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第一百一十章 龙虾中的秘密(第五更 求支持!)

第一百一十章 龙虾中的秘密(第五更 求支持!)

    “你要先赢了再说。”

    终于图穷匕见,怀良人已经开始懒得伪装了:“如果你输了,按照公平原则,今天的厨师将会是你。

    我要吃秘制鸡蛋饼,我还要吃碧藕脂玉粥,我还要吃卤煮火烧!食材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哼哼,前天我就没能吃到你做的粥”

    前天早上他原本是打算去早点部重温美味的,却因为临时接到苏省评审委员会的通知,要求身为评委的他必须避嫌。

    这个要求不仅仅是针对怀良人,在结束对九州鼎食的评审工作前,所有评委都必须要避嫌!

    苏省烹饪协会主席董其深真的是郁闷坏了,这叫什么事?算上他在内有资格评审四星级以上饭店的评委一共就五个,现在就有四个成了九州鼎食早点部的常客?

    长此下去,影响会非常不好,别家饭店能没有意见麽?到时候黄泥落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董老爷子其实还有句心里话没说出来,要不是碍着这个苏省烹饪协会主席的身份,我也早就想去尝尝那小子的手艺了。你们可倒好,就不能顾及一下我老头子的感受麽?

    “别想了,你什么都吃不到的。”

    周栋淡淡回了一句,端着两杯白葡萄酒,在手中轻轻晃动着。

    “据我所知,勃艮第同样有四个产区,都有酿造白葡萄酒的历史。

    bourgognebnc出产的白葡萄酒最简单,它们没有经过橡木桶陈酿,口感简单,可以首先排除。与之相似的夏布利白葡萄酒甚至带有我不喜欢的酸橙味,你该不会用它来迷惑我”

    升级到完美级尝味后,无数食材、成菜、饮品的相关资料凭空出现在周栋的大脑中,与他的味蕾形成了夫唱妇随般的和谐,再也不用事先做功课,去请教度娘了。

    终于可以把度娘冷落在一旁的周栋难免有些得意,晃动着左手中的酒杯道:“马贡地区出产的白葡萄酒最可能成为你的圈套,因为价格高的马贡白很可能会经过橡木桶陈年,只要装入这种金属螺旋塞的酒瓶,就具有非常大的欺骗性。

    比如这一杯,它应该是马贡白中的精品,与任何一种风味的食物都能够完美搭配,比如鱼和虾?”

    怀良人的脸色终于变了,今天的计划原本就是他请客,为周栋下厨房倒是不算什么,可是他精心布置的局却被周栋如此轻易破解,让他心中实在不忿!

    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愤懑。

    周栋晃了下右手中的酒杯:“说实话,我刚才差一点就被你成功欺骗了,幸亏我足够冷静,用纯净水漱过了口。

    我应该选择的是它,伯恩丘白!

    它‘生来’就拥有清新的白蘑菇和松露香气,利用橡木桶陈年后,还会出现肉桂、烤杏仁和烤面包的味道。在伯恩丘的默尔索出产全世界最复杂、味道最为平衡的霞多丽葡萄,用它酿造出的白葡萄酒,才真正是龙虾的绝配!”

    周栋再次尝了一口,才放下右手中的酒杯道:“虽然经过了橡木桶陈年,可它比起那些‘年老’的著名红酒,还是非常‘年轻’的。

    如果它再老几岁,我可能就会选择另外一瓶了。

    因为我们都知道,如果是配合鱼和虾,‘年轻些’的顶级白葡萄酒其实才是最好的选择。

    老怀,我说完了,什么时候可以吃到你的龙虾?”

    怀良人的嘴角抽动了几下:“我现在就去做,你等着!”说完拔腿就走,好像要急着逃避灾难一样。

    望着法餐传奇天才匆匆离去的背影,戴军的嘴角明显抽动了一下。这可是怀师啊,竟然只交手一个回合,就输给了面前这个穿着套头衫、大裤衩,貌似人畜无害的年轻人?

    那三瓶白葡萄酒上的商标还是他亲自剥去的。他敢保证,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就算他勉强能够分辨出木桐,也绝对分辨不出马贡白和伯恩丘白。

    要知道,那一瓶可是马贡白中的精品,同样是经过了橡木桶陈年酿造,只有经验丰富的职业品酒师才能够分辨出来。

    戴军呵呵干笑了两声,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金卡递到周栋面前:“周先生,这是本店的六折贵宾卡,请您笑纳。像周先生这样的人如果能够成为本店的贵客,将是我们的荣幸。”

    “嗯,谢谢。”

    伸手不打笑脸人,周栋并没有拒绝,接过贵宾卡放进了口袋。反正这么贵的地方没人请客他是不会来的。就算是六折也不来,这帮人做的东西能吃吗?

