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萌狐悍妻 > 第六十五章 玻璃人
    “哼,这还差不多。”云河淡淡地说了一句,就领着那群奴仆走进饭店。

    小鹃儿不动。游黎便抱着她跟着大家走进去。

    原本小鹃儿是很饿的,但是现在脚断了,她都快痛晕了,哪里还有胃口吃饭?只是她不敢作声,怕惹云河生气,便一声不哼地偎在游黎怀中,悄悄落泪。

    云河看到心里有些内疚。

    这个城市的人,比起他过去待过的青龙城更加狗眼看人低。

    之前他在青龙城的一个灵草堂,是因为钱包被偷没钱结数才被抓进衙门的牢里的。

    而现在这家饭店,人家也不是没有钱,就看你身份低,衣服穿得差一点,就敢直接伤人了……

    原本看到这十个奴仆饿坏了,想他们先吃饱再带他们去买些新衣服,没想到反而惹了麻烦。

    云河走到游黎和小鹃儿面前,变成一青一红两颗灵丹,内疚对小鹃儿道:“小丫头,都怪我刚才疏忽。在大夫赶到之前,你忍耐一下。这是两颗很美味的糖果,赏赐你的勇敢。”

    这是止痛消肿,宁神静气的清宁丹和活血生肌、化解万毒的朱颜丹。

    在出发去咸池城之前,云河那一个下午已经抓紧时间将三种丹药各制炼了三十颗。

    “谢谢主人。”小鹃儿哪里知道这灵丹的妙用,主人说这是糖果,赏给她的,她便乖乖地吃了。

    果真这“糖果”的味道也太好了!入口即融,甘甜芬香,带着夜香花的味道。

    小鹃儿毕竟只是孩子,孩子都是喜欢糖果的,瞬间就被糖果甜得笑眯眯。

    她恨不得跟主人说,这糖果真美味呀!主人你能不能多给我几颗呢?

    可是,身为奴仆,她不敢对主人有任何要求。

    奇怪的事情后,在吞下这两颗糖果没多久,小鹃儿就觉得脚不痛了。

    云河若无其视地走到饭厅与正门斜对的角落背靠墙壁坐下。

    这个位置并不起眼,但是却可以总揽整个客厅的情景。

    这个饭店并没有大桌。

    一张八仙桌,四面坐人的话,挤一挤顶多就是坐八个,十个奴仆加上云河就是十一个人了,云河让大家分两桌坐。

    云河让游黎坐在他身边,然后他熟练地跟伙记点了菜。

    菜未上,酒先上。

    云河是好酒之人,去到哪儿都好酒。

    云河正想给自己斟酒,却发现整条右臂又麻又痛,连手指都痛得不能弯曲。

    云河无奈地轻轻苦笑。

    刚才为了救游黎,他直接用手去把掌柜手中的扫帚拉住。

    没想到就是扛了一下,整条手臂都被震伤了。

    若不是他有灵气加持在身,可以帮他缓冲了大部分的力量,他的手掌骨早就被震碎了。

    其实当时那一瞬间他就痛得眼泪都差点冒出来,但是哪里敢喊出声?

    在无境面前,圣境的人就像玻璃人一碰就碎……所以你要是这样轻轻挡一下就会受伤,都要喊痛,那就证明你不是无境,而是圣境,身份就败露了。

    所以云河面不改容地忍了下来。

    美酒就放在面前,酒气飘香,岂有空杯不喝之理。

    这只手伤了,不是还有另一只手吗?

    云河正打算换一只手再斟酒,游黎便抢先拿起酒瓶给云河斟酒。

    “主人,请酒喝。”游黎恭敬地说。

    他看到酒瓶放在云河面前,云河却盯着酒瓶不说话,还以为云河在向他暗示侍候斟酒呢!

    作为奴仆,游黎还是很醒目的。

    “谢谢。”云河端起酒杯一饮而进,暗是运用灵力集中在受伤的那一条手臂上。

    痛楚在缓缓地减轻了……

    这绝对是一道怪异的风景,十个衣着破烂,形同乞丐的人坐在店里。

    他们多年未曾进食换洗,身上的气味更是十分难闻。

    很多吃到一半的食客根本就无法忍受,提前结帐走人。

    而想进这家店吃饭的客人,看到里面坐了两桌“乞丐”,严重让人倒胃口,都立即掉头就跑。

    就是这样,饭店里的食客越来越少,渐渐的就只剩下云河那两桌了。

    掌柜想哭的心情都有啊!

    这些奴仆坐在这里,岂不是赶走他的客人了吗?今天真是损失惨重了。

    可是他又不敢说云河的不是,毕竟云河手中持有四城通行证,那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人物哪,说不定一声令下,就能将自己这间饭店拆了……

    损失几个食客又算什么?

    都怪自己出手打他的奴仆,大概这位主故意让奴仆们坐在这里赶客,就是在惩罚自己吧?

