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18章 被树鄙视了
    事情办的顺利,苍海也就不在县里停留了,直接去汽车站,买了一张到市里的票,到了市里直奔高铁站,搭了高铁一路往魔都奔。

    等着到了魔都的时候,已经是到了上班的时间,吃了一些东西,苍海这边便开始办去美国的事情,因为不是第一次去,所以说事情也简单,花了两天的时间把这些事情办好了,苍海直接买了一张机票直奔美国。

    对于洛杉矶,苍海虽然谈不上熟悉,但是也算不上陌生,匆匆而过好几次,下了飞机便拖着小行李直接奔着谢尔曼将军树所在的死亡谷而去。这地方仅离着洛杉矶三个多小时的车程,早上飞机落地,到了中午的时候,苍海便站在了死亡谷的美国水杉国家公园内,并且在离着不远的露营地租了一辆露营车,作为自己临时的家。

    这个季节这里并没有多少游人,露营的人自然也就更少了,苍海这边也落了一个清静,整理好了东西,熬着倒了一个时差,第二天便奔着一片巨大的水杉林而去。

    站到了一群巨大的水杉面前,苍海才明白什么叫遮天蔽日,什么叫做树如华盖,想想看当一个人面对一株三十来米粗、八十来米高巨树的时候,自然而然的生出了一种渺小感。更何况这周围还不光是这一株巨木,离着不远的还有一株格兰特将军树。

    绕着大树转了几圈,然后远离了大树,找了一个干爽的地方把自己带来的帐篷支了起来,苍海这边便从脖子上拽出了牙形的挂坠,按着影子教授的手势捏起了法诀,并且轻声念出了晦涩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地方的咒语。

    随着咒语的完结,牙上面的图形开始慢慢的冒出了淡绿色的亮光,光并不盛,若有若无的,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到,随着亮光流动,苍海觉得空气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牙上的亮光牵引着吸纳着,不住的往牙上涌来。

    所有的这一切都只是一种感觉,如果张眼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因为心虚,苍海这边把脑袋伸出了帐篷,四下张望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于是老实的把脑袋又缩了回去。

    咒语要引导完成,就不需要苍海去维持,除了不能离开太远之外,苍海也算是落了一个清闲,好在苍海早有准备,带了充电宝和iad,下了一大堆的电子书捧在了手上看了起来。

    从早看到晚,看到了太阳落山,苍海这才收拾了东西回营地,因为不引人注意,苍海这边也不关牙坠,睡觉的时候正好也能吸吸旁边的小树精华,虽然说这些小树并没有大树提供的精华多,但是廖有胜无,反正祸祸的又是美国人的资源,苍海一点儿心理负担都没有,让牙坠敞开了吸呗!

    接一来的日子苍海便如同一个隐士一样,每天早出晚归的,两点一线生活在营地与谢尔曼将军树的附近。

    有几次公围的看守人员都觉得苍海这人有些怪,不过当他们询问了苍海几次,并且观察这人也没做什么破坏生态的事情,便放任其继续呆着,再过了一些日子,苍海还和这些看公园的守卫闻朋友,没事干喝点儿小酒,吹吹牛逼什么的,也算是打发了一些时间,排遣了一些寂寞。

    虽然说空间里还有一只丑驴,还有一条虎头黄,但是苍海也不能整天呆在空间里和驴子狗玩耍,而且他一进空间,牙坠吸收的仪式便自动结束了,出去的时候还得重新起咒,所以苍海这边只是隔三差五喂狗的时候,才会进空间里。

    随着苍海呆的时间越长,外面的牙坠到了没有什么变化,但是空间里的那个所谓的生命熔炉也就是在苍海看来的那口井,却是发生了变化,原本祖母绿边沿开始变成了墨绿色的,里面的水也开始变成了亮绿色的。

    并且不住的有绿色的莹光如同坠落的星辰一般落在了水面上,很快如同雪花一般融入了井水中。

    随着水中的绿意越来越强,一个月过后,浮在半空中的生命之种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原来褐色的外壳开始出现了细微的裂缝,原本水中的绿意也化成了一道道轻柔的光,沿着裂缝进入了种子里。

