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第一百零九章 破局(第四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零九章 破局(第四更求订阅,求月票!)

    “哦,你说吧”

    周栋点点头,脸色十分平静。

    对于怀良人这种做派,就算周栋再怎么不通世事,也看出了问题所在。拿出三瓶没有商标的白葡萄酒,考较自己的心思昭然若揭,而且这道题目出自怀良人的用心安排,难度可想而知。

    “我的朋友,千万不要以为我是在故意为难你。

    你也知道的,我在法国餐饮界还有那麽一点点的虚名,所以一些著名酒庄的主人和我都是有些交情的。

    呵呵这三瓶白葡萄酒都是他们私人赠送给我的非卖品。既然是非卖品,当然就不会有商标了,如果因此让你误会,那可真是我的过错。”

    满脸假笑的怀良人就像是一只正在准备欺骗小木偶的狐狸:“不过没关系的,如果周栋你不擅长挑选白葡萄酒,就让我替你做主?”

    说完便静静地望着周栋。吃法餐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挑选伴餐酒,如果说旧时的华夏是靠一个好堂倌来区分客人究竟是会吃的‘食客’还是人傻钱多的‘浮客’,那么法餐厅里彬彬有礼的侍者则会在选酒的环节来区分客人。

    遇到什么都不懂的暴发户,彬彬有礼的餐厅侍者们绝对会一面对你露出绅士般的微笑,一面坑死你不偿命。

    怀良人虽然看重周栋,却只是佩服周栋在华夏菜上的天赋,他可不认为一个出身小市民家庭的厨校实习生有能力选择一瓶合适的白葡萄酒。

    要知道,选择白葡萄酒甚至比选择红酒更难,大部分红酒还可以凭借年份来判断,可白葡萄酒的讲究更多,如果一味看年份选择,会闹出大笑话的。

    更别说这酒瓶上连商标都没有,就算对法国葡萄酒有一定研究的人,也很难仅凭口感判断优劣,这本来就是专业评酒师的工作。

    如果不是在没有商标的情况下挑出更合适的一瓶酒来;所以如果周栋肯‘认输’,他一定会非常绅士的消除尴尬、然后再帮助周栋‘挑选’一瓶合适的酒,当然,顺手占一点点上风也会让他非常开心

    “哦,我不太喜欢让别人替我做主,所以还是我自己来吧。”

    周栋笑着指了指中间的那瓶酒道:“就先试试这瓶吧。”

    侍者的眼睛从周栋的大裤衩上轻轻扫过,露出职业性的微笑道:“先生,请问需要先醒酒麽?”

    怀良人看了眼侍者,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毛。

    真是个混蛋!居然有胆子给我的朋友设下圈套?如果这是他的餐厅,这名侍者现在已经失业了。

    他与周栋就好比是天下五绝过招,打到激烈时什么阴招都可以层出不穷,可这是五绝之间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黄河四鬼来出风头了?

    周栋深深看了这名侍者一眼,指指螺旋形的瓶塞道:“作为一名专业的法餐厅侍者,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使用这种瓶塞的白葡萄酒大部分都是不需要醒酒的,对麽?

    所以你刚才的这个问题,会让我怀疑你不够专业。”

    金属螺旋型瓶塞有别于橡木塞,通常会被用在一些陈年寿命不超过五年的酒上,往往这些酒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它们在‘年轻时’被饮用,才会有最好的口感。

    无论是红葡萄酒酒还是白葡萄酒中,都有采用这种瓶塞,尤其是白葡萄酒应用的最多最广泛。

    相比于橡木塞,金属螺旋形瓶塞的气密性较差一些,所以这类酒往往在存放过程中已经经历了一个‘自身醒酒’的过程,可以倒出来直接喝,是不需要醒酒的。

    这对经常出入西餐厅的人来说,其实只是一个常识性问题,这名侍者见周栋年纪轻轻,穿着大裤衩,其实是有些故意欺负人了。

    他当然知道这是怀主厨的‘客人’,只是见到怀主厨故意为难周栋,才大着胆子想要拍拍怀良人的马屁,谁想到不仅马屁拍到了马腿山,还遇到了真正的行家。

    侍者被说的脸一红,一时无言可对。戴军狠狠瞪了他一眼:“还不快倒酒!呵呵,周先生请别见怪啊,他其实就是个临时工”

    “哦,既然是临时工,那还是可以原谅的。”

    周栋接过侍者送上的白葡萄酒,浅酌一口,微微点头道:“看来老怀你在法国混的相当不错啊,想不到连木桐这样的顶级酒庄也要送非卖品给你?”

