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177 酒神(下)
    “嗯,你又有什么歪主意了?”

    仓燕山能够成为华夏酒王,第一是靠他酿酒的手艺,第二则是酒量。

    其实要说酒量,他比顶级陪酒员也强不了太多,多也就多出个一两斤而已。主要是他肝脏分泌的醛基转换酶和乙醇转换酶不仅量大、而且分泌速度极快,最是能喝快酒。

    可就是他这样的身体条件,刚才三碗加量的勾兑酒膏下肚,也是脑袋微微一晕,两腿细不可察地打了个踉跄;虽然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也让他警惕之心大起,用防备老狐狸的目光看了一眼袁子丹。

    这种文化人都是花花肚肠,如何小心都是不为过的。

    周栋站在那里,全身上下酒香四溢,简直就是个行走的‘人形酒膏’一样;不过这会儿台上众人的注意力都被袁子丹吸引了过去,加上原本整个拍卖台就被酒香笼罩,倒是没人注意到他已经变成了一个香喷喷的大男孩儿。

    “呵呵,袁某曾听先祖言说,世间有酒神,一口吞百年!

    说得就是如果有人能够不用稀释,直接吞服百年酒膏,则‘出王成神’,可称为当代酒神也!

    仓老哥,我华夏有酒王,可还没有酒神吧?

    我的意思是,何不趁今天填补这一空白?”

    先祖言说什么的,其实根本就是瞎扯。

    袁子丹眼神犀利,如何看不出周栋的酒量多半还在仓燕山之上?他是要借机会成全周栋的名声,同时小小报复一把抢去了百年酒膏的仓燕山。

    其实他这就是蔫儿坏、老袁家的狐狸性子使然。一旦有坑人的机会,他也是控制不住寄几的,这属于基因传承,与人品无关。

    “直接吞服百年酒膏,可称为华夏酒神?”

    仓燕山顿时心动。

    他是酒界的人,华夏酒王的名头顶了很多年,却从没想过自己可以踏入‘神’之领域啊?

    姓袁的这个提议似乎很不错?

    即使拼到这一步,他的酒量也还刚刚近半,他可不相信周栋会比自己更能喝。

    望着那剩下的半汤匙酒膏,被酒神名头吸引的仓燕山开始高估自己了。

    周栋说没醉过,他仓燕山何尝不是一样?剩下的不过半汤匙酒膏,分开也就是四分之一罢了,我老仓会顶不住?

    笑话!我可是华夏酒王啊!我没醉!

    “周老弟,我感觉老袁的这个提议不错,你我同吞酒膏,不醉者,则为华夏酒神!你看如何啊?”

    “哦,怎么都行吧,不过仓老哥,你确定还行麽?”

    周栋是个厚道人,并不想看到仓燕山出丑,华夏酒神什么的,有这么重要麽?

    “我?哈哈哈,我仓燕山什么时候不行过,就这一点点酒膏而已,怕他个鸟啊!”

    仓燕山拍着胸脯,砰砰作响。

    “那好,我来帮你们两个分酒膏,保证公平。”

    袁子丹笑嘻嘻地走过来,花了好久功夫,才将碗里的半汤匙酒膏均分到两个汤匙内,然后分别交在周栋和仓燕山手中。

    拍卖行的工作人员又给两人分别送上一杯纯净水,用来给两人漱口。

    仓燕山望着汤匙中翠绿色的酒膏,心中忽然有些突突:“不对啊,我可从没这样直接吞服过酒膏,而且还是百年老膏刚才怎麽脑子一热就答应姓袁的了?

    该死的,我不会是被姓袁的给忽悠了吧?”

    刚才那碗加量的勾兑酒膏还是让他有些轻微失控,否则以他在酒场上的经验,才不会轻易中了圈套。

    不过事已至此,仓燕山再无退路,笑道:“我年长为兄,我先吞吧你周老弟你这是”

    周栋把汤匙从口中抽出来,还意犹未尽地舔了几下,叹道:“真香。”

    赞叹了好一阵后,才舍得用纯净水漱了口,眼睛望着仓燕山手中的汤匙,很是恋恋不舍的样子。

    仓燕山一愣,不对啊,莫非这酒膏没有我想象中那般厉害?我是在瞎担心?

    袁子丹也看傻了眼,莫非是自己弄巧成拙,这酒膏不曾遇水之前,酒力不能百分之百的发挥?

    众位老专家交头接耳,袁大才子刚才是在瞎掰吧?还什么‘世间有酒神,一口吞百年’,人家吃起来分明就跟吃qq糖差不多啊,这要是就能成为华夏酒神,那我也行!

    然后就看到判断失误的仓燕山将酒膏一口吞下!

    几乎是在酒i膏入口的瞬间,仓燕山脸色猛然间涨红、双目大睁,鼻翅贲张,两个大鼻孔‘骨嘟嘟’往外冒着酒气,同时脚下一错,身体就往拍卖桌的方向倒去!

    这可是峰值在二十斤高度白酒的海量牛人,这辈子就不知道什么是醉的角色,此刻居然立脚都不稳了。

    幸亏是仓燕山经验丰富,感觉不对的同时就控制身体向前倒,迷糊中双手一撑拍卖桌,才没有当场丢脸;他暗中一咬舌尖,让瞬间产生的剧痛暂时保证大脑清醒,将那本《水说》往周栋面前一丢,叫了半句:“你赢了”然后就双目呆直,看谁都像看小情人儿。

    “老仓,你没什么吧?”

    始作俑者袁子丹踏前一步,满脸关切地道:“你这是醉了麽?”

    “嘿嘿你才醉了呢,你全家都都醉了!老老子没醉,还能喝”

    仓燕山痛斥过袁子丹后,忽然垂下视线,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双手。

    过了几秒钟,忽然晃动双手划起了圈子,同时脚下踉踉跄跄踏出某种玄奥的步法,口中曼声唱道:“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

    这首歌给你快乐

    你有没有爱上我”

    众人闻听此歌,无不惊诧。

    周栋叹口气,心说你不行就不行,逞啥能啊你?看看,一不小心就成青春偶像派了吧?

    正要和众人一起上前按住仓燕山,却不想老仓酒醉后步法越见神妙,七钻八钻,竟然从众人的围追堵截中脱身而出。

    成功脱困后,望着众人吃吃一笑,双手拉住上衣奋力一撕。

    “呲啦!”

    一个光膊赤臂的男子就此出现在众人面前,这家伙对众人扮了个鬼脸,拍拍自己的皮谷,蹦蹦跳跳下了拍卖台,往拍卖行的大门跑去。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闯九州,闯九州哇!”

    伴随着嘹亮的歌声,这个半果男消失在拍卖行外的茫茫人海之中。

    “虽然醉了,仓先生却是好酒品啊,他选择了引吭高歌。”

    袁子丹忽然有些自责,感觉自己有点过分了,现在唯有尽力挽回仓燕山的声誉,方显他磊落君子之风。

    “唱得还挺好听的,青春偶像派和实力派都占了。”一位老专家言不由衷地跟着赞美道。

    “别废话了,快追吧!”

    周栋一跺脚,迅速追了出去。

    拍卖行里的这帮家伙,有一个算一个,都不是厚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