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世第一仙 > 第八十章 乱天命给你多少好处?

第八十章 乱天命给你多少好处?

    萧逸尘说的话很大声,一下子就吸引到海上所以选手的注意力。

    陈水淼扭头看向这边,感到无比诧异,这是发生了啥?太玄绝技捂裆功?不对啊,太玄不是炼体宗门,怎么会有这种体术?

    赵肆闻言一惊,赶忙过来帮忙,只见李秉面色惨白的半空中飞速下坠,他捂着裆部,红色的血液自他不断颤抖的指缝间洒落,凄惨到极点。看到萧逸尘脸上的笑容,他感到一整胆寒,这小子实在蔫坏!李秉估计被去了势,过于凄惨。

    高台之上,徐三鳖敛去手中力量,脸上浮现一抹微不可查的赞许,轻声道:“不错。”接着便吧嗒吧嗒的抽起烟来,一时间烟雾在高台上缭绕,呛得众人咳嗽不止,却无一人敢说话。

    唯独一人,疯了似地大叫,那便是担任解说的老于:“哇!萧逸尘的落板极其优美,毫不拖泥带水,尤其是落地时的抬脚,保证了自己的表演不被李秉干扰到,这临机应变实在是老到。”最后,他铁口直断:“看样子,这一赛程的冠军非他莫属!”

    话音刚落,六万人潮爆发出惊人呼喊,皆在为萧逸尘喝彩。就连来自水国亚特兰蒂斯的美女也热情的送上掌声,美眸之中异彩连连。

    这六万人中,只有太玄岛所属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在矮胖中年“胖三叔”的带领下,十余人面色仓皇的冲进海中,以期第一时间将少爷救上来。

    “啊啊啊啊~”李秉惨叫着坠入海中,身心之上都是深刻无比的伤痛,原本的英俊从容不复,如今只剩下癫狂。在萧逸尘闪电似的腿影子下,他失去了一样宝贵的东西,此刻他心乱如麻,生不起残活下去的勇气。他宁可死了,也不做阉人。再想到自己的心上人也在高台上观看,他感到无地自容,完全放弃了挣扎。

    在身形不断沉入海中的同时,他也异常的厌恨那个夺走自己一切的可恶少年。他恨不得跳出水把那小子的头给拧下来,他的笑实在猥琐!

    可若是出去,那就讲丢光脸面……

    就在李秉内心无比挣扎的时候,萧逸尘已经驾着老白金靠了过来,脸面之上全是愧疚之色:“实在抱歉,方才小弟的腿重了些。”他苦笑着伸出手,想要把李秉从水里拉起来。

    李秉在水里隐约听到萧逸尘这番欠扁至极的言论,噗得一声喷出一大口血,下身的刺痛也因为他的这一举动而加深,疼得他嘶嘶地吸着凉气,不,是海水。

    萧逸尘看了眼沸腾的海滩,他知道比赛到了这个阶段,已经没有了意义,接下来就等着拿奖就行了。身心舒畅的他,脸上瞬间洋溢起灿烂的微笑,比他的光头还要明亮一分。他咧嘴笑道:“李大哥你咋吐血了呢!是不是中毒了?”

    “你特么才是有毒!”李秉疼得口不能开,只能在心里怒骂,他眼中的怨毒犹如实质,利剑似的向着萧逸尘斩去,仿佛要用眼神杀了这家伙。

    可惜,萧逸尘的脸皮比城墙还厚实,根本不带怕的,不顾李秉的挣扎一把就将他从海水里拖出来。

    于是一番诡异的场景在海潮之中上演,一位光头少年提着将一个比他高出不少的青年托在手中,借着海潮向着海岸线划去。那青年的脸仿佛是一块面团,扭结在一起,显得异常狰狞,他不停挣扎,但扣在他身上的小手掌却犹如铁钳将他锁住,让他动弹不得。

    赵肆早就被吓得楞在原地,只能勉强在海面上保持漂浮,却不敢上前。李秉都被他一脚踢废,我上去不得凉凉?

    但实际上,萧逸尘的实力并没有那么夸张,他那一脚胜在突然,胜在迅捷。若是李秉有所防备,或许就不会这么凄惨,可惜他太过自信,所以才让萧逸尘得逞。

    陈水淼看着这一切,脸上浮现若有所思之色,心中暗想:前天李秉就曾挑衅萧老弟,刚刚两人应该是起了冲突,目前来看,依旧是萧老弟占了便宜。只是他们之间究竟有何深仇大恨,要在比赛里解决?

    他不知道的是,萧逸尘曾帮助一位鲛族少女逃离李秉的魔爪。而李秉则与萧逸尘的中毒有关系。

    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既然李秉敢在这时候下手,萧逸尘自然不会手下留情,这一脚他用了十分力道,就是块精铁也得被踢弯。

    “你们看,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都不比赛了?”终于有人注意到不对,指着汹涌的大海喊道。不久,这疑惑便传到了老于耳中,他眯着眼从高台上望去,“我看到了!此刻萧逸尘选手正托着李秉向这边来,李少爷好像受伤不轻。我建议他赛后去,百草园治治,并且买去蓬莱鸽厂买几只鸽子补一补,那的鸽子最是营养,每天都吃——”

    就在他拼命推销的时候,忽然发现一股人马正在海上不停的飞奔,“咦,太玄岛的人也已经赶去帮忙了。”

    听了他的话,原本以两人只是简单冲撞的童言一下子捂住了嘴,她怎么也没想到,李秉会受这么重的伤。

    陆行舟一脸不解:“这是什么情况,比得好好的,怎么就受了伤?”