    怀良人面色微变,干笑两声:“瞎混、瞎混”

    “波尔多的木桐酒庄,历史悠久、品质一流,这些都是不用怀疑的。不过如果要我选,我是不会选择木桐出产的白葡萄酒”

    周栋微笑道:“这其实是酿造葡萄酒的葡萄品种决定的。

    波尔多的梅多克产区有世界上最顶级的‘赤霞珠’,加上木桐的酿造工艺,才会有品质顶尖的红酒。有一点完全不用怀疑,就像拉菲一样,木桐就是红酒中的贵族。

    可惜梅多克出产的‘赛美容’、‘长相思’和‘密斯卡黛’酿造出的白葡萄酒却有些差强人意上帝总是最公平的,既然给了波尔多最好的红葡萄,那么在白葡萄上就会打一些折扣。

    而且木桐酒是出了名的缺乏稳定性,有时会给人以惊喜,有时又会表现平庸;加上它最擅长的始终是酿造红酒,所以如果让我来选择,我会果断淘汰掉这一瓶。”

    周栋指了指中间这瓶白葡萄酒道。

    “拿走它吧”

    怀良人长吸一口气,有些牙痒痒地问道:“你可不要告诉我,青翔技工学校已经奢侈到让学生练习品尝法国顶级名酒了?”

    “嗯,我不是在学校学的。”

    周栋语气平淡,自从患了躁郁症,他总是会有意识地控制语气。

    “那你是在哪里学到这些东西的?”怀良人万分好奇。

    “内事不决问度娘,我这样说你会信不?”

    “我信你个大头鬼啊!”

    怀良人在心里暗暗骂娘,脸上却依然风轻云淡:“我的朋友,剩下的两瓶酒,不知道你会如何选择呢?”

    “那就先从左边这瓶开始吧。”

    周栋冲那名侍者点了点头。

    “周先生,您请。”

    侍者一改先前对周栋的轻视,小心翼翼地打开这瓶酒,并且十分恭敬的将酒杯双手递到周栋面前。

    接过酒杯,周栋轻轻呷了一口,沉默半晌后,用似笑非笑的目光看了一眼怀良人,又对侍者道:“请把右面那瓶也打开吧。”

    “好的周先生,请您品尝。”

    接过侍者再次递来的酒杯,周栋先是尝了口,微微犹豫了下道:“有纯净水吗?”

    “当然先生。”

    侍者迅速取了水来,周栋接过纯净水漱了漱口,再次拿起酒杯品尝,沉默了十几秒钟后才道:“老怀你的交际果然很广啊,从波尔多到勃艮第,莫非法国的酒庄老板都是你的朋友麽?

    没错,最好的白葡萄酒我认为还是出自勃艮第。这依然是由酿造葡萄酒的葡萄品种决定的,或许从‘霞多丽’出现在地球上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它是酿造白葡萄酒最好的原材料”

    周栋平静地道:“刚才让我为难的是,这两瓶白葡萄酒竟然都是出自勃艮第的特级grand cru品质的白葡萄酒。

    要从它们两个中选择一个作为今天的伴餐酒,确实有一定的难度。

    现在我可以肯定,老怀你这就是故意给我出难题啊?”

    “这家伙,简直就是生了一条狗的舌头!不简单啊不简单,难道我怀良人终于遇到‘一生的竞敌’了?”

    怀良人晃了几下脑袋才将这个非常中二的念头甩开,表情凝重地望着周栋道:“与其说是为难,还不如说是考验。我的朋友,毕竟不是什么人都够资格让我撅着屁股为他做菜的!”

    “很不幸,你今天遇到了一个。”

    周栋手中转动着水晶酒杯,淡淡地道:“所以,很快你就要撅着屁股去后厨了”