了。

    不过整个社会都浮躁,也不仅仅是建筑这一块,社会通病就是如此,要不然也不会有什么工匠精神这样的口号了。

    逮住了苍海,关启东又教育了一番,让苍海多学习不能这样混日子。

    苍海自然是应下来了,不过做不做那就难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