    陈火炎语气火爆:“我看是李秉那小子不厚道,想要赢比赛,就背后偷袭,真是阴险小人。不过这萧逸尘反应快,结果李秉偷鸡不成蚀把米,哈哈哈!”

    “你看到了?”红豆在一旁询问,她有些担忧萧逸尘,虽然这娃子色了点,还有些坏坏的,但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最重要的是,萧逸尘可是师徒二人的摇钱树,可是个宝贝啊~

    童言也一脸诧异的开口:“真的吗?”她有点不相信这是真的,李秉这样一个翩翩公子怎么会做这种浑事?

    陈火炎被两位美女问得脸红,挠头道:“呵呵,我也是猜的,二位不必当真,兴许只是小摩擦。”

    童言:……

    红豆:……

    这时安期先生撇了撇嘴,“萧逸尘这家伙下手有点狠,李秉恐怕得下辈子才能做男人了……”说着,他扭头看向蓬莱的主人:“他这是坏了呢的规矩吧。你不出手?”

    徐三鳖摇了摇头,接着放下烟杆道:“是李秉先起杀心,就算萧逸尘杀了这人,我也不会出手。”

    闻言众人皆惊,果然是李秉先下的手。

    只是,方才根本看不出哪里不对劲啊。李秉抬脚,萧逸尘踢腿,仿佛都是偶然事件。这是笼罩在众人心头的疑惑。

    听到徐三鳖的话后,童言看向李秉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厌恶,这人在她心中英俊随和的形象瞬间崩塌。

    老于站在高台上不敢说话,听到这一“秘辛”

    后,他感到不寒而栗。若是不小心说漏了嘴,太玄岛的人绝对会扒了他的皮。

    高台下,笑笑与若兰正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究竟发生了啥。

    鹿学甲笑而不语,他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嘴角轻扬:“萧逸尘真是坏的很。”

    在距离海岸线五丈远的地方,胖三叔等人终是截住了萧逸尘。这位矮胖男子站在海水里,指着鼻子骂:“臭小子!赶紧放了我们少爷,否则就等死吧!”

    说着,一股股入道境强度的灵力波动自他们身上爆发,各色光芒在他们身上亮起。他们打算以力压人,但却在慌乱中忘了这儿是哪里。

    还没等李秉惊恐的提醒,这十余人便被一道惊天威压震得栽倒在地,每个人都心神仿佛被被一道锐利金剑斩中,失去了行动能力。这是徐三鳖在出手,他只是瞪了一眼,便有天地法则助他征伐。

    这是对锐金大道的运用,到了他这个境界,便是言出法随,一个眼神便能杀人于无形。只是这次他手下留情,只斩这十多人的心,而不是斩身。

    尽管如此,也足够惊人。

    萧逸尘原本还想与他们周旋一二,然后敲一笔灵石 没想到这几人噗通一声都倒了。他无比自恋的开口:“这是被我的滔天气势折服了吗?”

    “放屁!”李秉破口大骂。

    饕餮也在苦海空间中出声:“你小子就知道胡扯,明明是徐三鳖在出手。”

    萧逸尘却是好不理会这两人,昂首挺胸向前走去,不多时便上了岸。他的到来,宛如投入沸水里的炸弹,一下子便将海滩上热烈的气氛提升到极点。

    所有人都在高呼他的名字,将他视作偶像。六万人中,一部分是大众评审,此刻他们一致认为,萧逸尘是百花奖的得主。陈水淼等人知道这比赛再比下去也没有意义,因此跟在萧逸尘身后,垂头丧气。

    尽管大多数多少赵肆请来的演员型选手,但戏要做足。

    临近萧逸尘的观众则伸手与萧逸尘亲热的打招呼,萧逸尘一一回应,笑容灿烂,这笑容看得李秉作呕。

    “偶像,刚刚发生了什么?”一位穿着靓丽的妹子开口询问,其他人也竖起耳朵,周遭顿时安静了下去。

    片刻后,整片沙滩居然落针可闻,所有人都在等待他的回复 。

    萧逸尘也没打算卖关子,大声道:“先前比赛的时候,我不小心踢了李大哥一脚,让他受了不轻的伤。我会向安期先生求药,助他度过此次难关。如果大众评审们愿意将票投给我,我承诺拿出一万灵石购买鸽子,作为补品给李大哥治伤。”

    闻言,四周嘘声四起,这小子又是乱天命的什么人?怎么全世界都在给这家鸽子厂打广告?

    李秉急火攻心,眼前一黑便被气昏过去。昏迷前他还瞥见高台上童言离去的倩影。

    她的睫毛轻颤,迈着莲步离去。她来这里就是收到李秉的邀请,如今看清这人的面目,瞬间就觉得没有待下去的必要。

    一位暴躁男子挥着手里的票,破口大骂:“去你丫的,再说鸽子,老子就不给你投票!”

    “说!乱天命给了你多少好处!咱们青花楼给十倍!”一位浓妆艳抹的风尘女子撩拨着长发,吐气如兰道。

    这时一颗臭鸡蛋砸来,萧逸尘缩了缩脑袋,堪堪躲过,心中苦涩,我就吃了他家的十只鸽子,而且还没见过他。于是他面朝人海,一脸无辜道:“总有太多莫名其妙的罪名我都得背,人生当真如漫漫寒夜,看不清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