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厨!(高朝不拆分 二合一)

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厨!(高朝不拆分 二合一)

    几名评委挤在后厨,紧紧注视着周栋;其中尤以董其深和黄明举最为上心,两人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周栋,就像是当爹的在关注儿子一样。

    明明都在看周栋,申公道却感觉全身发毛,小周可别是招惹了这几位老爷子吧,怎么感觉味道不太对呢?

    周栋却仿若无事人一般,昂首站在砧板旁,双目似睁非睁,似闭非闭、神色淡然、岳峙渊停、一派大将风度。

    此刻他正与系统对话。

    就在刚才,他正要处理食材的时候,系统突然提示:‘宿主需知,面对五名挑剔的权威级评委,油爆双脆的单项高技体验无法保证你百分之百获得满分。

    系统估算,你将有七成可能获得90分,五成可能获得95分一成可能获得满分”

    “只有一成机会得到满分?现在你才告诉我,是不是太晚了些?”

    周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大话我都说出去了,你现在给我来这个?不知道躁郁症患者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当众丢脸麽,想我犯病?

    “周栋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半天不见动手?”

    怀良人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就等着周栋的油爆双脆快些做出来,他好挑出毛病,扳回一局呢。

    “稍安勿躁,俗话说‘烹小鲜如治大国’,举凡治国者,哪一步不是要小心谨慎、谋定而后动?

    动手做才菜之前需要静心凝气、集中精神,这才是顶级厨师应有的姿态!”

    仿佛怕怀良人惊动了周栋,黄明举半带训斥地开口道。

    怀良人哼了一声没接话,面对黄明举这样的老行尊,他倒也不敢狂妄。

    黄明举斥责过怀良人,与董其深默默对视一眼,两人心中都是万分雀跃。

    应该是‘小师弟’没错了,还记得当年恩师为厨时,每次出手之前,也如周栋此刻的作派。那站姿、那气质、那半闭的双眼简直就是一脉相承啊!

    只等品尝了‘小师弟’的这道油爆双脆,基本就可以断定他的身份了;因为恩师当年也曾经做过这道菜,那味道让两人至今还记忆犹新,恩师曾言,那道油爆双脆,当为神厨级的菜品!

    申公道也真是流年不利,先是一道‘带子上朝’惹的卢知味大大不喜,又遇到品尝过神厨级‘油爆双脆’的黄明举和董其深,能有如今的分数,这已经要感谢周栋出手相助了,否则只怕会更惨。

    “提示宿主,油爆双脆有三次单项高技体验机会。如果宿主要求百分之百的成功机率,可以将三次单项高技体验机会折算成一次神厨级体验,为此你只需要再付出一千个赞赏值就够了。”

    “神厨级的体验?”

    周栋顿时怦然心动,体验和狗不理那种单项高技直接上身可大有不同。前次他初入砧板,就曾经耗费两千赞赏值体验了一把完美级刀功,虽然无法直接拥有这种级别的刀功,却在日后练习刀功时明显有所帮助。

    这就是眼界提升的好处,见多了天下五绝级的功夫,要回头领悟黄河四鬼的三流手段,那还不是轻而易举麽?

    比如他现在虽然已经升级为大师级刀功,那只是指基础手法到了大师水准,可厨师除了基础水准外,还应该有足够的阅历见识,对应在‘雕功’上,就变得尤其重要。

    如果有一次神厨级别的体验,哪怕不能因此提升他的基础水准,却可以开阔眼界、提升他的想象力,这甚至比提升基础水准更为重要!

    “既然不是什么亏本的买卖,那么我接受,就用三次单项高技的体验机会,转换一次神厨级的体验机会!”

    “宿主选定,扣除一千个赞赏值宿主在做完这道‘油爆双脆’前,将拥有神厨级的基础技法、眼界、想象力和气场”

    周栋猛然睁开双眼。

    “这这是恩师的感觉啊!”

    董其深和黄明举顿时目光大盛,他们眼中的‘小师弟’忽然气质大变,从一名少年天才,迅速拥有了岳峙渊停的宗师气势,而且气势还在不停拔高,冲向一个他们曾经非常熟悉、却已多年不曾再见的领域!

    就像当年恩师一般,举手投足间无不暗合自然之道,任何食材到了他老人家手中,都会发挥出完美的作用,他老人家往炉前一站,天下再无难为之菜。

    那根本就不是做菜,而是暗合大道!‘烹小鲜如治大国,大国治而破红尘’。

    这这可是神厨才有的气势啊!

