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卧底天工 > 第六十八章 一群敌人
    一支黑色长箭忽然出现在龙公子身后,龙公子正放血喂二女,血流太急太多,难免有些恍惚,一个恍惚,噗的一声一支利箭插在肩头上。

    龙公子穿一件白袍,利箭射中白袍爆出一团光彩,白袍抵御住大部分力量。

    龙公子颤抖一下,回头望去,跟着收回两手。

    两个白衣女子已经恢复神智,看见还在滴血的龙公子手腕,二女急忙跳起来……扑通两声响,重又摔倒。

    龙公子起身:“你们俩别动。”声音很冷,望向远处:“能留个名字么?”

    那地方站着十几个修行者,没有人接话。

    龙公子冷笑一声:“敢做不敢认?”

    田功在查看空间法器,听到龙公子说话,抬头去看,却发现二冉站在身侧不远处,都是一手盾一手剑。

    “你们出来干嘛?”

    二冉早出来了。田功打生打死的,他俩怎么可能躲起来看?实在是田功动作太快,哥俩插不上手。等到能插手的时候已经不打了。

    哥俩有些不好意思。前次法阵爆炸,是田功一个人在拼命;这次又是,田功在外面拼命,他俩躲在法阵里……和站在法阵外面看。

    方才,龙公子大声喊停那会儿,哥俩有机会插手,可实在不好意思在那种时候跑去“邀功”。干嘛啊,不打了我们才来?

    现在也是一样的不好意思,听到田功问话,哥俩保持沉默。

    他俩不说话,田功有点意外,不过当前最重要的是检查剑阵:“收法剑。”

    二冉赶忙帮忙。

    于是,在这片战场之上出现很怪异的场面,龙公子一个人面对一众修行者,田功三个人在泥土中翻找法剑。

    运气不错,阵盘没出问题。

    田功长出口气,只要阵盘还在,少个几十上百柄法剑的无非是减少剑阵威力。

    龙公子冷眼看过周围数十名修真者,冷哼一声,一脸不屑表情。转头冲田功说话:“我记住你了,玉真门楚天阔,别让我在安全区之外见到你。”

    田功忙着收“庄稼”,起身看过来:“现在继续?”

    面色平静,向龙公子发出挑战。

    龙公子冷笑一声,一手挽起一个女子。

    田功大声说话:“听好了,我是冉家田功,不是玉真门的什么楚天阔。”

    已然结仇,是谁已经不重要。

    龙公子沉默了好一会儿:“你是田功?你就是田功?”

    “咋地?你们家龙如玉死了关我屁事?有本事去大望城杀那个娘们去。”

    田功大声说话,让二冉和附近修行者很是惊讶,这家伙连天龙山的人都敢杀?一定疯了。

    龙公子好像在思考问题,想了好一会儿:“在樊笼内,我放过你,你千万不要死在别人手里,等离开樊笼,我亲自登门拜访。”

    “咋地?打不过找家长呗?”

    龙公子不再说话,搀扶二女离开。

    田功哼了一声:“想杀我的人多了,什么时候轮到你?”继续寻找法剑。

    很远的地方,有两个看不见脸的黑衣人各拿着一张大弓,箭头指向地面,甚至眼睛也看向别处,用眼角偷偷扫量前方。

    等了好长时间没看到暗号,俩人收起弓箭离开。

    大略半个时辰,田功和二冉找回来九十九柄法剑。其余的全部破损掉。

    法剑被毁,剑内镌刻的法阵一样被毁,变成普通铁片。不过同样收集起来,田功打算离开樊笼后好好炼制一把剑。

    战事消弭,看热闹的那些人跟着消失掉。

    如今有了空间法器,哪还管你是不是废铁?只管往里装。一间屋子那么大的空间,想装什么不行?

    一路上捡到的棍子刀剑统统塞进去,还有半拉老虎身体和一头死鹰加两个死掉的金色小兽。

    二冉有些羡慕,谁不想有一间空间法器?比如田功捡到的那张法弓,这要是装上一车箭矢……想一想就很激动。

    田功打算回去以后炼箭,先弄它个几千支,要各种各样的,什么子母箭、灵雷箭的,咱不用近距离拼命,大老远一箭射穿你。

    将收回来的九十九柄法剑重新布设剑阵,撤除迷阵,三个人在树下烤肉……

    老虎肉不好吃,两只金色小兽的肉一定不错。

    经过方才那次大战,附近修行者知道了田功的疯狂,尽量不招惹。

    开玩笑啊,那家伙连天龙山姓龙的人都敢杀,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天龙山没多少人,大概百十来个,姓龙的更少,加一起不到三十人。但是很少有人敢招惹天龙山。哪怕是金鸡岭天凤门那些皇亲后裔。

    按照年龄推算,这一代龙家子弟只有两个人有可能够条件参加文庙比武,一个叫龙武牧,一个叫龙文。

    因为弟子稀少,天龙山很少参加文庙比武。这一次算是意外。

    不过,既然来比武就不能丢了天龙山的面子!