    所有的一切都寓意着生命之种在慢慢的萌发,苍海这边的好奇心也自然是越来越大,特别想看看这作所谓生命之种到底能有多神奇。

    时间又过了一个月,当苍海再一次进入空间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何时,生命之中的褐色外壳已经脱落了,露出了里面的种子。

    原本苍海以为名字叫这么牛逼的东西一定让人看了惊奇到跳起来,不过当面对这东西的时候,苍海的心中居然是满满的失落。

    这玩意儿并不神奇,里面依然是褐色的,有点儿像是一个长毛的椰子,不过是梭形的,中间鼓两头尖,在一头的尖尖上冒出了一个绿色的小芽,约手指那么长,黄黄的有点儿像是刚发出来的黄豆芽,朴实无华。

    “靠!弄了半天就是这玩意儿?”

    看不到金光,也看到神迹,苍海觉得自己这两个月苦行僧的生活似乎有那么一点儿这值当的。

    “算了!”

    瞅了一会儿,苍海便觉得自己犯不着跟这东西生气,还是老实的等着回乡找个地方把这玩意给种下去。

    种子萌发了,苍海这边本应当离开,不过这些日子吸吸吸的似乎有点儿上瘾。

    两个月过去了,驴子没有变化苍海一点儿奇怪没有,到是这虎头黄从进来是什么样,两个月后还是什么样,光吃不长让苍海有点儿郁闷。

    时间还有,加上本着一颗多存点儿没坏处的心思,苍海又在这附近呆了起来,继续吸附近树的精华。

    苍海这人还有点长小强迫症,原来空间里的井沿颜色因为破种子变成了脆绿色,他非等到重新变成了墨色色才肯离开,于是这么一呆又是一个半月。

    等着苍海决定离开的时候,已经是过了新年,不光是过了新年,还过了正月,眼瞅着就将是春临大地的时候了。

    苍海有点儿小小的不舍,不光是和自己守公围的人混熟了,连着在营地也交了几个外国朋友,都是讨生活的,大家也能聊到一块儿,听说苍海要走,这些人还专门弄了一个小晚会,欢送苍海。

    喝点儿小酒,围着篝火唱歌跳舞,一直折腾到了半夜,大家这才散了场。

    苍海这边回宿营车的路上觉得有了一股子尿意,于是找了个背上的地方,一手扶着大树一手解腰带。

    “唉,明天就要走!”

    一边放着水,苍海一边还有点儿小不舍。

    滚蛋!

    突然间觉得似乎是有人在自己的身边说让自己滚蛋,吓了苍海一跳,差点儿尿在了自己的的裤子上。

    “谁?”

    苍海转头四下打量了起来。

    侧耳倾听,发现四周只有沙沙的树叶声,没有一个人,别说是人了连条狗都没有。

    于是苍海又把手放到了树上,准备扶着树继续撒尿。

    当苍海的手一放到了树上的时候,顿时那种奇特的感受又一次涌上了心头:滚蛋!

    ”我去!今天真是喝多了”

    苍海觉得自己真的喝高了,居然觉得一颗树正对自己表达着不满。想了一下放开了手,那种感觉一下子又不见了,当手重新放回去的时候,苍海立刻又感觉到了来自于大树的鄙视。

    我了个去!

    苍海不由的打了一个激灵,就这么一下子,手指上立刻沾上了一些水渍,伸手下意识在树杆上擦了一下,苍海重新把手按在了树上。

    这一下原本那种奇妙的感觉又不见了,弄的苍海不由的有点儿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精出现了问题。

    又摸了几下,大树还是没有反应,于是苍海这才缩回了收,收鸟进袋转身回到了自己宿营车,洗了个澡之后往床上一躺,沉沉的睡了过去。

    营地外树叶沙沙,似乎像是树与树在不断的交谈着,控诉着这个中国来的小王八蛋,把自己攒了成百上千年的精华给掠夺走了。

    只是当事人一点儿觉悟都没有,现在睡的跟一头死猪似的,打着小呼噜睡的那叫一香甜。

    当第二天苍海离开的时候,他也没有发觉,今天连树叶声都带着一股子轻松劲儿,似乎这一片大树都在欢送着这个瘟神,并且希望这家伙永远不要再来这里了,如果树要有腿的话,估计早就跑的离苍海远远的,终身不想再看见他。

    可惜的是树没有腿,也不能跑,瘟神苍海来不来并取决于树,而取决于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