    易知鱼、卢知味,一个个心头剧震,死死盯住了周栋。

    怀良人则一脸的茫然。他毕竟年轻,没有见过‘胡师’当年的风采,只是身为百年少遇的厨界天才,他的本能却告诉自己,面前可能不是一个简单的对手,而是一座高山!

    刷刷刷,刀光如雪。

    刀光起自砧板,辉耀空中,仿佛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众人只是眨眨眼的功夫,最难处理的猪肚、鸡胗已经被切好块,麻布花刀间隙合理,入料极玄!

    所以说入料玄,是因为留底太厚了,比先前申公道做油爆双脆时留的还要厚了一毫米!

    卢知味是鲁菜大家,走过来只看了一眼便惊呼道:“爆双脆的功夫首在留底,麻布花刀入料越深,这道菜的难度也就越小,反之则难度增大。

    真正的高厨,往往会追求留厚底,保证口感爽脆,可是小周师傅却已经突破了留底的极限,难道是要创造另外一个极限麽?”

    黄明举白了他一眼:“就这也值得你大呼小叫的,耐心看下去就是了。”

    我家‘小师弟’做菜,你跟着胡乱评点什么?小师弟认为该留多厚的底,那就是一定有道理的,你老卢懂个啥?

    现在董其深和他已经九成认定周栋就是小师弟了,自然容不得‘外人’来多嘴多舌;却忘记了现在是在评审程序,人家老卢也是评委之一呢。

    见周栋转向炉头,众评委立刻呼啦啦跟上,生怕会漏看了一个步骤;周栋也不管这帮专业权威,开火,热锅几秒,手探锅缘后方下入油,油热到九成,下元葱、树椒、姜片。

    油爆双脆和一般的菜色不同,辅料和配菜必须要先一步入锅,因为处理后的猪肚片和鸡胗片是无法在锅中呆太久的,甚至都熬不过配菜。

    为了解决火候难以控制的问题,九成厨师都会勾芡,如此就更容易掌握双脆主料的火候;可勾芡带来的问题就是脆度下降,别说周栋了,就是申公道也不屑为之。

    辅料和配菜入锅后,周栋用炒勺拨动几下后轻轻一颠,这些辅料配菜就仿佛听话的士兵一样,从锅底翻起。

    “咦?这个时候就开始颠锅了?”

    颠锅,让食材在炒锅中自然翻动,配合炒勺就能够令食材受热更为均匀,也是厨师掌控火候的一种手法。

    可是就算要颠锅也应该是在主食材入锅以后吧?猪肚和鸡胗都还没下锅呢就开始颠,这算是什么操作?

    别说申公道看得瞪大了眼睛,就连卢知味、易知鱼和怀良人都有些不解。

    厨师颠锅讲究的就是个一气呵成,你现在就开始,回头要下主食材的时候是否就要停下呢?

    可那就完全失去了颠锅的意义,变成了表演,你是‘周颠’啊?

    只有黄明举和董其深看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周栋的手法让他们想到了恩师当年亲手做这道菜的场景。

    周栋轻轻颠了几下后,一股油气烟雾从锅底升腾而起,被他用炒勺一引,出了锅缘。

    只听‘轰’的一声,炉中火被油气引入锅中,顿时爆起一团火光来!

    勾火!

    此刻周栋脸上不慌不忙,绝对不是二把刀手忙脚乱下弄得锅里起火,而是有意用上了厨师的‘勾火’技能。

    除了黄、董二老,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勾火是用来爆炒的技能,这本来没有错,可谁听过厨师做‘油爆双脆’的时候,居然敢用这个‘危险’的技能?

    原本就很难掌握火候了,再引火入锅,这是要跟自己过不去还是要挑战吉尼斯记录啊?

    主食料还没入锅内啊喂,您就不能悠着点麽?这不是表演啊小哥儿。

    申公道看得眼前一阵发黑,有些后悔让周栋上了,这要是回头弄出盘黑不溜丢的东西出来,平均分不及格,他不光是九州鼎食的罪人,还会成为最大的笑柄。

    “终于要到那一步了吗?”

    到这个时候,就连怀良人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这家伙难道是只会摆架子吓唬人的麽?这手法简直都懒得批评了。

    只有董、黄二老看得目不转睛,胸中小鹿乱撞。

    就在锅中火起后不过一两秒钟,周栋炒勺一挥,就仿佛生了眼睛一样,兜起猪肚鸡胗,在空中划出一个美妙的弧线,纷纷破开火团,径直入锅!