    所以,不管龙文还是龙武牧,跟田功之间的事情只能用鲜血化解。如果往深往远说,田功已经成功得罪到整个天龙门。

    现在,这个连天龙门都不放在眼里的疯子竟然在烤肉……且让他疯,如果冉家知道他得罪到天龙门,会不会绑好了送去请罪呢?

    小兽的肉果然好吃,田功意犹未尽:“这是什么肉?金狸?”

    “好像是。”

    “金狸竟然挺好吃。”

    “金狸也很厉害。”冉阿飞提醒一句。

    田功点头,拿出苍鹰……

    “还吃?”

    “难得有机会尝尝鹰肉。”田功认真拔毛。

    二冉琢磨琢磨:“我们去捡点木头。”

    炊烟袅袅,竟然是在樊笼杀场中。慢慢地有修行者进入七十七区,看到这一幕之后,多多少少会有一些震撼。

    这三个家伙是怎么回事?光明正大吃烤肉?

    不过,他们在吃,咱们也能吃吧?竟然有修行者学他们样子……

    田功边吃边劝二冉,说来说去都是让他俩进去树林里待着,迷阵阵盘也给他们,只要安心藏好就行,安心等待第十七天的到来,等着进入安全区。

    二冉不干,不管田功怎么说,他俩都不接话。

    田功没办法发火,只能无奈的劝了又劝。

    这一夜忽然起风,呼呼的风声乱响,林间的枝叶摇摆,让天地间多了些肃杀之意。

    田功本来坐在一堆篝火边发呆,听到疾风劲吹,起身灭掉篝火,顺手抄起手边的铁棍。

    黑夜中慢慢行来一行人,为首者是个身穿白衣的俊俏公子,带着人走到十几米外站住:“田功。”

    田功叹气:“又是谁啊,阴魂不散的。”说话间抬手左手,黑色盾牌挡在身前。

    铛的一声响,一支利箭射中盾牌,力量有些大,田功倒退两步才停住。

    这一箭好像是命令一样,嗖的一下,对面一行人齐冲过来。

    田功催动剑阵,身体朝后方退去。

    他想用剑阵击杀这些人。可是剑阵才起,对面人群头顶忽然出现一道七彩流云,呼呼打着转,剑阵的数千柄法剑刺进流云中竟然消失不见。

    郁闷个天的,又是什么狗屁法宝?田功抡起铁棍就要砸,身边忽然出现二冉,冉阿飞大喊一声:“布阵。”

    田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随手砸出去铁棍,右手一伸,掌中出现一柄银剑。

    三个人站在三角形,目标是正前方。

    对方的白衣公子冷笑一声,偏头说上一句话:“他们在布剑阵呢。”

    从他身后走出来三个身穿灰衣的瘦长青年,木着脸看向田功三人,没有人说话,当他们走过白衣公子之后,马上挺剑刺来。

    只一剑,风声忽然停了。

    田功大喊:“退!”

    二冉不肯退,他俩不想一再看着田功自己拼命,他们也是冉家杰出弟子好不好?两人竟然同时挺着盾牌走上一步。

    田功无奈了,只能跟上。可是慢了一步,二冉站在他前面挺着盾牌迎上对方这一剑。

    人家的剑阵才是真的剑阵,明明是三个人各出一剑,可一剑刺出,三剑合成一剑,好像是飞剑一样凌空刺来。

    轰的一声响,二冉手中的两个盾牌被刺成碎片,二冉仰面摔倒,口中鲜血喷涌,整条左臂全是血,两个人昏死过去。

    二冉朝后摔倒,田功赶忙丢下盾牌去接,被巨大力量撞击,喷出一口血。

    大爷的,难道刚得到个法宝就要死在这里?

    忽然想起曾经捡到个法器铃铛,取出催动法阵。

    铃铛好像是一个无敌深渊一样,灵力送入后没有任何反应,反而更加疯狂的吸收灵力?

    田功赶忙吞食金灵丹,一次次遭遇危险,哪还有心思顾虑要不要保存实力?

    幸亏龙公子有钱啊,田功要丹药,龙公子就丢过来一瓶金灵丹一瓶仙灵丹。

    半瓶金灵丹入腹,轰的一下,丹药内蕴含的强大灵力全数爆了出来,疯狂涌入铃铛……

    大爷的!你要玩死我啊?

    方才还是无敌深渊、疯狂吸收灵力的铃铛,忽然之间满了,好像一座山凭空出现,填在无底深渊之中。

    田功要气死了,真正是要玩死我的节奏!

    可时间紧急,顾不得考虑别的。

    对方三名灰衣剑手合力刺出一剑,见田功没事?齐齐再跨前一步,一剑轻点。

    三名剑手只是轻轻各点出一剑,可是在剑阵的配合下,刷的一下,黑夜之中出现一片晶亮星光,好像把夜空搬下来一样,漫天都是闪亮的剑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