    为了将功赎罪,掌柜又嘻皮笑脸地走过来,好声好气地对云河说:“公子,刚才都是因为我的缘故令您几位奴仆的衣服沾了尘灰,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我们店里刚好有几间环境不错的厢房,如果你不介意我们这里地方狭窄,我们店可以分文不收为你的奴仆提供换洗的地方,还可以送些新衣服给他们。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这位掌柜也是能说会道,舌灿莲花的人,他不直接说这群奴仆的衣服又破又脏,而是说成自己造成的,这样帮他们换洗就顺理成章。

    云河想了想,觉是掌柜的提议不错!

    他原本就想给他们买一些换洗的新衣物,要是这间店能提供,倒是省去了去栽缝店的功夫。

    再说,就吃个饭就已经惹出这么大的麻烦,要是这家店能全部办妥,那就免得再折外生枝了。

    想到这里,云河便说:“那好吧!我说过只让你赔饭钱和医药费,衣服的钱就我来出算了。”

    掌柜听了心里相当高兴。

    并不是因为能节省十几件衣服的成本,事实上来说,店饭的形象,跟这区区十几件衣服比起来不算什么。再说,云河承诺愿意出钱,就意味着他不再跟自己的店计较,之前的事一笔勾销了。

    掌柜哪敢真的收云河的钱,连忙客气地说:“公子,这如何使得?侍候好每一位顾客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我说过公子和您的仆人们今天在本店的消费一律分文不收,又怎能食言。公子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好了,别跟我们客气。”

    看到掌柜一脸盛情难却的样子,云河也懒得跟他理论了,只要能省事就行,他便说:“那好吧!谢谢掌柜了,只不过我还要赶路,一切从简就可以。既然你们如此热情周到,那我就真的不跟你客气了。”

    云河从怀中又拿出一张银票出来,这张银票足足价值一百万。云河将银票交给掌柜,道:“在他们换洗的这回功夫,麻烦你帮我购置三辆马车,几头牛和几头羊,还要一些家禽。”

    “好的,公子,我一定会把事情办好。”掌柜恭敬地答应了。

    只是觉得这位相貌和打扮很普通的大人物实在有些奇怪,出门吃一顿饭,好像出远门似的,一下子要买这么多东西。

    还有,既然这位公子持有四城通行证,身世如此显赫,为何身边一个侍卫都不带?反而带着这些乞丐似的废人?遇到麻烦这位公子还要亲自出面保护的?现在世道并不太平,他就不怕在半路遇到拦路打劫的盗贼吗?

    尽管心里有着无数疑问,但是掌柜不敢多言多问。

    大人物做的事情,都是小人物永远猜不透的。

    掌柜老老实实地去办事了,而热情的伙记们也接待游黎和小鹃儿他们去厢房换洗。

    偌大的一个饭厅,就只剩下云河一个人在自斟自饮。

    掌柜的安排果然是正确的,没有了那两桌“乞丐”造型的食客,不久又有一些新的食客进场。饭厅里又渐渐地热闹起来。

    饭店是一个打探消息的好地方,尤其是最繁华都会的饭店。

    这不,云河就是一言不发,静静地坐着,听着周围的食客谈天说地,也收获了不少消息呢!

    比如说,无上国是郦氏皇朝的天下,当今天子叫做郦苏。郦苏有一个皇弟,一个皇妹。在郦苏继位的时候,其皇弟郦蒙就是当今甄王,而皇妹郦碧则被他封为迟霜公主。

    奴仆制的盛行,正是甄王大力推行的结果。

    甄王手中掌着重权,皇帝对甄王有所忌惮。幸而那甄王是个荒乐挥霍之人,无心于朝政,整天沉迷于荒唐玩乐,反而令皇帝安心不少。

    听说他府中就养了成千过万的奴仆,而且甄王男女偕宜,而且偏好男风,所有抓到咸池城的奴仆,也得先经他挑选出颜相最佳的,挑剩的次品才会流入皇宫填充后宫。

    然后皇帝挑剩的,才会流向市井。

    然而皇帝对于甄王的这种霸道,皇帝似乎熟事无睹,爱理不理。毕竟只要手中有重兵的甄王,只要不谋他的皇位,安安份份地做一个败家子,跟大好的江山比起来,将这些脆弱如玻璃人般奴仆给他玩又算得了什么?

    听到这些议论,云河又是暗暗叹气。郦氏皇朝处处都透着一股腐糜病态的气息。

    皇族豪门穷奢极乐,而贫民下民却朝不保夕,如同蝼蚁般苟且度日。

    虽然这个世界的人境界高得让他故乡和地球的人仰望,但是跟人族、妖族平等的故乡比起来,他还是觉得故乡的人幸福多了。

    身为异乡为异客,云河思念故乡的人和物,心里不免又多了几分感慨。

    很想快点找到苍穹神晶,就回去故乡跟大家团聚,把圣皇那大魔头灭了,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

    云河就是这样独自坐着,也并不置身事外。

    因为他发觉,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中,居然还提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