    同时,盐、糖、酱油,各种调味料,完全看都不看就用炒勺迅速裹定,投入锅中。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食材破火而入,先在锅底吸收了各种调料,而后随着周栋的手腕震动,竟然纷纷上了锅壁。

    也不知周栋是如何发力的,这些食材居然在离心力的作用下沿锅壁急转,尤如在大铁笼中表演杂技的摩托车手!

    透过红黄色的火焰,看着这幅诡异到极点的景象,怀良人张大了嘴巴半天合不拢,忽然想起易知鱼对他说过的炒锅至高境界之一。

    ‘带火入料,点材成兵!’

    “没有错,绝对不会错,他一定是恩师的衣钵传人,我们的小师弟!

    苍天有眼啊,恩师绝技终于得传于世!”

    黄明举和董其深望着周栋,只觉双目渐渐变得湿润,从恩师飘然而去时他们就等待着这一刻,今天终于等到了!

    “菜好了,各位评委请品鉴。”

    锅中火焰熄灭,一盘油爆双脆已摆放在众评委面前。

    周栋微微闭目,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毕竟是难得的神厨级体验啊,他要拼命抓住那一丝感悟。

    “我先来!”

    刷刷刷,五双筷子同时伸向菜盘,但是最快的还得说是黄明举和董其深这两位早有准备的老爷子。

    俩老头儿几乎是同一时间夹了一大口,然后就甩开腮帮子大嚼。

    “咯吱咯吱”

    油爆双脆这道菜,说是要入口焦脆,但是真能做到发出咯吱声的百不见一,更别说是又脆又酥,享受过咀嚼过程后便立即化入口中了。

    这几个挑剔的‘毒蛇’一旦吃了第一口,哪里还停的下来?顿时你一口我一口争先恐后,筷出如灵蛇出洞,入口则地裂山崩,五双筷子在本就不大的菜盘中来回扫荡,其间都不知道打了多少回架。

    筷子打架都没时间多看对方一眼,几位评委是真急啊,僧多粥少,不抢没得吃啊!

    申公道都看傻了,忽然想到自己应该尝一口的,可惜等他找到了筷子准备加入抢菜大军时,却发现连汤都没剩下。

    怀良人迅速发挥了年轻的优势,就当自己还是个宝宝,正抱着盘子舔呢

    此举自然惹得四老怒目而视,此子毫无尊老之心,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老黄老董就你们两个鸡贼,吃得最多!”

    “行了,老易你还有脸说呢,你那是夹菜还是拔拉菜?

    最没品的是菜都掉桌上了还捡起来吃呢?评委的风范呢,都喂了你家二哈吧?”

    “呦呦呦,我拔啦菜,怎么不说你直接横着抄呢,你当吃糖醋大虾呢,竟也有脸说我?”

    几名评委闹成一团,都感觉自己吃得最少,太吃亏了,一个个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要不是普遍年龄较大,估计都能上演一出全武行!

    黄明举和董其深却没参与争吵,俩老头围着周栋问个不停:“小周,这道菜谁教你的?带火入料的手法你跟谁学的?这样的菜品,再来一次还能做出来不?

    刚才没吃好啊,再做一次好不好呢?”

    周栋果断摇头:“两位老爷子,刚才我也是莫名其妙进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才能做成这样,再来一次恐怕是不成了啊。

    至于手法啊,我自己琢磨的,没人教我啊?”

    果然!就知道小师弟什么都不会说,这必是恩师的交代啊!

    怪不得恩师他老人家会传衣钵给小师弟呢,他这脾气性格都与恩师一般无二!

    两位老爷子哪里还敢再问下去,万一被恩师他老人家知道,肯定会不高兴的!

    这分数还能打?几个评委面面相觑,很想给个120分,可惜没有附加分啊?

    就连一心想要挑周栋毛病的怀良人都只能皱着眉给了个满分,刚才他可是把盘子都舔了,不给满分都过不了自己这关。

    “什么,实习生代表周栋临危受命,亲手做出的油爆双脆折服众评委,还让某位评委放下矜持、舔了盘子?

    满分一百?

    九州鼎食保星成功了?”

    接到电话的古亚楠直接就疯了,甩掉高跟鞋,在办公式的地毯上又唱又跳‘苍茫的天涯是我滴爱’

    足足疯了十几分钟,才收拾住狂喜的心情,拿起手机拨出一个电话:“哥,九州鼎食保星成功了!

    不是王海滨老爷子没请到,是一个实习生他叫周栋他做的油爆双脆让评委舔了盘子你信不信?

    什么啊,我没疯,我正常的很呢!

    这是一个天才!大天才!

    哥,九州鼎食绝对不能没有周栋。

    所以,我有一个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