    法式芝士龙虾是一道需要趁热吃的菜,必须要现做现吃;而且米其林三星大厨做的龙虾必然要花费更多的心思和时间,和法国人在家里随便烤出来的玩意儿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整整过了四十分钟,怀良人才手托着餐盘出现在周栋面前。

    “很抱歉,让你久等了。”

    怀良人淡淡一笑,将覆盖着餐盘盖的银质餐盘轻轻放在周栋面前,那名临时工侍者正要帮周栋揭开餐盘盖,却被他用眼神阻止了。

    “周栋,在开始吃这道菜之前,我应该给你一个提示。

    这可不是一道简单的龙虾,恰恰相反,它隐藏了一个秘密,就像神秘的金字塔,正等待聪明人发现它的故事。

    当然,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也可以像普通人那样傻傻地吃光它,然后夸奖我的手艺,我也一样会很开心的”

    “又来了,就知道会是这样。”

    周栋看了怀良人一眼,这家伙从邀请自己吃饭的那一刻起,就算计好这些个套路了吧?真是让人郁闷,你一个米其林三星大厨总跟我个实习生较什么劲儿?

    就连戴军都一脸古怪地望着怀良人。怀师这是怎么了?只是一道法式龙虾而已,说破大天去,也不过就是在龙虾的品质和芝士品质上可以下些功夫。

    而且这道美食其实是用烤箱完成的,只要有一台质量上乘的烤箱,足够优质的食材和一定的经验,就算是普通人也能做得非常不错。

    他甚至认为在这道菜上,自己未必会比怀师差多少。或者,差距也只是一条蓝带勋章?

    周栋摇摇头,就没搭理怀良人这只好斗的半血法国雄鸡,自行掀起了盘盖。

    当这道菜出现时,戴军和临时工侍者顿时发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呼声,就连周栋的目光都略微停顿了下。

    怪不得这家伙有信心向我挑战呢,原来真的有一手。

    在盘边镶嵌了绿松石的银色餐盘上,一只扬须奋钳、神态栩栩如生的龙虾出现在众人面前。

    虾身的四周摆放了几片青色的海藻叶,浓浓的海洋风情顿时扑面而来;在虾头处,还摆放了两枚精心挑选出的小番茄,就像是华夏神话传说中的龙头戏珠一样。

    周栋微微点头,毕竟是有华夏血统,怀良人这道菜的摆盘是有意结合了华夏元素的。

    真正让众人惊奇的还不是这道龙虾的摆盘,而是怀良人对龙虾别出心裁的处理方式。

    龙虾也算是法餐中的‘大路货’了,基本上只要是法餐厅都能做。

    可九成九的法餐厅也就是扭断虾头,再将龙虾剖成两半,虾肉堆上虾壳,最后把虾尾对正虾头方向就算完了。如果单论卖相,比华夏的松鼠桂鱼都差了不知多少倍。

    很多骄傲的外国厨师总爱指摘华夏的菜不好看,比不了米其林餐厅的摆盘精致,那是这帮井底之蛙就没见过真正的华夏菜摆盘。

    摆盘的松鼠桂鱼能吓死他们,如果不问价格还好,问了价格会被再吓死一回。

    怀良人这道龙虾竟然是完整的,一只栩栩如生的龙虾被烤成金红色趴在盘中,就仿佛正沉睡于水底一样,你甚至看不到常见的配菜洋葱和很多人无法接受的黑胡椒。

    周栋点点头:“心思很巧妙,确实不错。”

    怀良人闻言一笑,正要得意,却见到周栋拿起餐刀从虾颈向虾尾位置迅速一划,目光顿时凝结。

    “这个家伙!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现秘密的?我已经非常小心的掩饰了啊!”

    怀良人的心在呻吟,自从遇到周栋后他总是处处吃瘪,刚才挑选白葡萄酒就不说了,你是度娘小能手,你牛!可这次又是为什么?他本以为这个小难题会难住周栋一段时间,没想到却被一眼看破。

    周栋一刀划下,然后翻过刀背往龙虾的颈部和身尾连接处轻轻一敲,整条龙虾就仿佛是魔术师手中的道具一般,瞬间从颈尾中线向两旁分开,热气包裹中的雪白虾肉华丽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是”

    戴军晃了晃脑袋,感觉自己之前做的法式龙虾一定都是假的!

    怀师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他求助似地望了怀良人一眼,却发现怀良人正目光炯炯地望着周栋,似乎在等待一个说法。

    周栋点点头:“确实是很巧妙的刀功。你拧开虾颈后,应该是用一种特殊的刀具从内向外在虾背上刻出了无数个锯齿般的刀口,让它们像衣服的拉链扣那样相互咬合。

    这有些像我在白莲藕内用的内刻刀法,你先取出虾肉,然后从内向外用刀,却能够控制住刀锋,让它不会完全破开龙虾的外皮。所以如果不仔细看,是无法发现其中奥秘的。

    虽然很巧妙,可是只要知道诀窍,就可以非常轻松地打开它。

    这个构思很不错,这个打开龙虾壳的过程,其实也是一种用餐的乐趣对麽?”

    怀良人冷哼一声,却没有回答。

    他总不能承认确实是受到了周栋的启发吧?

    戴军此时已经对周栋完全心服口服,忍不住问道:“周先生,可是可是怀师好像没有用洋葱做配菜、也没有使用黑胡椒啊?这也太奇怪了。”

    周栋点头道:“确实是很奇怪,法式龙虾必须用的洋葱和黑胡椒都被弃而不用了?

    看来老怀你真正的秘密其实还是在虾肉的处理方面吧?”

    怀良人眼睛微眯:“放心,你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呵呵”周栋摇了摇头:“你就这么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